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永不忘却的民族记忆

为了永不忘却的民族记忆


文/李昌森


80 年前,一个漆黑的雨夜,

日本侵略者突袭了卢沟桥边的

宛平城。为了纪念这个苦难的

日子,全国各地相继采取了不

同方式进行公祭。美国洛杉矶

侨界社团在大洋彼岸举行了“碧

血丹心浩气长存”纪念“七七

事变”80 周年活动。(7 月 6 日中

新网)

“哀哀寡妇诛求尽,恸哭

秋原何处村”,日本军国主义

侵华留下永恒的痛。为了再次

唤醒人们对历史的记忆,7 月 7

日被定为国家公祭日。习总书

记说过:“伟大的抗战精神,

是中国人民弥足珍贵的精神财

富,永远是激励中国人民克服

一切艰难险阻、为实现中华民

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强大精神

动力。”抗战精神是最具活力

的精神基因,是中华民族奋斗

史上最深刻的文化记忆。

纪念活动是一种补课,重新

补上抗击侵略、保家卫国的历

史课。惨烈的保卫战已然过去,

亲历那场战争的先辈也越来越

少,但那段历史刻骨铭心,搞

纪念活动就是要让后来人永远

记住那段历史。在南通至今保

存较好的“日登陆南通警示牌”、

“血泪滩“、“十总大屠杀”等

抗战史迹,诉说着日本侵略者

的滔天罪行,记载着江海儿女

救亡图存的可歌可泣,作为整个

抗战画卷的一个分支,已成为教

育后代的生动教材。没人愿意总

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更不愿意

在过往的事件中撕扯没完,但树

欲静而风不止,当南京大屠杀等

一段段历史被扭曲、被抵赖,当

有人一直不断地在中国的钓鱼岛、

南海制造麻烦的时候,我们即使

想“放下”,可有人就不让你“放

下”。“补课”只是为了不忘。

纪念活动是一种警示,警示

人们居安思危、有备无患。和平

时代,人们容易被歌舞升平所麻

木,被物欲横流所迷惑,很难想

到莺歌燕舞的来之不易,容易忘

记当亡国奴的卑躬屈辱。公祭,

不是要记仇,但要有记性,历史

记忆应处于苏醒状态,不应出现

哪怕片刻的休眠和麻木,时刻保

持对那些亡我之心不死者的警惕。

无论抗战神剧对历史的强暴拆迁,

还是现实中出现的对历史选择性

遗忘,都反映出“好了疮疤忘了

痛”的轻浮和“不知我从哪里来”

的浅薄。对历史闭上眼睛的人,

看不到未来。不能任由岁月的尘

埃掩埋仁人志士的忠烈,不应让

历史虚无主义蚕食抗战英雄用热

血染红的传统,“谁忘记历史 , 谁

就会在灵魂上生病”( 勃兰特 ),

公祭是最好的清醒剂。

纪念活动是一种激励,激励

人们图强自立、开创未来。每

一次回望,就是一次震憾:落

后就要挨打,软弱必招欺凌。

人们光有和平的愿望远远不够,

必须拥有和平的力量。力量来

自自强不息,力量来自国泰民

安。国家强了,军队强了,人

民强了,别人才不敢轻举妄动。

公祭不是发发思古之忧愁,所

贵乎史者,述往以为来者师也。

越是伟大的民族精神,就越能

超越时代,引领民族走向未来。

慰藉先烈,才能获得自我保护

的力量;看清真相,是为了不

懈怠肩上的责任;记住灾难,

才能在伤痛中激发勇往直前的

信心。以自强祭奠不朽,以不

朽激励未来。聆听历史深处的

回响,在复兴路上的前行,需

要众志成城的国民,需要同舟

共济的人心,需要“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的民族魂。民心才

是坚不可摧的长城。

拂去尘沙,穿越迷障,诸

多历史真实显现出坚硬的质感。

卢沟桥是华北最长的古代石桥,

桥身护栏顶端刻有众多的石狮。

当年乾隆亲自数过三遍,结果

越数越多,于是就有了“卢沟

桥的石狮数不清”的歇后语。

这也许是一种暗喻,石狮是中

华民族脊梁的象征,“数不清”

是中华民族的力量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