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宠物观

我的宠物观


文/秋 实


时代不同了,宠物变化大。

据说眼下有把老虎、大象、骆

驼、野猪、蟒蛇、蜥蜴当成宠

物养的,这些“新新人类”当

然是少数,寻常人家养的宠物

大都是狗。一提到宠物,人们

就会想到狗,狗似乎也成了宠

物的“形象大使”。

狗,历来东半球西半球都

有,不存在谁引进谁的问题。

但狗作为宠物来养应该是东方

从西方学来的。

同样养狗,过去与现在有

着截然不同。过去狗就是狗,

为主人守门看家护院,所以有

“狗奴才”一说;现在养的狗

不是狗,身份高了,是宠物,

有人名,有的还有英文名,且

被当作“儿子”、“女儿”看待,

身上穿着人的衣服招摇过市,

甚至也会去美容、保健、看病、

赴宴,真正是人模狗样。

我这人算不上开放,但也

不保守,对狗没偏见,对一些

活泼灵气的小狗还蛮喜爱。但

老实说,每当看到一些女同胞

学着西方贵妇人的样子,手牵

着穿戴整齐的宠物狗,趾高气

扬地走在大街上,总有一种怪

怪的感觉,总感到她们是在作

蹩脚的“模仿秀”。

更重要的是,狗可以养,

但有些道理要厘清,要有理性

的宠物观。

人狗不能平等。你可以爱狗,

但千万不能把狗当人,这是底线。

你再表达爱,也不能挑战人的尊

严。你可以把它当儿子、当女儿,

但不能不管人家乐意不乐意,代

替你的狗喊人家“叔叔”、“阿姨”、

“爷爷”、“奶奶”好,使别人浑

身不舒服。人和狗虽然都是动物,

但人毕竟是高级动物,狗是低级

动物。说白了,狗是畜生,人不

是畜生,人有尊严。这个基本问

题不可混淆。搞人狗平等,这既

是对别人不尊重,也是对自己不

尊重。人家心中不禁要问,你何

时何地和谁生下了这样的“狗杂

种”?!你再宠爱狗,也不能把狗

带进浴室淋浴,带上公交车占位,

带进餐厅参加宴请吧?开放初期,

我就遇到过一个赶时髦的女教授,

她把宠物狗带到朋友聚餐席上,

没想到,聚餐还没开始,这条被

宠坏了的狗跳到桌上撒了一泡尿。

不必人仗狗势。狗仗人势不

对,人仗狗势同样错误。有人养

狗目的毫不掩饰,想通过养狗来

提高身价,向别人显示自己有钱,

有派,高人一等。这就大错特错

了!人是平等的,再者,你是否

出类拔萃,不是由狗说了算,要

由别人说了算,根本上还是自己

说了算。如果你自身素质不高,

手里牵一条再贵重的狗也白搭。

维护环境卫生。环保是国

策。养宠物狗的人一般居住小

区,特别要注意公共环境卫生,

不能一户养狗,全楼遭殃,电梯、

草坪、马路上尽是“不耻于人

类的狗屎堆”。

宠物不能伤人。随着宠物

每日每时地增加,现代都市宠

物伤人事件屡见媒体。如果对

同胞有一点点的爱心,就不会

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

苦之上。千万不要饲养藏獒、

狼狗这些让妇女儿童避之不及

的超级凶猛大狗。

爱狗不等于有爱心。有些

人养狗,总是向别人标榜自己

怎样帮狗洗澡、为狗理发、带

狗看病,带狗睡觉,自己如何

如何有爱心。请问这些“爱心

人士”,你愿意从狗粮中省出

一些钱,资助贫困地区的失学

儿童吗?

无论养狗多么时尚,有多

少“优越性”,有一条要坚持,

不能“有狗就任性”,养狗也

要遵纪守法,接受管理。

首先要宏观控制。要根据

城市规模,人口比例,对养狗

数量加以控制,切不可搞群众

运动,搞“全民养犬”,以致

大街小巷狗满为患,狗比人多。

其次要加强宠物卫生防疫

工作。防止人犬病毒交叉感染。

最近报纸上有一条消息,一家

庭主妇的手被狗抓破了,尽管

打了防破针,还是得了狂犬病。

必须小心谨慎。

再者要加强狗主资格审查。

狗主人品德很重要。要对狗主

人进行培训,培训合格方可养狗。

还有要养狗法制化。这并非

笑谈。应建立《宠物饲养法》,

做到依法养狗。加拿大养狗有法

律规定,每座公寓或楼房,能不

能养狗、能养什么种类、什么尺

寸的狗都有严格限制。被批准

领养和购买的狗,须去市政府

领取狗牌照,而且这种狗牌照

每年都需要更换,逾期不更换

就要罚款。“依法养狗”方法

我们需要尽快“引进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