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凭什么坐在这里?

文/陈鲁民

上世纪 30 年代, 著名曲学家吴梅曾任教北京大学,当时,唱曲子还被传统学问家视为“小道末技”,北大聘请吴梅讲课,就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连北大的大学者黄侃也非常不满,两人曾经在酒醉后发生口角,甚至动起手来。还有一次,黄侃讲完课,发现吴梅坐在教授专用沙发上休息,于是怒问:“你凭什么坐在这里?”吴梅理直气壮地答道:“我凭元曲。”

吴梅还真不吹牛,他不仅自己写词度曲,是当时首屈一指的传奇杂剧作家,还能唱曲,师承昆腔正宗,为当时公认的唱曲大家。他甚至还擅长表演,尤其擅长青衣、老旦,每逢曲会,必参加演唱,被人称赞为“著、度、演、藏各色俱全之曲学大师者”。

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刘文典是著名的《庄子》研究专家, 学问大,脾气也大,他上课的第一句话是:“《庄子》嘿, 我是不懂的喽,也没有人懂。” 其自负由此可见一斑。这且不说,他在抗战时期跑防空洞, 有一次看见作家沈从文也在跑,很是生气,大声喊道:“我跑防空洞,是为《庄子》跑, 我死了就没人讲《庄子》了, 你凭什么跑?”轻蔑之情溢于言表。好在沈从文脾气好,不与他一般见识。其实人家沈从文的成就并不比他小,人家凭的是著名小说《边城》,凭的是畅销一时的《湘行散记》, 凭的是精深的文学造诣,凭的是在读者中的巨大影响。

是啊,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们每个人都不妨互相问问,你凭什么坐在这里?

成都武侯祠里,问问诸葛亮,你凭什么坐在这里?凭隆中妙对,三分天下;凭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凭《前出师表》、《后出师表》;凭“鞠躬尽力,死而后已”。

杭州岳庙里,问问岳飞, 你凭什么坐在这里?凭刻在背上的“精忠报国”,凭印在心里的“还我河山”;凭四次北伐,收复襄汉;凭朱仙镇大捷, 大破拐子军; 凭“撼山易,撼岳家军难”,还凭“天日昭昭, 天日昭昭”。

南京中山纪念堂,问问孙中山,你凭什么坐在这里?凭的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起义数十次;凭的是推翻帝制,创造共和;凭的是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凭的是光明磊落,“天下为公”。

问完古人前贤,再问问自己。

座无虚席的教室里,众目睽

睽的讲台上,你凭什么站在这里?是凭本事、“绝活”吃饭, 凭真才实学站稳讲台,凭自己有“一桶水”,才能给学生“一碗水”;还是凭老资格占茅坑, 凭照本宣科糊弄学生,凭不学无术混日子?

美丽明亮的舞台上,你凭什么站在这里?是凭精湛的艺术功力,凭高超的表演技巧, 凭美妙歌喉,凭潇洒舞姿;还是凭哥们关系,凭请客送礼, 甚至于凭肮脏的“潜规则”? 

宽敞舒适的办公室,你凭什么坐在这里?是凭的过人本事,凭的真才实学,凭的不凡政绩,凭的聪明才智;还是凭的姻亲关系,凭的神通广大的“好爸爸”,凭的投机钻营, 凭的请客送礼拉拉扯扯?

不论我们是干什么工作的,都需要经常地问一问, 你凭什么坐在这里?这一问可能就会问出一身汗,这会使我们不敢懒惰,不敢懈怠, 会逼着我们不断进取,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