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迎十九大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图书购买
    • <
    • >

黄麻起义的历史意义与当代价值

  • 时间:   2017-11-11      
  • 作者:   肖裕声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3





各位领导、专家,党史界的学者朋友们:

大家好,很高兴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到我们革命军人心目中的名将圣地——红安,以一名党史军史研究者的身份,围绕如何传承红色基因、搞好党性教育这一话题,和与会的诸位分享一下我个人的观点与看法。

我先谈谈文化自信、历史自信问题。在座的各位老师们都知道,有关文化自信的部分是党的十九大报告的一大亮点,也是此次党章修改后新增加的重要内容。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围绕如何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出了十四条基本方略,在第七条“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他不仅强调了文化自信对于我们国家和民族的重大意义,还指出我们在未来的文化建设中应当“继承革命文化”;在报告的第七部分“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中,习总书记再次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一个重要来源,就是“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此外,在报告的第十部分“坚持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中,习总书记还专门要求部队开展“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也反映出他对革命文化传承与发展的高度重视。当前,全国上下都在积极开展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的各项活动,而我们今天针对黄麻起义及鄂豫皖苏区革命史课程开发问题展开研讨,正可谓恰逢其时。

从人民军队的发展历程来看,1927年对我军而言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就在九十年前的炮火硝烟中,人民军队在南昌城头正式诞生,并在三湾改编中以“支部建在连上”为起点,踏上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铸魂之路。很快,就在南昌起义两个多月、秋收起义一个多月之后,又一场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武装革命暴动于湖北黄安麻城地区爆发,史称“黄麻起义”。这场起义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究竟有多么重要?我想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对其进行审视和考查:

一是从当年的革命形势来看,黄麻起义对同时期发生的“三大起义”形成了有力配合,在鄂豫皖苏区革命史上更具有独一无二的先锋性与开创性。我们常说的“三大起义”,即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是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发动反革命政变后,共产党人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在1927年下半年至1928年上半年所独立掀起的第一波斗争浪潮。而除了这“三大起义”之外,发生在湖北的黄麻起义也是这一波斗争浪潮的重要组成部分,与这期间发生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形成了交相呼应之势。特别要指出的是,与主要依靠军队、工人和学生的城市起义不同,黄麻起义是一场党领导下的农民武装暴动,这种情况在土地革命战争初期还是较为罕见的,其经验和教训对后来的革命活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当然,由于多方面因素的影响,黄麻起义和“三大起义”一样,未能建立起稳固的革命根据地,也未能对城市实施长久占领,但这些遍地燃起的星星之火,既对疯狂屠杀后一度骄狂的国民党反动派造成了有力震慑,也让当时许多对革命前途失望的人们看到了对红色信仰的坚毅与顽强,促使许多人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的洪流之中。

二是从党和军队的发展历程来看,黄麻起义不仅催生出了我们脚下这片青史留名的红色圣地,同时也在党史、军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里我与大家再次回顾一下这组震撼人心的数据:从1927年至1949年的22年革命战争中,红安48万人口之中有8万人参加了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和南下的刘邓解放大军,先后有14万红安儿女为革命胜利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1955年我军首次授衔时,正式授予少将以上军衔的红安籍军人达61名,战争年代担任过正军级以上职务和建国后担任各省、市、自治区正省级及国家机关正部级以上领导职务的红安籍干部达162名,称其为“世界之最”也当之无愧。徐向前元帅的那句“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浓缩了这片土地历经风雨数十载后所收获的骄傲与荣光;而由“黄安”改名为“红安”,更是将革命的红色基因永久注入了这片哺将育英之地,造就了泽被后世的红色基因与革命文化。就拿部队来说,红安不仅是许多荣誉单位光荣历史的最初起点,也是许多英模人物战斗精神的植根土壤。

三是从现代社会的文化传播来看,黄麻起义并没有因为年代久远而被人们遗忘,反而因其独特地位和重大贡献而屡屡现身银幕、荧屏,在新时代焕发出别样的风采。自2005年开始,一部以男性角色为主的战争戏火遍了大江南北,那就是历经十余年而热度不减的《亮剑》。在这部根据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中,主人公李云龙凭借其传奇的经历和鲜明的个性,成功赢得了各年龄段观众的喜爱,至今仍是我国军事文化史上的一座高峰。这位综合了王近山、钟伟等开国将军事迹的艺术形象,其革命生涯的起点就被设计为黄麻起义,足见其在军事文化创作者心目中的份量。此外,曾在中央台和多个地方台播出过的电视剧《铁血红安》,也让不少人对红安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最近《红安兵谣》已经在央视开播,相信此剧将让黄麻起义和红安为更多人、特别是新一代青年所熟知,使革命文化与流行文化更好地融合在一起。

古人常说,读史使人明智。在这方面,习总书记给我们做出了表率。我们大家可以看到,他重任在肩后对建党、建军、长征胜利、抗战胜利等重大历史事件都给予了极高的重视,并且多次在讲话中强调学好历史的重要性。正如他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上所说:“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历史虽然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但总会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出现在当今人们的生活之中。”

我们在今天隆重纪念九十年前的黄麻起义,既是为了深切缅怀革命先烈的牺牲与付出,更是为了在革命历史中找寻我们宣誓入党的初心,以昂扬进取的姿态踏上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对于今天的我们而言,以黄麻起义为代表的革命历史就是需要被当代党员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革命文化与红色基因。因此,我们要擅于从历史中发掘出适用于当下党性教育课程的“共鸣点”,用真实的历史来打动人,用榜样的引导来塑造人。在此,我谨发表一下个人的见解:

一是要从黄麻起义参与者身上感悟“功成不必在我”的无私境界。习近平总书记曾引用这句话来教育我们的党员干部,他指出共产党员就要拥有这种“功成不必在我”的思想境界。对于追寻共产主义最高理想和民族复兴伟大梦想的共产党员来说,其所奋斗事业的复杂性、艰巨性有目共睹,它的实现需要几代人甚至是十几代人的接续努力,“功未成而我已不在”是我们都要面对的客观事实。实话实说,和领导“三大起义”的那一批人相比,符向一(1902-1928)、刘镇一(?-1928)、吴光浩(1906-1929)、潘忠汝(1906-1927)、戴克敏(1906-1932)等黄麻起义领导者的名字如今知之者甚少,革命胜利在他们牺牲前还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明知参加武装暴动将要面临的生死考验,却仍义无反顾地拿起武器与国民党反动派做决死斗争。昨天,在来红安的路上,我抓紧看了李先念故居纪念馆,一段民谣写到: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这正是为革命义无反顾的红安精神的写照。英雄的红安儿女,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哪怕是流血牺牲,哪怕名字隐没于历史之中也无怨无悔,这些革命先辈为事业而忘我、为“大我”而弃“小我”的举动,正是对“功成不必在我”的最好诠释。对于今天的共产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而言,学习先烈“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就是要把干好事业、为民谋福而不是好大喜功、追求政绩摆在人生的首位,在复兴之路上跑好自己这一程的接力棒,如此方能使“功力必不唐捐”。

二是要从黄麻起义参与者身上感悟“勿忘人民疾苦”的大爱情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根本宗旨,这一点在黄麻起义参与者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这里我举一个人的例子,那就是当年的农民自卫军指挥员、后来的国家主席李先念同志。李先念同志出生在红安,他对这里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三年困难时期,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李先念同志来到红安视察,红安县委派人将李先念的姐姐李德琴和侄儿陈锡民接到县城,希望能通过亲属关系向李副总理给红安多谋些福利。李德琴当时就对他讲:“先念啊,你做了这么大的官,红安缺粮,你也不管管?”然而李先念却严肃地回答:“我是国家的副总理,不是红安的副总理,红安缺粮,只能由省里调剂解决,我个人无权给红安拨粮。”如此看似不近人情的李先念,其实在当时一直在考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还根据红安荒地多的实际提出了“瓜菜代粮”的应急解决办法。1992年年初,当时身体状况已经十分不好的李先念在有关部委同志报告的工作中得知,国家即将规划动工京九铁路,心系老区人民的他专门给时任铁道部部长李森茂和时任国家计委副主任房维中写封信,希望在规划中勿忘老区人民的牺牲奉献,宁可多花费一些,也要让京九铁路经过革命老区红安麻城等地。写成此信后的一个多月,他就离开了人世。而最终建成的京九铁路则在安徽阜阳处拐了一个弯,绕道17.5公里通过了红安境内,使得大别山腹地的老区与全国更加紧密连接在一起,有力促进了老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昨天,我在李先念纪念馆还看到他1960年回故乡时的一段话,即:不准炒荤菜,不准煮米饭,不准搞酒喝。这三句话与前面的两个故事,实际上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他告诉我们:党性与亲情之间的两难应当如何决断,大爱与小爱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金钱与群众之间的冲突应当如何取舍,李老用他的实际行动给出了一名合格共产党员的答案。

三是要从黄麻起义参与者身上感悟“入党不为做官”的赤忱初心。大家都听说过黄埔军校门口贴的一副著名对联——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习近平总书记在兰考县参加县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时还专门引用了这句话,用以告诫党员干部务必端正入党从政的态度,坚决铲除“升官发财”的个人主义庸俗思想,始终勿忘为人民服务的赤忱初心。曾经参加过黄麻起义的老革命、老红军方和明同志,自1927年至1949年期间经历过大小战斗200多次,先后7次负伤,15次立功受奖,职务也从普通一兵升到了团级军官。新中国成立后,这位征战了20余年的老革命谢绝了组织上让他去延安休养的安排,主动解甲归田返回家乡柳林。在方和明的带领下,柳林大队的群众经过几年奋斗,造起了19座小水库、9条水渠和3道拦河坝,使大队80%的农田实现了自流灌溉,让原来的穷山村面貌焕然一新。虽然是地地道道的老革命,但方和明同志一直以普通劳动群众的身份出现,在县民政局干部给他办残废证时,问其在部队任何职,他也只说自己是红军战士。1959年秋,他随中国复员军人代表团访问苏联,时任武汉军区司令员的陈再道从报纸发现了这位当年的老战友,经媒体报道后在全国传为美谈。方和明同志不忘初心的行为令我们感动,但我还要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谈论这个问题。有人可能觉得方和明回家当农民“亏大了”,其实他曾4次被评为湖北省劳动模范,随中国复员军人代表团访问过苏联,受到过毛主席亲切接见、晚年还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这一生过得可谓精彩至极。我们今天在对党员、尤其是年轻党员进行党性教育时,既要帮助他们树立“入党不为做官”的价值取向,也要打消他们“不升官个人雄心抱负难以施展”的内心焦虑,引导他们不要“为升官而升官”,而是应该像方和明同志那样,在践行初心的过程中自然地实现个人价值。

昨晚,我看会议文件,还看到一个兰大妈的故事。当年,黄麻起义时,兰大妈的丈夫牺牲,晚上,儿子埋葬父亲后回到家,兰大妈对儿子说,按照我们祖辈的规矩,你不该这时候回来,你该在部队打垮的地方过夜。儿子立即跑到起义的木兰山下把打散的战友们集合起来,再次攻克黄安城。前前后后,兰大妈牺牲了父亲、丈夫、儿子和四个兄弟。面对这巨大的伤痛,兰大妈只想一件事,就是把家里唯一的两亩地换了20斗米,送给游击队,自己则四处乞讨度日。新中国成立后,她也没有向党和国家提出任何要求,默默无闻的活到74岁。我认为,兰大妈正是这种最朴实而又伟大的黄麻精神的一个缩影。

以上三点是我对于黄麻起义在党性教育课程开发中价值的一点个人见解,谨供大家参考,谢谢。

                                   (2017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