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文明新风 雪山一株红杜鹃

第18章:文明新风 雪山一株红杜鹃 傅贵


    边塞诗是戍疆男儿的绝唱,纤纤女子很少涉足这片领地.当我们捧读我军著名女诗人杨星火一参又一本军旅诗集.顿时感到一股豪气从诗中飞出,仿佛皑皑雪山见到一株红杜鹃,眼睛为之一亮。杨星火以她硬朗的诗风,传奇的故事,高尚的操守走进边塞诗人的行列,走进《世界妇女名人录》。在边塞诗领地的万绿丛中闪出一点红,分外夺目.杨星火1950年入藏,在西藏一住就是20年。高原雪山磨练了她的意志,军旅生涯造就她一身豪气,边塞的风,高原的雪,激发了她的诗情。她将整个青春献给了高原、边塞。而边塞以它特有的博大与粗犷接纳了这位川妹子。杨星火一直以戍边为天职,成为诗人纯属偶然.杨星火说:“我写诗很偶然,参军不久,部队要我参加宜传队,后来我觉得光演唱无法表达我的情怀,也不足以全面讴歌那些默狱无闻生活在高原的战士的事迹,我便开始写诗,一发而不可收。”

    杨星火的诗作,一大显著特色就是取材于军旅生活,写战士情.抒战士志,经高原风雨沐浴,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她的诗一经伺世便在战士中传诵,颇受战士的青睐。她先后出版诗集有《雪松》、《拉萨的山峰》《月亮姑娘》、《送你一串红》及长诗《波梦达娃》、《波拉团长》等。

    杨星火的诗作有古代边塞诗的旷达、高远,却没有古代边塞诗的凄惋与苦涩,它将边塞诗溶进现代将士保家卫国的情怀,乐观豁达,洋溢着现代军人森迈气概。她在《军人的诗》中写道,“军人的诗,是战地黄花.枪林弹雨中,开得分外香,军人的诗,裹一身翠绿.军人老了,诗歌年轻.”她的诗如边塞大风猎猎,令人为之一展,如饮一碗北方烈酒,点燃你一腔热血。

    杨星火.几十年矢志不渝,对真理的渴望与追求,对黑暗、反动、腐朽的抨击,是她一贯的品格。如今,在一些诗人抛弃应有的操守,唱起颓废之歌,做起文字游戏,杨星火却依然赤诚不变,壮怀激烈,高唱大风歌.抒写阳刚气,像一株青松,直挺挺地迎风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