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将军遗风 开颜对世界

第15章:将军遗风 开颜对世界 奋笔写春秋 田野 王向立 王迪康 杨祚铭 王焰


201004/2010042617004831.jpg


    魏传统同志在延安时代就是我们的老上级。当时他在八路军总政洽部宣传部任宣传科长,是经过长征的老红军。我们都是刚参加革命的青年学生。他在政治上、思想上的工作上都是我们的老师,对我们的生活也关怀备至。回想起跟他在一起工作的情形,至今仍历历在目,心情依依。所以他在8月24日逝世的噩耗,给我们带来了难以形容的悲拗。

    1938年我们开始和魏传统同志相识。当时全国大批热血青年怀着抗日救国的志愿,潮水般地拥到延安,仅抗日军政大学一天就能增编一个队(约100人左右)陕甘宁边区人口骤增,给部队和机关的生活供应带来极大困难。到1939年春夭,每天三顿饭不论吃干的还是吃稀的,全是小米,而菜则全是漂着少量土豆片的稀汤,有时甚至只是盐水。这时身为党支部书记的魏传统同志,深知我们这些没有经受过锻炼的年轻人,如果不能跨越艰苦生活这一关,就很难坚持在革命道路上走下去。于是在党的小组会上或者个别聊天时.就总是讲他在红四方面军两次翻越雪山、三次穿过草地的苦难经历.他的脚拇指就是过雪山时冻掉的.他说,革命队伍一时遇到困难总是难免的,而对于胸怀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革命战士来说,只要有决心、有信心,天大的困难也是能够克服的,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我们胜利前进.他的这番话,使我们深受教育,增强了我们经受锻炼的勇气。为了鼓励我们积极工作,魏传统同志还经常向我们讲:“你们这些同志真幸运,参加革命就赶上了毛主席的团结知识分子的政策,工作起来放心大胆,无拘无束。

    我刚参加红军那时候可不是这样子当时在红四方面军里,张国焘推行愚兵政策,硬说知识分子对革命最危险,怀疑他们到革命队伍里是来搞破坏的,把他们抓起来杀掉,他还说:“那时张国叙对我这个刚念初中的小知识分子也不放过,把我抓了起来.要不是党中央派傅钟同志到红四方面军当政治部主任,把我放出来.我这条命早就完了.分也许就是这种特殊的切身感受,使得他毕生对于革命队伍中的文化工作,对于党内外从事文化工作的知识分子,表现出那样高度的责任感和那样诚挚的感情。

    1938年5月,魏传统同志调来总政治部宣传部。担任宜传科长兼任《前线画报》主编,当时《前线画报》刚刚创刊两个多月、编辑人员很少,摄影、绘画稿源缺乏,内容比较单调.加以印刷设备很差,纸张质量低劣,只能采用石印,不定期出版。后来由干中央军委决定出版《八路军军政杂志》,指导全军工作布由毛泽东、王稼祥等担任编委委员,由总政宣传部长肖向荣担任主编,筹建了一座比较健全的印刷厂,《前线画报》也随巷改善了印刷条件,改为钢版铅印,每月出版一期.在1939年2月出版的《八路军军政杂志》上,刊登出亡前线画报》创新的广告J前线画报》从此面貌一新、在编辑方针上明确规定,以图画为主。附以简明生动的文字,融知识性、战斗性、故事性、趣味性于一体。在形式上采用32开本,便于携带,便子行军、作战间隙顺手拿出来展开阅读,很适合营以下干部、战士的需要。新的《前线画报》一出版,就受到部队的热爱和欢迎。灯提高《前线画报》的质量.魏传统同志还邀请有关的名画家为画报供稿。连环画、漫画、版画作者有蔡若虹、华君武、焦心河、陈叔亮、江丰、古元、彦涵等,诗歌作者有肖三、郭小川等,魏传统同志自己也常有新诗发表.有的作品一直传诵到今,如第十八期画报上发表的《八路军进行曲》。是公木作词,郑律成作曲。画报一经刊登,很快就风靡延安,进而唱遍敌后各根据地。在解放战争时期由中共中央军委决定,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不久即正式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前线画报》总共出版48期,到1942年由于陕甘宁边区遭受严密封锁,印刷材料和纸张来源断绝,不得不忍痛与《八路军军政杂志》同时停刊。魏传统同志在这4年中充分利用《前线画报》这块文化阵地,提高部队指战员的政治素质和战斗积极性,同时吸引和团结在延安从事文化艺术工作的同志.使他们的专长得到“用武之地气推进抗日战争的发展.1939年,月,全国抗战形势正由战略防御向战略相持阶段过渡.党中央召开了六届六中全会,认为全党要负起领导抗战的重大历史责任,必须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善于把马列主义一般原理和国际经验应用干中国的具体环境。因而确定把理论学习作为千部尤其是高级干部的一项政治任务.随后党中央设立了干部教育部、军队的总政治部增设了干部教育科,井任命原宣传科科长魏传统同志兼任千部教育科科长.他受命后,在宣传部长肖向荣同志的领导下,立即展开工作,把军队的干部教育搞得有声有色.遵照军委对干部教育的统一要求,总政治部的高级干部首先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唯物辩证法》(讲授提纲),中级干部学习《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初级干部学习党的建设.魏传统同志经常同干部教育科的其他同志一起,分别深入到各单位了解学习情况,督促检查,对于不能按时去听大课的同志,要求各单位给予补课。

    为了使理论学习更好地联系抗战实际.总政治部领导邀请了许多中央领导人给做报告。曾经请陈云同志讲过军队和党的领导关系问题,请邓发同志讲过国际国内形势.请张闻天同志讲过统一战线问题.在1940年朱德总司令从敌后回延安时,诸他讲过八路军在敌后作战情况.那时候,我们这些人最喜欢听的就是这种大报告。魏传统同志负责组织各单位干部讨论学习这些报告,他善于从中发现问题,总结经验。在1939年10月曾写过一篇干部教育工作总结.刊登在11月出版的《军政杂志》上,题目即是《谈八路军在职干部学习诸问题》。

    抗战时期魏传统同志是大生产运动中的“劳动模范”。

    抗日战争胜利,我们陆续离开延安,分赴各个地,魏传统同志在1939年被派往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工。此后数年、彼此断了来往。新中国调来北京,但平时很少谋面。只是到了八十年代,大家先后年代后期,区作大家相继离职休养,才有较多时间见面聊天。有一次春节放假,我们几个人在王向立家小聚,刚要吃饭,魏传统夫妇来临,大家喜出望外,加了碗筷,共同进了午餐。在饭桌上聊了不少有趣的往事,魏传统同志兴致极好,随与大家相约,“明年春节到我家里去,我来作东”。从此大家儿乎就成为他家的常客.近些年来,魏传统同志身体欠佳,有时住进医院,大家常去看望他。1988年我们为他做过80岁大寿,1989年还向他们夫妇庆祝过金婚,都是在医院里,魏传统同志还写了一首《金婚致延安诸战友》的长诗。好像直到这时,我们才逐渐开始称他“魏老气他则佯作严肃地说:“算不得老,算不得老!”然后还解释说:“你们看,我给人题字落款时,从来都不写自己的年岁。”可是在1992年,有一次他落款时却写上了“八四岁”。对此他又诙谐地解释说:“人们不是常讲‘七十三,八十四,阁王不请自己去’嘛,我就不信那一套,公然申明:‘本人今年已经八十四了,我就是不去你阎王那里,看你能把我怎么样?",魏老即使在病中,也总是那么豁达和风趣。

    在祝贺魏老夫妇金婚那天,大家还回想到当年的许多趣事。他和刘超同志是1939年2月在总政宣传部结婚的.他们两人是同乡,还有亲戚关系,1938年刘超同志刚20岁,千里迢迢到延安去找魏老,两人自然一见倾心,遂结成仇俪。当时陕甘宁边区的婚姻法尚未公布,结婚手续非常简单,只要男女两人共同写个报告,经过相当的党组织批准就算合法。魏老与刘超结婚也是这样,没有举行任何仪式,被褥衣着一点都未改变,所住窑洞,没有门板,在门上只挂了一条床单。因此他们结婚时很多人都不知道。当夭早晨魏老的小勤务员魏国喜打来洗脸水,突然发现魏老的炕前多出一双鞋,再看炕上被窝里睡着两个人,才明白是他两人结婚了。

    宣传部长肖向荣同志有事去找魏传统,一掀门帘只见两个人还睡在炕上,也弄得非常胶尬。魏老夫妇家庭生活非常和谐,两人一直相敬如宾,既是具有共同理想的同志,又是思被的失妻。当时我们这些刚从旧社会出来的青年,都由衷地羡慕新社会婚姻的幸福。

    魏老是全国闻名的诗人、书法家。他在红四方面军长征途中,就沿途书写标语,6Q年后的今天,在四川省万深市新店子镇的一根石柱上,还存留着他书写的标语:“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成为革命历史的见证。在延安时代,他已成为小有名气的书法家.像“八路军军政学院”那样庄重的牌匾.就是出自他的手笔。但他对写诗依然钻研不止,每写一首诗,都不耻下向,同下级田野同志一起反复推敲字句,切磋韵律,直至满意方罢,当时他练字成癖,一有空闲,便挥毫不停。那时延安纸张短缺,他把一片废纸、一张旧报,都视为珍宝,在两面反复涂抹,直到满篇全黑才算完.他这种笔耕不辍的习惯,一直保持到晚年,即使因病住进医院,依然秉笔濡墨,挥洒巨幅。

    这些年,我们都没有少请他写字,有时是为别人代求他的墨宝,有时是我们自己请他题词,他几乎是来者不拒,有求必应.他为友人题词有一个特点,就是自己作诗,自己题写。他说:“我题写的诗.多半是凌展醒来在床上打的腹稿,经过反复吟咏推敲,在起床之后才落笔纸上”.所以他给老友们的题词,总是充满着深情和鼓励。例如他在为王迪康和孙琪夫妇题写的诗:“延河水激流.同住一山头。开颜对世界,奋笔写春秋”.读来似乎令人又回到了延安那种峥嵘岁月。其实魏老晚年的社会活动,已远远超出书法家和诗人的范围,可以说是涉及文化工作各个领域的。诸如长城学会,圆明园学会,楹联学会,书法家协会,以至风筝学会,扇子学会和各种诗社等群众文化团体,他都担任有名誉会长、会长、理事或顾问等职务.有关这些组织的活动,他都积极参与和支待,甚至带病主持会议.最近一次楹联学会,由于他行动已很不便,就是人们到他家中举行的。魏老离休后的“余热”是向四面八方发散的,而且是高温度的.他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为弘扬我国民族优秀文化,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为培养又红又专的文艺人才,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功绩将永垂史册,他的工作精神将永远为后人敬仰。

    题图照片:1984平10月国防科工委举办“第二届神剑美术板影展览”解放军艺术李院院长魏传统即兴挥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