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君毅名扬冀鲁豫

段君毅名扬冀鲁豫 

 文/李春光  

开国元勋段君毅(1910—2004 年),曾用名段士达、段尚卿、董均 雨、董君毅,生于山东省濮县(今河 南省范县)白衣阁。早年曾在山东聊 城省立第二中学读书,后赴北平求学。 1932 年夏,考入北平中国大学政治经 济系。193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曾任中共北平市西城区委书记。1937 年12月赴延安,进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一、开辟泰西根据地 1938 年 4 月,中共中央决定郭 洪涛从延安带领段君毅等近 50 名干 部到山东工作。临行前,毛泽东、刘 少奇、陈云等分别接见了他们。5 月 上旬,他们到达山东泰西地区。郭洪 涛首先在东平县宿城镇接见了东平县 工委书记万里和宣传委员强仁普,听 取了他们的工作汇报。接着,又到泰 安九区的边家院镇,听取了泰西人民 抗敌自卫团主席张北华的汇报。随后, 他留下段君毅、何光宇等 5 人组建中 共泰西特委,由段君毅任书记。 泰西特委成立后,段君毅经过深 入调研,发现该地党组织比较薄弱。 即便是在自卫团,其 17 个大队中也 只有个别大队建立了党支部。为此, 他决定集中力量先抓自卫团的整顿和 部队的党建工作:将抗战前失掉组织 关系要求恢复的,经审查后一律予以 恢复 ; 团员要求转党的,经审查合格 一律转为党员;将抗战前在党的领导 下搞过学生运动,蹲过国民党监狱的 进步青年学生吸收入党 ; 自卫团各大 队教导员、中队指导员和大队长、中 队长,作为第一批党员发展对象,凡 具备条件的就吸收入党,少数不具备 条件的予以调换。经过几个月的努力, 自卫团各大队和中队的政治、军事领 导职务都由共产党员担任。同时,根 据古田会议精神, 把支部建在连上。 特委还不定期地举办党员培训班,从 而使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焕然一新, 战斗力明显增强。 与此同时,段君毅还主持对自卫 团进行整顿。自卫团创建之初,凡是 抗日的队伍都收编,虽然绝大多数都 是爱国的,但也卷进来一些不良分子。 尤其是有些大队、中队,多是以同区 同乡或亲朋关系组织起来的,往往带 有较强的山头主义和宗派观念,影响 了部队的统一指挥和战斗力的提高。 鉴此,特委调整和加强了自卫团的领 导班子,由张北华任自卫团长,何光 宇任自卫团副团长;按照各大队不同 情况分别进行整编,对出身、历史比 较复杂的人员,只要坚决抗日,接受 党的领导,一律团结他们,并在工作 中予以信任、支持和帮助 ; 对混入革 命队伍而恶习未改、为非作歹的坏人, 则坚决予以清除。从此,军纪更加严 明,部队更加纯洁。 接着,特委又大力开展了地方 的党建工作。当时,在全地区 6 个县 中,只有东平县建立了党的县工委, 为此,段君毅亲自赴长清等县视察, 并针对党员多在部队的情况,向当地 干部传达了《中央关于大量发展党员 的决议》,要求部队党员到地方工作, 并强调发展党员时要严防汉奸、阴谋 家和投机分子混入党内。 未过多久,各县党组织都得到了 较快发展,并先后建立了泰安(西)、 肥城、长清、平阴、汶(上)东等县 委或工委,有些县还建立了区、乡、 村党的组织。到 1938 年年底,在各 级党组织的领导下,群众已初步发动 起来,抗日武装也得到巩固和发展, 泰西抗日根据地的雏形基本形成。 二、胆大心细破重围 1938 年 12 月初,八路军一一五 师遵照总部命令,由代师长陈光、师 政委罗荣桓率领师部一部和六八六团 其他各县均未建立起党的领导组织。 全体指战员,以“东进支队”的番号 挺进山东。次年 3 月 1 日,他们到达 郓城,并在那儿歼灭樊坝伪军1个团。 随后,继续东进。3 月 10 日,与泰 西特委和山东纵队第六支队会合。3 月 14 日,鲁西区党委与一一五师师 部联合组成鲁西军政委员会,罗荣桓 任军政委员会书记。 在军政委员会的领导下,段君 毅带领鲁西特委,先后建立了泰安、 肥城等 6 个中共领导的抗日民主县政 府,并在各县相继建立了动委会、自 卫队、农会、工会、青救会、儿童团 等群众组织。8 月,鲁西军政委员会 决定成立鲁西军区,由独立旅旅长杨 勇兼任军区司令员,段君毅兼任独立 旅副旅长、军区副司令员。 一一五师的所向披靡,引起了 日军驻山东最高指挥官、第十二军 团司令官尾高龟藏中将的关注。他利 用特务队调查这支部队的来历,发现 他们就是在平型关歼灭日军二十一旅 团的一一五师。尾高龟藏咬牙切齿地 说:我要把共产党的这支王牌军,消 灭在鲁西战场上,替皇军报仇!接着, 他想趁一一五师立足未稳之际,一举 将其击溃。5 月 2 日,他从主力兵团 及济南、泰安、东平等 17 个城镇的 守备部队中调兵遣将,集中了步骑兵 5000 多人,火炮 100 多门,汽车 100 多辆,向泰肥山区实行“铁壁合围”。  对此,段君毅已有察觉。他马上 告诉陈光说,日军有合围一一五师的 动向。陈光却认为,日军不可能这么 快就发现我们是一一五师,因为我们 用的番号是“八路军东进支队”。 在日军调兵遣将时,一一五师驻 扎在边家院的中古城。 5 月 8 日夜, 段君毅正在起草建立地方政权的文 件,警卫员进来说:董书记(段君毅 此间用名为“董君毅”),陈师长请 您去一趟 。段君毅马上收起笔记本, 向陈光的住处赶去。进屋一看,作战 处处长王秉璋等人也在那里(当时罗 荣桓没在部队)。 段君毅从陈光、王秉璋口中得 知, 5000 多日寇已分多路向我们包 抄过来;请他来,是商量一下部队突 围的路线。陈光还说:君毅同志是当 地人,熟悉情况,你看向哪个方向突 围好?段君毅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想了想,说:从西南方向的东平、汶 上之间突围,阻力会小些。陈光指着 地图,疑虑道:这一带没有山,日军 的汽车、马队冲过来,速度快,无法 阻击,怕不利于游击战吧?段君毅表 示:我想,敌人也会这么考虑的。他 们认为我们不可能向平原突围,所以 那里的防守肯定薄弱。陈光点点头, 说:这种假设也是可能的。最终,陈 光决定分两路突围:段君毅和六支队 的领导率六支队第三团朝东平、汶上 突围;一一五师师部和主力向大峰山 区突围;突围后到无盐村会合。 5 月 9 日夜,兵分两路出发。10 日下午,一一五师师部和主力先到了 上庄,11 日凌晨从上庄开赴大峰山。 但刚刚走了 10 余里,前头部队便与 从肥城来的日军交上了火。陈光见从 这个方向突不出去,就命令向陆房撤 退。结果,一一五师师部、六八六团、 津浦支队和鲁西区委、鲁西特委机关 共 3000 多人,被包围在陆房村周围 10 公里的狭小地区。敌人先后发动 9 次进攻,都被我军一一击退。经过一 天的鏖战,夜幕开始降临。由于日军 害怕夜战,停止了进攻,才在陈光指 挥下,六八六团朝西南方向循小路通 过了敌人的封锁线;津浦支队、党政 机关,请向导带领着渡过了汶河;师 直属队往上庄、红山、孙伯等地突围, 拂晓渡过汶河。几经周折,才到达无 盐村。这时,段君毅早已先期到达。 原来,段君毅部向东平、汶上 之间的方向出发,一路上几乎没遇到 敌人阻击。为此,连陈光代师长也叹 服段君毅的智慧和胆识。后来,不少 人就此评论说:敌人正如段君毅假设 的那样,没想到八路军会向平原突围。 如果日军再聪明一点点,或再愚蠢一 点点,就不是这种结局了! 数十年过后,曾思玉将军在其深 切缅怀段君毅同志的文章中,还谈及 这件事,并将其文题目命名为《一身 是胆, 战功卓著》。 三、主持行署多建树 1940 年 9 月,段君毅接替肖华 担任了鲁西行政公署主任。 这时,日军已向鲁西抗日根据 地展开了多次残酷大“扫荡”,根据 地进入困难时期。 早在当年 7 月,中共中央北方 局和朱德、彭德怀已给鲁西区党委及 其领导人发出指示信,要求他们充分 认识鲁西地区的战略地位,必须使之 成为巩固的根据地。根据指示信的要 求,段君毅提出要进一步加强民主政 权建设,大力开展财经、文教和扩军 工作,发动群众发展生产,参军参战, 支援前线。为了完成扩军任务,段君 毅还在鲁西区党委主办的《灯塔》杂 志上发表署名文章,指出:“部队是 我们打击敌人以致最后战胜敌人的支 柱”,号召各级党组织 “动员起来, 为完成扩军任务而斗争”。 扩军后,随着抗日部队的壮大和党 政群组织的发展,所需供给、经费 越来越多。为此,鲁西军政委员 会专门设立了财经委员会,将财经工 作置于党政军主要负责人的直接领导 下。为做好行署财经处、粮食处、贸 易处、交通处和鲁西银行工作,段君 毅率领有关人员制定了各种条例,加 强了对上述工作的管理。为做到赋税 合理负担,保护贫苦农民的抗战积极 性,又制定了《整理田赋地亩暂行办 法草案》,规定人均一亩半地为起征 点和三级累进税,使负担主要落到占 户数 30% 的地主、富农和富裕中农 身上,一般中农和贫农的负担相对减 轻。为禁止伪钞在根据地的流通和取 缔土杂钞,发行了由鲁西银行发行的 鲁西钞,90% 以上用于军队及地方党 政群团的财政开支。对进出根据地的 货物实行换货贸易,限制油料、棉花、 布匹等军需民用生活必需品外流,并 鼓励此类物资内进。为发展经济,又 建立了许多生产、消费、信用合作社, 开办了许多小型民用工厂。凡此种种, 都收到显著成效。 此间,段君毅曾在反“扫荡” 率部突围时身负重伤,但他仍然上 马指挥战斗,带领行署机关人员安 全转移。 1941 年 7 月,冀鲁豫、鲁西两 区合并为新的冀鲁豫区,张霖之任区 委书记,段君毅任区党委执行委员、 行署副主任和党团书记。这时,由于 日伪军的残酷“扫荡”“蚕食”和经 济封锁,冀鲁豫区抗日根据地面积日 益缩小,加上当地出现持续干旱,粮 食严重减产,粮食征收和财政收入锐 减,军政供给困难。针对上述状况, 段君毅同行署其他领导人一起,按照 边区党委以生产救灾为基本方针的部 署,发动群众开展救灾运动,加强了 对敌经济斗争和经济、财政建设。行 署还千方百计从边区中心濮、范、观 城三县调集了 500 万公斤粮食,在部 队和民兵协助下,用毛驴驮、小车推、 人肩挑,冲破日伪军封锁,将 175 万 公斤粮食运到了鲁西北地区,将数 百万公斤粮食运到了豫北沙区,缓解 了上述地区的灾情。行署还采取各种 措施,动员群众互济互助, 抗御灾荒。 在各级党政群团机关中开展了“节衣 缩食、支援灾区”的运动,号召工作 人员节约一把米、一分钱,从而稳定 了灾民的情绪和生活。 四、毁家纾难传佳话 1942 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一 年:日军为掩饰其行将失败的迹象, 进一步推行“治安肃正”计划,强调 军政民一体的“总力战”。在军事上, 采取“牛刀子战术”,实行“分区扫 荡,分散布置,灵活进剿”;在政治 上,推行“以华治华”,强化汉奸组 织,豢养死心塌地的卖国贼来统治占 领区;在经济上,则对抗日根据地的 物资大肆破坏和掠夺。他们到处设据 点,建炮楼,实行烧光、杀光、抢光 的“三光”政策,所到之处,浓烟滚滚, 一片废墟,使千百万平民百姓流离失 所,无家可归。在此情况下,濮、范、 观一带又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旱灾、 蝗灾,更使军民雪上加霜。尤其是范 县,自 1941 年 7 月起,冀鲁豫党委、 行署、军区等党政机关,全都驻在该 县,其人数已超过本县人口。 面对这种严峻局面,时任冀鲁 豫行署主任的段君毅正犯愁,又获悉 冀鲁豫军区第 2(运西)军分区的第 7团、第8团军饷发生困难。怎么办? 他不愿再加重人民负担,但又不能让 抗日战场上与敌血战的八路军战士受 冻挨饿。思来想去,最终打起了自己 家的主意:他出身大户人家,家境殷 实。于是,他瞒着父亲,悄悄卖掉了 70 亩土地,给两个团作了军饷。同 年春节,他又说服父亲,倾其所有, 捐出粮食让灾民度荒…… 后来,段君毅又亲自出面联络 和动员统战对象、社会上层、乡村士 绅捐粮、捐款;向地主借粮;并和杨 得志等同志一起作出决定:全区部队 利用战斗间隙开荒种粮、种菜;节衣 缩食,开展“人省一两粮,马省二两料” 运动;各军分区骑兵团、骑兵连的牲 口全部参加灾民春耕和农忙等等。加 上春播后连下透雨,旱情缓解,总算 渡过了难关。 难关过后,群众为感谢段家父子,自 发地制作了“博爱可风”、“作述 重光”两方巨匾送给段家,并在白衣 阁搭起戏台,请来各村高跷、龙灯、 花车、旱船等民间表演队,准备热闹 一场。段君毅听说后,马上骑马赶到 白衣阁,想制止此事。但是,四里八 乡的群众已高高兴兴地涌来等着看 戏。事已至此,段君毅见怎么也制止 不下,只好对几个操办人说:“既然 已经来不及了,节目照原计划进行, 但一分钱也不能由群众集资,这事花 的钱全由姓段的出!”随后,他说服 父亲,又卖了 20 亩地,付了 4 天唱 戏的钱。群众感慨地说:“这次唱戏 虽然没有惊天,却‘动地’了!”自 那以后,段家总共剩下三四十亩地, 跟破产差不多。 数年过后,即 1947 年晋冀鲁豫 野战军在白衣阁召开团以上干部大会 时,刘伯承、邓小平见到段君毅的父 亲段子敬,向他谈起此事时,老爷子 笑道:“区区小事,不值一提,儿子 做得对,比我强!”邓小平随即接过 话题,风趣地说:“破了产没关系, 你的儿子是后勤司令,每个战役他都 能捞上一大批,他是我们当中最富有 的一个!” 五、七过家门而不入 在古代神话传说中,有大禹治水 “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动人故事;在 濮阳,至今仍流传着段君毅“七过家 门而不入”的隹话。 那是在战争年代,段君毅为了行 署工作或指挥战斗,多次经过家乡白 衣阁而奔赴鄄北、昆张或清丰、南乐 等地。为赶时间,都未曾回家看看。 他最后一次经过家门时,是抗日战争 胜利后兼任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方战勤 总指挥部司令员时期。 据他儿时伙伴、白衣阁村民郝 文建回忆,一天早晨,郝文建早起去 地里割草,老远就看到村东打麦场坐 了一些穿灰色军装的人。他想:不知 又是哪位首长带队连夜赶到这里,生 怕惊动了老百姓,才让战士们就地夜 宿的。他正要前去问候,忽然看到一 个高大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段君毅 吗?——是他,正是他,他正深情地 望着前街头的自家宅院出神。 郝文建三步并作两步走,很快来 到段君毅身旁,激动地拉着他的手, 问:“君毅呀,你啥时候来的?咋不 回家呀?——你爹娘可想你了!” 段君毅也紧紧握着郝文建的手, 说:“刚到不久。”接着反问:“我 父母近来还好吧?” “好!挺好的!”随后,劝他回 家看看。 “不、不行!”段君毅摇摇头: “我任务很紧,后面的部队一跟上 来,我们就得马上走,实在没空回 家!”说罢,他稍加思忖,又补充道: “请你千万不要将我路过的事告诉 我爹娘……。” “中!中!“郝文建会意地点点 头,动情地说:“你爹、你娘,身子 骨都挺硬朗,你不用惦记他们。”接 着又表示:“你路过的事,我不给他 们说。我懂你的心,——自古忠孝不 能两全嘛。” 郝文建见段君毅满意地点着头, 又笑道:“听说你不断从咱村过,可 就是没有回过家。君毅啊,你真比‘三 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还忠心耿耿啊!” 六、有口皆碑颂楷模 新中国成立后,段君毅历任西南 军政委员会工业部部长、第一机械工 业部部长、中共四川省委书记、铁道 部部长、中共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北 京市委第一书记兼北京卫戍区第一政 委、中顾委常委。 在此期间,人们除了盛赞段君毅 在和平时期卓越的领导才能和实干精 神,在冀鲁豫一带还广为流传他还乡、 教子、赡养姐姐的事。 “还乡”说的是 1979 年春节刚 过,时任河南省委第一书记的段君毅 回白衣阁看望父老乡亲们。他和大家 亲切交谈、问寒问暖。临走时,从身 上掏出 600 元钱,递给侄子段怀保: “我在外边的时间久了,不很了解家 乡情况,请你和村干部商议,把这点 钱分给生活困难的军烈属和五保户。 这是我的工资,乡亲们不要嫌少。” 离开白衣阁,段君毅先是到了范 县县城。他想起好久没有给北京的家 里写信了,便让随行的工作人员去街 上买信纸信封。范县负责接待的同志 听说后,马上到管理员哪儿去取。段 君毅接过取来的信纸一看,见上面印 有“中共范县县委”字样,摇摇头,说: “我是要给家里写信,怎么能用公用 信笺呢。谢谢!请您拿回去吧!” 正当大家尴尬时,出去买信纸的 人回来了,他告诉段君毅:“这里的 商店晚上不开门。” 负责接待的同志乘机又将公用 纸递过去,说:“段书记,就用这 吧。”“谢谢!我明天再写吧。”段 君毅再次拒绝…… “教子”是说段君毅治家甚严。 他在给长子段存让的信中多次嘱咐: “你要争气,不要沾公家的便宜,否 则不会有好处,你们都知道我是按党 的原则办事的,对一些不合理的事情, 不会同情的……” 在段君毅的老母去世十周年时,段存让 夫妇准备按照当地风俗办得像样些。 段君毅得知后,马上给他们写 信说:“你谈到你祖母十周年的问题, 这是封建习惯,也是你们封建思想作 怪。要告诉亲友一概不能办。你们要 办了,一定会影响我的工作和名誉, 我不但不给一文钱,反而要批评你们。 我到范县时还要向全县声明,是你们 办的错事。此事证明你们思想太落后 了,我实在不高兴。” 至于“赡养姐姐”,是说段君 毅多年来不但赡养着年迈的二老双 亲,还基于长子段存让子女多生活困 难,而抚养、供给他的女儿段淑岩。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 40 年如一日地 赡养姐姐段士成 ; 自已年过 80,依然 如故。 段士成的丈夫毛宜轩,自 1939 年带领濮、范两县的“富户团”加 入八路军的正规部队后,一直转战南 北。其间,段士成在白色恐怖下过着 东藏西躲、生怕国民党反动派杀“共 匪”家属的逃难日子。建国后,毛宜 轩转业到地方,将段士成及 5 个儿女 接到身边。可好日子没过多久,毛宜 轩因戎马生活落下的疾病医治无效而 去世。段君毅见姐姐哭得死去活来, 劝她节哀,并表示帮她解除后顾之忧: “你的事我管,管你一辈子。” 从那时起,段君毅不但管姐姐的 生活费用,还供给她的子女上学。她 的儿子毛训军曾深有感触地说:“没 有舅父的供养,我们不会有今天。” 还说:“现在,我和弟弟都有能力让 老娘过个幸福的晚年,可是舅父还是 处处关心着我娘的冷暖问题。我和弟 弟对他说:‘舅舅,该我们孝顺您老 人家了,我娘的事您就不要管了。’ 他总是笑着说:‘这是两码事,我早 说过,我姐姐的事我要管一辈子。’” 段士成生前也经常对人说:“俺兄弟 是个重情义的人,没有他我活不下来; 没有他训军弟兄俩也学不出来。”…… 2011 年 1 月,河南省委书记卢 展工赴濮阳体察民生,见了段君毅的 长子段存让,特地到了他家,感慨地 对他说:“段君毅同志是我党高级干 部,他赫赫有名,你们却一点也不搞 特殊。老段呀,你干了一辈子也就是 一个副科级干部;儿子也就是个村干 部,与普通村民一样,住着这么简单 的房子,用着这样旧的家具,难能可 贵!大家都要像段君毅同志那样,堂 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干干净 净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