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毫无”

可怕的“毫无”


文/大 野


近日,在中纪委发布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毫

无政治信仰”,安徽省委原常委、常务副省长陈树隆“毫

无政治信仰”之后,又一“毫无”副部级官员落马了。

中纪委发布对甘肃省委原常委、常务副省长虞海燕的“双

开”通报,称其“毫无政治信仰和党性观念”。(人民网

6 月 5 日)

“毫无”,就是一点也没有。“毫无政治信仰”,

即没有一点政治信仰。因为“毫无政治信仰”,王保安

就把做官发财当成自己的最高追求,以权谋私,受贿索贿,

狮子大开口,捞了 1.53 亿余元黑钱,最后被判无期徒刑;

因为“毫无政治信仰”,陈树隆就在政治上攀附、经济

上贪婪、道德上败坏,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结果“伸

手必被捉”,现正在等待法律的严惩;因为“毫无政治

信仰和党性观念”,虞海燕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

不仅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等犯罪,还大搞团团伙伙,培

植私人势力,变公务接待场所为个人奢靡享乐据点。而

且胆大妄为,公然拉拢腐蚀纪检干部和巡视干部,打探

巡视信息,干扰监督执纪工作,作恶多端,最终难逃法网。

推而广之,近年来那些落马的“大老虎”、“小苍蝇”

们,可以说无一例外都是“毫无政治信仰”的官场败类,

早就把曾经有过的神圣信仰扔到爪哇国去了。也正是因

为他们失去了“政治信仰”这一最重要的政治底线,就

对各种乌七八糟的“病毒”和“微生物”失去了“免疫力”,

门洞大开,藏污纳垢,又直接导致了他们的毫无党性观念,

毫无公仆意识,毫无廉耻之心,毫无法纪约束。有了这

几个“毫无”,那就进一步发展到毫无顾忌,毫无敬畏,

无事不敢干,无钱不敢收,无酒不敢喝,无处不敢去,

无床不敢上,最后的身败名裂也是无法避免的。

而且,“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这方面的“毫无”,就可能是那方面的“充斥”,一个

人的头脑是不能空白的,一旦头脑出现相对真空,别的

东西就会趁虚而入。既然一些官员已经“毫无政治信仰”,

那就必然会有别的信仰要来填补。譬如,一些官员不信

马列信鬼神,马克思主义信仰弃之如敝屣,怪力乱神之

信条却奉为圭臬。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韩桂芝卖官鬻爵,

贪得无厌,每天呆在家里烧香拜佛,祈求佛祖保佑。河

北省原副省长丛福奎,听到“女大师”殷凤珍胡诌的一

句“你要想上升,你就信佛”,便把烧香拜佛当作自己

的“精神支柱”。贪官信神信鬼,装神弄鬼,求神求鬼,

已成为时下官场丑恶一景,屡见不鲜。

既然一些官员已经“毫无廉耻之心”,成了官场的

“厚黑之徒”,那就等于彻底打开了心理闸门,做什么

坏事丑事都没有心理障碍了,于是,巧取豪夺,不择手段,

权钱交易,花样百出,纵情声色,骄奢淫逸,最后的结

局就是政治上变质,经济上贪婪,道德上堕落,生活上

腐化,走上可耻又可悲的不归之路。

既然一些官员已经“毫无党性观念”,脑子里装的

就完全是与党性要求相背道而驰的东西。他们忘记了入

党誓言,背离了党的宗旨,玷污了党员称号,践踏着党

的纪律,早晚要被清理出党的队伍。

可见,对一个党员干部来说,“毫无政治信仰”之

类是很可怕的,是走向堕落、走向毁灭的前奏,如果掉

以轻心,不以为念,后果是非常危险的。但这种“毫无”

的形成也是一步步发展过来的,从较多到较少到微乎其

微再到“毫无”,是有个过程的。如果我们能够坚持学

习改造,及时补充精神维他命,适时增添政治营养,就

可以远离“毫无”的危险,不忘初心,永葆青春,永远

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