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意识形态化”是至为荒唐的

“去意识形态化”是至为荒唐的


文/刘祖禹


对一些人来说,“去意识形态化”是他们执着追

求的目标。在他们眼里,似乎人们一沾上意识形态的

边边,人们的思想就难免被裹挟、被忽悠,而远离意

识形态,人们看待任何事物就会十分公正、公允了。

这是一个至为荒唐又十分可笑的命题。自原始氏

族社会解体以来,“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

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名言。历

史就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进行阶级斗争的历史,

这种斗争有时十分激烈、残酷,有时又相对缓和、“平

静”,但从来没有止歇。没有谁可以离开这个社会,

没有谁可以不受某一个阶级代表的某种意识形态的影

响。除非远离这个社会,隐居到不为人知的不食人间

烟火的原始深山老林中去,那么也许不受什么意识形

态的浸淫。

叫嚷 “去意识形态化”的人往往是历史虚无主义

的积极吹鼓手。他们要把我们的党,我们的社会主义

制度,我们的领袖和我们的党史、人民革命史虚无掉,

归根结蒂,是要把指导我们的思想,引导我们行动的

理论基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虚无掉。他们宵旰

勤辛、挖空心思干的一件事就是“灭国去史”。他们

打着“反思历史”、“还历史本来面目”的旗帜,要

破解崇高、去除革命,否定人民的解放……总之,你

的诞生起步,你的存在发展,一切都是非法的。他们

已经抓狂到这个地步,诬称:你们的老祖宗马克思主

义就是虚无主义,他们就是要刨你的根,挖你的祖坟!

我们党一贯地并且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坚

决抵制去意识形态化胡言,一贯把意识形态工作作为

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来抓,并把抓得好不好当成关系

到党的前途命运,国家的长治久安这样的超高级大事

来对待。党的十八大以来,意识形态领域工作的进展

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党的威信普遍提高,主流意识形

态愈显自信,讲好中国故事,以及中国话语权在国际

上产生积极的影响力愈益彰显。但是,思想多元带来

各种社会思潮的激烈交锋从未被秒杀,各种新情况、

新动向、新特点层出不穷。“去意识形态化”也好,

历史虚无主义也好,绝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他们

乔装打扮,变换花样,力图征服人心,扩大他们的市场。

不久前,一家省级党刊,在《理论新观点》栏目,

作为《党课参考》材料刊登了美国某大学社会学系教

授赵某人在一次讲座中的一段话,声称“中国必须避

免意识形态陷阱,防止任何一种意识形态来绑架现实

政治……在重大国策层面上,中国绝不能被任何一种

“理论”忽悠。因为,一个政党更容易被与该政党原

有意识形态倾向一致的政治正确话语所绑架。”这段

话名曰“中国要避免意识形态陷阱”,好像是一番善

心美意。实际上却是在“忽悠”你坠落到他专为你设

置的陷阱中去。

从根子上说,中国人民按照自己的国情,遵循马

克思主义理论的基本原则制定自己的国策、政策,增

强自己的国力,造福亿万中国人民,这是天经地义,

何来被“忽悠”?赵教授特别提到什么一个政党更容

易被其原意识形态倾向一致的正确话语所绑架云云,

尽管话说得隐晦,没有指名道姓,但常人都能看得明

白,他的那“一个政党”指的正是我们党。中国共产

党从来就是把符合原有意识形态(按:马克思主义)

倾向一致的语言理所当然视为正确语言予以继承。当

然,随着时间、地点等客观条件以及客观形势的发展、

变化,这种“继承”本着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态度,

作出了新的发展和创造。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沿

着这样的轨道发展而来的。换言之,不忘老祖宗,又

在继承老祖宗基本原理的基础上予以创新。秉持这样

一个方针,中国人民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新的胜利。

中国人民革命史和中国共产党党史的推进不正是

这样吗?现在赵教授跑出来指手划脚给我们上课了,

说什么不要为这种正确语言“绑架”。请问教授先生,

我们党这样坚定地做着自己应做的一切事情,坚定地

秉持着自己的主流意识形态,何来被“绑架”之有?

这里倒是看得出教授先生有一种担心。他担心的无非

是怕中国党、中国人民沿着倾向一致的“正确话语”

所开拓的道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业,为实现伟

大复兴中国梦而努力奋斗,这是中国人民亿万一心的

共识。赵教授的担心恐怕只是一种属于他自己的赵氏

梦呓吧。

赵教授苦心孤诣地“力谏”我们党摆脱所谓任何

一种理论的忽悠和绑架,只是一种表象,骨子里是在

竭力忽悠中国党和中国人民投身到资本主义的怀抱里

去,让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盖住中国党,盖住中国大地。

赵教授可以辩称,我可没有那么说呵。是的。但是人

们没有一点强加于他的意思。倒是读懂了他心里想的

是什么意思。近代史和现代史早就一遍遍地告诉我们

一个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真理:这个世界上除去马

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指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政权以外,

其他的也就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指导下的资本主义制

度、政权。中间道路,第三条道路是没有的,也是走

不通的。当然,也有不少资本主义国家打着社会主义

旗号,也只是旗号而已。用马克思主义这个真理作为

试金石去试一试,他们的社会主义马上一个个地被证

伪了。正如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所嘲

笑的那些社会主义,不是臀部打上了封建纹章,就是

给自己身上披上一件光彩夺目的外衣,实际上是假的、

冒牌的社会主义。

资本主义当然也有不同程度不同类型。有垄断资

本集团控制的某些资本主义大国,他们是世界上一切

罪恶的渊薮,一切罪孽的罪魁祸首;也有一些一般资

本主义国家,他们受那些资本主义巨鳄控制、欺凌和

盘剥,吃巨鳄给的苦头,他们也要同那些巨鳄们抗争。

但是本质上,他们同属一个意识形态,一个价值取向,

无实质差别。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和真正的共产党人在思想观念

上必须鲜明地秉持并坚持我们的意识形态观,不偏不

倚,不左右摇摆。但是在实际工作中,不同情况应该

有不同的方针和策略。我们在国际交往和外交场合中,

主张超越意识形态划线的老思路,走相互尊重、共同

进步的新路子。我们无论在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的主张,“一带一路”的倡议,以至金砖国家的合作

机制设想等等诸多方面,我们都主张互惠互利、合作

共赢,既为中国人民,也为世界各国人民的福祉着想,

这是我们始终遵循、矢志不渝的理念。

回过头来说,我们不能由于提出国与国之间的

交往超越以意识形态划线的思路,意识形态领域的工

作就可以削弱、淡化,以至为叫嚷“去意识形态化”

的人们所逞,贩卖其手上的破烂货色。我们只能一如

既往地加强国内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树欲静而风不

止。国际敌对势力本着亡华之心不死,一刻也没有停

止过淡化、弱化针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斗争的攻势。这

种斗争总是由他们首先挑起,并且首先强加于我们头

上的。他们通过种种和平演变的阴险招数以及炮制颜

色革命的狡诈手段,必欲置中国于死地而后快。这是

常识。现在舆论界还有一种意识形态转型论的说法。

转型,绝非转无转空。在中共领导下的转型思路只能

使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更具有自信,更

具有凝聚力,也更具有强势,这是不言而喻的。这也

是常识。

赵教授在文中强调自己在分析问题时秉持的是中

性立场。赵教授真是一个不偏不倚,道貌岸然的真君

子。但是,读他的全文,他却并非是这样一个真君子。

他把毛泽东时代和晚清、民国相提并论,都放到了一

个档次,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失败案例”。他诬称

“毛泽东长期坚持极左意识形态,在极左道路上越走

越远”。毛泽东的功过,我们党在建国以来历史问题

决议中早有明确表述,为全党高度认同。赵教授把毛

泽东一棍子打成极左意识形态,并且完全无视毛泽东

作为开国领袖,为亿万中国民众热烈拥护、爱戴的铁

一般的事实,完全无视在他领导下的新中国前 28 年

铸就的举世震惊的光辉成就,竟贬斥之为经济发展的

失败案例,这称得上是不偏不倚吗?是公正、公道的

所谓“中间立场”吗?文中还诬称我国当前实施的“一

带一路”国策是“我国官员和学者对‘一带一路’地

区从文化到政治都缺乏了解,并且头脑都非常简单和

媚上”,这就是对我们当前正在积极推进并受到国际

上热烈响应和支持的一项重大倡议的攻击,这更是说

不上什么秉持“中间立场”了。

某省级党刊这次对赵教授讲话作为《党课参考》

的“理论新观点”向党内外读者推荐,编者对此观点

的是非曲直虽然未置一词,但显然并非作为反面教材

作出的推荐。这个推荐也并非新鲜事。早在 2016 年 2 月,

另一个省的省级某刊就发表了赵教授这篇题为《路径

不依赖、政策不相干——什么是中国人成功的关键?》

近一万七八千字的长文。事情过去了一年,前者又重

新把后者刊登的赵教授长文中上述基本观点搬了出来,

真不知道这两家省级刊物这么卖力,想的都是什么。

赵教授观点的谬误是显然的。这两家省级刊物难道连

最起码的识别力都没有吗?就这么容易被“忽悠”吗?

还是他们原本和赵教授就持有同一个心思,就是要打

着“去意识形态化”的旗号,归根结蒂是要同马克思

主义意识形态拜拜呢?

今年要召开党的十九大,这是我国政治生活中的

一个重大事件。国内外敌对势力每遇重大历史时间节

点总是要兴风作浪,兴妖作怪。这是他们的惯用伎俩,

也是他们的本性。当前这个重大历史时间节点的到来

日益迫近,他们当然是不会消停的。

我们现在面临着历史虚无主义对我党发出的轮番

进攻,持续搅乱我国政治生活。而“去意识形态化”

和历史虚无主义从来都是搭档、联袂,同台演出的。

此种演出遍及理论、学术、文艺作品以至电台、电视、

报刊、客户端一直到互联网手机、微博、微信……不一

而足。历史虚无主义旨在虚无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去

意识形态化”则往往借历史虚无主义力图虚无的重大

历史事件、历史人物为外壳,名曰消除一切意识形态,

实则要去除的也正是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他们动机出

自一辙,手段一样狡黠,胃口一样庞大。今年我们见证

了理论学术领域“去意识形态化”的种种表现,近期还

见识到《软埋》这一为地主阶级喝彩,翻土改的案,深

挖我党执政和合法性墙脚的小说,被一些人大肆吹捧。

识者对这一文艺界的丑恶表演称之为中国文艺界的一

次颜色革命的彩排。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文艺界的

不平静是一个恒态,各界各领域皆然。前此一些长期进

行反党活动的土围子,诸如《炎黄春秋》、《共识网》、

《天则研究所》等被改组,被取缔或被扫荡。但意识形

态领域内由国内外敌对势力豢养的魑魅魍魉依然放肆

地生事滋事,挑战挑衅。这些敌对分子有不小的能量,

有不倦的精力,一段时间以来,他们十分活跃。他们重

新拼凑起新的反党阵地、新的土围子,他们在互联网设

置各种别有用心的议题,恶意操纵舆论场,误导舆论导

向;他们利用各种密室暗宅、公开的座谈会、联谊会、

聚餐会频频发声,施放明矢暗箭,甚至悍然把矛头指向

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公然和党唱反调……花

样翻新,令人瞠目。他们的种种噪音滥调,严重污染

和干扰了为喜迎党的十九大召开应有的良好舆论氛围。

凡此种种,绝不可等闲视之。

最近,党中央政治局在审议《关于巡视中央意识

形态单位情况的专题报告》中再次强调指出:“意识

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党管意识

形态是坚持党的领导的重要内容”。要“坚决维护以

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强

化政治担当,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等等。这

些审议中的语言是对各级领导和意识形态主管部门的

谆谆告诫,说得是多么好啊,真是有千钧之力!中央

政治局还再次强调:要“从严治党,坚持问题导向,

敢于亮剑,主动作为,补齐短板,堵塞漏洞”。什么

是短板,什么是漏洞,实在应该引起我们深思!对错

误思潮不敢亮剑,不敢发声,不敢主动作为,能补齐

我们一些同志以不争论、不炒热为由,任凭错误思潮

泛滥蔓延所铺下的种种短板吗?能堵塞我们某些领导

干部一味珍惜自己的羽毛,争当太平绅士,左右逢源,

左右通吃的大大小小的漏洞吗?只有严格按照中央要

求,踏踏实实做好我们应做的各项工作,不失职,不

渎职,勇于担当,我们一定能拓展意识形态领域健康

发展的新局面,也才能真正为“党的十九大的胜利召

开营造良好思想舆论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