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文/李秋生


中纪委监察部官网 2017

年 7 月 11 日消息,十二届全

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

员会副主任委员王三运涉嫌

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

审查。王三运于今年 3 月刚

刚离任甘肃省委书记一职,

成为中共十八大以来继十二

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之

后,第二位被查的前甘肃“一

把手”。

此前,甘肃省人大常委

会原副主任陆武成,甘肃省

原省委常委、省政府常务副

省长虞海燕被查。

随着王三运接受组织调

查,甘肃官场持续震荡,发

生了多起官员跳进黄河事件。

2017 年 3 月,兰州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纪勋坠入黄

河身亡。4 月 22 日,兰州市政协主席俞敬东从兰州市深安

黄河大桥处跳入黄河。4 月 30 日,甘肃省发展与改革委员

会原主任周强跳入黄河。

这几个有头有脸的“黄河儿女”不约而同相继投入黄

河,不禁使我想起“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句俗语。“跳

进黄河也洗不清”语出哪里?网上搜索了一下,清朝人文

康写的《儿女英雄传》第二十二回里这样写道:“我何玉

凤这个心迹,大约说破了嘴也没人信,跳在黄河也洗不清,

可就完了我何玉凤的身份了。”这该是较早的文字记载了,

再向前,查不到这样的书写文字。

这句话在我国流传甚广,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对这

句话的通常解释是,一个人被某件事牵连,跳入黄河也无

法洗清自己的污点。我的理解,这句话至少有三层意思:

一层,黄河之水泥沙含量极大,较其他江河之水要浑浊得多,

跳进去洗身子是很难洗得清的;一层,一个人如果与某件

事有难以摆脱的干系,跳进滔滔黄河也无法洗净嫌疑;再

一层,自身有劣迹,想跳入黄河洗刷罪名那是无济于事的。

近年来,采取跳河方式自尽的官员有不少,通常都会

伴有某某“长期患忧郁症”这样的解释。甘肃这几个跳入

黄河的官员,虽然没有什么托词,但同样会给人很多想像。

我个人认为,无论他们跳入黄河的动机是什么,但注定是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之所以洗不清,有以下因素:

首先,身为共产党人、领导干部,“誓为共产主义奋

斗终身”,生命不仅属于自己,而且属于国家,属于人民。

自己说死就死,招呼也不打一个,还有一丁点组织纪律性?

这背叛组织就洗不清了。

其次,毛主席早有要求,共产党人要死得比泰山还重,

不能死得比鸿毛还轻。你不是抢险救灾,不是舍己救人,

不是突发事故,不明不白跳进黄河干嘛?选择了轻如鸿毛

的死法,死得奇怪,这也洗不清了。

再者,早不跳,晚不跳,别人出大事了,你去跳,这

更洗不清了。

还有,都说一死了之,一死岂能了之?秦始皇、武则

天至今还在被后人评说。现在卫星上天,航母下海,科技

如此发达,人死物在,真的有问题,顺藤摸瓜,查个水落

石出不费吹灰之力,想一死了之洗清解脱自己,完全是天

真幻想。

现在的问题是,面对江湖河海,一些官员说跳就跳,

影响队伍形象,影响反腐斗争,影响民族复兴。那么,如

何才能避免官员“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现象?我觉得,以

下方面值得重视。

立信仰。歌剧《洪湖赤卫队》中韩英有句动人唱词,“生

我是娘,教我是党”。作为党员干部,必须重温入党誓言,

坚定崇高信仰,听党话,跟党走,“跟党不跟人”,不认

什么“老大”,不搞什么团团伙伙。这样,才能在任何时

候方向明,眼睛亮,正气足,坚守党的原则不动摇。这样,

无论谁出了什么问题,都会泰然自若,不会惊恐万分,仓

促跳进黄河。

戒贪欲。诸葛亮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

致远”。郑板桥说,“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方志敏说,

“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

困难的地方。”如果我们的官员心中唯有党和人民的利益,

毫无自私贪婪之心,面对举国欢呼的“打虎灭蝇”,何惧

之有?

严法规。规范领导干部选拔制度,严格把好“进口”,

不让动机不纯、金钱至上、投机取巧的人,钻进各级决策层;

严密领导干部晋升制度,慎重管好“楼梯口”,严防领导

干部带病晋升,对事业造成更大危害;掌控领导干部淘汰

制度,大力疏通“出口”,对有问题的领导干部一票否决“零

宽容”,将他们及时清除出领导干部队伍,坚决不搞下不

为例,以致养虎贻患,危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