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面对死亡

坦然面对死亡


文/李秋生


中国人忌讳死亡,也忌讳死

亡的文字。这并非唯物主义者的

勇敢态度。

庄子是个例外。庄子妻子先

他而去,好友惠子去吊唁,见到

庄子正坐在地上鼓盆而歌。面对

惠子的质问,庄子说:她刚走的

时候,我心里怎能不难受呢?但

转念一想,生老病死与春夏秋冬

四季变化一样。妻子来自自然,

回归自然,此刻她在天地之间安

安静静,踏踏实实地睡了,我却

在这里哭哭啼啼,不是太不懂生

命的真谛了吗?

庄子对自己的死也是一样的

坦然。他快死的时候,学生们在

商量厚葬老师。庄子说,我死后

以天地为棺椁,直接把我扔旷野

里,交给天地自然就行了。学生

们为难地说,这样,我们怕乌鸦

老鹰把你吃了。庄子说,把我放

在旷野里,乌鸦老鹰要吃我,把

我埋在地下,蝼蛄蚂蚁也要吃我。

你们抢下乌鸦老鹰的口粮,让给

地下的蝼蛄蚂蚁,你们干嘛这么

偏心呢?

庄子毕竟是先哲、圣人、大

师,一般人达不到他的从容境界,

但应该从他那里多少学一点面对

死亡的坦然态度。

无论是百岁老人,还是半途

夭折,死亡是必经之路。生活中

常有这样的情况,有的说好明天

再相见,没想到却是突然变成“永

别了”,无所不能的人类真的当

不了自己生命的参谋长。

在如此失控的情况下,我觉得

人们首先要珍惜生命的每一分钟。

如海子所言,“不能很久地活着,

就赶紧活着”。

接着要精彩地活着。泰戈尔说

过,“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

之静美”。这是很高的标准。即使

不能一生美丽,起码一生要美丽一

回。非洲大漠生长着一种花,名叫

依米花。此花默默无闻,外形像一

株草,它在生命的某个清晨,会突

然绽放出无比美丽的花朵,展现在

人们面前。它的花期太短,两天便

枯萎了,但它让人震撼的美使人无

法忘怀。即便是短暂人生,也要留

下美丽光彩。聂耳只活了 24 岁,

他作的《义勇军进行曲》鼓舞了

千百万中华儿女血染战场,保家卫

国,抗击敌寇。这个令人热血沸腾

的进行曲还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

歌,成了中华民族永恒的主旋律。

雷锋只活了 23 岁,但他的博大胸

怀高尚精神与日月同辉,激励了一

代又一代人奋勇向前。《新民晚

报》消息,前不久,著名植物学家、

复旦大学教授钟杨在内蒙古考察时

不幸遭遇车祸逝世,年仅 53 岁。

但他给上海留下了一片红树林。有

位企业家将人分成三种类型:一

种是自己能够熊熊燃烧的“自燃

型”;一种是点火也烧不起来的

“不燃型”;还有一种是介于两

者之间的“可燃型”。我赞同这

样的分类,我们要做“自燃型”,

让自己熊熊燃烧起来。

还有要善待自己的晚年。人

能平安地抵达晚年,应该说是一

件相当幸运的事情。在这个时候,

做到活到老,学到老,始终保持

一份清醒,是很重要的。不要去

相信什么能够转世投胎的“教”,

不要去吃什么能够长寿的保健

品,不要去参加什么“一夜暴富”

的投资,更不要去做违法乱纪的

事情,多做一些对家庭、对子孙、

对社会有益的事,这样才不会给

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做一个合

格的“夕阳红”。

当然,不要作出无谓的牺牲。

某地高中一个女孩,因谈恋爱影

响学习被班主任批评,男友也在

此时提出分手,她受此刺激,当

着两个同学的面从教室楼顶跳下。

这样无谓的生命付出实在太可惜

了,给人们留下了莫大的遗憾。

死亡是人生的“期终考试”。

一个人如果能理智地活着,我想

他一定能坦然地面对死亡。因为

他此时此刻心中踏实,毫无遗憾、

异常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