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马克思关于货币与政治自由的论述及其现实意义

  • 时间:   2018-05-14      
  • 作者:   谢江平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47

编者按:


2018年5月3日,在河北大学,由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和中共河北大学党委联合主办的“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理论研讨会”。天津延安精神研究会、保定延安精神研究会、衡水延安精神研究会、唐山师范学院对研讨会的成果举办给予了极大的支持。

在研讨会一共上会发布了七篇高水准的论文。从即日起陆续刊登他们的讲话录音整理稿(录音整理稿本人审核),分享大家,提高其理论水平。记者陈龙狮


天津师范大学谢江平在宣读论文


一、马克思关于货币与政治自由论述

商品和作为商品的货币出现的时间很早,但在自然经济时代商品生产及商品交换只是经济共同体之间偶尔发生的现象,商品货币关系未能在生产中占主导地位。货币只是作为商品交换的媒介而存在的,由于商品的交易的偶然性,产品的使用价值比交换价值得到更多的重视,货币的财富功能大大的超过了货币的交换功能。随着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货币的交换价值逐渐在商品交易中增加分量,货币使生产的目的越来越趋于通过出售获得交换价值,而不仅仅是直接消费。最后,货币“不再是仅仅掌握生产的余额,而且逐渐地侵蚀生产本身,使整个的生产部门依附于它”。如果说,在古代世界商业的发展总是以奴隶经济,以直接的生存资料的生产,以使用价值的生产为结果,随着货币对产业资本的掌握,交换价值在生产中取得了支配地位。这种发展,“瓦解着主要是以直接使用价值为目的的生产以及与这种生产相适应的所有制关系”。这是商品的交换价值对使用价值的胜利,货币逐渐从体制外异己力量变成了塑造体制的力量。

交换本身就意味着交换主体间的自由和平等。交换是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进行的,任何一方都不得使用暴力强迫。在交换中,交换者必须考虑对方的利益,“每个主体都是作为全过程的目的,作为支配一切的主体而从交换行为本身返回到自身,因而实现了主体的完全自由。”从交换的过程来看,交换主体“他们实现为交换者,因而实现为平等的人,而他们的商品(客体)则实现为等价物”。这是社会平等的充分实现。马克思认为,货币是交换价值的实现,“因为只有在发达的货币制度下交换价值才能实现,或者反过来也一样,所以货币制度实际上只能是这种自由和平等制度的实现”。可以说,发达的货币关系促进了人类自由平等关系的出现。货币能够促进自由和平等的出现,由于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货币的流动性。与土地等不动产相比,货币具有较强的流动性,货币资本是动产。在谈到货币的流动性特点时,马克思认为是“游牧民族最先发展了货币形式,因为他们的一切财产都具有可以移动的,因而可以直接让渡的形式”。与不易移动的土地相比,货币作为动产,富有变化和不确定性,不受地点和主体的限制。孟德斯鸠、贡斯当、布朗基的等人早就注意到了货币的流动性质所带来的政治解放作用。孟德斯鸠认为,犹太人发明了汇票,这样,最富有的商人的财产都看不见了,而汇票又可以不留痕迹地寄送到世界各地,汇票的发明使得商业能够免于暴力和专制的掠夺。贡斯当认为,“货币的流通给这种社会权力的形式设置了一个既看不见有不可克服的障碍”。由于资本对于城市的发展十分重要,人们深恐资本转往他处,以至于工商业发达的意大利城市流行一个格言,“宁可得罪公爵大人,也不可得罪犹太人”。一个法国作家说,“货币是专制政治最危险的武器,但也是对他最强有力的限制”。就此而言,商品货币经济创造了一个捍卫自由的新手段,有助于个人的自由和独立。

第二,货币的可通约性或者说购买力。货币是商品交换的一般等价物,是不同事物的中介、牵线人,是千差万别的事物相互沟通和比较的桥梁,它能够把世界上万事万物联系和沟通起来,即货币的可通约性。货币可通约性就是货币的购买力,货币几乎能够买到一切,货币的这个特点使它成为人们竞相追逐之物。在《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借莎士比亚之口描述了货币的魔力,“黄金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对的,卑贱变尊贵,……这黄色的东西可以使异教联盟,同宗分裂”。人们的一切激情一切活动都淹没在对黄金的贪欲之中。

由于货币的魔力导致了人们对金钱的追逐和贪欲,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变成一切向“钱”看,货币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导致了人身依附关系的解体,金钱关系逐渐代替了人身义务和服务关系,货币地租取代了劳役地租和实物地租,劳动转变为成雇佣关系,行会师傅转变为雇主,帮工学徒成了雇佣工人,“一切人身的义务转化为货币的义务,家长制的、奴隶制的、农奴制的、行会制的劳动转化为纯粹的雇佣劳动”。强迫劳役逐渐被更为平等的劳动雇佣关系所取代。在雇佣劳动制度下,工人可以按自己的意愿确立或者终止工作关系。这种自愿平等的交换关系构成了资本主义的最重要的政治基础。

“货币是‘无个性’的财产”,“在货币关系中,在发达的交换制度中,人的依赖纽带、血统差别、教养差别等等事实上都被打破了,被粉碎了”。正如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一样,在货币面前,一切等级门阀观念、种族观点、圣俗曲别都烟消云散。正如马克思所言,人们“从小麦的滋味中尝不出种植小麦的人是谁,是俄国的农奴,法国的小农,还是英国的资本家”。在消费者看来,他们都是平等的商品供给者,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大大的推进了人类社会的平等进程。

二、对资本主义自由、平等、民主的认识

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分化出两种权力,一种是政治权力,即传统的国家权力,另一种是经济权力,也就是财产和资本的权力,前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权力一直屈服于政治权力,如今,财产的权力、资本的权力开始赢得自己的独立地位,并后来居上,逐渐凌驾于政治权力之上。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丧失实现权利的经济社会基础,资产阶级所主张的自由、平等等权利对无产阶级而言,只是徒有其表。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平等、民主,实质是所有权的平等。

第一,对资本主义自由的认识。资本主义的出现的确促进了人们的自由,但这种自由只是资本的自由,是资本和货币剥削劳动力的自由。正如马克思所讲的,资本主义的自由与前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真实的不自由(real unfreedom)相比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工人改换雇主的自由使他有了更早的生产方式中不曾有过的自由。”工人更换雇主的自由意味着他有权拒绝张三、李四、王二的剥削的自由,但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以“货币促使被剥夺光的、丧失客观条件的自由工人的形成”为条件的,工人和生产资料的分离,工人一无所有,因而也丧失了与所有权一起而来的自由。只要工人不想饿死,就必须受雇于其中的一个,“他们在双重意义上是自由的:摆脱旧的保护关系或农奴依附关系以及徭役关系而自由了,其次是丧失一切财物和任何客观的物质存在形式而自由了,自由得一无所有;他们唯一的活路,或是出卖自己的劳动能力,或是行乞、流浪和抢劫”。这种自由是假自由。

第二,对资本主义平等的认识。资本主义平等也是假平等。资本主义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资本主义的“人人平等”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资产阶级法律的核心是确认资本主义的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资产阶级所谓的法律上平等,掩盖着实际存在的人们经济上和社会地位上的不平等。法国《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第一条明文规定:“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但是,法兰西共和国的第一部宪法却按照财产把公民分为积极公民和消极公民,一下子就使当时法国2600万公民中的2200万不具备财产资格的消极公民和妇女丧失了选举权,能够享受到“普选”这种人权的,仅占法国人口的15%。这种所谓的“人生而平等”,实质是资产阶级的特权。尽管,如今选举已经没有明目张胆的财产资格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广大群众战胜了财产所有者和金钱财富”,相反,“从政治上宣布私有财产无效不仅没有废除私有财产,反而以私有财产为前提”,虽然国家废除了出身、等级、财产、文化程度的区别,“国家还是让私有财产、文化程度、职业以它们固有的方式……发挥作用并表现出它们的特殊本质”。政治国家正是以这些差别作为存在前提的,因此,所谓的平等也不过是虚言。正如法国学者阿托尔·佛朗斯说:“法律以其庄严的平等,禁止穷人也同样禁止富人在桥下睡觉、沿街乞讨和偷面包。”在资本主义国家,法律上的平等因人们对生产资料占有关系的不同而成为事实上的不平等。

第三,对资本主义民主的认识。资本主义民主是金钱民主。资本主义民主政治是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并为之服务的,不管它采取什么具体形式,本质上都是资产阶级用以保护和巩固自己的财产所有权和政治统治的工具。尽管普遍选举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原则,但这仍然改变不了资本主义国家选举活动受金钱操控的事实。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里描写的民主选举是美国民主的真实写照。一个在民众中威望很高的人一旦成为侯选人,就会遭到其他党派候选人用大量金钱雇佣的各色各类流氓无赖的攻击,直至攻击到“臭”为止,最后不得不退出竞选。美国现实中的总统选举更是离不开金钱的,经连续两次帮助共和党拿下大选的老司机马克·汉纳曾经说过“在美国政治上有两个东西十分重要:第一是钱,第二还是钱”。2016年美国联邦职位的竞选花费达到68亿美元,美国总统特朗普本身就是商贾巨富,2017年拥有31亿美元财富。魏特夫直言,“现代代议制政府只是把财阀政治的潜能一般化了”。

三、马克思货币与政治自由对社会主义的借鉴意义。

资产阶级所宣称的自由、平等和所有权是以绝大多数的劳动者被剥夺得一无所有为基础的。在实际占有财富极不平等的前提下,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不得不为了生存受雇于人,并非真正的自由。所谓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以现实当中的不平等为基础的。而无产阶级要求的不仅是法律上的形式平等,还要求平等扩展到社会、经济领域,由政治权利扩展为社会、经济权利,获得实质意义上的平等。“无产阶级抓住了资产阶级所说的话,指出:平等应当不仅仅是表面的,不仅仅在国家的领域中实行,它还应当是实际的,还应当在社会的、经济的领域中实行。尤其是从法国资产阶级自大革命开始把公民的平等提到重要地位以来,法国无产阶级就针锋相对地提出社会的、经济的平等的要求,这种平等成了法国无产阶级所特有的战斗口号”。

要彻底改变资本主义这种社会制度的弊端,就要建立一种全新的社会制度——社会主义制度。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邓小平于1986年12月30日在《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一文中指出:“我们要发展社会生产力,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增加全民所得。我们允许一些地区、一些人先富起来,是为了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所以要防止两极分化。这就叫社会主义。”随后在1992年初,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提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邓小平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采用了否定批判和肯定诠释的方法,邓小平首先归纳了十个不是社会主义,即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不是社会主义、平均主义不是社会主义、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僵化封闭不是社会主义、照搬外国经验也不能发展社会主义、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没有法制也没有社会主义、不重视物质文明搞不好社会主义、不重视精神文明也搞不好社会主义。这里面,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此外还有对社会主义的肯定诠释: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生产力;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本质论断的关系,解放发展生产力与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是互为条件的。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只有经济发展了,才能达到共同富裕。后者是最终目标与实现方式。只有解放生产力,实现共同富裕才能消除财产占有的不平等,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平等和民主。

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已经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其中的“不平衡”有经济与社会、经济与资源、环境的不平衡,但更重要的还是东西部地区发展的不平衡、城乡发展的不平衡、以及贫富差距,富人阶层和穷人阶层的收入不平衡,虽然从总体上来看,我国东中西各个区域的城乡居民生活得到不断改善,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保障、收入增长都在稳步推进与提升。但是,在实际发展过程中,受市场机制作用以及政策具体落实效果的影响,我国经济资源的配置仍然偏重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要处理好、化解好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就要首先解决好“不平衡”的问题。解决好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有利于协调东部和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协调城乡区域的发展,尤其是对于十分贫困的地区的帮扶十分关键。党和国家一直十分关心和重视扶贫工作,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全国范围有计划有组织的大规模开发式扶贫,我国贫困人口大量减少,贫困地区面貌显著变化。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经济腾飞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扶贫开发工作依然面临十分艰巨而繁重的任务,精准扶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中国梦”的重要保障。扶贫工作的重要意义在于帮助贫困地区人民早日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比较中可见,资本主义的自由、平等和民主是建立在一种不公平的经济基础之上的,实质是资本主义所有权的平等。而社会主义则是通过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方式克服了资本主义的这一缺点,建立了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联合生产方式,从而实现了一种真正自由、平等与民主的政治经济制度。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有在经济上实现了全社会的共同富裕,消除了两极分化,才能实现社会主义真正的民主、平等和自由。社会主义制度可以扬弃资本主义世界的种种弊端,使人民普遍富裕起来,得到真正的、更广泛的自由、平等和民主。

 

 


2.webp.jpg

3.webp.jpg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理论研讨会大合影

4.webp.jpg

5.webp.jpg6.webp.jpg

7.webp.jpg

8.webp.jpg

研讨会会场瞬间

9.webp.jpg

10.webp.jpg

研讨会前,河北大学的郭健书记、常委杨立海、保定延安精神研究会顾问张吉明等领导陪同中延会领导观看“延安精神·永放光芒”展板

11.webp.jpg

中延会的领导向与会者讲解延安精神的内涵

12.webp.jpg

河北大学马院的教授向与会的师生讲解“延安精神·永放光芒”展板的内容


来源:「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责任编辑:陈龙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