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埋 一篇颠覆土改的小说

《软埋》:一篇颠覆土改的小说 

 文/卜礼雨  

《软埋》是一部小说,发表于《人民文学》2016 年第 2 期,人民文学出版社还出版了单行本,媒体上 则是一片赞扬之声。 小说的梗概是这样的:川东有个女人叫吴黛云, 是一个大地主的女儿。她娘家的庄园叫“且忍庐”。 她嫁给了同乡大地主陆子樵的公子陆仲文。陆家的庄 园叫“三知堂”。土地改革了,穷人们纷纷起来要斗 地主。陆子樵不愿挨斗,说:“我们陆家人.在这里 光宗耀祖了几辈子,我陆子樵摆不下这身骨头架子, 也丢不起这个脸,更吃不起这份儿打,我不如自己死。” 陆子樵吩咐儿媳黛云带着他的儿子汀子跑到香港去, 与她的丈夫陆仲文会合,然后去英国,为陆家留下一 根苗。其他的人则各自在院里刨一个坑,死在里面, 由一个长工盖上土。这种不用棺材的埋葬形式叫软埋。 黛云从院子里的暗道(通向河边)里跑了出来,因为 河边没有人接应,河里水深,她的儿子被水冲走了, 她自己也被淹晕,浮在水面上不省人事。浮着的黛云 被一个地主出身的军分区医生发现,救了上来。黛云 被救后神志不清,口里不停呼唤儿子的小名“汀子”。 因此,这个医生便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丁子桃”。 医生知道军分区政委刘晋源家需要保姆,便把丁子桃 荐了去。丁子桃很会做事,刘政委夫妇都喜欢。几年 后医生的老婆去世,医生便娶了丁子桃。丁子桃与医 生生了一个儿子叫青林,长大后跟着刘政委的儿子办 公司,当了项目经理,赚了许多钱,买了别墅,买了 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家里也请了小保姆。这一切 使丁子桃似曾相识。她指着青花瓷说这是“鬼谷子下 山”,见到小保姆便道出娘家的小丫鬟小茶的名字, 这使青林和其他人感到诧异,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就 这样,丁子桃在昏迷中,回忆起土改中的一切,作者 以十八层地狱为段落细诉出来。整个故事告诉人们她 同白毛女相反:旧社会她是人,新社会她是鬼。共产党 和人民政府领导的土地改革,就是这样不入道,就是这 样残忍地把他们打进了十八层地狱。 这篇小说与其说是文学作品,不如说是一纸饱含血 泪的政治控诉书。怎样看待当年的土地改革,不同的阶级 会有不同的感受和结论。事实上,在旧中国,农户总数 不到 7% 的地主、富农占耕地总数的 50% 以上,而占全 国农户 57% 以上的贫农、雇农仅占耕地总数的 14%,地 主户均占有耕地是贫雇农的 40 倍。“朱门酒肉臭,路有 冻死骨”,这样的社会现实总不能说是人性或人道的吧? 基于这个现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第一届全体会 议上通过《共同纲领》,决定在农村实行土地改革。 过去太平天国喊出“耕者有其田”的口号,在封建 地主阶级的镇压下以失败告终。孙中山提出“平均地权”, 到了蒋介石那里他却说:要把地主的田分给穷人,我们 干吗要杀共产党呢?在中国历史上,只有在共产党领导 下的人民政府才真正解决了亿万农民的土地问题。这是 开天辟地的一件大事,是在中国实行真正的人道主义的 一件大事! 在开展土地改革之初,有的民主人士提出“江南无 封建”,还有的说“地主养活了农民”。为了帮助民主人 士了解真实的情况,政协全国委员会组织他们讨论、座谈, 并邀请各民主党派派人参加土改。1951 年初,毛泽东同 志提出请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到各地去视察。到 1952 年 春,仅北京和天津两地就有 7000 多民主人士参加和参观 了土改。黄培炎先生收到家乡地主的告状信,准备回去 看看。毛泽东知道后鼓励他回去,全面听取干部、农民、 地主和富农的意见,并将中共华东局关于纠正土改中缺 点的《党内指示》给他看。黄培炎先生回乡调查了解后, 认为地主反映的情况不属实,农民行动并非过分。所有 这些都充分说明,土地改革在总体上是健康进行的。 当然,也应当看到,在任何一场革命中都难免泥 沙俱下。土地改革中也有人做出过火的行为,但这些 行为并非政策允许的,更不是政府支持的,而且政府 一旦发现就及时纠正。因此,要利用土地改革运动中 有的地方、有的农民的过当行为来否定土地改革,这 就是颠覆历史。作者说她表现的是历史的真相,这样 的所谓“真相”与历史的真相相去何远! 文学艺术尽管是虚构的,但是必须反映它所描写 的那一段历史的本质方面。小说《软埋》极端扭曲土 地改革的本质真实,为陆子樵甚至所有的“陆子樵” 们抱打不平,控诉土改的不人道,歌颂“要脸宁可不 要命”的地主精神,只能表明她对中国共产党、对亿 万农民群众、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农民求解放怀有 狭隘的偏见。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中说:“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属于 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为艺术的艺术, 超阶级的艺术,和政治并行或相互独立的艺术,实际 上是不存在的。”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同样是以 土改为题材的,为什么对土改采取基本歌颂的态度呢? 这就是立场问题,屁股坐在哪一边的问题。说到底,《软 埋》就是重新替骂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的土豪劣 绅们招魂。 毛泽东同志说:“要特别忠于大多数人民,孝于 大多数人民,而不是忠于少数人。对于多数人有益处的, 叫做仁;对大多数人利益有关的事情处理得当,叫义。 对农民的土地问题,工人的吃饭问题处理得当,就是 真正的行仁义。”习近平同志说:“假恶丑进入文艺 作品,有一个基本前提,即要站在坚持倡扬真善美立 场上,立足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基础上。”小说《软 埋》的政治倾向,明显是与这些精神背道而驰的。这 样的作品是在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 话》之后发表的,这说明有些单位、有些作家是不落 实甚至抵制习近平同志《讲话》精神的。 党的六中全会强调从严治党,这对文学界是非常 必要、非常及时的。希望有关单位由这篇小说反思一 下思想、作风、方向的问题,找出差距、找出问题、 找出症结,拿出解决的办法,真实地而不是虚假地把 习近平同志重要《讲话》精神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