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预的“小算盘”

杜预的“小算盘”


文/夏 宁


杜预,西晋时期著名的政

治家、军事家和学者,文武全

才,文能著书立说,著有《春

秋左氏经传集解》及《春秋释

例》等,武能屡立战功,是灭

吴统一的主帅之一,被晋武帝

授“征南大将军”,他也是明

朝之前唯一一个同时进入文庙

和武庙之人。

但他有个毛病,虚荣心太

强,过于看重、追求功名,曾

对人言:只求功名留世,不求

道德圆满。到了晚年,此心尤

甚。他生怕后人不知道他的功

劳,埋没他的大名,在生前请

人为自己刻了两座功名碑,碑

文上刻有他的文武功绩。然后

将一座碑立于岘山之巅,另一

座碑则沉于汉水之底。他的小

算盘打得挺好,哪怕将来发生

天塌地陷,沧海桑田,高山与

江底互换位置,总会有一座碑

石,存留于世,为我扬名。

没想到,这恰恰成了他辉

煌一生的败笔。唐代温庭筠、张

九龄,宋代陆游、范成大的诗文

中,都写有对杜预沉碑的贬义诗

句。其中,以范成大的嘲讽之意

最为直接。他在《读史》诗文中

写道:“汗简书青已儿戏,岘山

辛苦更沉碑。”陆游在《题城侍

者岘山图》一诗中,则为杜预当

年之举而感叹:“汉水沉碑安在

哉?千年岘首独崔嵬。”

不过,正所谓“秦桧还有三

个朋友”,也有人赞同杜预的功

名观点。东晋的权臣桓温就留下

“不能流芳百世,宁可遗臭万年”

的“名言”,他野心勃勃,阴谋

篡权称帝,也知道自己干的事不

光彩,在道德上站不住脚,但为

了功名留世,不管不顾,豁出去

了。可惜,天不假年,他还没来

得及干遗臭万年的事,就一命呜

呼。聊以自慰的是,他的那句名

言倒是常为后世那些不择手段谋

取名利者的无耻之徒所引用。

还有一个打小算盘想出名却

弄巧成拙的主。清人庄廷珑,

一方豪富,还想附庸风雅闹个

文名,花重金买了一部同乡朱

国祯的手稿《列朝诸臣传》,

经过修 署上自己姓名,直接

刻印发行。因书中多有影射清

朝的语言,被人告发,不仅庄

廷珑全家(庄本人此时已死)

被诛杀、充军,凡校书、刻书、

卖书以及书中牵连人名者一律

丧命,多达 70 余人。就因为庄

廷珑的小算盘,一下子搭进去

这么多条人命,令人唏嘘不已。

好名之心,老外也不遑多

让。古希腊时,一个想出名都

想疯的家伙,干了很多吸引眼

球的事,但还是没有达到出名

目的,最后,为出名居然地把

希腊最宏伟的神庙给烧毁了。

痛心之余,大家约定,既然这

家伙是为出名而烧神庙,那就

一定不能让他的小算盘得逞,

因而相约,谁也不提他的名字,

不在记录历史的书上写他的名

字,所以,到现在我们也不知

道那个烧神庙的歹徒的名字。

人都想生前出名,身后留

名,这无可非议,但绝不能搞

邪门歪道,靠“搏出位”来吸

引眼球。那种不走正道的出名,

一是不能持久,来去匆匆,就

像美丽的肥皂泡,一旦破裂啥

都没有;二是即便出名也是臭

名、骂名。君不见,秦桧得汉

奸卖国贼大名后,不仅国人皆

骂,千夫所指,还有后世秦姓读

书人到杭州岳飞墓前喟叹“人自

宋后羞名桧 , 我到坟前愧姓秦”。

这样的出名,上辱祖先,下累后

人,还是不要为好。还有一点,

好名之心不能太盛,倘若此心过

热过旺,则容易失了分寸,少了

平常心,干出让人耻笑的蠢事、

傻事。譬如杜预,本来依他的文

功武绩,无论如何都会史上留

名,但他画蛇添足的小算盘,

反而使大家小瞧了他,坏了名

声。如今,杜预的“立碑”与

“沉碑”之举,早已成了名人

雅士茶余饭后的笑料,而他的

赫赫功劳反被大伙淡忘了,这

可真是弄巧成拙,适得其反。

杜预倘若地下有知,不知该有

多懊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