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赵匡胤半夜突然想吃羊肝说起

文/路 尘

史载,宋太祖赵匡胤半夜起来,突然很想吃羊肝,可是犹豫了老半天,始终不肯下令。随从问他:“皇上,您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我们一定照办!” 太祖回答:“我若说了,每日必有一只羊被杀!”洞烛世事的太祖明白,“楚王好细腰, 宫中多饿死”,自己倘若不经意流露出喜好,手下就会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去迎合,甚至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他还真不是杞人忧天,小题大做,与其相距不远的南宋就有例证。南宋权臣贾似道以好斗蟋蟀而闻名,于是和他斗蟋蟀赌钱的官宦络绎不绝,而且奇怪的是, 所有送上门的蟋蟀都无一例外地大败而归,贾似道大发横财。当然, 那些故意输钱的主,没有一个是傻子,他们也都分别依输钱多少不等而得到相应的官职和好处。最后结果,贾似道与他那些赌友各取所需,获得了“双赢”,但南宋官风也败坏溃烂到了极点。

再说个最近的例子。深圳市政协原副主席、汕头市原市委书记黄志光喜好研究养生,属下就先后给他送了十七斤冬虫夏草, 价值五十多万元。黄志光喜欢玉石,深圳某集团董事长詹某某就贿送给黄志光各种玉石物件二十六件,价值约一百六十九万元。当然,这些东西都不是白送的, 它们是用来换取黄志光手中的权力的,是以此牵着黄志光鼻子跑的,而黄志光也顺理成章地被以受贿罪带上法庭。

有鉴于此, 那些头脑清醒又严于律己的官员都很注意隐密自己的爱好,以不给人以可乘之机。清道光年间刑部官员冯志酷爱碑帖字画,但他从不在人前提及此好, 赴外地巡视更是三缄其口, 绝不吐露,以防不肖之人投其所好。原湖南省委副书记爱好集邮, 但却绝对保密,从未对他人提起, 生怕有人借此做文章、想歪招。吉林省水利厅原厅长汪洋湖喜爱吃鱼,但他自从到水利厅工作后, 就决定不吃鱼了。他有自己的考量: 水利厅管着几十个水库, 逢年过节,这些水库可能会往家里送鱼, 不收会伤感情, 收了则容易滋长不良作风。于是他就多次宣称自己不吃鱼、忌口, 这个习惯汪洋湖在厅长任上一直保持了十二年。他不仅不收鱼, 也不收其他礼品, 身教加言教, 带出了水利厅干部廉洁奉公的好风气。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无论贫富贵贱, 文野雅俗, 总有一二所“好”,由好而嗜、由嗜而成癖者, 也不在少数。譬如好花鸟虫鱼, 好古玩字画,好垂钓品茗,好收藏集邮,好远足旅游,好跳舞唱歌,好醉酒贪杯等等,不一而足, 只要不误正事以至于玩物丧志,别人就无权说三道四。然而,一旦为官,特别是掌管一方或要害部门的位高权重者,对于个人所好,就应慎之又慎了。这倒不是说为官之好就格外有损身心健康, 危害社会他人,而是因为“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往往会有宵小之徒, 无耻之辈,利用官之嗜好大做文章,投其所好,拉官下水, 其例举不胜举,教训十分深刻。因而,为官者当有所隐忍,要放弃或隐秘自己的爱好, 这既体现了一个廉洁官员应有风节, 也少了一个被人利用的把柄, 唯如此,才可清廉行政,无愧天地,不负黎民,有所不为而后可以大有所为。

最后,摘录曾腐蚀掉二百多政府官员的厦门走私大案主犯赖昌星一句心得体会:“制度、条例再严我也不怕,最怕的是当官的没有爱好。”愿天下为官者细品之、细察之、细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