• 南京大屠杀80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图书购买
    • <
    • >

浅述新疆航空队成立始末及历史评价

  • 时间:   2017-08-01      
  • 作者:   郑实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3201


《蓝天之魂》编辑委员会按:

       铭记光辉历史 传承红色基因 一一东北老航校研究会推出系列文章庆祝建军九十周年 。怀着对人民军队的血肉情缘,对人民空军的至感情深和对革命前辈的无限敬意,东北老航校研究会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之际,组织部分老航校前辈和后代撰写了多篇纪念文章,从多角度、多方位回顾人民军队的光辉历史和发展历程。并以此来表达老航校人和后代铭记历史缅怀先烈血脉赓续的意志和信念。                                           

      人民空军的成立壮大历史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的一个缩影,同样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发展壮大的光辉历程,研究人民空军的发展史,就必须全面客观地掌握历史材料,从尊重历史的实际出发以史实为依据,客观正确地评价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这不仅是研究历史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同样也是东北老航校研究会今后研究人民空军历史的重要方向。在组织撰写纪念文章时,不少老航校前辈和后代利用手头掌握的宝贵史料、文物和亲身经历,为纪念文章的编写提供了可靠的史实依据。

      最近将先后发表的文章有:近30余位老航校前辈和后代提供史料编成的“中国人民空军及航空事业纪实(1949年前)”;有追忆志愿军空军朱学才、赵志才、吴奇烈士的纪念文章;有回访英雄父亲生前所在部队的“永远的空一师”记实文章;有浅述“新疆航空队”成立始末及历史评价的“掀起你的盖头来”。

       这些文章无不凝聚着老航校前辈和后代对人民空军的至深情怀,更是抒发了老航校前辈和后代对传承红色基因的一腔热血。解读历史始知信仰的力量,回首往事方能精神补钙。东北老航校研究会在研究人民空军历史发展的道路上任重道远矢志不渝。


浅述新疆航空队成立始末及历史评价


    在人民解放军空军内部,只要一说“新疆航空队”大家都知道这是特指在抗日战争时期我党派往新疆军阀盛世才航空队学习飞行和机务的那批干部。几十年来空军党委、机关和一些老战友之间都这样称呼。平心而论,这个“俗称”并不准确,它只明确了地名,却不知是谁的航空队。然而这么多年来谁也没在意,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一个原本只有空军内部才清楚的“新疆航空队”近几年来突然在媒体和网络上红了起来,各种形式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各路写手多以揭秘者的身份自居,极尽美化、夸大、歪曲之能事,各种华丽的称谓、美丽的光环充斥其间,一时闹得沸沸扬扬,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应接不暇,难辨真伪。咱暂且不论这背后的真 正推手是谁,先要搞清楚“新疆航空队”到底是咋回事。

新疆有一首民歌唱得好:“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脸。”新疆航空队到底长啥样?慢慢看吧。

让我们把日历翻到1937年314日 。甘肃肃南县康乐乡石窝山上,如血的夕阳下,一群衣衫襤褛的红军西路军指战员沉重地抬起右手,挥泪告别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总政委陈昌浩。在刚刚结束的团以上干部会议上作出了三项重大决定:

第一,徐向前、陈昌浩离队,设法返回延安向中央汇报西路军失败的真实情况。大家心里明镜似的,部队打到这个份上很有可能全军覆没,谁都可以牺牲唯独他俩不可以。谁也不会想到五个月前西路军两万一千人马,浩浩荡荡西渡黄河欲打通河西走廊国际通道,却遭到西北军阀马步芳的疯狂追杀,打到现在只剩三千余人。他们俩人不能死,要活着见证这段历史。

    第二,将现有三千余人就地分散打游击,等待援军。

    第三,将现有部队编为三个支队,由李先念、程世才率1500人组成左支队向大山左翼打游击;由王树声、朱良才率500人组成右支队向大山右翼打游击;由毕占云、张荣率其余部队向南打游击。

    三路人马分手不久,向东的右支队及向南的部队即被马步芳的追兵击败,部队大部牺牲或被俘,朱良才等人化装成乞丐躲过追杀,一路乞讨返回延安。

再说左支队,为了摆脱马匪的追击,李先念、程世才率部翻越终年积雪的祁连山,穿过渺无人烟的茫茫戈壁,沿途与马匪数次激战,部队战死、冻死、饿死、渴死、病死、走散的情况天天都在发生,伤亡惨重。在几近绝望之时接到中央电报,命向新疆与甘肃交界的星星峡进发,中央将派人在星星峡援接。李先念手捧电报像迷路多日的孩子突然找到回家的路,禁不住潸然泪下。立即收拢部队,星夜向星星峡急进,历尽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在四月底到达星星峡,出发时的1500人此时只剩下420人。这也是两万多西路军仅存的部队,李先念、程世才以红军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智慧,率领左支队突出重围,克服了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为西路军保存了革命的火种,功不可没!

中央派来执行援接任务的是陈云和滕代远五人小组。新疆地区当时还没有党的组织,凭他们几个人,赤手空拳要想完成援接四百多左支队入疆的任务,谈何容易!看来只有求助当地军阀盛世才了。

盛世才是何许人?反动军阀是也,1933年靠发动政变攫取了新疆最高军政大权。当张培元、马仲英两股地方势力合力围攻迪化,(今乌鲁木齐)时,盛世才请求苏联出兵,苏军出动飞机、坦克、步兵解了迪化之围,巩固了盛世才的统治,因此盛世才对苏联感激涕零,视斯大林为再生父母,。陈云同志巧妙地利用这一特殊关系,请共产国际出面让盛世才帮忙。

盛世才是个狂妄自大之人,他认为中国有三大领袖,一是蒋介石,二是共产党,三是他自己,在他的办公室里挂了三张领袖像,盛世才居中,蒋介石、毛泽东分列两旁。它既不想得罪蒋介石又怕共产党挤占它的地盘,还要给足苏联面子,实在是左右为难。陈云反复向盛世才解释,红军来新疆只是暂时的路过休整,已征得共产国际同意送他们去苏联学习,尽量打消他的顾虑。于是盛世才同意陈云提出的援接西路军残部的请求,但同时提出要全部换上盛世才部的军装,晚上秘密进城,为掩人耳目对外要称新兵营,陈云表示同意。

1937年51日,陈云、滕代远等人率盛世才派出的一百多人,分乘四十多辆卡车,载着服装、粮食、药品等物资抵达星星峡。几天后,这支换了装的部队悄悄进入迪化,对外称新兵营,全部给养由盛世才提供。盛世才这样做并不是真心欢迎左支队,而是有他的小九九。他以修路架桥为名,对外宣称招募一个新兵营,这样既能掩人耳目又可虚报编制向老蒋要军费;既给共产党卖个人情又对苏联有个交代。可谓是一箭三雕,充分体现了盛世才官场的老道及政治上的狡诈油滑。

部队安顿下来后,陈云即刻着手安排疗伤、治病,组织政治学习,做兵败后的心理疏导。同时不断与共产国际联系赴苏学习一事。两个多月后,七七事变爆发,共产国际不同意去苏联学习,让留在国内参加抗日战争。这一突发变故让陈云头疼不已。

恰逢此时,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面向全国招收飞行和机务人员  ,陈云闻之喜出望外,随即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头脑里迅速形成。他立即找到盛世才,提出要派八路军进航空队学习航空,被盛世才当即拒绝。陈云同志是个执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人,他以可以帮盛世才从苏联要飞机为诱饵,反复找盛世才谈判。盛世才本性贪婪又是敛财高手,在新疆搜刮了大量民脂民膏,他调离新疆时光浮财就装满了三架运输机、八十多辆卡车,还有两吨半黄金没来得及运走。当他听说可以从苏联要来飞机供他使用时,沉吟半晌便提出三个条件:

第一、由中共出面,向苏联要最新型战斗机供航空队使用;

第二、中共人员学成毕业后不得立刻走人,要留在航空队继续服务,直到帮航空队打出军威来才能离开;

第三、派一批八路军军事干部到盛世才处帮助工作。

盛世才的小算盘打得是真够精的。航空队现有的十五架飞机,都是苏联提供的老旧飞机;由中共开口向苏联要装备供我使用何乐而不为。第二个条件最为歹毒,盛世才意在收编这批八路军航空学员。空军在战争中的特殊作用决定了飞行员在军队中的特殊地位,蒋介石和各大军阀都把飞行员捧为掌上明珠。国民党飞行员的军衔就比陆军高两级。盛世才不怕你身在曹营心在汉,四年的学习训练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对你进行拉拢腐蚀、威逼利诱。只要八路军学员进了我的航空队,学习训练、吃住娱乐一切行动都得听我的,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至于什么时候打出军威,打到什么程度算打出军威,还不是我盛世才说了算!进门容易出门难啊。陈云首先想的是西路军这批干部九死一生,活下来不容易,一定要保存这批革命的火种,先进去再说,能安排一个是一个,勉从虎穴暂栖身嘛。西路军当时的窘况竟与当年刘备落魄时有几分相似。

陈云从大局出发做出了让步,同意盛世才提出的三个条件,双方达成协议。这也从法律的层面规定了赴盛世才航空队学习的八路军学员,在一定的、且不知何时结束的时间内,归属盛世才领导,为盛世才航空队服务。从最终的发展结果来看,一年半后,安排进盛世才航空队二期学习机务的18名学员毕业,班长严振刚授中尉军衔,其他人授少尉军衔,均留在盛世才的航空队继续服务。而其他安排在盛世才军事学校学习炮兵、装甲兵、汽车驾驶、军医兽医、无线电通讯的三百余人,接中央指示于19402月全部撤回延安,航空队继续留迪化。

照片1:1937年10月22日,陈云、藤代远向党中央发出关于西路军余部学习问题的请示报告 

照片2:党中央给陈云、腾代远的回电

照片3: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停机坪

照片4:“新疆航空队”第二期机械班学员毕业合影

四年后飞行班毕业,此时国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德军进攻苏联,斯大林危在旦夕。盛世才见势不妙,翻脸比翻书还快,为向蒋介石表忠心,大肆抓捕共产党。毛泽民、陈潭秋、林基路以及八路军航空学员等一百多人被投进监狱,毛泽民等三人惨遭杀害。可惜我航空学员,空学一身本领却只能为盛世才部服务。当抗日烽火燃遍中华大地,全国军民同仇敌忾抗击日寇之时,他们只能在铁窗中度日如年,错失了为民族解放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

更加遗憾的是,盛世才始终没忘争取中共学员脱离共产党。在他们学习、训练、软禁、关押,特别是在软禁的两年时间里,用尽各种手段逼迫、诱使他们叛变革命。“新疆航空队”的43名学员中有8人未能经受住革命的考验,先后叛变和脱离了革命队伍。这些九死一生的红军老战士没有倒在粉碎国民党军数次围剿的战场上,没有倒在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没有倒在西征路上马家军疯狂追杀的马刀下,却迷失在盛世才的糖衣炮弹和淫威之下。可惜啊,如果他们坚持下来,新疆航空队不是会又多几位将军吗?

诚然,其他的中共学员革命立场是坚定的,他们在狱中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在党的全力营救下,有31人于1946711日回到延安。19472月到达东北老航校工作。

这次惨痛的教训充分说明了在统一战线中坚持独立自主、坚持领导权的重要性,尽管当时在“航空队”内部秘密成立了党支部,但在盛世才的严密监控下,无法公开行使独立自主权。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盛世才说派卧底就派卧底;说停飞就停飞;说软禁就软禁;说关押就关押;说枪杀就枪杀;随心所欲。事实证明“借鸡孵卵”只是权宜之计,要发展自己的空军必须建立自己的航校,走“筑巢育鹰”的道路。

 照片5:先后监禁陈潭秋、毛泽民、“新疆航空队”的“刘公馆”旧址

 

照片6:回到延安的“新疆航空队”队员合影

再来说说我党在新疆独立自主办航空训练班的事儿,这也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

1938年夏,“新疆航空队”的中共学员结束了初级教练机的训练,时任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主任邓发,觉得可以利用空闲下来的初级教练机再安排一批学员学习飞行。于是从延安调来郑德、林征、吴元仁等八名干部来到迪化,但遭到盛世才的断然拒绝。9月,我党十二年前派往苏联学习航空的王弼、常乾坤学成归来,被邓发留下,请求盛世才允许其进入航空队当教员。盛世才就像一头领地意识极强的野兽嗅到危险,绝不允许外来势力染指其地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无奈,邓发只好把这两拨人集中在一起成立八路军驻新疆航空训练班;由郑德担任班长,王弼、常乾坤担任教员,“新疆航空队”的中共学员也利用周末常来这里补课。王、常二人将平生所学倾囊相授,建立了良好的师生关系。与先期“代培”不同的是,这个班是在中共驻新疆八路军办事处独立自主的绝对领导下,利用自有教员、自有教材、自有教学场地的“自培”教学,与“新疆航空队”的学员性质完全不同。这是我党第一次自己独立办航空训练组织、筑巢育鹰的初步尝试,虽然由于没有飞机等航空器材,八路军航空训练班坚持了一年多还是撤离了,但却为日后东北老航校的建立积累了宝贵经验,储备了人才。

说到现在,我们不难看出盛世才是个具有所有地方军阀基本特征的人,他一切决定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保存、扩充、巩固自己的势力范围,维护自己的统治。为了维护统治他可以伪装进步亲俄亲共,甚至要求加入共产党;为了维护统治,它可以出卖国家主权,企图独立;为了维护统治,他可以滥杀无辜,连他的亲弟弟都不放过;为了维护统治,他可以卖身投靠,大肆捕杀共产党,用共产党人的鲜血向蒋介石表忠心,是个十恶不赦的刽子手。他花真金白银绝不是为了给共产党培养航空人才,而是为了收编、培养这支部队为他的统治服务。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八路军学员四年学习,两年软禁,两年坐牢,像隐蔽战线的地下工作者一样隐姓埋名,不能宣传共产主义、不能暴露党员身份,不能发展党的组织,受尽屈辱。而机械班的共产党学员们,在毕业后也只能履行合同,默默地为盛世才的航空队服务。

让我们再来看看那些枪手们是怎样利用媒体、网络包装、美化、夸大这支学员队伍的吧:

1.新疆航空队是中国航空事业的摇篮     见《新疆航空队:人民空军的摇篮   新疆网》

2.新疆航空队是中国航空事业的先驱,发源地,起点 ,火种   见 《新疆红色记忆:乌市幸福路小院是中国空军“发源地”》《人民空军的起点:新疆边防督办航空队》小坛子撰

3.新疆航空队是中国空军的奠基者   见《新疆红军航空队后代英雄墙前缅怀空军英烈》 刘军毅

4.新疆航空队是中共新疆红军航空队   见《揭开我党历史上第一支航空队的神秘面纱》王有生著

5.新疆航空队是中国第一批红色飞行师    见《中国第一批红色飞行师》南楠著

6.新疆航空队是我军第一支空地勤配套的战斗部队   见《新疆红军航空队后代英雄墙前缅怀空军英烈》

7.新疆航空队出了8个开国将军,四个校长,17个军以上干部   

   见《揭开我党历史上第一支航空队的神秘面纱》  王有生

 

我们还是一条一条来分析:

1.“新疆航空队”是不是人民空军的摇篮?

所谓摇篮一般多指学校。像美国的西点军校;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英国桑赫斯特军事学院;黄埔军校是被世界公认的四大军事院校,被誉为将军的摇篮。“新疆航空队”并不是学校,只是中共派入盛世才航空队的一批学习飞行和机务的学员,是“借鸡孵卵”。借来的学校如何能成为人民空军的摇篮?那不等于说盛世才的新疆边防公署航空队是人民空军的摇篮吗?如是说,我党早年派多批学员赴国民党广东、杭州笕桥、成都、昆明、苏联等航校学习飞行,这些航校岂不都成了人民空军的摇篮?

人民空军的摇篮必须具备三个基本条件:

一是我党独立自主领导和建设的航校;

二是要有自己的飞机、机场、修理厂、材料库、校舍等必备的物质、装备条件;

三是要有自己的教员、教材和毕业的学员。

三者缺一不可。“新疆航空队”不具备;新疆航空训练班,以及延安安塞工程学院也不完全具备这些基本条件;只有东北老航校是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在东北民主联军的具体执行下,独立自主创办的第一所航空学校,并培养了大批航空人才。所以,只有这个学校才被彭真等领导誉为“中国人民航空事业的摇篮。”东北老航校的“摇篮”地位实至名归,无可撼动。

几十年来,空军党委、机关一以贯之的秉承这一历史结论。然而有极少数人却打着挖掘历史的幌子,将“新疆航空队”定义为人民空军的摇篮,这样就完全推翻了空军党委认定的正确历史结论,进而贬低和取代了东北老航校的历史地位及作用。

照片7:彭真委员长的题词:“中国人民航空事业的摇篮”

2.“新疆航空队”是中国航空事业的发源地、起点、先驱。

作者是缺乏起码的历史知识,熟悉空军历史的人都知道,我党从1924年—1937年,十三年间曾先后派出十批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进步学生赴国民党航校和苏联学习飞行和机务,其中的佼佼者像刘云、冯达飞、唐铎、王弼、常乾坤、郑德、刘风,等等,都是赫赫有名的空军先驱者。在“新疆航空队”学员们刚刚进入新疆盛世才航空队时,他们早已是能飞行、能作战、能翻译、能讲课、能编写教材的航空专家了。要说发源地,人民空军的起航是在东北的黑土地上,是在东北老航校。基本事实,不应篡改!

3.“新疆航空队”是中国空军的奠基者

这话说得似乎有点大。反复查阅中国空军发展史,有资格称得上空军奠基人的有很多,像刘云、唐铎、冯达飞、王弼、常乾坤等人。由于中国革命斗争的艰苦性、长期性、残酷性,共产党飞行员刘云、冯达飞早早就牺牲了;而王弼、常乾坤、刘风等同志在筹建空军过程中,做出了重要贡献。

王弼, 1923年加入青年团,1925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受党派遣,先后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列宁格勒地勤航空学校、茹可夫斯基空军学院学习;期间,1933年任伏罗希洛夫格勒空军飞行学校修理厂副科长,准校总检验师。1938年回国,任八路军新疆航空训练班理论教员。

常乾坤,1925年入黄埔军校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考入广州航空学校,同年赴苏联红军航空学校学习。毕业后任苏联红军独立航空队准校领航员。1933年入苏联荣科夫斯基空军学院航空工程系学习。1938年学成回国,任八路军新疆航空训练班教员。

刘风,1933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4月被派往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35819395月入苏联契卡洛夫空军三航校学习飞行。194011月任十八集团军工程学院(航空学校)教员。194510月下旬与东总派来的黄乃一率六名起义人员接收三百余名日本航空人员,任沈阳航空队副队长。

 1940年11月王弼、常乾坤回到延安。期间,王弼曾起草了“建设中国红色空军计划”;12月,两人又联名向党中央、中央军委写信,建议在延安筹建航空学校,培养航空干部。这是我党我军历史上,由自己的航空技术专家,为中央提出的第一份比较全面、系统、翔实的空军军种建设计划书,得到党中央高度重视。毛主席亲自找他们谈话,商讨筹建航空学校事宜。19411月中央军委决定,成立第十八集团军工程学校,王弼任校长、常乾坤任教务主任。

照片8:1940年11月,王弼起草的“建设中国红色空军计划”的影印件

照片9:1940年12月,王弼、常乾坤联名向党中央、中央军委写信,建议在延安筹建航空学校,培养航空干部。


照片10:八路军总司令部旧址

照片11:陕西安塞县侯沟门村第18集团军工程学校旧址

1946年31日,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在吉林通化成立,常乾坤任校长、王弼任政治委员。王弼、常乾坤无论是资历,还是机务/飞行技术,航空理论、院校管理、政策水平都是校长、政委的不二人选。党中央知人善任,王弼、常乾坤、黄乃一、刘风等人不辱使命,为创建人民空军呕心沥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

“新疆航空队”的中共学员们学习机务和飞行,比王弼、常乾坤晚了十几年,其机务/飞行技术、航空理论水平远在二人之下。当年,他们在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学习时,利用周日,经常去王、常二人处补课,请教疑难问题。王弼、常乾坤毫无保留,耐心施教,答疑解惑,师生关系十分融洽。现如今,怎能说“新疆航空队”是空军奠基者呢?

4.“新疆航空队”是“中共新疆红军航空队”

“新疆红军航空队”是近年来媒体曝光率最高的词。叫法不一,有的叫“中共新疆红军航空队”;有的叫“中国工农红军新疆航空队”;有的叫“空军新疆红军航空队”。总之,是一定要在叫了几十年的“新疆航空队”前面加上“红军”二字,似乎只有加上“红军”二字才能凸显其早期的历史地位,才能体现“航空队”学员的革命坚定性,进而博得全国人民的同情和尊崇。这些作者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新疆航空队”193833日正式开学,而早在19378月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已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陈云与盛世才谈判时,是以中共驻新疆代表和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主任的身份,明确提出为八路军培养航空人才。在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的具体组织下,从“新兵营”挑选25人,又从延安抗大和摩托学校挑选18人,进入盛世才的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难道说,八路军办事处穿越时空组建了一支“中国工农红军新疆航空队”吗?

要说红军时期有没有飞机?还真有。1930年316日国民党飞行员龙文光驾机迫降在河南我根据地内,参加红军。这是红军的第一架飞机,命名“列宁号”。1932417日,红军在漳州缴获一架飞机,命名“马克思号”。由于缺少油料和机场,飞机最终被销毁。1945820号,蔡云翔驾机起义,飞抵延安机场,八路军才有了第一架飞机。

也许有人会说,“新疆航空队”的成员都曾是红军干部,都有老红军身份。你见过用身份命名的部队吗?当年沈阳航空队有300多被收编的日本人,只有8个中国人,你能叫日本航空队吗?

“新疆航空队”,队长是谁?没有队长——因为没有行政编制。“新疆航空队”,仅是当时流行的一个俗称,并不是一个正式的行政组织。她仅有共产党的党支部,有党支部书记。哪里有共产党员,哪里就有党组织——关押共产党的监狱里,共产党员少,则组成党小组;共产党员多,则组成党支部。党组织,不代表行政组织。没有行政组织,如何能成为“中共新疆红军航空队”。

5.“新疆航空队”是中国第一批红色飞行师

“新疆航空队”学员毕业后仍在要求飞行训练,从未参加过任何战备执勤和空中战斗;而早在1925年,共产党员刘云、冯达飞就已驾机参加了讨伐军阀陈炯明的战斗。如果非要评个第一的话,他们才是第一批红色飞行师。

6.“新疆航空队”是空地勤配套的战斗部队

了解空军历史的人都知道,空军第一只“作战飞行中队”是成立于1949年的南苑飞行中队,担负北平地区防空任务。这是经中央军委批准,由军委航空局负责作战指挥和飞行训练,建制隶属华北军区航空处。1950年经中央军委批准成立,并正式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混成旅”,这是我军“第一只航空兵部队”。“新疆航空队”仅有二十几名飞行员,十几个机务人员,就被吹嘘成“空地勤配套的航空队伍”。试问:没有油料、航材、弹药、通讯、气象、军需保障等等,如何空地勤配套?没有飞机、机场、雷达等装备,“这支队伍”,如何具备战斗力?没有战斗力的“队伍”,又有何意义?如果说有这样一支队伍,确实有——只有盛世才有;“新疆航空队”就属于盛世才边防公署的空地勤配套的战斗部队。

盛世才在抗日战争期间,拥兵自重,保存实力,未向抗日战场派一兵一卒,放一枪一弹,其他国民党航校飞行员毕业后,立即分配到战斗部队参加对日作战。他的飞行员只能躲在大后方空怀激烈,为盛世才的独裁统治服务。

7.“新疆航空队”出了八个将军、四个校长、十七个军以上干部

1947年2月底,东北老航校成立一周年之际,迎来了“新疆航空队”29名学员,以及国民党驾机起义上尉飞行员刘善本机组。

东北老航校以极大的热情迎接新疆来的同志回家。常乾坤校长、王弼政委看到昔日的学生归队,增强了老航校的骨干队伍,无不欢欣鼓舞。针对新疆同志多年没摸飞机,技术已经退化生疏,立即成立飞行教员、机械教员两个训练班,安排最好的教员为他们回炉补课。此时,飞行甲班的十二名学员已经放了单飞,乙班学员也于五月开飞。学员们每天都盼着飞行训练,可是汽油紧缺啊,只好眼巴巴地看着新疆来的同志恢复飞行。老航校把每一滴汽油,每一块铝板,每一寸铁丝都用在了新疆来的同志身上。是老航校医治好了“新疆航空队”学员折断的翅膀,使其重上蓝天!是老航校把“新疆航空队”的学员培养成飞行和机械教员;是老航校让“新疆航空队”的学员陆续走上航校各级领导岗位,东北老航校才是“新疆航空队”学员“再生”的母校!这些将军也应该是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老航校走出来的,而不仅仅是从盛世才领导的“新疆航空队”走出来的。

令人费解的是,那些赞美“新疆航空队”的文章,只字不提东北老航校的养育之恩,却对新疆边防公署航空队念念不忘赞扬有加,总说“新疆航空队”走出了多少将军、多少校长、多少军级以上干部。军衔、职务并不代表真理,也不代表革命。我军有许多高级将领,包括“新疆航空队”的老前辈,为中国革命做出了重大贡献却居功不自傲,始终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成为后人学习的楷模。过度的包装反而是对他们高贵品质的亵渎。

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曾为中央党校题写了四个大字“实事求是。”这四个字也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挖掘历史,宣传革命老前辈本无错,但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和研究历史事件,做到不夸大,不虚构,不拔高。既要写过五关斩六将,又要写走麦城,这样才能对后人有所启迪。尊重历史的人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否则不但自己遭人唾弃,还会给老前辈脸上抹黑。

历史研究是建立在客观历史事实的基础上的,以史实为依据,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是历史研究的根本原则和方法,凭一些表面的历史事实就大胆地立论,轻易地评价史实,并把它当成历史揭秘成果,塞给大众,这对于不了解空军历史的人来说具有相当的迷惑作用。取其一点,不及其余,结果必然导致对历史事实的歪曲。最后,我想用列宁同志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尾:“如果不从整体上,不是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如果事实是零碎和随意挑选出来的,那么它们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也不如。”(列宁全集第二卷 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6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