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理论园地 请勿断章取义

第17章:理论园地 请勿断章取义/齐仲    近日在刊物上读到一篇文章《反封建专制里程碑:邓小平“八一八”讲话》(《炎黄春秋》2005年第8期),引起了我的兴趣。阐发邓小平著作的精神,特别是这样一篇重要著作的精神,是值得认真拜读的。但是,拜读之下,却感到不对了,原来这篇文章对邓小平的著作玩弄了断章取义的把戏,称之为断章取义的一个标本,不为过分。     1980年8月18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一次讲话,题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这便是那位作者所说的“八一八’,讲话。在这个讲话里,邓小平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列举了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上存在的主要弊端,诸如:官僚主义,权力过分集中,家长制,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以及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等,指出:“旧中国留给我们的,封建专制传统比较多,民主法制传统比较少。”因而他提出了“肃清封建主义残余影响”的任务。这确实有如黄钟大吕,振聋发啧,至今仍有重大的现实指导意义。     但是,邓小平在这篇讲话里,在提出肃清封建主义残余影响的同时,还提出了批判资产阶级损人利己、唯利是图思想和其他腐化思想的任务。他仿佛预见到有人(例如我们眼前的这位作者)会对他的讲话进行歪曲,曾经反复强调:“在思想政治方面肃清封建主义残余影响的同时,决不能丝毫放松和忽视对资产阶级思想和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我国经历百余年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封建主义思想有时也同资本主义思想、殖民地奴化思想互相渗透结合在一起。由于近年国际交往增多,受到外国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作风、生活方式影响而产生的崇洋媚外迪窒螅衷谝丫鱿郑窈蠡够嵩龆唷U馐潜匦肴险娼饩龅囊桓鲋卮笪侍狻!闭庑┯镏匦某さ淖蛔恢龈涝谖颐钦馕桓咛浮袄锍瘫钡淖髡弑氏峦惩炒勇缘袅耍路鸬诵∑窖垢兔挥兴倒庑┗耙谎     说到这里,我不禁联想起列宁在批评考茨基时说过的话:“这位党的领袖总是小心翼翼地躲开巴塞尔和开姆尼茨代表大会的明确的正式的声明,就像小偷躲开他刚刚偷过东西的地方一样。”(《列宁选集》第2卷第481页)那两个声明都是谴责帝国主义战争,号召工人阶级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这正好打中了主张社会沙文主义的考茨基的要害,他小心翼翼地躲开它们是在情理之中的。那么,口口声声称邓小平的讲话是“里程碑”的人为什么要小心翼翼地躲开讲话里十分明确的论述呢?     越是有人抹杀这些论述,我们越是由衷地佩服邓小平这些论述的高瞻远瞩。这些年来,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的泛滥和党风、社会风气的下滑,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特别是其中的私有化思潮对我国改革开放的误导,已经在现实生活中产生十分严重的后果。这不正好说明邓小平25年前的警告不幸而言中了吗?不仅如此邓小平在这篇讲话里还强调指出:“要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对于封建主义遗毒的表现,进行具体的准确的如实的分析。首先,要划清社会主义同封建主义的界限,决不允许借反封建主义之名来反社会主义,也决不孕碛谩娜税铩锏哪翘准偕缁嶂饕謇锤惴饨ㄖ饕濉!蔽颐钦馕桓咛浮袄锍瘫钡淖髡咚龅模∏”闶恰敖璺捶饨ㄖ饕逯捶瓷缁嶂饕濉薄K担骸霸谖蠢吹纳缁嶂饕迳缁幔裰鞑皇鞘裁创蠖嗍说拿裰鳎Φ笔侨竦拿裰鳎蛭缁嶂饕迳缁岵坏巧Ω叨确⒄沟纳缁幔彩侨骞穸际怯胁叩纳缁帷!彼涎浴罢庋纳缁崂胛颐腔购茉丁薄T谏缁嶂饕逯贫纫丫谥泄拇蟮厣先妨敫鍪兰偷慕裉欤呔佟胺捶饨ㄗㄖ啤逼熘牡挠率咳从菜滴颐窍衷谑敌械牟皇巧缁嶂饕澹缁嶂饕謇肟颐腔故忠T丁U饽训啦皇墙璺捶饨ㄖ饕逯捶瓷缁嶂饕迓穑縗     此人还指责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没有把民主和生产资料所有权联系起来,没有把民主本质上是有产者的民主这点说清楚”。同志们,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在揭露资本主义民主的阶级实质,因为他紧接着说:“民主本身并没有社会主义民主、资本主义民主之分。”他的矛头是指向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因为我们没有普遍实行生产资料私有制。他是主张生产资料私有的,他说,社会主义应是“全体公民都是有产者的社会”。这是对于科学社会主义的歪曲。我们知道,社会主义社会是要最终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这才能够解决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即生产苫峄蜕柿纤饺苏加械拿堋I柿瞎槿缁崴校嗣窃谏柿厦媲叭巳似降取3俗约旱睦投酝猓疾荒芴峁┢渌亩鳎烁鋈说南炎柿弦酝猓挥腥魏味骺梢宰鋈说牟撇U庋徊糠秩宋蕹フ加辛硪徊糠秩说睦投南窒蟛呕嶙钪毡桓H绻凇叭骞穸际怯胁摺钡目诤畔拢市硪徊糠秩死谜加械纳柿希ㄔ谡庵智榭鱿律柿媳厝换嵯蛞恍〔糠秩思校├窗鞅鹑舜丛斓氖S嗉壑担蔷途霾皇强蒲缁嶂饕澹鞘导噬系淖时局饕濉O衷谖颐腔勾τ谏缁嶂饕宄跫督锥位共荒苁敌腥缁嵴加腥可柿希荒苁敌泄兄莆魈濉⒍嘀炙兄凭霉餐⒄沟幕揪弥贫龋馐欠衔夜榈模匦牒敛欢〉丶岢帧5颐侨魏问焙蚨疾荒芡俏颐堑募榷勘辏霾荒芊雌涞蓝兄     此人还提出,在实现“全体公民都是有产者”的同时,“完全有理由有必要争取实现以全民民主为发展方向的政治民主化”。这也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基本常识的谬说。     列宁曾经指出:“发展的辩证法(过程)是这样的:从专制制度到资产阶级民主;从资产阶级民主到无产阶级民主;从无产阶级民主到没有任何民主。”(《列宁全集》第31卷第161页)这就是说,民主是具有阶级性的,它同专政是一个事情的两面,等到阶级消灭了,无产阶级专政消亡了,民主也就不再有存在的必要了,何来什么“全民民主”?在我国,尽管阶级斗争已经不是主要矛盾,但由于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有可能激化。面对这种情况,企图取消人民民主专政,侈谈什么“全民民主”,这难道不也是在借反封建主义之名反社会主义吗?须知,人民民主专政是四项基本原则之一,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立国之本啊!这篇长文的作者把经济上的私有化和政治上的“全民民主”作为反封建专制的必要条件,他侈谈的反对封建专制主义,究竟要把人们引到哪里去,不是一清二楚了吗?     邓小平早就提出“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的科学命题,对于他本人的著作,例如《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这样的重要文献,当然也要完整地准确地加以理解。我们要向这位作者大喝一声:请勿断章取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