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人物风采 被埋没半个多世纪的红军将领黄开湘

第3章:人物风采 被埋没半个多世纪的红军将领黄开湘/周重礼 祝宝一    他不是名人,但他在创建人民共和国的战斗中战功赫赫;他没有军衔,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军队的领导人却亲昵地称他为将军;他早应该立传,但由于以讹传讹,使他蒙受了半个世纪的不白之冤。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他才得以恢复名誉。他就是红军长征中指挥飞夺沪定桥、奇袭天险腊子口等战斗的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团长黄开湘将军,团政委是大名鼎鼎的杨成武将军。     黄开湘,1901年正月出生在江西省弋阳县漆工镇黄家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他下有4个弟弟、两个妹妹。因家中吃饭人多,他少年时代便开始备尝生活的艰辛,以木匠、箍桶为生。因他母亲方尚香是弋阳漆工镇湖扩村人,是方志敏的堂姑,因而从小就认识方家几兄弟。1926年春,方志敏受中共江西省委的派遣回家乡开展农民运动,黄开湘利用做木匠的有利职业,走家串户,协助方志敏在漆工、烈桥一带的近百个村子建立了秘密农协会。不久,他由方志敏、黄镇中介绍加人了中国共产党,是赣东北地区早期党员之一。     土地革命时期,他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弋横6万多农民的年关大暴动,并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无论是在创建和扩大赣东北苏区的艰苦环境中,还是在历次反“围剿”的厮杀搏斗中,以及在万里长征的征战中,他都勇往直前、胆识过人、功绩卓著。尤其是在肉搏中,他不用刺刀和大刀,却提起斧头东砍西劈。周恩来、朱德等都称他为“斧头将军”。 赣东北苏区的斧头将军    1929年春,正是杜鹃花漫山红遍的时节,从弋阳磨盘山走下来6个人。他们全是短衣打扮,手里提着扁担、斧头.看起来好像上山砍木料的。当他们走到弋阳、德兴交界的白马岭时,就被一小队靖卫团围住。一个手提驳壳枪的小头目问:“干什么的,是不是赤匪?”走在前面的满脸胡须的壮汉子扬了扬手中的斧头说:“上山开禁的。”(弋阳土话,指上山分位置,让村民砍柴。)小头目看不出什么破绽,准备让其通行,突然团丁中一个人惊叫起来:“他就是方志……”,“敏”字还没说出口,说时迟,那时快,提斧头的壮汉子扬起斧头从那团丁的脖子上横劈过去,那个团丁哼也没哼就毙命了。靖卫团小头目还没转过神来,后脑壳就被硬梆梆的驳壳枪顶住了,只听到那个壮汉子冷冰冰地说:“快命令他们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在小头目的哀救声中,团丁们只得把枪高高举起。原来这个提斧头的壮汉便是黄开湘,提驳壳枪的是吴先民,其他4人分别是方志敏、方远辉(原江西省委书记、省长方志纯的胞兄)、彭高、黄镇中,他们是出席德兴县第一届工农兵代表大会的。     德兴县第一届工农兵代表大会在张家贩饶家祠堂内召开,参加会议的代表100余人,到会群众600余人,会上选举方远辉为县苏维埃主席,黄开湘为县苏维埃军委主席。两天后中共德兴县委、团县委同时召开代表会,选出吴先民为中共县委书记、彭高为团县委书记,并成立了德兴赤色独立营,黄开湘兼任独立营政委。会后打出了德兴4乡108村的暴动大旗。到了5月,德兴的革命形势已成燎原之势,县红军独立营在全县赤卫大队的配合下,攻克新营,并一鼓作气占领德兴县城,实现了全县一片红,成为赣东北苏区3个全红县之一     1930年新年伊始,正当赣东北苏区稳步发展之际,国民党反动当局又调集第十八师戴岳部,并纠合弋阳、贵溪、乐平、德兴、余江、横峰、铅山、上饶8县靖卫团,以磨盘山为主攻目标,采取“长驱直入”策略,分兵6路向赣东北苏区发起第五次局部“围剿”。1月6日,赣东北红军独立团在弋阳芳家墩与敌作战失利,敌人气焰更加嚣张。为解根据地之危,方志敏采用“围魏救赵”的战术,命令德兴独立营潜人敌人巢穴―上饶县城。敌军重兵压向苏区之后,后方空虚,整个上饶县仅300余人守城。18日我红军独立团跳出重围,把上饶县围得水泄不通。当晚,德兴独立营与独立团里应外合,一举攻占上饶,守城之敌仓皇出逃。此次红军虽只缴枪50余枝,但对敌影响很大,省城南昌也为之震动。随后,方志敏在上饶坑口乡召开上饶县第一届工农兵代表大会,选出黄开湘担任县苏维埃主席,并成立上饶红军游击大队。     1930年5月,爆发了蒋、冯、阎新军阀的中原大战,国民党军队纷纷调往大中城市和战略要地,暂时放松了对苏区的进攻。赣东北党组织审时度势,决定利用军阀混战有利时机向外线出击,方志敏与周建屏率领的红军独立团连克众埠、乐平、河口、番肠阳等战略要地,7月初,锋芒直指景德镇。7月4日,红军独立团从弋阳芳家墩出发,行至乐平段家村后,全部换上国民党保安团的旗号,悄悄地向景德镇逼进,6日凌晨抵达景德镇城门。守城敌军正准备让这支队伍进城时,谁也没有想到在红军队伍中几个俘虏兵突然反水大叫,敌兵赶快关闭城门,装作敌团副的黄开湘迅速将一把斧头插进两扇城门的缝隙中,使门一下子不能关闭,装作敌团长的周建屏马上向门缝内投进几个手榴弹,只听到轰、轰几声,被炸死的一命归西,被炸伤的痛得鬼哭狼嚎,其余敌人一哄而逃,红军迅速攻人景德镇,睡梦中的敌人以为神兵天降,纷纷举手投降。这一仗俘敌400余人,缴获长短枪500余枝,并缴获黄金两千余两、白银50万元,还吸收了一大批煤矿、瓷业等产业工人加人红军队伍。     7月21日,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独立团在乐平众埠扩编为红十军,辖82、83、84团,周建屏为军长,吴先民代政委,黄开湘为参谋长并兼任82团政委。8月1日,赣东北苏区工农兵代表大会在弋阳芳家墩召开,成立了赣东北特区革命委员会,方志敏担任主席,黄开湘当选为执行委员。     到了9月份,红十军攻克鄱阳、湖口、都昌3座县城,击溃敌张超的警卫团和南京财政部税警营,共缴获步枪800余枝,机枪10余挺,红十军主力3个团扩编为3个旅,另建军部特务团、机炮营,全军达6000余人。不久,地方武装30多个干部连加上部分红军游击队,集中后编为赤色警卫师,黄开湘任师长,赣东北苏区军委主席方志纯兼政委。此时赣东北红军总数达3万多人,枪2万余枝。在闽浙赣省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黄开湘当选为省苏维埃执行委员。 敢顶撞李德的供给部政委    1933年春,赣东北苏区与中央苏区联成一片,中央电令闽浙赣省红十军赶赴中央苏区参加第四次反“围剿”斗争。黄开湘匆匆告别家中的母亲和妻儿,随政委邵式平、军长周建屏奔赴中央苏区。这次赣东北苏区带给中央的礼物计黄金2000两、银元100余万块、药品40余箱,这对经济极为困难的中央苏区确是解了燃眉之急。周恩来、王稼祥、朱老总在接见他们领导人时,夸奖赣东北苏区为中央解决了大问题,并亲切地戏称黄开湘是程咬金式的斧头将军。朱老总听说黄开湘喜欢用斧头肉搏,把自己的手枪解下来送给黄开湘说:“今后不要用斧头肉搏了,这枝枪就烁懔恕!被瓶婵吹秸庵ξ诤谀罅恋淖舐质智梗肥前皇褪郑植缓靡馑冀印V炖献苄ψ潘担骸罢馇共缓寐穑谴诱呕栽苁种薪苫竦模鹿酢!笨吹街炖献芸犊娉希芏骼匆残ψ潘担骸澳忝歉醒胨屠凑饷炊嗷平鸢滓醒胍裁挥惺裁炊魉湍忝牵庋桑艺饪楸硪菜透悖阏飧龈方氨缸氨浮!盶     早在赣东北苏区,黄开湘就听说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人传奇式的革命经历,对他们极为仰慕,尽管这次没有见到毛泽东,但朱老总、周恩来的领袖风采和大家风范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久黄开湘调红军学校学习,毕业后,被任命为红七军团十九师师长。     1933年9月,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开始,为了加强对前线红军的物资供应,中央军委成立了红军总供给部,任命赵尔陆为部长,黄开湘为政委。在博古、李德的瞎指挥下,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形势越来越严峻,根据地日益缩小,黄开湘这个供给部政委与李德的矛盾开始尖锐起来了。由于敌人的“围剿”和包围圈的缩小,更加紧对红军和苏区的封锁,这使红军不但在军事上遭到惨重的损失,并且在生活上也受到严重威胁,食盐、大米、药品、布料这一类的生活必需品有钱也难以买到,红军处于极度缺衣少食少药的困境之中。李德这个洋人过不了苦日子。一次,他在沙洲坝军委机关开会,正值午饭时刻,他看到大家开水煮酸菜,就急忙离开军委机关,赶回自己的住地吃洋面包去了。博古特意关照供给部负责李德的物资供应。红军在前方缴获的高级罐头、香烟、雪茄、洋面粉,都要想方设法送到供给部,满足这位“太上皇”的需求。光为他送战利品就牺牲不少红军战士的生命。按道理李德在生活上也该满足了,可这位凌驾于中央之上的“太上皇”对红军战士的疾苦根本不放在眼里,他一天要抽去一铁筒高级香烟或一大挥雪茄,天天晚上都要吃夜宵。尤其令人气愤的是,他吃不完的饭、菜,一倒了之。一旦物资供应不上,他就跑到供给部大发脾气,骂人、训人。博古为了让李德在生活上更满意些,特地要求供给部派人到敌占区采购。黄开湘对李德的所作所为憋了一肚子气。有一次,李德又到供给部要牛肉、要罐头,管理员向他解释罐头没有,是否先领一些鲜蛋回去。不知是管理员的话他听不懂,还是故意拿管理员出气,又叽哩哇啦地骂开了。这事被黄开湘撞上了,气得黄开湘大骂:“你这个绝三代的东西,少在我面前充爷老子。”在中央苏区,虽背后反对李德的人不少,但当面顶撞他的人不多。尤其是黄开湘这一级的干部敢与他对骂,更是没有,气得李德直叫:“公牛、好斗的公牛。”     时间一长,黄开湘再也看不惯李德的骄横和霸道,一气之下找到周恩来,要求上前线。1934年春,黄开湘一偿夙愿,军委命他接替谭政,任红一军团一师政委。他与师长李聚奎率部参加了广昌保卫战、石城阻击战、老营盘穿插战等。到了10月,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全面失利,中央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 长征二万五千里的开路先锋    1934年年底,湘江战役后,红军损失大半,不得不进行编制调整。根据周恩来的提议,黄开湘任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团长。杨成武曾回忆说:“长征后,我任红四团政委,不久黄开湘接替耿飘任团长。一直到1935年12月黄开湘不幸逝世。”     1935年1月,为了保卫党中央在遵义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黄开湘、杨成武率四团在松坎担任警戒任务。在回师遵义的土城战斗中,由于敌强我弱,我军腹背受敌。为避其锋芒,我军主动后撤。正当四团奉命从前线阵地撤下来的时候,突然又接到命令:“朱总司令还没有回来,要掩护朱总司令后撤。”黄、杨急速带领80多个战士冲上山坡堵住敌人,掩护朱总司令后撤。朱总司令风趣地说:“急什么,诸葛亮还摆过空城计呢!”土城战斗是遵义会议后的一次大的战斗,也是歼敌最多的一仗,在这次战斗中,黄开湘充分发挥了他的指挥才能,立了战功,受到毛泽东的表彰。     1935年3月,红四团在掩护大部队转移后,又奉命作为先锋团向曲靖、昆明方向进击。这时陈云、刘少奇等中央领导随红四团行动。红四团不但肩负着红军长征的开路先锋的任务,还要担任保卫中央领导的任务。5月初,红军来到大渡河畔,蒋介石派部队前堵后追,妄想使红军成为“石达开”第二。红一师一团在杨得志团长的指挥下强渡大渡河,打开了北进的第一条通道。27日清晨,军委直接电令黄、杨率四团从安顺场出发,沿大渡河西岸,向泸定桥奔袭,全程320里,3天赶到。从大渡河到沪定桥全是山路,且崎岖泥泞,有的还是绝壁开凿出来的栈道。时令耸浅跸模饫锖迫耍缴习籽┌òǎ庖郏较潞铀募保伦虐桌耍钊诵木垦!@咸煲膊蛔髅溃缕鹎闩璐笥辍2慷痈兆吡?0里,先头部队便与敌人接上了火。当这股敌人被消灭之后,前面又报告有一营敌人扼守在山头上,等把这股敌人消灭之后,时间已过了两天。这时军团又下电令:“黄、杨:军委来电,限左路军于明天夺取沪定桥,你们要迅速灵活机动来完成这一光荣任务,你们要在这次战斗中突破过去,取道州和五团夺鸭溪,创一天跑160里的纪录,你们是火线上的英雄,红军中的模范。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完成这一任务,我们预祝你们胜溃×帧⒛簟盶     黄开湘从杨成武手中接过电报,叹了口气说:“何止160里,而是240里,拼死也要完成任务。”全团上下,边动员边行军,一天一夜奇迹般地走完240里,第二天凌晨6点,准时到达仅剩下13根铁索的沪定桥。由二连连长廖大珠等22名战士组成敢死队,他们背插马刀,手提驳壳枪,带着手榴弹,冒着敌人的炮火向前冲去。黄开湘站在桥头指挥,杨成武带着第二梯队紧跟在敢死队后面配合。战士们一面铺桥板,一面向前逼进,以大无畏的精神、压倒一切的气概向敌人扑去。经过激烈的战斗,夺取了称为天险的沪定桥。当天夜里12点,刘伯承、林彪、聂荣臻顾不尚菹ⅲ诨啤⒀畹呐阃吕吹交Χㄇ拧A醪姓驹谇胖屑涠榈厮担骸盎Χㄇ牛Χㄇ牛颐俏慊硕嗌偃寺恚蚜硕嗌傩难衷谖颐侵沼谑だ恕!蹦羧僬橐布ざ厮担骸笆前。颐鞘だ耍馐だ嵌嗝床蝗菀装。 钡?天,军委通报全军,表扬了红四团。8月17日清早,红四团正在开干部会,忽然接到毛泽东亲自打来的电话。毛泽东在电话里说:“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四团为先锋团,要求四团在茫茫的草地上为全军走出一条北上的路线来。”黄开湘接过电话对政委杨成武说:“毛主席把首先过草地的任务交给我们团,这是我们全团的光荣,我们要坚决完成任务。”黄、杨率四团在草地摸索前进,英勇抗争了6天,为全军打开了一条北上的胜利通道,在这短短的6天里,红四团献出了200多位年轻战士的生命。1935年9月,红四团到达甘肃境内龙江,15日接到师部转来军委命令:“命令红四团继续北上,向甘肃崛州前进.3天之内夺取腊子口扫清前进中阻拦之敌”。黄开湘和杨成武进行周密部署:杨成武带一支部队作正面佯攻,黄开湘率部队迂回翻越天险,居高临下,用手榴弹炸毁敌碉堡。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敌军全线崩溃。腊子口战斗是红军长征中少见的硬仗之一,也是出奇制胜的一仗,这一仗打出了红四偷耐纾渤浞窒允玖嘶瓶娴木轮富硬拍堋J潞螅蠖缛さ厮担骸坝懈方ㄖ富瓶妫┖桶着坌〗ㄖ秆畛晌洌┪确妫兔挥泄涣说幕鹧嫔健!盶 就在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之后,黄开湘因患急症,不幸长眠于甘泉罗汉川洛河岸畔。 战功赫赫的将军却蒙受了不白之冤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终于胜利了。在全国解放后的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赴南方革命老根据地慰问团在谢觉哉、邵式平率领下来到了赣东北。慰问团在方志敏、黄开湘的家乡弋阳县漆工镇了解到,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苏区失陷。国民党军队在赣东北苏区实行烧、杀、抢,许多村庄被烧成废墟,大批苏区干部和群众惨遭杀害,仅漆工镇,被杀绝的家庭就有598户。黄开湘的亲属自然未能幸免,其妻为活命被迫改嫁他乡,女儿早早送给他人做童养媳,年老的母亲在外面乞讨为生,黄开湘的4个弟弟都是为革命英勇献身的烈士。     面对党中央、毛主席派来的慰问团,黄开湘的家人与无数老区的群众一样,无不欢欣鼓舞,兴奋异常。可是由于当时消息闭塞,黄家的亲属和众乡亲谁也不知黄开湘随红十军赴中央苏区的情况,更无法得知他是否还在人世。关于黄开湘的登记表如何填,黄家亲属及其乡亲正为此焦急犯难,不知哪位地方领导仅凭某种猜测和传闻,便信口开河,结果在黄开湘的登记表上出现了一行与事实大相径庭的文字:“此人在长征途中吃不了苦,逃离革命队伍,现下落不明。”(此登记表现保存在弋阳县档案馆)就因为这行文字,致使黄家的亲属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更谈采舷硎芰沂考沂舻恼稳儆蜕钌系恼展肆恕V钡?959年,县民政局才恢复了黄开湘女儿的烈士家属待遇,但黄开湘是何时牺牲的,他自离开赣东北苏区之后的经历如何,他们亲属及当地干部、群众仍一概不知。 英雄的名字终于载入史册    在黄开湘牺牲了50年之后,他的英雄业绩才在家乡传开。     1985年《杨成武回忆录》公开出版了,一位有良好党史、军史素养的中共弋阳县委秘书黄泽生看到了这本书。杨成武在书中多次提到他的好搭档―红四团团长“王开湘”,这引起了这位与黄开湘烈士同村同宗人的关注。他根据书中介绍的“王开湘”有关情况,断定书中的“王开湘”就是他的同宗先辈黄开湘。黄泽生及时向当时的弋阳县委书记反映了他了解的情况及看法,不久,中共弋阳县委党史办的同志赴京访问了杨成武将军。1986年6月30日,杨老在他的办公室热情地接待了来自黄开湘家乡的客人。见面后,他首先对方志敏、邵式平、黄开湘家乡的弋阳老区人民表示崇高的敬意,对亲密战友黄开湘表示深切的怀念。然后细细地追忆起长征途中与黄开湘并肩战斗、患难与共的难忘岁月。杨老回忆道:“遵义会议前夕,红军打下牛拦关,占领松坎,耿飘团长调师部,黄开湘派到四团任团长,我任政委。当时中央正准备在遵义召开会议,我团在松坎担任警戒,通过这几天接触,我才了解他是江西弋阳县人,赣东北红十军锻炼出来的干部,在军委供给部任政委时与李德闹别扭,主动要求上前线。他年纪比我大,以往职位比我高,我对这个团长一直是很尊重的。”在谈到黄开湘长征的经历时,杨老激动地说:“土城阻击战,飞夺沪定桥,夺袭腊子口,场场是恶战、险战,他的指挥才能多次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同志的表彰,过草地是毛泽东点的将,要我们四团为先锋团,黄开湘一马当先,英勇果断,确有大将风度。”     谈到黄开湘的死因时,杨老沉痛地说,“1935年11月,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会师,我们接中央通知参加全军团以上干部会议。那次策马扬鞭,一口气跑了50多里路,出了一身汗。在会上听了毛泽东的总结报告,心里格外激动。会后,中央觉得大家很长时间没有吃到腥味了,于是决定每人发了一块大洋自己加餐。那时陕北物资很便宜,一块钱能买5斤猪肉,一只羊只要3块大洋,老战友聚集在一起痛痛快快地狠吃了一餐。回来的路上又淋了一场大雨,可能出汗、淋雨,肚里又灌了些油水,结果我们俩人都得了伤寒病,他比我病得厉害,我送他到军委卫生部住院∥彝蛲蛎挥邢氲剑庖槐鹁统闪宋颐堑木鞅稹;瓶媸攀赖呢拇矗艺鹁耍补瞬簧献约涸诨疾。耪未χ魅翁饭谌熬涝痹韭碇北嘉郎恳皆海颐堑酱锸保瓶娴囊盘逡丫裨崃恕!盶     1990年春,时任弋阳漆工镇党委书记的黄泽生,趁公差之便也进京拜访杨成武将军。杨将军在交谈中解释说,我的福建口音很重,秘书在书稿中不慎把“黄”写成“王”,留下一点遗憾。他激动地说:“黄开湘是长征途中的英雄,我们应该永远地记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