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旦快乐
    • 毛泽东诞辰124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
    • >

罗援:朝核危机 路在何方

  • 时间:   2018-01-09      
  • 作者:   罗援      
  • 来源:   第十一军     
  • 浏览人数:  14


       2018年新年伊始,韩朝高级别会谈第一次全体会议于当地时间1月9日11时5分(北京时间10时5分)结束。据韩联社报道,率领韩方代表团与会的韩国统一部长官赵明均在会议开场白中表示,良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希望双方本着锲而不舍的精神、一步一个脚印展开对话。朝方代表团长、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表示,希望双方认真严肃地进行对话为全民族献上新年厚礼。他说,民众对朝韩对话和改善双边关系的愿望十分强烈,这种愿望促成了今天的会谈。


9日,朝韩代表团团长在会谈前握手

       这标志着朝韩都希望抓住平昌冬奥会这个难得契机,谋求扭转双方的敌对态势,向关系缓和之路迈进。


朝方代表团长、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

       在此之前,据报道,习近平主席与文在寅总统在会谈中就半岛和平稳定达成四项共识:一是决不允许半岛发生战乱;二是坚定坚持半岛无核化原则;三是通过对话与谈判的和平方式解决朝鲜无核化等所有问题;四是韩朝关系改善有利于最终和平解决半岛问题。这四项共识应该说为解决半岛困局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


9日,韩方团长赵明均在“和平之家”大厅迎接朝方团长李善权

       客观地讲,与朝核危机密切相关的主要有六方,分为两个层次,主要相关方是朝、美、韩;次要相关方是中、日、俄。矛盾的主要方面是朝、美。

       要想解决朝核危机,首先要明白各方的利益诉求是什么?

       朝鲜是五大诉求:一是希望国际社会给予安全保障,特别是美、韩、日承诺不对其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二是将朝鲜半岛“停战协议”改为“和平协议”,保证其长治久安;三是希望融入国际社会,与美国对话,最好建交;四是希望得到经济补偿;五是保证现政权不被颠覆。

      美国是三大诉求:一是彻底解决朝鲜“拥核”对美国构成的安全隐患;二是颠覆朝鲜这个它所谓的“另类政权”或者是“邪恶轴心”;三是借机构建美、日、韩亚洲版“小北约”,主导亚太安全事务,遏制中俄崛起。

       韩国是两大诉求:一是保证自身安全,解除朝核威胁;二是为以韩国为主导的南北统一创造条件。

       日本是三大诉求:一是保证自身安全,解除朝核威胁;二是“借船出海”,借口朝核问题,发展反导体系,借机扩展军力,甚至突破“无核三原则”;三是强化日美军事同盟,让美国给它提供更多的安全保障和安全便利。

       中国是四大诉求:一是不允许因为朝鲜“拥核”可能造成的核污染、核辐射和核军备竞赛;二是不允许在自己家门口“生事”,特别是将战火燃向中国边境;三是不允许在朝鲜半岛“生乱”,造成大量的难民潮,干扰我东北边境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四是不允许打破我与相关国家的战略平衡,消弱我维护和平的战略威慑能力。

       俄罗斯是三大诉求:一是不能形成东西两面受敌的战略态势;二是不能损害自己在朝鲜的利益。三是在地缘战略中获取更大的利益和影响力。

       综合各方利益诉求,朝鲜拥核是为了“自保”,而不是为了“自杀”(美国前国防部长佩里语)。朝鲜“拥核”是想把核武器作为实现自己各项诉求的一张牌,它不敢首先使用核武器,除非朝鲜领导人完全失去理智。否则,将把朝鲜国家置于万劫不复的灾难,其领导人也可能从此人体消失。

       从量化分析来看:有五个国家出于不同的目的,需要朝鲜去核(韩、中、日、美、俄);有四个国家希望朝鲜半岛不要“生乱”(朝、中、韩、俄);有四个国家希望朝鲜半岛不要“生战“(韩、朝、中、俄);有三个国家希望颠覆朝鲜现政权(美、日、韩)。由此分析,“去核化”是最大公约数,主要障碍在朝鲜;“不生乱”“不生战”是次大公约数,主要障碍是美、日;颠覆朝鲜政权和“拥核”,在相关六国中不占大多数。国际社会的努力方向应该是“去核”、“不生战”、“不生乱”。“去核化”是关键,“去核化”的关键又是做朝鲜的工作,没有朝鲜的配合或者让步,“去核化”就是一句空话。

       前几年的实践证明,军事胁迫、经济制裁收效甚微,应该考虑第三条道路。解铃还须系铃人,“去核”的主体是朝鲜,在这个主体坚持要把“拥核”作为国策的情况下(普京说,朝鲜宁肯吃草也要“拥核”),一些人认为,除了冒战争的风险,让这个政体解体或者瘫痪外,留给国际社会可以选择的余地已经不多。

       现在,大家都在预测朝鲜半岛会不会发生战争?什么时间发生战争?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因为战争有一种盖然性。当你感觉战争要爆发时,它可能就不爆发了。当大家都感到平安无事时,它可能就爆发了。因此,我对朝鲜半岛能否爆发战争不做预测。但我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参照系,就是紧紧地盯住韩国首都首尔,毕竟,首尔距离停战线太近,而首尔又是一个超大型城市,聚集了韩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和百分之八十的企业,各方都有责任避免因为战争造成大面积的平民伤亡。因此,一旦首尔发生大规模人口疏散,发生大规模政府、企业搬迁,你要担心朝鲜半岛战争有可能爆发。否则,韩国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战争风险,被迫中断自己和平发展的进程,而把国家拖入战争的灾难。“炮战”的代价要远远大于“口水战”的代价。韩国总统文在寅一再提出要用和平手段解决朝核危机,是对韩国人民负责任的。

      现在,为了让朝鲜“去核”,有些人主张,“中国应参与美国对朝鲜进行军事打击,铲除隐患”,或者“中国应对朝鲜彻底断油,困死朝鲜”。我就想问一句,这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这不正中了美国某些人试图转嫁危机,让朝鲜把主要矛头转向中国的阴招吗?如果对朝鲜实施军事打击,对其核设施进行定点清除,那将造成大面积的核污染,其辐射半径肯定不会波及美国,但遭殃的将是朝鲜老百姓和周边国家,包括中国。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国使用贫铀弹造成的后遗症,现在仍然在危害着塞尔维亚人民,中国凭什么要为美国不负责任的举动买单。如果对朝鲜实施极端的经济制裁,彻底给朝鲜断油,也许会使朝鲜社会瘫痪,那将造成大量难民涌向中国,将极大干扰我国东北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发展。而且断油也未必能解决问题,首先,朝鲜民众将会一股脑地将怨恨全部发泄给中国;其次,有人肯定正在后面等着坐收渔翁之利,接受这笔炙手可热的煤气大单。那时,中国将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境地。

       军事打击和经济制裁这两条路都走不通,而且危害中国的战略利益。那么,剩下只有一条路,就是“谈”,在谈判中讨价还价,在“谈”的过程中找出一条“谁也不满意,但谁都能接受”的折中方案。这就要求我们搞清朝鲜“去核”的条件是什么,国际社会能做些什么?只有这样才能对症下药,这恐怕才是合理的“退出机制”。

       我认为,要求让一个已经把“拥核”作为国策的朝鲜真正“去核化”,确实很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国际社会需要有耐心、智慧,甚至付出一些代价。

       首先,国际社会应该给予朝鲜这么一个主权国家以起码的安全保障,特别是美、   韩、日停止针对朝鲜的敌对政策和挑衅性军事行动。联合国安理会应该制定维护半岛和平稳定的监督、保障机制,不能采取双重标准。应由当年半岛战争“停战协议”签署各方讨论签署“和平协议”,解除相关各方的安全顾虑,将半岛由战争状态恢复到和平状态。

        其次,继续推进相关各方和平谈判。在“六方会谈”难以重新启动的情况下,起码促成朝美会晤,中国可以从中斡旋,提供方便。美国自称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其在维护半岛和平与稳定方面应该有所表现。参加不参加对话,是双方是否有诚意解决问题的试金石。

        再次,国际社会应该给予朝鲜相应的经济补偿和能源援助,不可能想象朝鲜在没有任何回报的情况下主动“弃核”。中国的“一带一路”也可以扩展到朝鲜半岛,中国可以帮助朝鲜发展和管理核能源,保证其和平利用。

       至于朝鲜政权的稳定与否?是朝鲜人民的选择,别的国家无权干涉朝鲜内政。西方国家曾经指责伊拉克的萨达姆和利比亚的卡扎菲是独裁者,用军事手段颠覆了这两个“异己”政权,结果把这两个国家打得遍体鳞伤、哀鸿遍野。现在世界上出现这么多的难民,是谁造成的?难道还要在我们的家门口再造成新的人道主义灾难吗?不可想象,一方面扬言“要彻底摧毁朝鲜”,“要让朝鲜遭遇全世界从未见识过的‘烈焰和怒火’” ;一方面又让朝鲜政权配合你“弃核”。互相辱骂对方的领导人只能激化矛盾,把对方逼上极端,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其实,美国现在的一些做法,就是在使用“激将法”,逼朝鲜“拥核”,而不是真心实意地希望朝鲜“弃核”。从最近朝韩双方关系趋缓,美国的心态和所作所为,就可见一斑。

       朝鲜在考虑自身安全的同时,也要考虑邻国的安全关切,不能把自己的安全建立在别的国家的不安全之上。“拥核”解决不了朝鲜自身的安全,反而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安全压力和消耗自身更多的战略资源,不利于朝鲜经济的发展。对于朝鲜来说,“核”是不可用的,用就等于自杀。但“核”是可以用来“谈”的,“谈”也许能带来希望。武力和制裁都不能最终解决朝核危机,只能使朝鲜铤而走险,战争对谁来说都是一种灾难。谈,是唯一的出路。在“谈”中各方亮明自己的安全关切,在尽可能的情况下相互照顾、妥协,在不失国家利益前提下的妥协可能是外交谈判的最高艺术。

       但中国也要做好最坏的准备。例如,一旦局势失控,应在联合国主导下,在中朝边境朝鲜一方建立安全地带,设立难民营,并对朝鲜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救援;对朝鲜的核设施应该加强管控,防止动乱甚至战乱外溢到中国。

       总之,解决朝核问题不能情绪化,不能意识形态化。那些刺激“中朝敌对论”或者散布“协助美国军事解决朝鲜”的言论,是十分危险的,是拿我东北边境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作儿戏。客观地讲,即便朝鲜对中国存有误解、成见,甚至不友善的言行,但中国一直没有把朝鲜作为敌人,朝鲜也没有把中国作为其主要敌人来对待。我们不要受某些人的挑拨,把朝美矛盾,变为朝中矛盾。要警惕一些国家转嫁危机,把中国推向风口浪尖,期待中国为他们火中取栗。

       中国乐见朝鲜半岛问题降温,而不是升温,不允许任何国家在中国自己的家门口生战、生乱,绝对不允许损害中国的国家战略利益。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立意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