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陪同”如何落到实处

“不陪同”如何落到实处 


文/劳 骥


“八项规定”第一条就明确规定,领导干部下基层

“要轻车简从、减少陪同、简化接待,不张贴悬挂标语

横幅,不安排群众迎送,不铺设迎宾地毯,不摆放花草,

不安排宴请”。嗣后的“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和“两学

一做”学习教育活动,也都对此有着相应要求。为此,

各地就如何贯彻落实先后出台了一些制度与规定。

譬如,今年年初,河南省政府决定,减少会议陪同、

公务陪同,简化接待。特别提出,今后省长到基层调研,

省辖市主要负责同志不陪同。四川省委、省政府也发文,

要求未经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同意,不得通知市(州)

党委书记、市(州)长参加会议,等等。论说,规定之

严格,要求之具体,无不令人点赞并期待。

转眼半年多时间过去了,“不陪同”究竟落实如何?

大抵因笔者孤陋寡闻,没有见到后续报道。然而,近日

新华社一篇“厅长调研一堆官员陪同”的 消 息 倒 是 十

分 冲 击 眼 球 :省里下来个分管副厅长调研,市里要安

排副市长陪,副市长叫上副局长,副局长又拉上业务科

长。到了县里,再加上县委书记、县长、副书记、分管

副县长……一进村,人连成一串、车排成一队。

估计这并非孤例。只打开报纸电视的头条新闻一看,

很少见到领导下基层时,后面没有跟随着一群层级领导的。

说实在的,领导干部下基层,还是需要少数相关领

导陪同的,随时随地汇报一下情况,听取上级领导的一

些指示意见,都还是必要的。只不过应该轻车简从,而

不是像彗星的尾巴一大溜。

之所以“不陪同”难以落实,概有一些原因。

传统的封建排场观念作怪。中国的历朝历代极为讲

究礼仪,官员出行都有仪仗士卒前引传呼,清代还增加

了鸣锣开道,且鸣锣次数代表官位品级的高低。莫说沿

途民众看到仪仗要退让或下跪迎接,即使官员见了官职

高的也要“避轿”。不然就是藐视朝廷,受到惩处。笔

者虽不敢说骑大马、坐大轿、前呼后拥就是当今官员对

旧时排场“礼仪”的热衷,但却敢说几千年的封建礼仪

在官员思想上定有影响。虽有“八项规定”在前,但内

心依然觉得讲点排场、前呼后拥才有威严、有脸面。故而,

有些领导干部对下级“彗星式”陪同,虽也一本正经地

批评“下不为例”,但因不是立马纠正,下级再接待起

来也就“以此为例”了。此其一。

下级对“不陪同”存有很大顾虑。毋庸讳言,由于

上级领导掌握着下级领导的“命门”,而上级相关部门

则把控着拨款、评先、检查、验收等等的权力,可以说,

哪路“神仙”也不敢得罪,更得罪不起。所以哪一级的

官员来了如何接待、陪同等,都有“一定之规”并被不

断加码“超规格”接待。生怕“不陪好领导,官帽不保;

伺候不好上级,光等着挨批”。于是乎,领导干部下基层,

也就屡屡出现事先踩点、反复演练,层层主官悉数陪同

的场面。前不久,为了应付上级扶贫检查,那位干部主

动扮演儿子管贫困户叫爹的事情,当属明证。再加上频

繁的“陪同”(有位县长曾经“一天接待九拨领导”),

别说领导下去不会摸到真实情况,并且群众对此多有诟

病,就是忙于迎来送往的下级领导也很难有时间与精力

去搞好本职工作。此其二。

领导缺乏身体力行、以身示范。一项规定能否落

到实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要领导身体力行,率先

垂范。换言之,如若领导下基层轻车简从,不打招呼

不通知,一竿子插到底,就不会有这么长的“彗星式

尾巴”;如若领导下基层遇到已经安排好的庞大陪同

队伍,马上坚决制止而不是视而不见或“下不为例”,

就不会出现前呼后拥的庞大陪同阵容;如若……说到

底,“不陪同”是党的优良传统作风的重要内涵。

1953 年 10 月 15 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就曾作出《关

于党政军群负责人视察、参观、休养、旅行时地方负

责人不许接送、宴会和送礼的规定》,要求各级政府、

军队、党派、团体的各系统的任何负责人,凡赴各地

视察、参观、休养、旅行时,当地负责人一律不许接送、

宴会和送礼。毛泽东主席在强调领导干部调查研究的

重要性的同时,自己外出视察调研从来不搞前呼后拥

那一套;习近平总书记以身作则,率先执行“八项规定”,

走村入户从来没有一大溜的陪同人员;“草帽书记”

杨善洲、骑自行车下乡铺盖卷放在饲养员屋的县委书

记的好榜样焦裕禄、撇开陪同人员单独骑着自行车到

城市中体验生活的省长杜家毫、卷起裤腿跑田坎,穿

长筒雨鞋走烂泥田蹲点调研的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廖俊

波等,为了百姓的大事正事忙不完,哪里还有闲心讲

排场、要陪同!料想也没有人敢在这样的领导干部面

前鼓捣那些脱离群众的庸俗营生!此其三。

“不陪同”规定易,落实难。难就难在“关键少数”

是否真正把“八项规定”当成不可逾越的规矩,自觉把

纪律挺在前面,敢于为人表率并要求“向我看齐!”

也只有逐级的思想观念转变了,作风才会转变,再

去落实“不陪同”才会有底气,“官僚主义”“形式主

义”的繁文缛节就不会再有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