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历的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我亲历的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文/倪豪梅


我离开全总副主席的工作岗位已经 10 多年了,而

作为全总推荐任职的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以下简称

中延会)常务副会长至今还未卸任。尽管全总与中延

会只是松散性的合作关系,但做好相关工作无论对于

促进工会发展、扩大工会影响力,还是推进全社会的

精神文明建设都大有裨益,值得回忆。

应运而生的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1989 年 6 月 9 日,邓小平同志在总结我国改革开

放十年来的工作时指出:“十年最大的失误是教育。”

为什么有着强大政治优势和思想政治教育丰富经验的

共产党出现这样的失误?一批经过战火考验、为共和

国的创建作出重要贡献的老同志经过深入思考认为,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一些单位

和同志没有正确处理好经济与政治、物质文明建设与

精神文明建设的关系。解决这一问题,必须大力弘扬

党的优良传统和革命精神。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989 年,一批曾在延安战斗、

工作过的强晓初、杨植霖、王甫、郁文、黄钢等老同

志动议,成立一个学术性群众团体,专事延安精神的

研究工作。他们认为,延安时期是我们党从初创走向

成熟,从弱小走向胜利的时期,其间创造的成功经验

是我们党的宝贵精神财富,我们这些曾经在延安战斗、

工作过的老同志有责任做些研究工作,弘扬延安精神,

为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地位,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出新的贡

献。此动议立即得到彭真、马文瑞等同志的支持,经

民政部批准,1990 年 5 月 18 日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正

式成立,由中共中央党校主管,彭真同志为中国延安

精神研究会题写了会名、写了贺信,并担任第一、二

届名誉会长,马文瑞同志担任担任第一、二、三届会长。

2004 年 7 月起,李铁映同志担任第三、四、五届会长。

中华全国总工会与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的组织联系

共产党领导的工人运动和工会工作是延安时期政

治、经济、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延安精神离

不开工会。因此中延会从成立那天起就十分重视工会的

作用,每一届领导班子中都要请一名全总领导参加。康

永和同志是第一位派到中延会的全总领导。他 1936 年

6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青年时代投身爱国抗日斗争,将

一生奉献给中国工运事业,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是

全总最理想的推荐人选。中研会成立后很快吸收了许多

中央机关的老同志入会,其中有时任全总副主席的顾大

椿同志。不久,康永和同志由于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副会

长,改任中延会顾问。这时候,全总推荐顾大椿同志出

任中研会副会长。顾大椿同志还是中延会组织工作的负

责人之一。其间,陆续吸收全总资深老领导陈宇、陈用文、

安力夫等同志参加中延会活动,我也是其中之一。

经全总党组研究同意,我于 1996 年参加中延会。

根据中延会的组织规则,只有不担任其他领导职务的同

志方可任会长或副会长,所以,在 2003 年 10 月从全总

副主席岗位退出之前,我一直任会员、理事,2005 年

升任副会长(仍任十届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

2010 年彻底退休后才任常务副会长。按规定常务副会

长是要求坐班的,而我完全退休以后就具备了这个条件。

2016 年 9 月 18 日,中延会给我发来《关于传达和

落实中央领导同志对我会批示的通知》。《通知》说:“为

搞好我会的换届工作,李铁映和令狐安同志今年以来

先后向中组部反映了我会的实际情况,并建议请中组

部为我会推荐下届会长和常务副会长人选。中组部对

李铁映、令狐安同志的报告高度重视,经中组部机关

研究提出具体解决意见后上报中央领导同志,中央领

导同志作出如下批示:‘请告研究会,换届可推迟。’……

我会主要领导提出,要正确理解和认真落实中央领导同

志的批示,一如既往地做好研究会的各项工作。”这

也是我至今还担任中延会常务副会长的原因。按照惯

例,中延会换届时全总将会派出相关领导参与其工作,

以继续全总与中延会的组织联系。

我对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情有独钟

我虽不是延安时期的老战士,但我有 31 年在新疆

生产建设兵团的磨砺,从而使我对延安精神有着更加

深刻的理解,对中延会有着天然的感情。另外,我到

全总以后分管宣教部、出版社、文工团等单位,整天

和意识形态打交道,对延安精神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

敬和追求,自觉将它作为职工教育的一项重要内容,

一开始就对中延会怀有浓厚兴趣并报以积极态度。

1996 年 7 月,我有幸参加中延会举办的第一次工、

青、妇座谈会。这次座谈会本来是邀请分管组织工作

的全总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杨兴富同志参加,后来他

决定让我参加。当时,党的十四届六中全会刚刚通过

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相关决定,而座谈会的主题恰恰

是“发扬延安精神、促进精神文明建设”,我作为分

管宣教工作的副主席,参加这样的会议的确很有必要。

中延会常务副会长慕丰韵出席并主持座谈会,中延会

组织委员会成员顾大椿(全总原副主席)、王云(全

国妇联原书记处书记)参加座谈会。会上,我以《延

安精神永放光芒》为题作了发言。在发言中我深有体

会地说:“延安精神说到底就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无私奉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靠的就是延安精神。当初,数万名官兵响应党和毛主

席号召,在王震、王恩茂将军的率领下,来到新疆这

片茫茫的戈壁滩上。他们凭着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

像延安大生产运动一样,将戈壁变良田,实现了自己

动手、丰衣足食。他们把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无私

奉献的延安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当年,我是从东海

之滨的大上海放弃工作岗位志愿到新疆屯垦戍边的知

识青年,回顾 31 年所走过的历程,我认为,是延安精

神、南泥湾精神以及兵团精神熏陶了我,我是靠着这

种精神成长进步的。我在发言中说:“现在有人讲只

要把经济搞上去就行了,不需要提什么精神,认为社

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延安精神过时了。这是非常

片面和错误的。”我从多个方面驳斥了他们的错误观

点,大讲延安精神的伟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听了我的发言,慕丰韵同志当场兴奋地说:“这不就

是活脱脱的‘小延安’吗!希望你参加我们的研究会。”

中延会的同志认为,我的兵团经历就是对延安精神最

好的诠释,我分管宣教,又是继续传播延安精神的绝

佳条件,所以从那次座谈会开始,中延会就把我“盯上”

了,希望我成为中延会的会员。而我从工作需要考虑,

也是乐观其成。

不久,全总党组决定派我参加中延会。当时,马

文瑞会长以及其他领导对我参加中延会很高兴,也抱

有很大希望。1996 年 10 月 28 日,顾大椿同志在写给

我的信(并转杨兴富同志)中说:“延安精神研究会

对全总主管宣教工作的副主席倪豪梅同志能参加延安

精神研究会非常感谢,感谢全总对研究会的支持。”

以行动支持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延会作为一个社会组织需要社会方方面面的支

持,才能完成各项目标任务,在这方面,全总做了许

多力所能及的事,这里着重介绍两件事:

第一件事:牵头召开第二次工青妇座谈会

顾大椿同志是在贯彻六中全会精神的大背景下给

我写那封信的,他在信中首先谈了精神文明建设问题。

他说:“在这次学习贯彻中共十四届六中全会精神中,

我认为一个重要环节,就是要解决好继承和创新的关

系。……现在精神文明建设中,比较忽视了继承优良

的革命传统。……所以我的意见,要在一段时间内,

花点功夫,宣传一下老传统。”“最近中央集中抓了

一下宣传红军长征的历史经验和革命传统,……我们

应该趁此机会,把学习和继承红军长征精神的老传统

一直抓下去。而且还要把红军长征到陕北后继续发展

的延安精神,作为我们精神文明建设的典范,始终抓

住不放。”他在信中还向我介绍了中研会的成立背景、

主要任务和中央领导对中研会的一贯重视。

顾大椿同志最后在信中传递了一个信息,他说:“延

安精神研究会希望由全总牵头,再召开一次工、青、妇

三家的联席会议,讨论一次如何在广大群众中贯彻党的

十四届六中全会精神,结合宣传延安精神,并通过宣传

延安精神更好地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他 10

月份写这封信的时候正在大连出差,于是建议 11 月份

召开这个座谈会。全总接受了中研会的请求,同意牵头

召开这个座谈会。因为临近年底中央各部门工作都比较

忙,于是大椿同志提出将座谈会推迟到春节以后召开。

中研会第二次工、青、妇座谈会于 1997 年 7 月份

在当时的中国工运学院(现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召开。

最初会议选址是在中国职工之家(宾馆),后来中研

会认为放在工运学院开会恰好能体现延安精神进校园

的初衷,随即作了调整。果然,工运学院的许多专家

教师列席了座谈会,大大提高了会议的预期效果。会

议由慕丰韵同志主持,顾大椿、王云等同志出席。全

总陈宇、陈用文、安力夫等老领导参加了会议。会议

的中心议题是:贯彻落实党的十四届六中全会《决议》,

弘扬延安精神,发扬工人阶级、妇女、青年在社会主

义现代化建设中的主力军作用。我在会上作了题为《弘

扬延安精神,充分发挥工人阶级在两个文明建设中的主

力军作用》的发言。我主要讲了三个问题:一是弘扬

延安精神,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项重大

任务,有其长期性和继承性;二是弘扬延安精神,坚

持党的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根本指导方针,充分发

挥工人阶级在两个文明建设中的主力军作用,培养“四

有”职工队伍,有其先进性、群众性;三是大力发扬

实事求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弘扬延安精

神有其创造性和自主性。

会上,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袁纯清同志作了题

为《弘扬延安精神充分发挥我国青年在两个文明建设

中的生力军作用》的发言。张秋俭副院长等工运学院

的专家学者也在会上作了发言。顾大椿同志作了总结

讲话。中延会对全总牵头召开的此次座谈会感到满意,

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第二件事:在延安营造“中华女职工世纪林”

1998 年 10 月全总召开第十三届工会代表大会,我

继续当选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兼任全国女职工委员

会主任。按照调整后的分工,我分管女职工部、民主

管理部、机关老干部局;联系农林工会、纺织工会、

轻工工会;担任全国厂务公开领导小组副组长、全总

职工技术创新工程领导小组组长。

1999 年 6 月,江泽民总书记在西安召开的“西部

地区国有企业深化改革座谈会”上,强调改善生态环

境是西部地区开发建设必须首先要研究解决的一个重

大课题,作出了“再造一个山川秀美的西部地区”的

指示。号召发出以后,西北地区乃至全国各地都积极

行动,以各种方式支援西部大开发。2000 年 4 月,全

总女职工委员会在福建召开的“工会系统贯彻落实《中

国妇女发展纲要》工作会议”上,我和全总女工部长

唐克碧等同志商量后,提议发动全国女职工,以自愿

捐款的形式在西部地区营造“中国工会女职工林”,

以实际行动响应中央开发大西北的号召。会后,我们

反复研究,认为把地点确定在延安最有意义。经过与

陕西省总工会、延安市总工会协商,最终决定在延安

市宝塔山营造女职工林。

2000 年 11 月,全总发出《关于营造“中国女职工

林”的通知》。《通知》指出,“为响应中央西部大

开发的号召;贯彻江总书记‘再造一个山川秀美的西

北地区’的批示,树立全国女职工继承发扬延安革命

精神和支持、参与西部大开发的时代形象,经研究决定:

发动全国女职工积极参加在革命圣地延安宝塔山营造

‘中国女职工林’活动。”《通知》明确:根据各省

捐款数量确定各省造林面积(每亩山地植树 220 株,每

株费用 16 元),凡参加捐款植树的省,均为其树立“××

省女职工林”纪念碑。“中国女职工林”营造期为一年,

2001 年 1 月底前为捐款时间,2001 年春季为集中栽植、

制碑时间,2001 年秋组织各省代表前往验收并接受延

安精神教育,为“中国女职工林”揭碑。“中国女职工林”

具体事宜委托陕西省总工会女职工部代为办理。

2001 年 4 月 12 日,我专程到延安视察营造女职工

林工作。全总女工部长唐克碧、陕西省总副主席卢其

松、延安市委副书记忽培元陪同一起视察。在听取相

关汇报以后,查看了“中华女职工世纪林”碑名字样,

登上宝塔山查看植树质量和工作进展情况。

2001 年 4 月 18 日,全总女职工委员会向全总书记

处上报了《关于陕西延安女职工林有关问题的请示》。

当时主要请示两个问题:一是纪念碑的取名问题。由

于树林是全国女职工捐款和各级女职工组织运作而营

造的,所以陕西省和延安市总工会建议取名“中国女

职工世纪林”,落款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时间为 2001

年 3 月 12 日。我们的意见是取名“中华全国总工会女

职工世纪林”,碑的背面为碑文,只落时间,不落款名。

由于意见不尽一致,需要全总书记处研定。最后取名“中

华女职工世纪林”。二是揭碑仪式的时间问题,我们

建议于 2001 年 10 月上旬举行揭碑仪式,以后由于各种

原因,揭碑仪式在 2004 年举行。

2001 年 5 月 16 日,中直机关党工委书记伍绍祖同

志一行 27 人到延安参加“中直机关女职工林”的揭碑

仪式,他在仪式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感谢全总

开展这项非常有意义的活动,感谢给了他第九次回延

安的机会。伍绍祖同志对延安有极其深厚的感情。他

说:“我 1939 年 4 月出生在西安,当时父母亲都在西

安市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工作。由于当时国民党特务

经常搞摩擦,中央领导很关心我妈妈和我的安全,于

是在 1940 年 2 月把我妈妈和我调回延安了,在延安经

常受到抗日爱国教育,也参与大生产运动,我是真正

喝延河水长大的。”他高度重视工会举办的这次活动,

中直机关女职工捐款名列全国前茅。中直工会也是第

一个到访延安的捐款单位。伍绍祖同志于 2005 年被推

举为中延会主持工作的常务副会长。

“中华女职工世纪林”揭碑仪式前,我曾在纪念碑

前种了三棵松树,浇了水,埋了土,在宝塔山顶深深鞠

了三个躬。这表达了长久以来我的内心情感,因为我总

是在想:我是在“三个精神”——延安精神、南泥湾精神、

兵团精神培育下成长进步的,又是在“三个地方”——

上海、新疆、北京一路在党的领导下成长进步的!

营造“中华女职工世纪林”共收到 15 个省市总工会、

6 个全国产业工会以及中直、国家机关工会捐款 541.7

万元,植树 39.6 万株,总面积 1803 亩。十余个省市的

数百名女职工委员会干部先后参观考察女职工林,并

接受了延安精神教育,一致感到不虚此行。这项活动

不仅为“再造一个秀美山川的西北地区”,支援西部

大开发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也为继承和发扬延安

精神,支持中延会工作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将“三工”融入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的工作

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全国总工会主席尉健行同志

曾经多次对我说:“你是全总派去参加中延会工作的,

所以要时刻把工会工作、工人阶级、工人运动(简称“三

工”)与中延会的工作有机地结合起来,做到相得益彰、

相互促进。”我始终把健行同志的这一教导牢记在心,

即使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以后,仍然紧紧抓住“三工”

不放,充分利用中延会的平台为“三工”鼓与呼。

中延会的会刊是《中华魂》杂志,意指延安精神

乃中华民族之灵魂。我先后在《中华魂》发表各类文

章 20 多篇,其中 5 篇被《人民日报》刊用。这些文章

都不同程度地涉及“三工”。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篇是,

2011 年为庆祝党的 90 周年华诞而写的《延安时期党的

工会工作方针》一文。文章全面阐述了抗战初期抗日

根据地工会的发展、任务及存在的问题;介绍了延安

整风运动与工会工作方针的调整。关于延安时期工会

工作方针的启示,我着重讲了三点:一是必须正确处

理自觉接受党的领导与创造性地开展工会工作的关系;

二是必须正确处理促进企业发展与维护职工权益的关

系;三是必须正确处理工会组织与职工群众的关系。李

铁映同志对此文作了重要批示,予以充分肯定。同年 6

月,中延会在上海举办的“纪念建党 90 周年理论研讨会”

上,这篇文章受到了好评。2011 年 6 月 27 日的《人民

日报》作了全文发表。

我在担任中延会常务副会长的 7 年间,差不多每年

都要撰写一至两篇与“三工”有关的、比较有分量的文章。

2012 年我撰写了《延安整风运动经验对党的干部

教育的启示》一文,该文提交全国在天津召开的“延

安整风与加强党的建设理论研讨会”,并作了大会发言。

文章围绕“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为

什么培养人”等历史性课题,进行了与时俱进的阐述和

解答。该文提交“延安整风与加强党的建设理论研讨会”

并作了大会发言,再次得到好评。

2013 年是毛主席诞辰 120 周年,4 月 28 日,习近

平总书记在全总机关召开的劳模座谈会上发表了重要

讲话,我以这两个重大事件为切入点,撰写了《深入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充分发挥工人

阶级主力军作用》的论文。文章全面深入地阐述了党

的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根本指导方针,对新时期如

何坚持依靠方针,怎样发挥职工投身改革和建设的积

极性等问题表明了我的立场和观点。该文在《中直党建》

杂志 2013 年第 12 期全文发表。

2014 年是邓小平同志诞辰 110 周年,他对企业民

主管理非常重视,有过许多重要讲话,可以说他是改

革开放新时期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理论和实践的奠基人。

我曾经分管了 4 年全总民主管理部的工作,即便退休

以后也十分关心民主管理工作,对此有深刻体会,于

是有感而发,我在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作了题为《职

工代表大会制度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企业民主

管理制度》的大会发言。发言指出,职工代表大会的

作用只能加强,不能削弱,这是健全完善现代企业制

度的客观要求。这个发言,受到了与会委员的普遍好评,

并在相关刊物发表。

2014 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

的新思想、新理念、新举措,正值小平同志诞辰 110 周年,

于是我在 2014 年 9 月 17 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加

强企业民主管理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署名文章,以此贯

彻中央深化改革的精神和纪念小平同志诞辰 110 周年。

2015 年是对工人阶级和工会工作具有特殊意义的

年份。这一年既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 70 周年,又

是中华全国总工会成立 90 周年。为此,我经过深思熟虑,

精心撰写了《中国工会和工人阶级在抗日战争中建立

了不朽历史功勋》一文。文章从工会和工人阶级的角

度分析研究抗日战争,在所有纪念文章中独树一帜,7

月 12 日的《人民日报》予以全文发表。在这篇文章中,

我用大量历史事实回顾了中国工会开展抗日工人运动

的丰功伟绩,文章见报后,引起了中央政治局委员、

全总主席李建国同志的高度重视,他专门打电话指示

全总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李玉赋同志:

“此文很值得全总机关同志一读。”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经组织批准,我于 2012 年离开北京回上海定居。

50 多年前,我响应党的号召,离开父母,离开上海,

踏着三五九旅的英雄足迹,义无反顾地奔赴西北边疆,

一干就是 31 年,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践行延安精神。

50 年后,我要在这个生我养我的城市再度出发,以新

的舞台、新的方式传播和再现延安精神。

2015 年 3 月 15 日,在上海宛平剧场召开“纪念毛

主席发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批示 60 周年暨老知青

建设新农村大会”,我代表中延会参加会议并发言。在

发言中,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讴歌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勇于奉献的延安精神,情真意切的发言感动了全场,会

后来自各地的知青簇拥着我问这问那,久久不肯离去。

第二天,上海的许多相关社团纷纷发来邀请……

上海市有一支活跃在黄浦江两岸的“上海百老德

育讲师团”(简称百老团)。它是由 600 多名老红军、

老将军、老劳模、老专家、老艺术家所组成,建团 17

年来,他们继承革命传统,坚持以德育人、德行天下

的宗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努力传递正能量。

有 360 多万青少年聆听了他们的教诲。他们 20 多次被

评为上海市先进集体,7 次被评为全国先进集体,受到

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评价。2015 年 4 月 18 日,

在百老团成立 15 周年庆祝大会上,年近 80 岁德高望重

的团长戚家木同志宣布我为百老团的名誉团长。担任

百老团名誉团长为我传播延安精神、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搭建了非常好的舞台。

2015 年 9 月 3 日上午,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参加庆

祝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仪式,当起立高唱国歌的时候,

我热泪盈眶、百感交集,发誓要不忘初心,永远跟党走!

2016 年 6 月,为纪念建党 95 周年,我因当过新疆兵团

副政委,故以将军名义与百名老将军一道来到上海龙华

烈士陵园重温入党誓词。8 月 25 日,百老团举行恳谈会,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 80 周年,我在发言中着重

介绍了红军到达陕北以后开展大生产运动的情况,特别

是三五九旅开垦南泥湾的情况,阐述延安精神的核心内

容。2016 年 11 月 15 日至 17 日,我们举着“百老”团旗,

来到福建省三明市政和县红军村实地考察,接受革命传

统教育。政和县是中国第一个建立红色苏维埃政权的县。

我们走访慰问了当地的老红军及其家属和后代,并把他

们的学校作为“百老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戚家

木团长在致辞中说:对于我们来说,这是长征精神的再

学习,思想觉悟的再提高!2016年11月18日,我参加“首

都文化艺术公益基金寿康基金的启动仪式”,并作了题

为《以人为本全面健康是维护人民权益的根本,是关爱

下一代的基础》的致辞。2016 年年底,我出席同济大学

首届“就业创业教育工程仪式”,围绕工会关心的就业

问题发表了意见。2017 年新年伊始,我应邀再次以“优

秀校友”身份为上海市第十中学发表了题为《不忘使命

牢记重托》的演讲。2017 年 5 月,经百老讲师团安排为

浦东高桥镇小学青年教师作了《工作永远是美丽的》演

讲。5 月 31 日,参加徐汇区吴中小学庆祝“六一”活动……

每到一地,我都是以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和

上海百老德育讲师团名誉团长的双重身份参加他们的活

动,这本身就是在弘扬延安精神和继承革命传统,是在

向全社会特别是青年一代展现正能量。我始终把这一切

当作党的事业,当作义不容辞的社会历史责任。因此总

是自告奋勇、乐此不疲地对待之、完成之!

斗转星移、光阴似箭,转眼间,我已进入古稀之年。

是延安精神、劳模精神、兵团精神、百老精神支撑我一

路走来,我与之建立了永不蜕变的红色情结,我将永

远跳动着一颗年轻的心。在此,要特别感谢中华全国

总工会、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对我的信任和厚爱,使

我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弘扬主旋律、传递正

能量,要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为实现“两

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坚持共

产党员的理想信念。为歌颂党、赞美祖国、服务人民

奔走呼号,直至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