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个队有多难?

文/夏 宁

2 月 21 日,上海闵行一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63 岁的夏先生提醒一名年轻女子候车时不要插队,该女子恼羞成怒,竟打电话叫来自己的老公,将夏先生打成腰椎压缩性骨折,住院治疗。事发后男子被警方带走,等候处理,该女子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后悔不迭。(新浪新闻 2月 24 日)

无 独 有 偶,2018 年 4 月12 日,哈工大博士马超开车拒加塞儿,被打成高位截瘫。他开车去机场接人,经过一条只容一辆车通过的临时车道。马超正常行驶,一辆车想强行插道加塞儿。马超没有让道,当场被那辆车上的司机打得瘫倒在地无法动弹,被 120 急救车送往医院急救,诊断为高位截瘫。(人民网 2 月 23 日)

一个是人排队,一个是车排队,本来都是很正常的事,咋就惹出这么大的祸呢?两个住进医院,其中一个后半辈子都无法生活自理;两个被警方带走,肯定要接受法律严惩;四个家庭陷入一片混乱,以后也不会有好日子过。试想,如果大家都自觉排队,按规矩行事,还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吗?

我们生活在现代社会,就要做一个具有现代素质的人, 自觉排队即是其中一条基本要求。如做不到这一点,没有自觉排队的习惯,随意插队,到处加塞儿,从理论上来说,你就不是一个现代人, 一个文明人,一个有教养的人,一个有素质的人,一个讲公德的人;就会被视为异数、另类、人渣,很难融入现代社会,更不待说建功立业,成名成家。

但实际上,某些个不排队的人眼下似乎还活得很滋润,很得意,很有“成就感”。神州大地几乎到处能看到他们 “矫健”的身影:买东西不排队,看病不排队,买车票不排队,登机不排队,进旅游景点不排队,像条满身黏液的泥鳅一样,滋溜就钻进去了。而且还习以为常, 甘之如饴,不排队就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不以为耻, 反以为荣。

有没有治理办法呢?作家梁实秋在《排队》一文里介绍了个办法。上世纪 40 年代, 在北平火车站售票处,警察拿着一把竹棍,黑沉着脸,看见谁不排队,二话不说,上去就是狠狠一棍。当然,现如今不能打人了,但车站售票处也有办法, 设计了专门的栏杆,那宽度只能站进一个人,加塞者没有立足之地,效果也不错。其他需要排队的地方也不妨一试。

再就是碰到不排队者要人人喊打,形成加塞可耻的舆论氛围。现如今,碰到加塞者, 许多人都不敢发声,明哲保身, 只想息事宁人,自己吃点亏就算了。如果人人都这样想,不排队者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肆无忌惮。所以,遇到不排队者一定要敢于抵制,大家一起来发声,同仇敌忾,使其成为过街老鼠。

教育自然也是免不了的。排队守规矩的教育,要从幼儿园、小学抓起,中学、大学要进一步强化教育,使青少年在脑子里形成不排队可耻的文明观念,并坚决抵制不排队现象。对成年人的教育也不可或缺。

“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节”。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高低,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要看人们会不会自觉排队。同理,看一个人的素质高低,也要看他有无排队观念。如今,我们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制造国,进入中等发达国家行列,但在自觉排队这个问题上的记录却不尽如人意。有些人不仅在国内不排队, 就是出国旅游照样恶习不改, 习惯于加塞起哄,把国人的脸都丢尽了,屡屡被世人诟病。对于这些害群之马,教育、提醒、劝导、惩戒都不可或缺, 一定要让他们为不排队的陋习付出必要代价!

排个队有多难?但愿不要也成为“世纪之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