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理论园地 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思考

第19章:理论园地 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思考/王志刚    20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进行渐进式的经济改革,保持了比较快的发展速度,但隐患也凸现出来。要落实好党中央做出的五个统筹的全面协调发展的战略,最重要的是解决好社会分配不公问题。     目前,经济领域里的最大问题是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基尼系数已超过了国际上公认的警戒线,出现了“二八现象”,即所创造的80%的利润被20%的人所分享;23.6万的富翁占据了9690亿美元的财富。“马太效应”应引起高度重视:一方面是有钱人数学级增加,富人愈富。有的高层住宅楼还未开工,即以每平米1.1万元的高价销售一空,购房者甚至提出修改图纸,将最顶上的两层改为每层600平米一户设计,建成空中花园;5辆9%万的超豪华轿车在京城一亮相,即成了抢手货;2.8万起价的宴会包间,要提前预定。另一方面是没钱人几何级增加,穷人愈穷。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甚至连低保也没有保障的人数越来越多,发展下去会不会出现贫民窟已不好说。80%的农村人口所占GDP份额的15%中还含有不小的水分,有的乡、县人均1700元的产值上报到2700元。逐渐免除农业税受到普遍欢迎,但免除农业税后,生产力能否大发展?农村绝大多数还停留在小生产、吃饱饭的层面上,改造自然、抗击灾害的能力还比较弱。没有社会化大生产,能有农业大发展?“三农”问题说到底是个生产关系问题。在实现集体的第二次飞跃前,联产承包的分散形成的农民思想散、目光短,将会从深层次上制约着我国的社会主义洗SΩ每吹剑孀牌陡徊罹嘣嚼酱螅牙梅⒄沟牧α烤驮嚼丛叫。馐堑鼻拔夜用裣研枨笃舳欢闹饕颍彩抢娓芨说剐вΦ母驹颉J导っ鳎椒旁诒患婀说奈恢蒙希陡徊罹嗷嵩嚼酱蟆Jチ斯降姆⒄梗吞覆簧虾托成缁帷?蒲Х⒄构鄣暮诵挠κ前凑丈缁嶂饕宸⒄沟墓媛砂焓拢朔つ啃裕銮孔跃跣浴S氪讼喽粤⒌氖撬嚼碌拿つ啃苑⒄埂     生产、分配、消费是相互联系的整体,公平分配,缩小贫富差距,社会经济发展就注人了长久的动力。人,失去了动力就失去方向;执政党,用错了社会发展动力,就领错了路,政权也难保。因此,我们要认识分配公平的极端重要性,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应是在公平中求发展。     一要把共同富裕作为经济发展的主题。改革之初,邓小平设想经济发展之后共同富裕会成为社会的主题,现在已到了实现这一主题的时候了。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的矛盾愈来愈为实现共同富裕和社会公平这一主要矛盾所替代。“我们的需要和享受是由社会产生的;因此,我们在衡量需要和享受是以社会为尺度,而不是以满足它们的物品为尺度的。”马克思的话告诉我们,如果认为人们得到了过去得不到的物品就应当满足,那是很肤浅的看法。以共同富裕作为经济发展的主题是逐步解决一部分人先富过程中造成劳动的异化而带来的社会关系、人际关系紧盏某雎匪冢枪躺缁嶂饕逯贫鹊谋局室蟆R乒餐辉<哟笥呗坌睬宸瞎餐辉5姆⒄故欠较颉⑹嵌Γ欢哉娴湫鸵罅λ萄铮晕徊蝗实姆疵媸吕右员尢ⅲ敝辽苑āU卟呗允堑车纳乒餐辉5髡卟呗裕谜叽俳问葡蚝玫姆矫娣⒄梗允迪稚缁峁轿缁岱⒄苟Φ恼呤亲詈玫那酌癜瘛N乒餐辉8母锼爸疲展送庾省⒑献省⒏鏊狡笠档乃笆瞻旆ǎ缛馕寮跤τ枰酝V梗韵雀唤撞愫推笠导业牟撇星謇淼羌牵⒏菔导是榭稣魇崭鋈怂盟埃谋渌惺∈懈鋈怂盟爸饕揽恐械褪杖牍ば浇撞愕淖纯觥     二要坚持和强化公有制的主体地位。社会主义有两个必须坚持的根本原则,一是以公有制为主体,二是共同富裕。这是邓小平为改革开放划的两条底线,关系着我国社会主义的生存。然而,改制之风一直在动摇着公有制经济。一卖了之,一送了之,有的人因改制一夜暴富,厂长经理顷刻之间成了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无数个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化为私有,既削弱了公有制,又导致了两极分化。一些地区私有经济已占80%,甚至更多。对此,工人意见很大,说“我们这里是天天动摇公有制经济,天天毫不动摇地发展私有制经济。”所有制形式决定生产方式,生产方式决定分配方式,分配方式决定生活方式。有了一定的经济地位,就会发出一定的政治呐喊,一定的经济集团必然做出一定的政治反应,经济领域里公有制的阵地小了,思想领域里社会主义的阵地就少了。个人利益高于一切,以个人得失多少论是非,是非就颠倒了,就会敌我不分,黑白不辨;金钱大于一切,以金钱多少论褒贬,道德就沦丧了,就会坑蒙拐骗,坏事做尽;享乐重于一切,以吃喝玩乐论人生,理想、信念就破灭了,消极颓废,心中失去光明。     发展股份制经济,实现所有制结构的合理布局是符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的,但要防止借股份制之机,采取厂长、经理、领导班子控股,不要国有股,搞私有化。只有大力发展公有制经济,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才会融为一体,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才有坚实的基础,防止和平演变才能落到实处。为什么党的十六大强调的“两个毫不动摇”,却出现了“毫不动摇”地发展私有经济,动摇着“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经济?这是因为:为公,强调十分做不到五分;为私,开一分的口可以做到十分。何况一些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处心积虑地化公为私,想阉偻瓿稍蓟郏锏健肮膊持凑矣腥ǎ膊晨逄ㄎ矣星钡哪康摹R虼思岢趾颓炕兄频闹魈宓匚豢煽悸谴庸兄破笠档氖可匣惶蹙湎撸急戎夭簧儆诎俜种迨福恢柿可匣惶醺哐瓜撸魅纺男┝煊颉⒛男┎棵诺墓兄凭檬嵌坏玫模司褪俏シǎ峋鲋浦挂恍┑胤搅斓继岢龅耐惩晨梢悦窠说闹髡拧     还应有一个进程表、时间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有资本主义的因素,一定时期内发展私有经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退再退,让私有经济长成参天大树,让公有经济叶落根枯。存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搞私有化,势必影响理想信念,人们难免发出“要是这样,成立共产党、建立社会主义干什么”的疑问,进而提出“闹革命还有什么意义”的问题。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命根子,共产党与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共产党是不能领导资本主义和私有化的。这应当成为全党的共识。因此,我们不仅要出台关于私有经济的政策,更要有氛构兄凭玫募苹途咛宕胧9芯玫氖盗υ谑裁词焙蚪锏绞裁闯潭纫咽救酶闵缁嶂饕澹岢炙南罨驹颍┑娜顺陨隙ㄐ耐瑁垢阕时局饕澹岢肿什准蹲杂苫┑娜送床健     要养一批坚持搞公有制经济的厂长、经理、专家。50年代、60年代公有制企业蓬勃发展,70年代、80年代初公有制企业也很少亏损,这除了限制私有企业的发展外,与我们党培养了一大批一心为公的厂长、经理、专家有直接关系。那时宣扬的劳动模范是真劳动,如郝建秀、王进喜等。现在,据重庆市的调查,140多个企业的破产都与厂长、经理以权谋私有关,几乎都成了老鼠看仓库。因此,要强化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必须横下一条心培养、提拔、重用一大批一心一意为国家谋发展,全心全意为工人谋利益,不为自己捞好处的厂长、经理、专家、劳动模范。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虽然是比较困难的,但必须想办法干好。否则公有制企业搞好的可能性就真太小了。     三要把紧经济安全的大门。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础,市场经济固有的盲目性、急功近利性给我国的经济安全带来了不容忽视的严重问题。首先是资源的安全问题。发展生产力离不开资源,资源的开发、利用既直接显示生产力的水平,又对生产力的发展起着推动和制约作用。资源又分为可再生资源和不能再生资源。发达国家把后一种资源作为经济安全的重中之重。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资源的掠夺,过去靠战争,现在在经济全球化中轻而易举就得到了。美国把从阿拉伯进口的石油注人地下,日本把从我国进口的煤炭倒人海中,就连可以再生的森林资源日币脖;さ媒舳纸簦淮涡允褂玫目曜佣际谴游夜诘摹N夜殉晌澜绲诙徒诖蠊N夜淖试次;肼也陕曳ァ⒕合嘌辜鄢隹谑墙艚袅谝黄鸬摹R恍┑胤降牧斓几愕氖恰胺⒄股Χ媒ㄉ瓒唷保谩叭匙ゾ茫巳硕几闱弊魑诤牛酶闹破苹倒芯谩⒂美┐笙牙⒂谜猩桃手馗唇ㄉ琛⒂美蠓峙洳罹嘧魑⒄苟Γ庋缁嶂饕謇狄源嬖诘囊怨兄莆魈宓耐骋坏木没。统闪酥詈罹谩⒉棵啪谩⑷谩>昧煊蚣惫诵母≡辏顺闪司枚铮试吹难现乩朔押突肪车难现仄苹稻陀萦遥≡殖闪舜笤郑笤殖闪颂卮笤郑裥陨鹿势捣ⅲ陨甭省⒕癫÷省⒎缸锫什欢仙仙U庋姆⒄故遣唤】档模胶罄从允境鏊奈:Α     其次是产业安全。经济全球化使资本空前活跃,从拉美国家的教训看,过度的资本开放极大地危及了本国的产业安全。随着外资在我国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和对外资项目的逐渐放开,以及大型企业在境外的上市,如何防止产业空心化的问题已摆在了面前。事关国家经济命脉的产业,如电力、石油、石化、钢铁、通信等在境外上市要有严密的措施,确保国家的控股权;制造业要多引进技术,少引进资本,特别是要把住引进二、三流设备顶替资本投人这个关口,确保机器制造业的大幅利润不致被跨国公司所有对外商的超国民待遇应予取消,给外资的优惠越多,我沟牟蛋踩驮缴佟     再次是金融安全。从1988年收紧银根到今年的宏观调控,我国的金融安全形势一直不容乐观。我国的金融安全处于边缘化,人民币的升值贬值或缩水涨水、金融领域的重构、银行海外的上市、国外银行开展人民币业务等措施,都应避免饮鸩止渴的效应。银行清理呆账死账要有独立执行权,不能因地方行政干预,领导一个批示,银行就背一个大包袱。对以改制、上市为名行损公肥私之实制造呆账死账的要一查到底。     总起来说,实现分配公平,确保我国的安全和发展,应做到:要把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作为基本国策,既要加强教育,又要落实行动,防止消费拉动成了浪费拉动;要把就业率作为经济发展的最重要指标,公有制企业的效益作为最重要政绩;要严格控制不能再生资源的开发利用和出口,杜绝破坏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