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称共产党人的楷模”

“堪称共产党人的楷模”——黄克诚大将革命风范二三事


文/武文笑


一生出生入死、光明磊落的黄

克诚 60 多年的革命生涯中,蕴含着

极其丰富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作风,

是我们每个共产党员特别是党的领

导干部永可借鉴的宝贵财富。仅从

他注重艰苦奋斗勤俭节约、识才爱

才护才、深入调查研究、抓党风建设,

清廉正派铁面无私等方面的表现,就

足见他优秀共产党员令人钦佩的可

贵风范。1985 年 9 月,黄克诚感到

身体状况无法适应工作需要,主动

辞去了担任的一切领导职务。中共

十二届四中全会给黄克诚写了致敬

信,高度评价了他的光辉革命业绩

和崇高的革命品德,并给他发了致

敬电,赞誉他“具有坚强的阶级党性,

不盲从,不苟同,坚持真理,刚直

不阿,不论身居高位还是身陷逆境,

都一心为公,无私无畏”。1986 年

12 月 28 日,黄克诚病逝。他的夫人

唐棣华写了一副挽联:“为人复何

求少逢国危坚信马列青年从戎毕生

尽瘁幸得见中华民族光荣屹立;既

死无憾矣仰不愧天俯不怍人国运日

兴人才辈出惜不随全党同志再尽绵

薄。”当秘书为黄克诚追悼会的规

格征求唐棣华意见时,她无言地取

过黄克诚生平介绍草稿,将仅有的

几处较高评价的词语删去,平静地

说:“他一生没有给自己争过什么,

我们还是尊重他吧。”追悼会上,

中共中央的悼词中称他:“堪称共

产党人的楷模。”

勤俭节约不忘本

1955 年被授予大将军衔的黄克

诚,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

不朽的功勋。他虽然功勋卓著,身

居高位,但却从烽火连天的战争年

代到如火如荼的和平建设时期,都

一以贯之地始终保持着公仆的本色,

艰苦朴素,勤俭节约。

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黄克

诚带领抗日部队活动在盐阜区 5 年时

间。其间,由于日伪军的重兵封锁和

频繁的“扫荡”、“清乡”,部队的

生活供给十分困难。他带领大家节衣

缩食,渡过难关。刘少奇在新四军军

部召开的各师供给部长会议上曾多次

讲:“全军 7 个师,三师人最多,花

钱却最少,应当学习他们的经验。”

由于他在增产节约方面处处以身作

则,1942 年被评为全军的“节约标兵”。

1941 年至 1943 年,是抗日战争

最艰苦的时期。日伪军对敌后抗日根

据地实施残酷的杀光、烧光、抢光的

“三光”政策,并在经济上严密封锁,

不准任何物资运进根据地,妄图把我

军困死饿死。国民党反动派也在全国

掀起反共高潮。此时正逢苏北荒年,

粮食歉收,加上敌人下乡抢粮,老百

姓的生活也很困难,形势非常严峻。

三师指战员经常只能吃埋在地下的

霉玉米、霉黄豆和霉山芋干,严重影

响身体健康。面对困境,黄克诚提出:

自己开点荒,种些蔬菜,不就可以改

善改善生活了!很快全师上下掀起

了自己动手,开荒种地的热潮。黄克

诚自己亲自带头,和师参谋长洪学智

合开了一块地,种上了番茄、青菜等

蔬菜。

在师首长的带动下,干部、战

士一齐动手,开荒种菜,省下的菜金

可以买点荤菜,几个月时间,连队伙

食就得到了改善。黄克诚和洪学智还

将不少自己在菜地里种的番茄,送给

村里的群众。群众吃了,都高兴地说:

“吃了番茄甜在心,黄师长和我们一

条心。”

盐阜区种植棉花,却没有纺织

厂。老百姓穿衣,全靠自己手工纺

织,一年织的土布还不够自己穿衣

用,干部战士军装用布就更困难了。

为此,细心、爱琢磨的黄克诚,从拆

帽箍到去掉军装上装的翻领、衣兜

盖,再到将宽大的串式肥裤腰改成西

式裤腰……他这样想出了一连串省

不少布的办法来。但是当他同几位师

领导商量此法时,有人不赞成,说:

去掉帽折圈还好说,衣兜盖、翻领都

去掉,就不像军服了,这也省不了多

少布呀。黄克诚却不这样认为,他很

深沉地说:“我也考虑过,一套军装

省不了多少布,可全师官兵的服装加

起来,节省的数目就可观了,能减轻

群众的多少负担啊!”经过讨论,一

致决定采用黄克诚的办法。

在漫长的戎马生活中,黄克诚

的节俭是出了名的,他是军中节俭带

头人。

抗战时期,部队实行供给制,

官兵一致,每月每人发 3 两油、4 两

黄烟和 2 盒火柴。黄克诚吸烟很厉害,

每天晚上还要点灯熬夜,发的 2 盒火

柴,个把星期就用光了。没火柴吸烟

时,他就到群众家的灶膛里点火。后

来,黄克诚干脆买来火刀、火石,打

火抽烟。

发给他的洗脸毛巾他总剪成两

半,一半自己用,一半给别人用。

他说剪开来用就可以节省一半。5000

条毛巾剪断,够 1 万人用。为了节省

烧洗澡水的柴草,黄克诚一年四季坚

持洗冷水浴。冬天穿的棉袄,他好几

年都不舍得换新的,总是补丁摞补

丁。对于指战员的好心劝告提醒,他

总是笑嘻嘻地回答说:“破了,再补

一补,还能穿嘛!”他总会又语重心

长地说:“目前我们的财政经济还很

紧张,能节约的要尽量节约,好积蓄

力量来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啊!”说

完黄克诚就把旧棉袄接过来,拿出针

线包,缝补了起来。一天,张兴旗看

到黄克诚躬着腰到灶膛里点火,既不

方便,又影响工作,就悄悄替他多领

了两盒火柴。黄克诚发现后,立即又

退给张兴旗。

新中国成立后,各方面条件逐

渐好起来了,黄克诚的生活该理所当

然地有点改善了吧?但他依旧一如

既往地坚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老

传统,本色不变。

黄克诚在担任中央军委秘书长

兼总参谋长期间,大力提倡勤俭办

事,勤俭建军,并严格掌握着行政和

军费开支,不该花的钱,他一分都不

许花。尽管当时国家拨给军队的费用

很有限,但就是这有限的钱,他仍要

千方百计地节余出一些费用来支援

国家经济建设。对于那些大手大脚

花国家钱的现象,他斥之为败家子作

风,认为这不像共产党人所为。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黄

克诚重新担任了党和军队的领导职

务。1976 年早春,北京南池子大街

上出现了这样一个新邻居:戴着一副

黑墨镜,拄着拐杖,身体很瘦弱,那

件中山式的黑棉袄,在庄稼院里的老

农身上经常能看到。谁会想到这个像

庄稼汉的老头就是战功卓著、举世闻

名的黄克诚大将!被解除了 20 年的

“监护”,黄克诚搬进了一个什么样

的新家呢?房子是新中国成立前造的

老式住宅,在建国后这漫长的岁月里

已维修过多次。屋顶椽朽瓦碎,四壁

斑驳,整个房子倒很像是一个走进垂

暮之年的老人。漏雨、漏雪、暖气不

热、地面阴潮……黄克诚却很满足,

早晚脸上都挂着笑,在电话里张口闭

口都对老战友们说“我有家了,得空

来瞧瞧吧!”

一场连阴雨迎接黄老的“乔迁

之喜”。屋外下大雨,屋内落小雨。

对着床头的屋顶有个不小的洞,几乎

是吊线线似的淌着雨水,工作人员不

得不放个脸盆接水。叮叮咚咚的水声

蛮悦耳。黄克诚的思绪被牵动。他想

起了一件事,忙喊警卫员:“小刘,

快,把脸盆放到院里接水去吧,给我

量量这场雨能下多少!”这是黄克诚

的老习惯了,从战争年代开始他就用

这种接水的方法测量降水量,与田间

望岁之心同享欢乐。现在有的是现代

化预测天气测量风雨冰雪的设备,可

他因双目失明,还得沿用这古老的方

法。雨停了,警卫员把足以使庄稼人

喜悦的降雨量告诉了黄克诚,他一听,

下巴上的几支稀疏的胡子都乐颤了:

“太好了,天旱了这么长日子!这回

庄稼有救了,农民不会受罪了!”

后来,传来风声,黄克诚要到

中纪委工作了。冷冷清清的黄家门前

突然变得宾客盈门了,甚至在他到医

院检查身体时,有人还追到病房去探

望。也是在这时候,有关部门考虑给

他换房子了。可是,黄克诚不同意,

这是人们没有料到的。还得换!有关

同志想得很周到,让一个年迈多病的

首长住这样的房子太不合适了。再

有,这房子旁边就是一个消防站,警

报器经常出其不意地叫起来,壮实的

年轻人也能被吓一大跳呢!

不用换了!黄克诚就是不松口。

他对好心的人们陈述了下列的理由:

“你们看看南池子大街上,再看看北

京市,能住上我这样独门独院的人家

有几户?跟谁比嘛!黄克诚现在住

的比那些一般人家住的阔气多了。退

一步说,我嫌房子破、嫌吵搬走了,

别人来还不照样是破是吵吗?”

“那就把房子维修一下吧!”人

们说。由于黄克诚所住的房子实在是

太破旧了,一次,腐烂的顶板竟然掉

下来一块,这块顶板正好落在他的床

边。万幸的是,他没有被伤着。在这

种情况下,他才同意翻修屋顶。但是,

当黄克诚一打听维修费要10来万元、

少说也要七八万时,心疼得直吐舌头,

想变卦了。他说:“一个破房子花这

么多的钱去修没有必要。”“哪里坏

了就修哪里,不要全部翻修,能节省

一点是一点。”30 年前他当副总参

谋长兼总后勤部部长时是这样,现在

他的官衔都没了仍然是这样。国家的

每一分钱都串在黄克诚的肋骨上!最

后以工程连几个战士爬上房顶把瓦倒

腾了一遍为结局。

就 这 样, 黄 克 诚 大 将 直 到 他

1986 年逝世,一直都在南池子这栋

新中国成立遗留下来的旧房子里住

着——夏天漏雨,冬天透风,也始终

没有接通热力管道——这就是中国

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书记的

住宅。

黄克诚早年患有支气管炎,晚

年病情愈发严重。尤其是冬季,经常

发作。发作起来,咳嗽不断,有时竟

能咳上几十分钟。对此,家人和他身

边的工作人员都很心疼,也很着急。

知道他病情的同志都劝他到南方去

过冬,以避免支气管炎发作,减少一

些痛苦。一些在南方工作的领导同志

来探望他,也邀请他去南方疗养休

息,但每次都被他谢绝了。他说:“我

已经是 80 岁的人了,眼睛又不好,

出去就得带工作人员,需要花很多

钱。而我出去又干不了什么工作,只

能给国家浪费钱财,给地方上增加不

必要的负担。所以,还是不去为好。”  

黄克诚因病住过几次医院。在

住院时,他曾对医护人员讲:“等将

来有一天,我的病重了,你们不要抢

救,打一针让我过去就行了。因为抢

救过来也是个废人,干不了什么工

作,还不如把国家的钱省下来,抢救

那些需要抢救的人。”  

1986 年 10 月,黄克诚的病情加

重了。在住院期间,一生讲求实际的

他自感病已难治,便拒绝治疗,并劝

说医生们道:“请你们不必为我浪费

国家钱财了。”他还多次以马克思的

女儿、女婿拉法格夫妇在晚年为不增

加党的负担而自己结束生命的事为

例,拒绝用药和抢救。医生们只好让

几个身强力壮的战士按住他的手臂

注射、输液,可是他一旦清醒就又把

呼吸机的管子和针头拔掉。

黄克诚的一生,真正是俭朴的

一生,清廉的一生。他虽然自己花钱

精打细算,但是在帮助他人解决困难

时,却非常慷慨。从实行薪金制时起,

他就每月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 100 元

钱,帮助在革命战争中牺牲了的烈士

的家属。

护才爱才有胆识

表现黄克诚爱才护才的一件事,

是黄克诚冒险搭救所谓的“AB 团”

分子。

1931 年盛夏,中央苏区第三次

反“围剿”战斗正酣之际,红三军团

第三师政委黄克诚在火线上突然接

到命令,要他立即回到军团政治部领

受任务。他以为上级又要调换他的工

作,没作多想,便向师里交待了工作,

从前线撤了下来。

黄克诚喘息未定,军团政治部

肃反委员会负责人就将一份名单递

了过来,面容严峻地对他说道:“这

份名单上的人,是被供出来的‘AB 团’

分子,要立即抓捕归案,押送肃反委

员会接受审查。”

黄克诚一看名单,上面所列的

人大多是第三师中久经战斗、英勇忠

贞的基层指挥员。其中有两名连指导

员,还是黄克诚来到第三师后亲手培

养提拔起来的。凭他对部下的了解,

根本就不相信名单上的那些人会是什

么“AB 团”分子。黄克诚十分清楚,

在那种“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肃

反方针之下,所谓押送审查,实际上

等同于“置之于死地”。

黄克诚向肃反委员会据理力争,

并担保名单上的人没有一个会是“AB

团”分子,希望肃反委员会“刀下留

人”。然而,肃反委员会只相信逼供

信搞出来的所谓“证据”。黄克诚自

知再费唇舌已无济于事,便转身离开。

在赶回部队的途中,黄克诚已

下定履险抗命的决心,决意设法保护

名单上的那些同志,不使他们被捕上

送。至于这样做的后果,他已顾不得

许多。过了几天,肃反委员会不见第

三师的“AB 团”分子押送来,便一

再向黄克诚催问,其言辞一次比一次

严厉。

黄克诚暗自思忖,这样硬顶下

去,恐怕也不是个办法。他思来想去,

最后决定秘密通知名单上的同志暂

时上山躲避,等过了这阵风头之后,

或许会有转圜的余地。名单上的那几

名干部非常理解政委此番用意的苦

衷,他们二话不讲,老老实实地按照

黄克诚的吩咐,到附近一个山洞里躲

藏起来。黄克诚则每天秘密派人给他

们送饭,并一再关照他们好自为之。

又过了些日子,肃反委员会亲

自派人到第三师来捕人。但找遍第三

师所有的部队,名单上的人一个也没

有找见。黄克诚则对肃反委员会派来

的人虚与委蛇,敷衍应付。

当时正处于反“围剿”的紧张

战斗期间,战事频繁。到打仗时,黄

克诚便派人通知在山上躲藏的干部,

各自回到自己的部队带兵参加战斗。

一俟战斗结束,再马上上山躲藏起

来。那几名干部明知自己凶多吉少。

可没有一个人打算逃跑,作战中愈加

勇敢顽强。黄克诚见到这种情景,愈

加坚信这些同志是党的好干部,决心

千方百计把他们保护好。就这样,大

约过了半个月的时间,那几名干部见

平安无事,以为风头已过,便有些放

松警惕了,战斗结束后也不急于上山

躲藏了。

但是,这件事情终于被肃反委

员会所察觉。在一次战斗刚刚结束之

后,有两名连指导员马上被肃反委员

会派人捕去,不久即遇害。

黄克诚得知后,不禁痛心疾首。

他径直来到军团政治部,怒斥肃反委

员会干了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情。黄

克诚前次抗命拒不捕人上送,早已引

起肃反委员会的不满;现在他又来为

“AB 团”分子鸣冤叫屈,自然更不

为所容。肃反委员会不容分说,当即

下令将黄克诚抓捕起来“审查”。  

正当肃反委员会欲以“同情和

包庇反革命,破坏肃反”的罪名将黄

克诚处决之时,军团长彭德怀得知此

事,火速从前线赶来,要肃反委员会

“刀下留人”。由于彭德怀的干预,

黄克诚才幸免一死。但是,却被撤销

了师政治委员的职务。

由于彭德怀的干预而使肃反委

员会“刀下留人”的事,黄克诚当时

并不知情,肃反委员会释放他的时

候,没有讲明原委,包括彭德怀本人

也从来没有对黄克诚谈过这件事。因

此,当 1959 年庐山会议上黄克诚被

批判时,有人说他支持彭德怀的“意

见书”,是为了报当年的“救命之

恩”,竟使得黄克诚莫名其妙。经过

有关人员在会上的“揭发”证实,黄

克诚才总算得知当年之所以没有被

肃反委员会杀头,原来是彭德怀干预

的结果。黄克诚在晚年时,曾如是说:

“我和彭德怀言不及私,相待以诚,

相争以理,性格作风比较合得来,如

此而已。”

表现识才爱才的一件事,则是

黄克诚亲点张震担任作战参谋。

1930 年 5 月,张震参加中国工

农红军第五军,在第二纵队直辖的特

务大队当宣传员,经过攻打平江、大

冶、岳州等战斗的考验,1930 年 8 月,

张震参加了第二次攻打长沙的战斗。

10 月,张震随部参加了江西临江镇

战斗。他三进三出临江镇,在战斗中

奋勇争先,休整时严守纪律,在火线

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4 年 7 月,在第五次反“围剿”

中,张震任红十团三营代理营长,防

守蜡烛形阵地。敌我相距只有四五百

米远,八连阵地与敌军只隔一道小山

沟。张震派出联络员深入敌阵开展

统战工作,在“穷苦人不打穷苦人”

的口号下,双方商定互不射击,当敌

督战队蓝衣社上来后,对方就朝天放

枪;不仅如此,双方还在 山沟里开

过一次不带枪的“联欢会”。有一天,

对方阵地的白军喊道:“红军弟兄们,

你们辛苦了,我们来接防喽!”同时

还听到对方修路的声响。张震分析这

是一种暗示,他一面命令部队进入阵

地一面报告团部请求支援。团部立即

调来两挺机关枪。果然,第二天拂

晓,敌军两三个团向我十二团五连防

守的阵地发起进攻。红五连打得很英

勇,大部壮烈牺牲。随后,敌又向蜡

烛形阵地疯狂攻击,先是派飞机狂轰

滥炸,后用大口径重型山炮直接摧毁

我方工事。营指挥所被打塌了,电话

线也断了。张震爬出交通壕一看,只

见敌军密密麻麻像潮水般涌向三营

八连前沿阵地。张震指挥该连奋勇还

击,打退了敌军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可敌军炮火越来越猛,以两个团的兵

力蜂拥而上。张震决定调七连实施反

冲击,八连指导员奋勇地从工事里冲

出来,与七连密切配合,终于把爬上

我阵地的敌人消灭了。张震奉命带一

个连去支援友军时作战负伤,团部将

张震送往后方医院治疗。

对于张震有勇有谋的突出表现,

颇善体察下情的师政委黄克诚耳闻

了许多,自然了然于胸。一天,黄克

诚来到医院看望伤员。见到张震时不

由得亲切地说:“你就是张震吗,你

在前线打仗不但勇敢,还有自己的一

套方法,小伙子了不起呀。”随即,

便点名要张震跟他回前方,任十团作

战参谋。

铁面无私抓党风

黄克诚做事讲原则、办事讲纪

律、追求事物的本质、不贪功而廉洁

奉公、两袖清风,是从革命年代就奉

为其人生座右铭且一路锤炼出来的。

黄克诚率领新四军第三师转战

苏北时,有一次,他在冬夜里率部进

入阜宁县一个村子,老百姓黑夜中都

不敢开门。黄克诚便命令部队在房前

屋后草堆旁寻找避风处休息。当时,

他的夫人、秘书唐棣华正带着刚满周

岁的孩子随队,警卫员说要给师长找

间房子,也被严厉制止,他把妻儿安

排在草堆里。

即便到了和平建设岁月,黄克

诚依然保持这样的为官作风。20 世

纪 80 年代初,社会上大兴结婚操办

之风。1980 年春黄克诚的小儿子黄

晴结婚时,有人提议用小车把新娘接

过来。黄克诚态度坚决地不准许其动

用公车,说:“摆这个谱有什么用?

年轻轻的,不愿走路,坐公共汽车、

骑自行车都可以来嘛!”黄晴最后骑

上自行车把新娘接进了家门,既没有

请客,也没有设宴,只是全家人聚在

一起,邀请工作人员吃了一顿饭,就

把喜事办了。这样的家规虽然近乎苛

刻,但却给子女留下了克勤克俭、艰

苦奋斗的家风。由于严于律己,以身

作则,所以在他大力查处违纪违法事

件且铁面无情时,大家都心服口服。

1978 年 12 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

会召开,这次会议上选举产生了中央

纪律检查委员会。早在中纪委成立之

初,黄克诚就请示过陈云:纪律检查

委员会主要抓什么?陈云明确回答:

“抓党风。”1979 年 1 月,黄克诚在

中纪委第一次全委会讲话时也曾明确

表示:“我赞成陈云同志的意见,纪

律检查委员会要抓党风,要整顿党风,

从思想上、组织上、作风上转变党风。”

为了落实抓党风建设这一任务,随后,

黄克诚就参与组织起草了《关于高级

干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规定》。这个《规

定》是针对党内一些高级干部以权谋

私、搞特殊化等问题而制定的。当时,

干部特殊化,已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

严重问题,引起了群众的强烈不满,

必须严肃处理,认真解决。《规定》

对中央机关和国家机关、各人民团体

的高级干部生活待遇,作出了 10 项

规定。比如规定“一个高级干部的宿

舍只能有一处,不得同时占用两处。

调到外地工作时,应将原宿舍交回”;

“高级干部外出视察和检查工作,不

能携带家属子女和无关人员”;“不

准用公款请客送礼”等。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中纪委

成立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查了总参

(全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

部”)。

1980 年 1 月,主持总参工作的

杨勇,为欢送调离总参的李达、张才

千,欢迎调来总参工作的张震,在京

西宾馆请他们吃饭共花去 400 元。事

后,有人举报他们公款吃喝。

总参,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

会、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下,负责组

织全国武装力量建设和作战指挥的

最高军事统率机关。这样一个军中

“首脑”,如果不廉洁奉公、严于律己,

还怎么教育别人?因此,当时任中央

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书记的黄克诚

知道后,并没有因为杨勇、张震是老

部下且事情不大而放宽要求。

黄克诚严肃批评了这一做法,

指示:“要查,不管涉及天王老子都

要查,不仅要查,还要处理,谁出主

意谁出钱。”在旁人看来,黄克诚这

种做法是撕破脸皮,不顾杨勇、张震

和他当年共同浴血奋战结下的深厚

战斗情谊。其实不然。

听说黄克诚要查这件事,杨勇

当时认为这是在小题大做,心生不

快。但当黄克诚给杨勇打电话说:“你

官大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 !”杨勇

放下电话,立马就赶到黄克诚那里,

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说不用查了,是

我的主意,随后杨勇从自己的工资中

拿出 400 元补上饭钱。并作了检讨,

了结了此事。

黄克诚当时在处理此事件时,

有不少人说情并要求共同承担责任。

但黄克诚坚决不肯让步,他说:“越

是老部下,才越要严格要求,不然怎

么服众。”可见,为了抓党风军风,

黄克诚铁面无私。

黄克诚这种狠抓党风不怕拉下

脸的做法,在当时引起的反响是很大

的,起到的效用也是巨大的。原副总

参谋长何其宗后来在谈到这件事时

说,当时他刚调总参工作就碰到这件

事,给了他极深的教育,从此以后他

在总参工作就从未用公款请过客。

黄克诚晚年在中央纪委工作期

间,经常有老部下或他们的子女到家

去看望他,也有相识不相识的干部

向他反映情况,求他帮助解决困难、

落实政策,有的来时提点水果之类的

礼品。黄克诚一再嘱咐身边的工作人

员:“凡来求我帮忙办事带东西来的

一律拒收,当然按政策规定应该办又

可以办的尽力办,不符合规定的决不

能办。”

长春市一家医院的一位医生,

1957 年被错划为右派,政治上受歧

视,级别待遇长期受影响,精神上很

压抑。无奈之下,他试着向黄克诚和

中央纪委写信申诉。黄克诚知道后,

随即给这个医生所在的医院党委写

信,责成他们认真复查处理。医院查

清情况并报请上级批准,很快使这位

医生的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这位普

通医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问题居

然得到黄克诚如此的关注,感激之

余,他给黄克诚回了一封信,表示要

加倍努力工作,同时寄了一筐苹果答

谢黄克诚。黄克诚知道后,对身边的

工作人员说:“回信告诉他,帮他解

决问题是党和政府的责任,是应该

的,现在问题得到落实,放下包袱好

好工作就行了,不必送礼。”他同时

嘱咐工作人员:“苹果要坚决退回去,

一筐苹果要花掉几十元钱,一个普通

干部一个月的工资啊,况且,不能助

长这种风气。”工作人员十分为难,

千里迢迢退回去,苹果会烂掉的,但

他们知道黄克诚的脾气,不退又不

行,于是将那筐苹果用手推车推到商

店,请人家帮助卖掉,而后将钱寄给

了那位医生。

上述这些“小事”,反映出黄

克诚大将的清廉风格值得我们称道

和提倡,那就是身体力行,严于律己,

时时处处严把“廉关”,筑牢拒腐防

变的道道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