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给后人留些啥?

文/力 弓

4 月 19 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登了《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一审被判 8 年》和《为官如榕 荫民护生》两篇文章。前篇文章报道了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受贿案,对被告人艾文礼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 8 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00 万元。后篇文章探寻了清朝一代循吏李拔以德为先、勤政为民、清廉传家,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风范。

艾文礼违反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受到惩处,罪有应得、为人不齿。一代循吏李拔信守官德, 务实为民,不贪不沾,为世人称颂。一贪一廉,鲜活的两个案例,折射出两者政德好坏,品行高低。前者身败名裂,受世人唾弃;后者彪炳史册,令人敬仰。

2006 年至 2014 年,艾文礼直接或者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某些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 6478 万余元,成为“老虎”。这首先缘于他本人党性缺失、底线失守,其次是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思想严重, 想给自己、给孩子创造更加“奢侈、安逸”的生活条件。艾文礼最终给子女带来了啥,结果不言自明。清乾隆二十六年八月,时任福建省福宁知府的李拔转迁福州时, 当地百姓拦轿不让他走,要求继续留任,而福州人民则争着抢官,一时传出“两郡争守”的佳话,福宁百姓还立“去思碑”来纪念其德政。

一反一正两个案例,也给人们留下一个相同的思考:我们应该给后人留些什么。当前确有极少数党员领导干部把手中的权力当作为家庭谋取利益的工具,而走上贪腐 的道路。江苏宿迁市卫生局原局长葛志健反思自己贪腐原因时说道,“我之所以会受贿,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为了孩子。” 结果,这样的爱,不仅自己身陷囹圄,对子女的成长也没有半点好处,还给子女留下了漫长的精神压力和成长的苦痛。作为封建时代的四品官员,李拔辞世后竟然没有故居、没有像样的墓地、没有给子孙留下丰厚的财产,留下的唯有他正直清廉的品格和族谱中“教家、训子、立志、励业”四篇家训。李氏家风家训一代又一代传承,对生活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中的今人来说,仍然有着十分重要的教育意义。

为后人留下什么?这是每名共产党人都要反躬自问的一道考题。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领导干部要真正在思想上解决“入党为什么,当‘官’做什么,身后留什么”的问题,不求“官”有多大,但求无愧于民。焦裕禄在兰考工作时间并不长,但给我们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廖俊波,就是因为真心实意为人民群众造福而受到百姓敬仰。孔繁森、杨业功、谷文昌等党的好干部,也莫不如此。

党员干部要为后人留下什么,彰显的正是党员干部的境界、党性、品格、作为。一个合格的党员干部, 必定会为后人留下良好的家风、清廉的形象、奋进的精神和奉献的品质。若丢掉了宗旨,忘记了初心,失去了立场,势必成为贪婪、无为的官员,只能让后人戳其脊梁骨,留下的也只能是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