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清凉山杂谈 讨厌的皇帝热

第12章:清凉山杂谈 讨厌的皇帝热/张燕   历史上,不好的东西不少,最不好的就是皇帝。那种垄断权力物力人力的强横,特别是用他一个脑袋代替万千头脑思考决策天下大事,难免倒行逆施与胡作非为。国家、政权、军队这些东西都只为他一个人服务。秦始皇的陵就用70万囚徒修了许多年,更不要说那集天下财富修建的豪奢的阿房宫了。从最近被盗的刘邦殉葬墓的情况来看,汉初是民生最困难的时期,刘邦的殉葬墓也同陵墓一样的规格,而且是建了数十座。社会生产力在围着皇帝转,皇权无限扩张,民权无限压缩,社会怎么进步?     现在,进入奔小康与现代化时期了,唱歌唱的是房子高了、路宽了、汽车多了,却尽是唱的硬件,去光顾一下软件,例如也算是精神产品的影视产品,却颇像在同现代化唱时台戏。荧屏上总是常盛不衰的帝王戏,辫子在甩,叩头礼在叩,演不完的宫廷勾心斗角,看不腻的妖姬美妾争宠献媚,只在展示那些做稳奴隶者的得意罢了。鲁迅说一部历史就是做稳奴隶与争取做稳奴隶的历史。荧屏上的奴隶们都在烘托奴隶主―皇帝的骄奢淫逸,烘托皇威与皇权的“灿烂”,贬损百姓的民权,岂不是瓦解与腐蚀人们的现代意识与信心吗?     这种皇帝热经久不衰,影响之大,以致有的酒家也更名为帝王酒家,认为这样才气派、显得高档。有的宾馆设皇帝套间供人一掷千金。以前编戏的把皇帝玩弄民女的事演绎为“一夜皇后”搬到舞台与电影里;现在,富翁也可以在皇帝套间里接受装扮成宫女太监的人的服侍,过一过一夜皇帝瘾了。而且有的旅游业也在效法,设皇帝仪仗,逗游人穿龙袍坐龙椅龙荤,让游人进入皇帝角色一乐。如果外国人乐了,回去谈观感,说中国“国粹”中的小脚,难见到了,但辫子还有,崇皇意识还在,岂不给现代中国又罩上封建阴影了吗?这种皇帝热,还真热出了怪事,止谝桓龌实劬尤辉诘缬爸斜涑闪顺嚼返拇笥⑿邸U馕幢夭皇钦庑┠昀床欢嫌晌娜烁实弁恐ǚ鄹娜莼幻嬗忠恍碌姆⒄埂V泄酚屑盖瓯换实壑髟祝诽ㄉ匣实鄢鹘牵傩张芰祝媸强坦敲摹?927年冯玉祥将军把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撵出紫禁城,就应给皇帝的统治划一个句号,没有想到1911年的辛亥革命推翻皇帝至今快百年了,但在有些人的心里,这皇帝如幽灵,还在作威作福,颐指气使,花天酒地,时人的精神统治依然未变,这种情况难道不值得我们透视一下吗?     当然,皇帝也不是绝对不可以写,但要看怎么个写法。如果通过形象塑造,对他们作出实事求是的分析和评价,让观众受到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有何不可呢?不过即便如此,也不宜过多过滥。总不能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喊叫声充斥我们的荧屏吧?而现在的情况是,荧屏上不厌其烦地用宫廷华贵去掩盖民间疾苦,以伪造历史故事来转移现实的真实故事,用皇帝唱主角来弱化百性的主角地位……这种与现代化唱对台戏的皇帝热,不可谓不休即惊心。这么热下去,只会加深观众的臣民意识,不可能增加现代社会的公民意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