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武汉“天长节”空战——中国空军给日本天皇的一记耳光

  • 时间:   2018-05-04      
  • 作者:   润如      
  • 来源:   点兵堂     
  • 浏览人数:  446

八十年前的抗日战争中,4月29日正值日本裕仁天皇的生日,也就是所谓的“天长节”。当天,日本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的27架96舰战掩护18架96陆攻向武汉进发,企图轰炸汉口空军基地和汉阳兵工厂,以所谓的“大胜”为日本天皇庆祝生日。不过,日本侵略者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场献礼之战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愉快……

 

当天,日军空袭部队在黎明时分从南京大校场机场起飞,前往90公里外的芜湖加油后,45架空袭混合队浩浩荡荡向汉口突进。越过大别山,武汉三镇近在咫尺,这时候日本人觉察“武汉派出了所有战斗机,似乎早有准备”。为此,日方96陆攻队在武汉三镇的左侧改变航线,转换成轰炸队形;96舰战队从东北接近汉口时认真观察四周,判断“附近肯定有敌机埋伏”,在汉口上空同一高度,也发现芝麻般大小的中国战机影子,“大概有80架”。

 

1.webp.jpg

▲1938年初夏,日军第12航空队战斗机队在安庆,就是他们发动了“天长节”空战


2.webp.jpg

▲日军96舰战

 

实际上,我军判断日方将于天长节当天侵袭武汉,决心于当日集中兵力于武汉,拟予敌意外之打击,29日8时左右,我军战机整装待发,包括:

 

苏联志愿队23架I-15、16架I-16,集中汉口机场;

第3大队及第17队计10架I-15,集中孝感机场;

第4大队9架I-15、7架I-16,原驻汉口机场;

第24队2架I-16,驻汉口机场;

总计51架。

 

按照部署,升空之后,第4大队大队长毛瀛初率9架I-15居中,第22队队长刘志汉带领第2分队在右侧,第23队队长刘宗武率第3分队在左侧,爬至既定高度后开始在指定空域巡逻。全队飞越青山上空时,看到高射炮的烟火,发现日军96陆攻已接近武昌,在武昌南面也发现一队友机。我机怕错过攻击日机的最佳机会,立马俯冲。突然发现20多架96舰战出现在我机背后,立刻回身开火,但我机所处高度略低,且敌众我寡,占绝对优势的96舰战直接冲入我队形中,展开混战,射击的火光四处飞溅。

 

3.webp.jpg

▲当天战斗部署,见《武汉防空总配备及判断敌机攻击来路图》

 

4.webp.jpg

▲中国空军I-15战机,性能逊色于日军

 

14时20分,“天长节”空战爆发!

 

混战中,大队长毛瀛初与多架96舰战格斗良久,因操作频繁过猛而失速,飞机旋转下坠,直到1000米高度,才重新控制飞机。第22队队长刘志汉与3架96舰战力战,纠缠数分钟,较高的2架96舰战突然脱离,刘志汉得以与剩下1架96舰战对战,经2分钟缠斗,渐处上风。日军战机试图逃脱,刘乘机咬尾,将正爬升的该机锁定在有利射界内,一串点射,目标坠毁于在东湖西北。

 

不过,第23队长刘宗武也被3架96舰战包围,当其中1架日机绕至他前面转弯时被击落。其余试图逃跑,英勇的中国飞行员穷追不舍。在敌机逃至武湖南面时,1架96舰战试图回身反击,却被刘击中坠落。手持两个击落战果之后,刘宗武这才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的座机也中弹70多发!在回航时,刘宗武遇到更多96舰战,不敢恋战,只得低飞避开日机返回基地。

 

第22队中,飞行指挥杨慎贤在武昌上空与1架96舰战遭遇,他占领有利位置,将该机追至鄂城以西时将其击落。

 

5.webp.jpg

▲日本海军第12航空队舰战队飞行长小园安名少佐,指挥当天的96舰战编队

 

在汉口以南空域,我方飞行员信寿巽被4架96舰战包围,中弹冒烟旋转下落,他努力控制使得飞机平稳下落。然而,飞机的烟雾越来越大,他索性关闭发动机,滑翔降落。这时,战机不幸再遭4架96舰战围攻,再次旋转和冒烟。躲过1架日机的俯冲射击,中国飞行员横下一条心,朝向日机直冲而去。只见对方仓皇掉头飞走,信寿巽趁机驾机顺利迫降。

 

在日军方面,当天参战的飞行员内包括大名鼎鼎的岩本彻三。此君号称战争中击落202架敌机,被后世研究者揶揄不已。对“天长节”空战,岩本彻三自然也是大肆自我标榜了一通:

……我的第一个目标是1架I-15,遭到我从后上方的袭击后突然起火,接着也和上次那架敌机一样,拖着一条长长的烟尾向下坠落。接着是I-16,然后是1架I-15。攻击和击落的飞机总数和首战一样共计4架。当然在射击前我也没忘记察看后方情况。所以虽然我也受到敌人的攻击,但并没有被击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飞机高度逐渐下降,环顾四周,都没有看到敌机和同伴的影子。这是突然从上空落下一个降落伞,出于一种扑向猎物的本能,我给正往下落的降落伞又补上一击,但同时我的高度也在急速下降。降落伞飘落到扬子江中,白色蓬松的伞布铺在江面上。当我看清楚它时,高度已降到300米,而陆地上有无数的炮火在对着我。危险!我感觉不妙,于是便拼命拉杆,一个劲儿地提升高度,但是无论我上升到什么高度也没有发现同伴的身影,可能是他们结束了空中战斗正在归途中吧……


6.webp.jpg

▲有“零战虎彻”之称的日本海军第二号王牌飞行员岩本彻三,也是在华战绩最高保持者,达14架。在“4.29”空战号称取得4架战果

 

此时,我空军的10架I-15很快赶至战区,岩本彻三等日军战机很快陷入劣势之中。不过,这位大王牌依然能自行宣布胜利:

 “

在2000米高度的地方我终于发现了1架友机,于是便和他一起返回……返回大别山时,我们发现前方有9架飞机,以为也是归途中的同伴,于是就放心地飞过去。可是突然那9架飞机全部调头,从上空轮流对我们2架飞机进行射击。只怪我们掉以轻心,所以被这突然的袭击吓了一跳。虽然紧急机动避开了敌人的射击,但我还是觉得不妙!因为敌人利用我们疏忽大意的同时,还处在有利的攻击位置上,何况在数量上是9对2。难道我还没能来得及报告今天的战果就要战死了吗。我不甘心,并决定只要还有油料,还有子弹,我就使出浑身解数战斗到底。我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投入战斗,和敌人进行决定生死的肉搏。这种奋不顾身的肉搏战果然奏效。敌人似乎被我们视死如归的可怕斗志压倒,有所恐惧,攻击的势头也渐渐减弱,最后打算逃走……

就这样,日军王牌俯冲逃离战场之后,大言不惭咬定自己打跑了人多势众的中国战机……

 

7.webp.jpg

▲粤汉铁路最北端的武昌徐家棚车站,遭日机轰炸后的情景

 

8.webp.jpg

▲中国空军I-16战斗机

 

得益于战斗机部队的掩护,日军轰炸机在汉口上空投下炸弹,宣称“70%击中汉口机场,现在机场已被浓浓的烟雾包围着。”此时,苏联志愿队战斗机大队长布拉戈维申斯基率23架I-15、16架I-16起飞升空加入战斗。苏联飞行员格里高利·克拉夫琴科回忆:

我起飞后,爬升到适合高度,观察到单独作战的几架敌机飞来,我们的I-15迎上去与日机进行战斗,并把敌机分成几个小组。日本轰炸机跟在他们的后面,经不起苏联飞行员的攻击,随便丢下自己的炸弹,以极限速度往回飞。

 

苏联飞行员觉察到1架96陆攻已出现在近旁,告诉自己:“可不能有一点疏忽大意,必须等他近些……”他屏住呼吸,驾机逼近对方。100米、75米、50米。时候到了!机枪开火,击中敌机右舷下的发动机,爆炸升起了烟柱。克拉夫琴科如法炮制,又击落1架96陆攻。这时候,孤军奋战的飞行员开始陷入困境,转弯避开1架96舰战的扫射后,又被1架96舰战追逐。几经格斗,日本飞行员丧失了信心,开始高速飞离。

 

9.webp.jpg

▲汉口中山公园“4.29”空战击落日机残骸的照片

 

这时候,克拉夫琴科发现座机的发动机出现几次运转间歇。发动机打了几个嗝后,居然空中停车,飞机立刻迅速下坠,迅速遭到日机的围攻。危急关头,队友安东·古边科半路杀出掩护,克拉夫琴科顺利收起起落架,平安迫降在一片平坦的稻田中。值得一提的是,在不久后的5.31空战中,克拉夫琴科也救了古边科,报了对方的救命之恩。两名苏联飞行员同时来华、同住一个宿舍,在异国的天空交织书写了一段战火友情。

 

战斗中,苏联志愿队报称“共击落96陆攻6架、96舰战7架”,同时报告“敌机进入武昌上空时,我机在奋勇攻击之初,志愿队1机被武昌高射炮所伤,坠于武昌,该员跳伞下降受伤,但其余攻击敌轰炸机之我机,得籍高射炮单爆烟而发觉敌机位置,得向其迅速进攻。”令人痛心的是,苏联志愿队队长阿列克谢·叶夫根尼耶维奇·乌斯佩斯基大尉和列夫·扎哈罗维奇·舒斯特尔中尉将满腔热血洒在了武汉天空之上。

 

10.webp.jpg

▲驻芜湖的日军第12航空队,第二排左一为盛传在“4.29”空战与陈怀民撞机的飞行员高桥宪一

 

11.webp.jpg

▲第4大队第22队飞行员陈怀民,至今武汉仍保留“陈怀民路”

 

这场鏖战持续1个半小时,我方报称“击落21架,其中96陆攻10架,96舰战11架,分别坠毁在孝感、黄冈、梁子湖、东湖、徐家棚、青山、段家店、谌家矶、洪山、武昌东郊、纸坊、豹子澥、汉口和长江沿岸,击毙日军飞行员50余人,2人跳伞后被我军生俘”。在损失方面,我军“损失12架,内有3架尚可修理;人员受伤者仅10人,内有第22队队员陈怀民失踪月余,尸体在长江青山附近江底浮出。”按传统说法,陈怀民在战斗中撞击了高桥宪一的飞机,与其同归于尽。查中方原始战报,对陈怀民牺牲的细节缺乏记载,撞机之说源于当时记者的报道,尚需进一步考证。

 

在日军方面,海航部队称击落中方35架战机,认为“此次空战乃事变以来规模最大,亦是战果最丰硕的一次。”当晚,第2联合航空队被授予感状,岩本彻三以包揽4架的击落记录最高者,得到航空队司令官塚原二四三少将的嘉奖。日方承认损失96陆攻和96舰战各2架,第12航空队高桥宪一、藤原金次战死。

 

从现有的资料看,以中日双方承认的损失为9:4,这次空战的胜利者显然是日本海军航空兵。96舰战在数量处于明显劣势的情况下打出这样的战绩,确实显示出了日本侵略者的技战术水平。不过,中国空军抖擞精神,在一个月后再次在武汉上空迎战日本航空兵,这便是另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五·三一空战”!

 

12.webp.jpg

▲当年登载“4.29”空战大捷的旧报


作者张青松,湖南芷江人,长期致力于研究抗日空战,湘西会战等,抗日空战专著《中国上空的鹰,苏联援华航空志愿队战史》已经出版。作者微信号wxid_jmd1vxai5ido32,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