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也不能喝

“汤”也不能喝 

 文/大野  

“开发商们个个腰缠万贯,个个是款爷,一个 工程赚的钱够他们享用很多年。这些工程是我帮他 们拿到的,他们发财吃肉时,自己跟着喝些汤也在 情理之中……” 这就是贪官、海南省文昌市原副市 长符涛生贪腐的逻辑。与那些家产数亿数十亿的开 发商相比,符涛生确实只喝了点“汤”,任职期间, 收受 12 名工程承建商共计 239.1 万元,可就因为这 点“汤”,符涛生一审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 6 年, 并处罚金 70 万元。(1 月 11 日《法制日报》) 还有一种“喝汤论”,是小贪官与大贪官相比 发出的“不平之声”。贪官邹平在四川蓬安任县长时 期,曾因公然收礼被批评,就在会上公开顶撞县委书 记说:书记,你吃肉我们还是要喝口汤。他“喝汤” 喝上了瘾,越喝越想喝,最后因多次受贿达 2420 余 万元,被判无期徒刑。他可能还觉得冤,因为和那些 贪腐多达数亿的“大老虎”相比,他这点钱确实只相 当于“喝汤”水平。 从披露的许多案例来看,不少贪官的腐化堕落, 都曾以“喝汤论”作为理论基础,为自己打气壮胆, 寻找心理支持;而其贪腐轨迹也大都是先从“喝汤” 开始的,喝着喝着就不满足了,想尝尝肉味,吃了瘦 肉还想吃肥肉,吃了回锅肉还想吃酱肘子,贪得无厌, 欲壑难填,就这样慢慢吃成了脑满肠肥,大腹便便, 自然也就离进监牢不远了。 可见,一个领导干部要想洁身自好,不做贪官, 善始善终,就必须树立这样的坚定理念:从政期间, 不仅不能吃肉,“汤”也不能喝,要远离酒色财气。 如果心理不平衡,实在是眼馋开发商的日进斗金,富 甲一方,那就不要入仕从政,索性也去下海经商,办 厂盖房,到那个时候,不论你是吃肉还是喝汤,都没 人干涉。可是,你既然做了公仆,吃了官饭,那就要 按公家的规矩来,不义之财,哪怕是一分钱也不能收, 不洁之“汤”,哪怕是一口也不能喝,喝了肚子要疼的。 最近,香港前特首曾荫权被判入狱 20 个月,成为香 港有史以来被判“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的首位政府最高 官员。看看他的罪状,计有隐瞒东海花园租务,住酒店 刷信用卡挣积分,接受别人赠送的旧跑步机,为儿子通 融考试等。这些个事,和贪腐大鳄相比,不仅远非吃“肉”, 恐怕连“汤”都算不上,顶多如同寓言中阿凡提做的“兔 子汤的汤的汤”。可是,信奉“零容忍”原则的香港廉 政公署,却不肯放过他,照样要拿他是问,因为在他们 眼里,公职人员做事须“比白纸更白”,遑论“喝汤”, 就是闻闻“汤味”都不允许。 再看看国民党前领导人马英九,曾被他的政敌像过 筛子一样全方位查询,想找出他在贪腐方面的毛病,以 把他搞臭。可是却毫无收获,因为马英九一向“不粘黑 金的锅,不粘台独的锅,不粘酒色的锅”,是著名的 “不 粘锅”。他自律极严,小心谨慎,不仅从不吃“肉”,不 喝“汤”,就连“汤味”都不沾。平时吃饭几乎一天两顿 只吃盒饭,即使要出席不得不去的应酬,也吃过盒饭才去。 在应酬宴上,他以水代酒,几乎不吃东西。清心寡欲到这 个份儿上了,自然是百毒难侵。 平心而论,领导干部的生活待遇固然无法与大款老 板比,但比一般群众还是要强很多,政治待遇与社会地位 就更不用说了,不需要另外“吃肉喝汤”也可以过得很好。 如果不知轻重,本末倒置,放纵贪欲,偏要冒险去“吃肉 喝汤”,那就肯定难逃法网,早晚会付出沉重代价。这样 的前车之鉴举不胜举,教训沉痛,但总是有人要“冒死吃 河豚”,迟早有他后悔的一天。 “汤”也不能喝,为官者当谨记,算是“护身符” 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