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被“围猎”

当心被“围猎”


文/夏 宁


围猎,谓四面合围而猎,又称狩猎、打围、畋猎。

过去,围猎对象是虎豹豺狼之类野兽;现如今,居

然有些官员也成了被“围猎”对象。习近平总书记前不

久同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时就谆谆告诫:

“各种诱惑、算计都冲着你来,各种讨好、捧杀都对着

你去,往往会成为‘围猎’的对象。”中纪委官员也指出,

有的地方政治生态恶化,干部被“围猎”,权权交易、

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搞利益输送,遏制腐败蔓延的任

务仍然艰巨。

猎人对野兽的围猎,无非是用枪弹,弓弩,毒饵,套扣、

陷阱;那些心怀叵测者对官员的“围猎”,则花样更多,

包括金钱,美色,豪宅、名车还有讨好、吹捧等,软硬兼施,

轮番上阵,无所不用其极,没有点定力,确实很难抵御。

反贪局专家总结道,官员被“围猎”,主要有以下三种情况。

一是直接被糖衣炮弹“围猎”。官商勾结,沆瀣一气,

官员收受贿赂,金钱、美色、房产、汽车、字画、文物等等,

来者不拒,然后投桃报李,出卖手中权力,沦为他人手

中猎物。二是温水煮青蛙式的“围猎”。一些别有用心

的人和官员大打感情牌,一起吃吃喝喝,称兄道弟,一

同出入高端会所,勾肩搭背,需要用钱时,他们慷慨解囊,

家里有事时,他们头一个帮忙,逢年过节,必有好处送上。

久而久之,就成了你的铁哥们,你手里的印把子也就成

了替人家办事的工具,你这一百多斤也成了人家的猎物。

三是迂回作战,间接“围猎”。他们不直接“围猎”官员,

而是选择官员的家属、子女、朋友、秘书等进行“猎杀”,

送钱、送物、送好处。一旦亲朋部属就范上当,掉进陷阱,

服下毒饵,难以脱身,领导干部也难以摆脱干系,又为

亲情羁绊,只好跟着缴械投降。

堂堂官员被一群宵小“围猎”,听着似乎他们很被动、

很委屈、很无奈、很痛苦,一旦中箭落马,也令人不无

“同情”。但这只是表面现象,毕竟,外因是变化条件,

内因是变化根据。别忘了,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那些

成了被“围捕”对象的干部,必须从自身找病因、寻病源,

才能增强对抗“围捕”的免疫力。你若心无贪欲,再多

金钱也无法将你诱惑;你若守身如玉,什么样的美色也

无法拉你就范;你若严于律己,根本不与那些大款豪富

来往,怎么会上他们的贼船?因而,尽管每年都有一批

官员被成功“围猎”,成为“猎物”,但还有更多的干

部却能“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什么权力

寻租,利益输送,权钱交易,权色交易,都很难在他们

身上打开缺口。

中国的官员为何会被“围猎”,而且主要是针对一

把手或实权派。关键还是他们手里掌握的权力太大,油

水太厚,并且缺乏监督、制约。人家“围猎”的不是哪

个官,而是他背后无法无天的权力,是他“说了算”的

地位。因而,想要不成为别人的猎物,一方面固然要靠

坚定信仰,修身养性,提高觉悟,防微杜渐;另一方面

更要正确对待使用自己手中权力,实行民主决策,自觉

接受监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办事公开、公正。这样,

自己固然没有了肆无忌惮擅权谋私的资本,他人也无可

乘之机。而官员一旦权力受控,失去了“围猎”的价值,

谁还会在你身上下功夫,谁还会向你打糖衣炮弹?

《醒世恒言》里有个故事,薛姓官员梦中化为鲤鱼,

见翁垂钓,想饵上有钩,若吞食岂不被钓去?于是游开,

怎奈饵香酷烈。最终游回去张嘴咬钩,上钩后犹自嘲:

眼里识得破 , 肚里忍不过。同理,官员要想不被“围猎”,

面对种种诱惑,既要识得破 , 更要忍得过,方可身如铁罗

汉,八风吹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