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群众邂逅蒙娜丽莎

文/刘良军 

“像我们这样一个欠发达 地区,能不能弯道超车、跨越 式发展,直接跃过扶贫、脱贫 的‘卡夫丁峡谷’,实在关系 到党委、政府的形象和声誉。 否则,我们将不可避免地陷入 ‘塔西佗陷阱’……唯有铆足劲, 拼命干,才能最终收获贫困地 区群众的‘蒙娜丽莎微笑’。” 请注意,上述言论不是段 子,也非调侃,而是日前某乡 镇扶贫、脱贫工作大会上,镇 领导面对许多基层党员干部的 演讲。所表达的意图也极具正 能量,即扶贫、脱贫是硬任务,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然而静下 心来思考,内心颇感纳闷儿。 须知,尽管这些年国民科学文 化素质得到大大提升,但在广 袤农村,相信能够对“卡夫丁 峡谷”、“塔西佗陷阱”、“蒙 娜丽莎微笑”一口气说出个子 丑寅卯来的,恐怕仍然屈指可 数。镇领导这番讲话,不是有 点不分对象、无的放矢吗? 现在的问题是,既然是现 场口头动员与鼓劲,到底有没 有必要弄出这么些个专业术 语,抑或古灵精怪的词语?是不 是静下心来、沉下身去,站在群 众的立场,用群众的口吻,推心 置腹地讲一些家常话、体己话, 就会丢领导的面子,折射出领导 没文化、缺水平?扪心自问,答 案显然是否定的。 或许当事领导可以一脸无 奈,“这哪是我的真实意图呢, 这分明是办公室那边供的稿 子。”如此为自己开脱,表面 有理,其实更加说明领导对待 工作的漫不经心、敷衍塞责。 且不论今天领导的讲话稿到底 应不应该由领导自己准备,就 算秘书人员把稿子交到手中, 起码也应该提前过目、熟悉、修 改,而不能现场照本宣科,囫 囵吞枣,似是而非,“以其昏昏, 使人昭昭”。 实践无止境,理论创新无止 境,遣词造句亦无止境。如果领 导讲话总是“涛声依旧”、“今 天重复昨天的故事”,讲来讲去 总是老一套,总是那么几句让人 生厌、昏昏欲睡的词句,诚然显 现出领导没有学习、不爱学习, 与知识型、学习型、创新型的 领导目标要求有差距。但仅仅 满足于华丽词藻的胡乱堆砌, 一味热衷于佶屈聱牙的用词 造句,也显然事与愿违,还不 如回到原点,至少让大家听得 懂、能理解、悟得透。 毋庸置疑,深受楚辞汉赋、 唐诗宋词、明清小说浸润的中 华民族,历来讲求说话为文的 艺术,可谓“为人性僻耽佳句, 语不惊人死不休”,要的就是 这个味道,求的就是那份文 雅。但也别忘了,“凡有井水 处,皆能歌柳词”,无论诗仙 也好、诗圣也罢,如果绞尽脑 汁整出来的东西,老百姓不感 兴趣,不能接受,那还就只能 对镜作揖,孤芳自赏。 实际上,历览前贤,不少 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如何讲话、 怎样作文章方面,给我们树立 了标杆,作出了榜样。譬如延 安整风时期,毛泽东同志就曾 针对当时文风食古不化的问 题,用了一些新鲜词句,像“墙 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 “山 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等等,大家一听,不但没有生涩的感觉,反而觉得生动活泼, 倍觉新颖。又如习近平总书记 也喜欢讲话时引用典故,像“靡 不有初,鲜克有终”,“得其 大者兼其小”,“物之所在, 道则在焉”,等等,因为是“看 菜吃饭”、“量体裁衣”、“到 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同样让 听众如沐春风,回去之后“余 音绕梁,三日不绝”。由此, 不是说那些典故、专业术语、新 概念词语用不得,而是要看准场 合、贴近对象、迎合习惯,而非 沽名钓誉、华而不实,哗众取宠、 自讨没趣。 言为心声,文如其人。怎样 讲话,讲什么样的话,本质上是 自身一惯作风的外溢,对于党员 干部来说,直接关系到其党性修 养与锤炼的“严”“实”程度。 尤其面向基层,在与普通群众 打交道的过程中,唯有始终不 忘党的群众路线与群众观点, 老老实实拜群众为师,从群众 那里学习鲜活的语句文风,才 能够讲话得体、群众佩服,讲 话风趣、群众点赞,讲话有味、 群众爱听,而不至于让群众一 头雾水,显现出“蒙娜丽莎微笑” 般的诡异难猜、深邃难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