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者是杀不尽的!” ——记刘少奇的革命伴侣何宝珍

文/冯晓蔚

image.png

何宝珍

何宝珍,1902 年 4 月出生于湖南省道县。1914 年入县女子小学读书。1918 年考取衡阳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在学校里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22 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 9 月因领导学潮被校方开除。经过学校党组织的联系,很快来到长沙中共湘区委员会。同年 10 月被分配去安源工作,在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子弟学校任教员兼工人俱乐部书报科委员。1923 年春转入中国共产党,4 月与刘少奇结成革命伴侣。曾任汉口市妇女协会组织部长、全国互济总会的领导兼营救部部长。1933 年 3 月被国民党宪兵逮捕,关进南京宪兵司令部监狱。

1934 年秋,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年仅32 岁。何宝珍英勇牺牲后, 刘少奇沉痛地称赞她“英勇坚决, 为女党员之杰出者”。

 

受到毛泽东等的亲切关怀和教育

1919 年, 五四爱国运动波及衡阳。在省立三女师读书的何宝珍目睹当局为了阻止学生参加校外爱国活动, 挂牌告示, 禁止学生外出,并将大门落锁数日。开始, 由于消息闭塞,学生们没有反应。后来,其他学校的爱国学生将湖南省学生联合会的罢课宣言等宣传材料从墙外抛进学校,学生读后, 大为震动。

何宝珍将省学联罢课宣言摘抄在黑板上,并邀集几名进步同学, 进行宣传活动。一次,她在自修室内听到一些同学正在议论校长封锁校外消息的专制行为,便趁机鼓动大家参加校外爱国运动。在她的带领下,全班学生剪了辫子,梳成短发,每人自制一面三角纸旗,上书“反对二十一条”等口号,准备参加全市反帝爱国运动大会和示威游行。开会那天,她们纷纷越墙出校,分几个渡口过江,按约准时赶到雁峰寺会场,参加了大会并和同学们一起上街游行。

紧接着,何宝珍参加了罢课斗争,随学生讲演团深入街巷码头、市郊农村,演新剧,贴标语,发传单。何宝珍主演了《寝台湾》、《孔雀东南飞》等时事活报剧, 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反动军阀政府的卖国罪行,抨击和反对封建礼教。她还积极参加国货维持会的各种活动,抵制和焚毁日货,大力推销国货。这时,何宝珍成了三女师进步学生爱国活动的积极组织者,被全校学生选为湘南学生联合会的代表。

五四运动后,邓中夏、何叔衡、恽代英、毛泽东等先后多次到衡阳省立第三男、女师范等校进行社会调查,宣传马列主义和十月革命的意义,指导和组织青年运动,开展建党建团活动。何宝珍接受了这些教育以后,思想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不久,她在衡阳地下党负责人张秋人的培养下, 于 1922 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 任三女师团组织负责人。

这一年,党领导下的工人运动掀起高潮。为了配合长沙、安源、水口山等地工人的斗争,何宝珍根据衡阳党组织的指示,积极组织省立三女师的学生运动,声援各地的罢工斗争。其时,三女师校长欧阳骏,敌视学生运动,多次牌示何宝珍等人,到校长室接受训斥。何宝珍同进步同学商量, 决定对欧阳骏进行反击。

一天,当欧阳骏坐着花轿来到学校礼堂门前刚刚下轿,一群学生突然将她团团围住,高声嚷叫着:“来来来,大家快来看新媳妇啊!”招来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欧阳骏气急败坏地狂叫乱骂, 把脚跺得“咚咚”响。学生们给她回答的却是一阵紧接一阵的“哈哈”大笑,并高呼“洋婆子滚开去”、打倒欧阳骏” 等口号。欧阳骏原是一个留美女学生,依仗湖南省长赵恒惕作靠山,把三女师当作私家乐土,横暴压制学生的进步思想和活动。她又爱打扮,讲排场,校务开支,挥霍无度。她寓居衡阳丁家码头,离校不到 300 步。但是,为了摆阔气,每次来往, 总要用花轿接送。革命浪潮兴起后,她为了加强对学校的控制, 花轿来去频繁,受到训斥的学生也越来越多,终于导致了这次进步学生发动闹花轿的事件。

闹花轿前后,何宝珍还率领进步同学在群众中勇敢地揭露了学校当局专制腐败,校务无能, 贪污学生校服、伙食杂费等劣迹, 引起了学校当局对她的十分忌恨。于是,欧阳骏勾结县衙,串通道县蒋姓地主在衡阳求学的儿子声言“何宝珍是蒋家人,她在外犯事, 蒋家有权处置”,把何宝珍禁闭在学校楼上的教室里,禁止通信会客,不准外出活动,并用快邮代电,催促蒋姓地主差人把她接回, 按“ 家法” 惩办。在地下党负责人张秋人和各校进步师生的帮助下,何宝珍逃出了学校,后被欧阳骏开除学籍。当年湖南《大公报》曾以《第三女师风潮之面面观》为题报道此事, 揭露欧阳骏迫害学生的恶迹:第三女子师范校长欧阳骏开除学生何宝珍等一事。双方均有传单, 互相攻讦。兹又接衡州某君投稿云,第三女子师范校长欧阳骏接办以来, 无甚成绩, 且多不合之处,早经该校第五班毕业学生宣布其罪状。欧阳仍照例向省署辞职, 省署亦照例慰留, 欧阳因此恨五班学生刺骨,乃将伊等毕业文凭扣留不发,欧阳又恐为在校学生揭发,乃先发制人, 突于前日借故将该校学生何宝珍、肖腾芳、邓金声开除,该校学生亦噤不敢声,且通信会客,均不自由, 学校顿成囚舍,闻何宝珍等业已来省, 发表宣言, 哀诉于学界并呈请官厅惩办欧阳骏校长云。

何宝珍被省立三女师开除后, 带着张秋人给中共湘区委员会的信件到长沙,以亲友名义投居清水塘毛泽东家里。在这里,她直接受到了湘区党委和毛泽东、何叔衡等的亲切关怀和教育。毛泽东给她取了何葆贞这个名字,还经常给她和毛泽覃、毛泽建等讲解革命道理和工人农民受压迫剥削的痛苦。有一次,何宝珍听着听着,联想起自己的身世和苦难遭遇,不禁大哭起来,毛泽东、杨开慧爱抚地给予劝慰,并进一步对她启发教育,使她更加坚定了革命意志。

 

和刘少奇在广州开展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斗争

1923 年春,何宝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当时, 安源大罢工取得胜利,中共湘区委员会决定派人赴安源加强工运工作。毛泽东对何宝珍说:“ 安源俱乐部急需要女同志去工作,你去很好。” 何宝珍非常高兴地接受了任务, 跟随刘少奇到安源,在刘少奇的领导下, 进行工运工作。她在路矿子弟学校和补习学校担任教员, 并兼俱乐部书报科委员,还在工人夜校初级班兼课。在工运事业的共同斗争中,她和刘少奇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同年 4 月在安源结婚。

在教学实践当中,何宝珍讲授《工人读本》、《工人补习教科书》等教材, 并经常运用参观图像、通俗讲演、化装演说、工人讨论会、研究讨论会等多种教学方法, 向工人灌输文化和政治知识,提高工人的文化水平及思想觉悟, 深受学员们的欢迎。

何宝珍在安源工作和回到宁乡休假期间,十分注重社会调查和研究妇女解放运动,写有《宁乡县城的鬼迷社会》、《女子教育与社会改造》等文章,文笔生动流畅, 说理通俗易懂。她用在宁乡调查所见的事实,揭露了当时的湖南是“ 黑暗龌龊的社会, 恶浊腐败的政治。”一针见血地指出:“夺取政权,总是不可免的一种过程。”

她还针对当时社会上男尊女卑思想和一些受过奴化教育的女学生,幻想嫁给议员、法官、外国人做姨太太的时病,在报上发文提出“ 妇女问题, 乃社会问题中的一部分; 妇女问题不解决, 剧行社会主义,定要多一层障碍, 而支那的妇女, 受了男上女奴的虐待, 更加厉害。故欲使我们彻底解放, 非格外努力, 使我们渐渐地明白自己的地位不可, 且此一番的努力,尤其是非假(手女子不可”。

1925 年初,何宝珍随刘少奇到上海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作,参加了“五卅”运动。这年冬天,刘少奇因朝夕奔走, 积劳成疾, 经组织同意,由何宝珍陪送回湘养病。

12 月 16 日,刘少奇在长沙贡院西街文化书社被湖南反动政府逮捕。消息传出, 全国各地工会、各界团体纷纷通电谴责赵恒惕,要求释放刘少奇。何宝珍根据党的指示,沉着、勇敢、机智地开展营救工作。她去长沙长郡中学找到原在衡阳相识的第三男子师范学生李治安,争取他的同情和支持, 通过关系找当时的湖南省议会议长欧阳振声疏通,由宁乡籍的省议员及绅士出面保释。在各方的营教下,赵恒惕不得已于 1926 年 1 16 日释放刘少奇出狱。接着, 何宝珍便陪送刘少奇到广州,投入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斗争。

 

不幸被捕囚于南京模范监狱

1926 年 10 月,何宝珍从广州来到武汉,被党组织安排在国民党中央党部组织部做收发文件的管理工作。同时, 经常参加慰问伤病员和救济妇女儿童的活动。这时许多党内同志都得到过她的帮助。毛泽东、林伯渠、吴玉章等先后介绍一些党团员与她共事, 她主动替他们解决食宿困难,热情地帮助他们熟悉工作环境和业务。

当时,刘少奇担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委员长兼湖北全省总工会秘书长, 领导湖北、武汉地区的广大工人群众同帝国主义、新旧反动军阀作斗争,与省总工会其他三位同志,挤住在汉口尚德里四号一简朴的小楼房里,开会、听汇报、接待来访、分派内外工作, 总是一天到晚忙不赢。何宝珍兼理着一切家务重担, 一日三餐, 使大家温饱相安,亲密无间。后来, 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叛变革命,形势日益紧张,她又想方设法将这些同志或转移别处,或掩护起来, 表现了非凡的组织才能。

大革命失败后,何宝珍随同刘少奇转庐山、天津、东北、华北等地,最后到了上海,从事党、工会、妇女和群众工作,任过交通, 做过教员,搞过联络,住过机关, 守过店铺,进过工厂。为了党的事业和同志们的安全,她不顾个人安危, 忍着幼儿离散的痛苦, 忘我地为党工作,为同志们排忧解难。

1932 年冬,刘少奇离开上海到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工作,党决定何宝珍继续留在上海,担任全国互济会负责人兼营救部部长, 负责同赤色国际互济总会联系,争取国际援助。她时常要为难友们聘请律师,营救被捕同志。以后, 邓中夏任互济总会主任,何宝珍才专任营救部部长。她改名王芬芳, 以教师的公开身份作掩护,四处奔波。她的革命行动引起了反动派的注意。一天,敌人把她堵在家里, 并且在周围进行了严密封锁。何宝珍意识到将要出事,连忙把小儿子毛毛(允若推到邻居大嫂怀里, 求她给予掩护照看,并嘱咐说:“过几天会有人来领他的。” 然后从容地应付前来逮捕她的敌人。

何宝珍被捕后,开始囚禁在上海公安局。敌人审问她时, 她说是家属也当过教师。敌人说:“不对,你是政治犯!”她答:“我只会煮饭,不会蒸饭。”

敌人没有弄清楚她的真正身份,在公安局拷打了几次,也未能查出结果,便将她解往南京宪兵司令部。又经多次审讯,她坚不吐实, 最后,敌人判她 15 年徒刑,囚禁于南京市模范监狱。

 

“要口供,没有!要命有一条!”

在狱中,何宝珍遇到早先被捕的钱瑛、帅孟奇、耿建华、夏之栩等同志,她们一起组织难友与敌人展开一次又一次的斗争。

— 天,从事地下工作的熊天荆,奉命以探监为名,同狱中难友建立联系,当她路过女囚牢房时, 从窗孔里塞进了一个小纸团,还没有来得及打开看,就听见门外看守叫嚷要号子钥匙。何宝珍急忙将纸条丢入便桶内,从另一位难友手中接过她抱着的孩子说:“你去坐在便桶上,我来抱娃娃。”于是,她一面逗着小孩,一面哼着歌曲,装着若然无事的样子。看守闹腾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没有搜出来,只好到别的号子去了。看守走后,何宝珍从便桶中把纸条取出来,打开看过内容,即按纸条上的要求,将一个重要消息迅速转递给了男号子。当时,女牢的看守大多数是为生活所逼被雇来的。为了取得与外界的联系,何宝珍与帅孟奇等商量, 决定做看守的工作, 她们以拉家常, 帮助女看守做事、绣花等方法,跟女看守们搞好关系, 使得放松了看管,趁晚饭后开牢门之便,与其他牢房的同志暗通讯息,取得联系。

何宝珍在狱中,情绪乐观。她擅长言辞,又会演戏、曲艺、唱歌, 常常把旧曲牌填上自己编的新词, 演唱给大家听。在节假日和饭后小放风的时候,她都要唱上一段, 给牢狱里带来了欢乐的气氛,使难友们在精神上得到鼓舞。

何宝珍对敌斗争机智、勇敢, 善于应变, 不仅掩护了自己, 也掩护了同志。她刚到模范监狱时,夏之栩几乎要喊出她的真名来。

她机智地抢先说:“ 你还认得我王芬芳吗?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巧妙地告知自己用了假名。有一次,帅孟奇正在起草一份职工运动报告,一个名叫“二科长” 的狱更,突然间进来搜查,发现了这个开了头的报告,连连对帅孟奇进行追问。何宝珍马上挺身而出,说:“我是她们的老师,我教她们识字,这是她们在抄书练字。” 识字不多的“二科长”毫无所获, 只得悻悻而去。

支持遭受迫害的国际友人牛兰夫妇,是规模最大的一次狱中斗争。当时牛兰是职工国际泛太平洋产业同盟秘书、著名的共产主义战士。1931 年 6 月 15 日,牛兰偕同夫人范露伊丝(亦有译为汪得莉珍)在上海公共租界被英国巡捕逮捕。不久,租界当局把他们交与国民党法院。国民党高等法院悍然判处牛兰夫妇死刑,后减为无期徒刑,一直被囚在南京第一模范监狱。这时, 他们夫妇为了抗议国民党反动派,正在进行绝食斗争。何宝珍等决定以要求改善政治犯生活待遇为由,对他俩进行间接声援。她们向监狱当局提出要求: 允许中医就诊,允许亲友送书报食物, 允许通信等条件, 最后附加一条要求释放牛兰夫妇。

当监狱当局拒不接受时,何宝珍等 30 多人便一致宣布绝食。绝食进行到第四天,姐妹们有的吐绿水, 何宝珍平日体质较弱, 呕吐更加厉害。但她为了斗争的胜利,顽强支持着身体,反复向女看守做工作,说明姐妹们的行动是正义的,自己的家世出身也跟她们一样穷苦,取得一些看守的同情。看守们纷纷向监狱当局反映“犯人快要饿死了”,使得监狱长亲自到监狱探望, 说服大家进食。何宝珍等回答说:“监狱不答应条件,宁可饿死也不进餐。” 绝食到第七天,监狱当局深怕饿死了政治犯,更加恐慌,被迫答应全部条件, 并将牛兰夫妇送医院治疗,使这次绝食斗争取得了胜利。

1934 年秋,有个互济会女干部, 前来探监, 何宝珍要她帮助一个被释放的干部家属解决困难。不久,这个互济会干部被捕入狱, 在审讯中,供出了何宝珍的真实身份。敌人了解情况后, 对何宝珍施以种种酷刑, 逼她招供。何宝珍坚贞不屈,对敌人说:“要口供,没有!要命有一条!革命者是杀不尽的!”敌人无可奈何, 这年冬天一个寒风凛烈的早晨, 何宝珍在雨花台从容就义,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何宝珍牺牲的消息传开,凡是熟悉她的同志,无不感到难忍的悲痛。对于她革命的一生, 刘少奇有过这样的赞语:“英勇坚决, 为女党员之杰出者。”

1950 年, 刘少奇到南京雨花台缅怀烈士,在烈士纪念碑前深情地说: 几十年来, 无数的革命先烈被处死在这里,何宝珍同志便是其中的一位。

何宝珍的革命情怀和英雄斗志激励着家乡人民。2015 年以来,道县党委和政府募集资金对何宝珍故居进行修缮,并广泛征集革命文物,对故居文物进行复原陈列布展。2017 4 月, 何宝珍故居正式对外开放,现被列为永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永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湖南省全民国防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