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莫如“实干开花”

文/姬建民

形式主义害死人当是大家共识,虽也反对了这么多年, 但竟如流感,一遇适当气候, 就会很快流传开来。

就说上报材料罢。本来材料文书作为工作的一种辅助载体,是反映工作的一种必需形式,也是机关履行指导职能、推动基层建设的必要手段。然而,如果事事处处以上报材料来检验工作,把材料鼓捣成材料主义,这问题就大了。

譬如,上面部署一项工作, 紧接着就跟踪要统计数据、填写表格、上报材料、检查笔记等,并且这个部门要了那个部门要,完不成、写不好都要“挨熊”甚至通报批评。上面千尊佛,下面一座庙,得罪了谁都不得了。无奈之下,只好笔下生花写材料,热热闹闹搞形式, 拍拍脑袋填表格……难得有时间有精力下基层、抓落实,还助长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对此,习近平总书记严肃指出,“痕迹管理”比较普遍,但重“痕”不重“绩”、留“迹” 不留“心”;检查考核名目繁多、频率过高、多头重复;“文山会海”有所反弹。明确要求能利用现有数据材料的就不要基层反复提供;不要为了自己方便,同样的材料反复要、次次要、年年要;不要每个部门都去要同样的材料,不要什么人都去要材料。特别强调,要把干部从一些无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

欲要“解脱”,必须弄清“病根”。人们比较一致的认识是, 形式主义之所以蔓延,根本症结在于有些领导干部和上级主管部门的官僚主义与“懒汉作风”,嘴上喊落实,实际不行动;说的是实干,心里怕担责; 层层都加码,级级做样子,依然习惯于凭借文件指导工作、根据材料评价优劣。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再加上有些党员干部政绩观扭曲,斗争精神缺失, 唯领导喜好是从,瞅着上级脸色做事,应付虚报者得喜,如实反映者得忧,势必造成中央的不少重要部署流于形式、失之空谈。此风不刹,流弊匪浅。

举例说,有些地方要求扶贫干部每天都要登录网络相关平台打卡并上传与贫困户合影,无论大小事务都要有登记、有台账、有汇报材料,致使干部进村入户忙于合影照相、填写报表、编写材料……挤兑得为贫困户干实事、办好事倒没有什么时间了。实在说,上级机关若要掌握最真实的扶贫进度和成效,不如俯下身子定期不定期地到贫困村访访转转, 进贫困户问问看看,听听老百姓的心里话,绝对比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看材料、发议论要实在得多,也不至于出现屡被曝光的贫困户与精准脱贫户材料造假问题。由此观之,材料主义都是官僚主义给逼出来的,这话大抵不诬。“生机勃勃的工作不能淹没在公文的海洋中。”材料辅助工作,但不能淹没工作,不能主次颠倒。笔下生花的材料再漂亮,也不如实干开花结硕果, 更何况那些本末倒置、坑国害民的劳什子材料主义。毛泽东同志指挥三大战役时亲笔写就的战略部署与命令指示, 无不精短简明,准确明白。抗美援朝初期, 志愿军后勤补给出现严重困难, 总司令彭德怀亲笔写给党中央的紧急电报仅 6 字:“饥无食,寒无衣。” 中央接报立即采取紧急措施, 解决了二次战役的燃眉之急。这才是材料与工作的恰当关系。最近,中办印发了《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决定将 2019 年作为“基层减负年”。严肃提出从领导机关首先是中央和国家机关做起,开展作风建设专项整治行动,以上率下, 解决党性不纯、政绩观错位、文山会海反弹回潮、督察检查考核过多过频、干部不敢担当作为等问题,强调并明确了相应规定及其实施要求。可谓针砭时弊,有的放矢,既扫清了基层干事创业、实干兴邦的干扰与障碍,也激励起各层级干部担当作为、不懈奋斗的意志和决心。

因此,完全可以相信,“不以材料评短长,要以实绩论英雄”的新风貌就要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