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师伟:纪念邱少云

  • 时间:   2017-10-13      
  • 作者:   师伟      
  • 来源:   现代质量     
  • 浏览人数:  96



19521012日下午4时许,邱少云牺牲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

邱少云(19261952),生于重庆市铜梁县少云镇玉屏村邱家沟。9岁丧父、11岁丧母、13岁被国民党军队抓去当兵。19491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第15军第29师第87团第9连战士。19513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19521012日在潜伏阵地被美军打到身前的燃烧弹引发的烈火覆盖,为避免暴露,放弃自救壮烈牺牲!

中国人民志愿军向邱少云烈士追记特等功、追授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英雄称号、追认中国共产党党员。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委会授于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重庆市建立了邱少云烈士纪念馆。




整个抗美援朝期间,同时获得朝鲜英雄称号、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的志愿军将士极为罕见,仅十二位,分别是——

彭德怀(18981974),志愿军司令兼政治委员;回国后任国防部长、三线建设副总指挥;

杨根思(19221950),第二次战役中断敌逃路,弹尽后拉响炸药包与四十余敌同归于尽;

黄继光(19311952),上甘岭战役期间舍命飞身堵枪眼,为战友消灭敌火力点创造条件;

孙占元(19251952),上甘岭战役期间双腿被炸断,滚入敌群、拉响手雷与敌同归于尽;

杨连弟(19191952),清川江大桥指挥架桥时,被敌机投下的定时炸弹弹片击中而牺牲;

邱少云(19261952),解放战士,攻击潜伏中不幸被中敌燃烧弹,放弃自救,光荣牺牲;

伍先华(19271952),解放战士,江原道金城郡战斗中拉响炸药包与敌火力点同归于尽;

许家朋(19311953),石砚洞北山反击战中炸药包淋雨未响,毅然以身体堵枪眼而牺牲;

李家发(19341953),金城战役反击南朝鲜的轿岩山战斗中,七处负伤后堵枪眼而牺牲;

胡修道(19312002),上甘岭战役中,一个人一天内打退敌人41次进攻,歼敌280余人;

杨春増(19291952),江原道金城座首洞战斗中,弹尽后拉响手雷与三十余敌同归于尽;

杨育才(19261999),金城战役中率部消灭敌精锐白虎团团部,《奇袭白虎团》主角原型。


当我写此文纪念邱少云、查阅这些英雄们的伟大事迹时,心潮越发澎湃、心情更加激动,对英雄们更加感慨——遥想1900年八国联军占了中国首都北京、烧杀抢掠兼故宫阅兵,1937年日寇占了中国首都南京、更是野蛮屠城且至今狡辩,那时的中国人是何等的屈辱卑贱、何等的消沉绝望!

然而区区五十年后和十三年后,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和几乎半个地球的国家开战——这不但是地理意义上的、更是经济意义上的:1950年仅美国一国 GDP就占全球27.9%(另有英国6.7%、法国4.2%)、而中国是3.6%。军事上仅仅正面过招的就有16国联军加李伪军,但我们出战不到两月就攻占李伪政权的首都汉城——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壮举!

中国近代的大国地位,始于抗美援朝!






在这样一场物质差距悬殊的战争中,面对朝鲜东西海岸洞开的不利地形、战略回旋余地小的不利形势,志愿军居然从鸭绿江打到三八线甚至三七线,伤亡和对方基本持平,迫使美国签字认输!简直是持续开挂的表现!

除了领袖毛主席的决心和气魄、全国人民的高涨支持(报名参加志愿军者达到2000万、筛选被称为选女婿)、苏联的暗中助力,战场上则全靠上下拼死、拿血肉之躯对抗敌人的钢铁洪流英勇战士,期间涌现出来千千万万英雄和奇迹就不足为奇了。前述十二位就是英雄们的杰出代表,其中孙占元、黄继光、杨根思、杨连第、邱少云等更是被誉为抗美援朝五大烈士。足可见邱少云烈士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然而客观而言,除了作为最高军事指挥员的彭总,其余十一位战斗英雄中,论直接战果而言,邱少云烈士是最不突出的,可是为什么他能列十二位之中、甚至五大烈士之中呢?

这完全是因为邱少云的牺牲的惨烈程度超出常人的极限乃至想象——忍受烈火长时间焚烧,而且要一动不动、不出一声!


就我们这些和平环境中的普通人而言,与敌同归于尽的猛烈爆炸是可以接受的,甚至以身体堵枪眼也是可以下决心来尝试的,因为这样的牺牲是一瞬间或短时间发生的,尤其是意识很快就失去了,痛苦过程不至于太煎熬,可是惟独这长时间的烈火焚烧让人不寒而栗!

我本人曾有过两次稍稍挨得上边的经历,一是1996年在沈阳出差,在招待所开水房打开水时滑倒、半壶不算开的水浇到胳膊上,疼得两个晚上没睡觉,必须要趴在床上把胳膊浸在冷水中才可能眯一会;二是有一次按摩拔火罐,师傅手潮,罐子按在背上后里面还在冒火苗,疼得我嗷嗷叫——没错,是嗷嗷叫!

这两次疼是疼,但都伤得不重,甚至疤痕都没,医学角度看大概在低级别的一度和浅二之间(烧伤级别是三度四分法:一度、浅二、深二、三度,最疼的是浅二、深二)、而且可以通过瞎叫唤以缓解疼痛,邱少云牺牲的过程无疑经过了所有级别,所以他能在烈火中居然不动不哼、直至牺牲,其勇气和耐受力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壮哉!邱少云!

伟哉!志愿军!


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回顾一下邱少云烈士的牺牲——

战斗背景:

消灭盘踞在朝鲜中部山区平康和金化之间的391高地的美李军队,该高地是突入我方战线的一个楔子、必须拔掉。我军阵地到391高地之间,有着一段约1500多米宽的开阔地,白天通过会在敌优势火力下遭受重大伤亡;

我方意图:

派遣一支小部队于战斗前一天夜间运动到敌阵地前沿潜伏,战斗打响后迅速与敌接战,为后续部队冲锋创造机会。潜伏任务安排给邱少云所在部队的52人(本部48人,临时增加4名了医护及话务人员);

潜伏过程:

执行潜伏任务的战士们进展顺利,11日夜间出发到达预定地点、离敌最近仅有三十米。12日上午在敌侦察射击中我方已经有伤亡,下午敌机来侦察并投下燃烧弹(敌阵地也有发射燃烧弹的)、四枚落到潜伏区附近,其中一枚落在邱少云身前两米引发燃烧、另有燃烧液溅落到邱少云左腿(时间大约四点左右),然后邱少云被烈火渐渐吞没,约半小时后牺牲——战后发现烈士手指深深抠进泥土,说明并不是立即失去意识。


需要说明的是,目前能看到的资料中,对邱少云烈士的牺牲细节描述有不同的地方,我觉得这个很正常——

1、在紧张的、瞬息万变的、敌人火力绝对占优的战场上,旁边的战士不可能像我们现在这样只盯住邱少云;

2、战友们也许尚未意识到那时发生的事情是什么情况,所以未关注细节——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和我们是不一样的视角,我们是端着茶吹着空调搞事后复盘、当然可以选择性地搞事无巨细,而亲历者当时所看到的其实是众多事件中的一件,不可能准确判断到底哪些该作为重点观察和记录的对象,所以越是描述细致且众口一词的历史事件、杜撰的可能性越大;

3、年代久远、亲历者的记忆出现偏差或信息传递中有失真和扭曲。不信的话请你们全家分别回答一下:一周之前你们晚饭吃的青菜是什么?我敢保证答案五花八门甚至一脸茫然——七天之前的信息尚且如何,那么我们就更不可能要求得到几十年前的细节了。

但无论如何,我们可以确定的是邱少云烈士的牺牲发生在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忍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保证了战友的安全和战斗的胜利!这,对我们后人而言,已经足够了!

当然在确立大方向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尝试继续研究当时的细节,但必须要强调的这是为了对烈士负责、挖掘烈士更多伟大的亮点以表彰烈士的忠勇。

比如曾有人质疑为什么烈火中邱少云的武器没有燃爆——有解释邱少云当时只带了剪开铁丝网的大剪刀或工兵铲,我认为这个解释不合理,因为带武器并不影响潜伏、而且战斗开始后用得上——邱少云纪念馆的烈士遗物就包括当时的武器,局部有烧燎痕迹,之所以没有燃爆是因为被压在身下,而邱少云受伤部位在背后。和武器同时展出的还是身前棉衣残片,没有火烧的痕迹、也可以作为有力证据。另外武器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容易燃爆的,不信的话你弄点汽油放在矿泉水瓶里烧烧看。


所以善意严谨的研究是可以的,我们反对的是那种带着怀疑态度的无聊研究,比如拿什么人体生理学说事的——你们这些猥琐的货也就配研究纯生理级别的破事了,要知道人体的潜能是超乎想象的——1991年寒假,我是我们宿舍最后一个走的,那几天突降大雪、雪停了晚上我被冻醒,在床上扑腾两下,然后居然一下子从一边上铺跳到对面上铺去了(宽度看下图实景、容得下一堆人的),注意要避开扶手、路线还是斜线,而我的跳远成绩很差——这个动作后来再也没做出来过,而且闻者无人相信,因为体育生也做不到。


除了反对庸俗的研究,我们还要坚决反击对烈士的恶意解读,甚至轻浮的玩笑也是混蛋行为,而质疑、毁谤、侮辱更是王八蛋行为了——看老子口型:我去你妈个波依!

看看下图,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邱少云烈士的生命是短暂的,他走得那样匆匆,甚至没有留下一张正式的照片,但他在烈火中得到了永生,他的生命是光辉的生命,他的伟大事迹刻在我们这个民族记忆的深处!

今天,我们不但要纪念邱少云烈士,还要纪念所有在抗美援朝中牺牲的烈士,他们为国家的振兴献出了一切!




谨以此文献给邱少云烈士!

邱少云烈士永垂不朽!

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