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清凉山杂谈 切莫仗恃护身符

第12章:清凉山杂谈 切莫仗恃护身符/牛耕    电视剧《汉武大帝》有一个窦婴被杀的故事。在汉景帝时,窦婴有功于国,曾任大将军。武帝时,承相田蚡,骄横专断,贪赃枉法,和窦婴有隙。在一次宴会上,当众侮辱了窦婴,并最终把窦婴投入监狱。不想窦婴毫不退缩,并理直气壮地说:“先帝曾赐我护身符,即使死罪也能赦免。”于是有没有护身符,就成了这一公案的关键。汉景帝有没有给窦婴护身符?书史上没有明确记载。一种可能,像电视剧所说,被田蚡先一步销毁了;一种可能,根本就没有这个护身符;还有一种可能,有护身符,只是景帝忘了入档。这是历史上的一桩谜案,至今没有定论。窦婴被杀,却是事实。窦婴仗恃护身符的结果,不但没有帮了他的忙,连性命也搭进去了。     可是,至今仗恃护身符的现象并没有绝迹。贪污腐败分子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行径是错误的,不论从道德的角度去看,还是从法律的角度去看,都是不允许的,然而,他们冲破了人格的防线,胆敢以身试法,原因之一就是赖有护身符。     比如,仗恃有上面的保护伞,即使露出了马脚,有权有势的上级也会批个“不予立案”;仗恃顶头上司对自己印象好,或有利害牵连,可以千方百计“不予追究”;仗恃自己有一帮“铁哥们”,天大的事情也可以帮着抹过去;仗恃铁的攻守同盟,即使东窗事发,也不会把自己讲出来;仗恃违法行径做得天衣无缝,永远也不会查出来,如此等等。     诚然,有一些贪污腐败分子,虽然干了见不得人的匀当,因为赖有这样那样的护身符,至今还没有被查出来。这样的人,不要高兴得太早。今天没有被查出来,不等于明天不被查出来。在法制和民主政治日益完善的今天,只要做T违法的坏事,被查出来是迟早的事情。历史上的和珅,是个有名的贪官,虽然怨声载道,把他拉下马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因为有乾隆的庇护,谁也奈何他不得。和冲的护身符不可谓不真,有乾隆这个根子不可谓不深、不硬,但他的护身符,也只能管得一时。乾隆一死,马上被嘉庆宣布了二十款罪状,责令自杀,抄没家产,应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的格言。和砷的护身符最终也没有护了和珅的身。     一切护身符都是不可靠的。它之所以不可靠,还因为所有依赖护身符的人,不是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而是自己的命运企求外在的保护。外在的力量是自己左右不了的,当外在的力量起了变化时,想保护你也没有能力保护了。要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得自己行得正,站得直,贪污腐败的边儿不沾,违法的事情不做,一心只做对人民有利的事,什么时候都会立于不败之地,永远葆有一份快哉、快哉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