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未能忘记 内蒙古地区的抗日武装斗争

第22章:未能忘记 内蒙古地区的抗日武装斗争/乌嫩齐    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在中华民族面临危亡的严重时刻,中国共产党明确提出:“动员蒙民、回民及其它少数民族,在民族自决和自治的原则下,共同抗日”。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和组织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积极投人了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人民战争。     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内蒙古的年代,无论是东部兴安四省,还是西部伪蒙疆地域,蒙古族各阶层的抗日活动此起彼伏。1932年,东北沦亡一周年时,中共内蒙古特委为纪念“九一八”事变一周年,发表《告蒙汉劳动群众书》,反对日本侵略者进攻热河,并决定成立蒙汉抗日联合会。10月,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1万多人,在呼伦贝尔通电抗日,海拉尔举行各旗代表会议,满洲里召开了市民大会,声援抗日救国军的活动。1933年2月22日,中共内蒙古特委在张家口组织了蒙汉抗日同盟军事委员会,领导抗日斗争。绥远地区蒙古族地方武装老一团部分官兵开赴察哈肚跋撸渭佑煞胗裣椤⒓璨⒎秸裎淞斓嫉牟旃裰诳谷胀司匀兆髡健?933年春,王逸伦在赤峰乌丹一带建立游击队,开展抗日斗争。1934年7月,地处哲里木盟的奈曼旗蒙汉人民群众,组织了500多人的抗日救国军,收复八仙筒,捣毁伪警察署,杀死7名日本官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有不少蒙古族、达斡尔族、鄂伦春族人参加。李兆麟指挥下的第三路军和王明贵领导的第三、第九两个支队,从1939年到1942年,三进三出呼伦贝尔的布特哈、莫力达瓦、阿荣和鄂伦春各旗广大地区。他们在当地各少数民族的支持协助下,驰骋于林海雪原,持氐卮蚧髁巳毡厩致哉摺?937年10月,杨植霖、刘洪雄、高凤英等同志组织的抗日开路先锋队,于次年发展为蒙汉抗日游击队,在归绥(呼和浩特)周围和大青山一带开展武装抗日斗争。1938年9月,当八路军大青山支队挺进绥远敌占区后,蒙汉抗日游击队在土默特旗境内的面铺窑子与之胜利会师,随即编为绥蒙游击大队,与八路军正规部队一道投人了开辟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斗争。内蒙古地区蒙汉军民坚持武装斗争,不断粉碎敌人的疯狂“扫荡”,牵制了敌人大量兵力,保卫了陕甘宁边区和晋西北根据地。下面侧重介绍其中的、几支游击队。 伊盟蒙古抗日游击队    1935年,陕甘宁边区政府根据中央指示,为了扩大根据地,防止反动势力进人伊克昭盟,在横山、靖边一带,组织了一支30多人参加的游击队。这支游击队是为了开辟、发展蒙古族地方工作而建立的,故称蒙古游击队。蒙古游击队活动于黄河乌审旗段之南、鄂托克旗城川一带。任务是按照中央在少数民族地区“接近上层,团结中层,争取下层”的方针,宣传和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宣传蒙汉人民是一家,团结起来求解放的道理。经过几个月的工作,游击队与蒙古族农牧民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之后,在鄂托克旗培养发展了一批蒙古族党员。1936年,伊盟蒙古游击队发展到100多人,具有一定的战斗力。他们一边战斗,一边做宣传鼓动工作,使革命的火种燃遍鄂尔多斯草原。     1937年6月,中共三边地委决定将乌审旗曹动之同志领导的一支50多人的游击队并人蒙古游击队,原蒙古游击队为第一连,曹动之游击队为第二连,并将蒙古游击队改称蒙汉游击队。     1938年4月,蒙汉游击队划归骑兵团,后划归伊盟工委领导。到1941年又发展为100多人,成为中共伊克昭盟工委的主要武装力量。这支游击队为伊克昭盟人民的解放事业,为抗击日寇均做出了贡献。 安北抗日民族先锋总队    1935年“一二九”学生运动爆发后,平津学生甘沦亡,先后有300多人来到安北扒子补隆垦区,开展抗日救亡运动。蒙古族共产党员白乙化、吴涛同志,均系中国大学学生。“七七”事变后,他俩强烈地感到,对付日本帝国主义,必须响应党的号召,走武装斗争之路,于是他们来到绥西安北垦区,在垦民中从事发动和组织工作。1937年10月,中共安北扒子补隆垦区工委组织党员和垦区群众,一举夺取了垦区办事处警卫班的武器,武装了自己,创建了“抗日民族先锋总队”,约200多人,编成3个步兵中队和1个骑兵中队。白乙化任参谋长,吴涛任政治部主任。主要领导干部都是蒙古族。     后来,白乙化率领这支队伍离开垦区,南渡黄河,跨过伊克昭盟沙漠,经陕北向晋西北挺进。到河曲整训扩军时,一下子发展到400余人。1938年6月,抗日民族先锋总队发展到近千人。同年7月,白乙化率领这支队伍从凉城县大路村出发,经过一个多月行军作战,来到灵丘县东河南镇,找到了王震同志率领的三五九旅。王震同志详细了解这支部队的情况后,非常高兴,热情会见了抗日民族先锋总队的全体同志,组织专场文娱晚会欢迎他们。三五九旅帮助他们进行整编,把排以上干部和部长、班长计40多人分两批先后送到教导队学习,并组织这些同志与三五九旅一起搞行军作战、政治思想教育、行政管理和群众工作,让他们边干边学。经过这样传、帮、带,使抗日民族先锋总队各级领导干部的素质有了很大提高。王震同志还指示把发给三五九旅过冬的棉衣先发给抗日民族先锋总队,并给他们补充了兵员和足够数量的枪支弹药。     1939年1月,晋察冀军区组成了冀察热挺进军,肖克为司令员。为巩固平西,白乙化和吴涛同志奉命将部队开往平西抗日根据地。1939年2月,肖克同志将抗日民族先锋总队与冀东人民抗日联军合编为华北人民抗日联军,辖一、三两个大队和一个特务连,计1000多人。王仲华同志为司令员,白乙化同志为副司令员,吴涛同志为政治部副主任。在这支抗日部队各级领导干部中,除极个别同志外,绝大多数都曾是大、中学生,人们称这支部队为知识分子部队。可正当这支部队扬帆起锚时,王仲华司令员不幸病故,白乙化同志肩负起司令员的领导重担。     1939年6月,日本侵略军2000多人分3路向平西抗日根据地进犯。日军指挥官大岛率领奥村中队300余人,从沿河城出发,向华北人民抗日联军中心区斋堂镇“扫荡”,妄图在该镇建立据点。敌人又是轻重机枪,又是掷弹筒,气势汹汹,妄图给联军以歼灭性打击。当时,华北人民抗日联军两个大队出战的兵员有500多人,虽略多于敌人,可武器较差,连歪把子机枪都没有。但是,在优势装备的侵略者面前,全体指战员决心勇猛战斗,狠杀敌人,为抗日联军的旗帜增添光辉。白乙化司令员为了挫败敌人的锐气,命令参谋长王允(解放后任西藏军区参谋长、副司令缘戎埃┐蠖拥囊桓鲋卸酉仍诘腥饲敖缆飞涎鸲悦曰蟆⒊僦偷腥耍炱淙衿0岩淮蠖印⑷蠖樱ㄇ芬桓鲋卸樱┮卧谏搅荷希沟腥?面置于我抗日联军部队的火力之内。战斗中,敌人采用旗语指挥,白乙化司令员发现后,摘下他随身携带的长枪,搜寻敌人的旗语手,即手起枪响,一发即中。不一会儿,敌人的3个旗语手都被他的那杆三八式步枪“点了名”。敌人失去了指挥信号,混乱起来。白乙化司令员带领部队迅速接近敌人,力求将敌拦腰斩断,各个歼灭。可是,这些受过日本军国主义熏陶的敌人,崇尚武士道精神,残忍而又凶狠,于是敌我双方就展开了肉搏战。白乙化一马当先,带领一大队率先3次冲人敌阵。战士们看到自己的领导如此英勇顽强,受到强烈的感染和鼓舞,更是勇猛无畏。这次战斗,缴获了敌人大批武器弹药和军需装备,打死打伤敌人100多名,奥村中队长被击毙,大岛只好收拾残兵败将,龟缩到沿河城里,不敢轻意出动。     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平西根据地军民,附近群众纷纷送来慰劳品。这以后,华北人民抗日联军乘胜前进,打了许多漂亮仗,连战连捷。     1940年1月,根据冀察热军区指示,华北人民抗日联军正式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步兵第十团,白乙化同志任团长。4月,进人平北进行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开辟工作。平北,即故都北平以北,包括平(北平)古(古北口)铁路以西、平(北平)绥(绥远)铁路以北,长城内外的一片地区,处于伪满洲国、伪华北行政委员会和伪蒙疆自治政府三个伪政权的接合部,面积约2.4万平方公里,人口约60万左右。这里崇山连绵,河流交错,“七七”事变后不久,即变为沦陷区。日本侵略者从其长远的战略考虑,认为这里既可以作为侵华战争的后院,又可作为对付苏联的战略防线,还可以作为向苏联发动战争的跳板和桥头堡。因此,从军事、政治、经济、思想文化上对这个地区实行了全面侵略。正因为这一原因,有人把在这个地区开辟根据地说成是从“虎口拔牙”,“狗嘴里夺肉”。第十团进驻该地后,很快就建立了县、区政府。他们扎根于人民,与当地各族群众休戚与共,鱼水相依。在对敌战斗中,他们经常歼灭日本鬼子的整个中跳和伪满洲军的整个营。十团成了当地人民欢迎、鬼子丧胆的铁军,是一支功勋卓著的队伍。 土默特蒙古抗日游击队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寇大举向我华北进犯,由于国民党推行不抵抗政策,把祖国大片锦绣河山,拱手让给了敌人。同年10月,归绥、包头相继沦陷,广大蒙汉各族人民陷于日寇残酷的法西斯统治之下,过着悲惨恐怖的奴隶生活。     1938年秋,蒙汉各族人民朝夕期盼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部队―八路军一二O师一部,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由晋西北挺进到大青山一带,建立起抗日游击根据地。他们的抗日行动,给蒙汉各族人民以极大的鼓舞,坚定了抗日必胜的信心。在这种情况下,1939年,中共绥蒙区委员会决定成立土默特旗蒙古工作委员会,并决定建立蒙古抗日游击队。这对八路军坚持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斗争是十分必要的。中共土默特旗工委一成立,即着手组建蒙古抗日游击队,为此进行了艰苦的宣传和组织工作。开始只有10几个蒙汉族青壮年报名,而且还缺乏富有游击战争经验的领导干部,于是派两名青年到大青山抗日部队中边战斗、边学习,在实践中提高游击战的本领。结果派出的一名同志在跟随兄弟游击队的活动中遭到敌伪军的突然袭击牺牲了。随后又动员了一名青年去学习,他在前往大青山的途中,又被伪自卫团抓走,押了3个月才被释放。在游击队组建过程中,遇到不少波折,但他们没有被困难吓倒。土旗工委向上级汇报后,八路军绥察二支队司令员于占彪决定从部队中拨给一个班的兵员,随带枪支,作为游击队的骨干,并将他的警卫员徐秉智同志调到游击队当指导员。这样,经过短期的整顿训练,由队长李森同志率粒倨鹂谷掌熘模蕉吩诖笄嗌缴虾屯聊ㄆ皆欢细腥艘源蚧鳌6潭淌拢位鞫尤嗽痹黾恿耍氨父纳屏耍孀耪焦睦┐螅找媸艿降钡孛珊喝嗣竦娜瘸习鳌     蒙古游击队组建不久,在大青山下的讨合气设伏,俘虏了两个耀武扬威的日本鬼子,其中还有一名是小队长。这一小小的胜利,对大家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并且受到上级领导机关的表扬。在游击活动中,他们遵照毛主席“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作战方针,充分发挥游击队熟悉地形人情这个有利条件,与日伪军周旋,展开战斗。1940年,土旗工委决定调高凤英(后改名吉祥)同志接替年岁较大的李森同志担任游击队队长职。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经过一系列艰苦细致的工作,游击队发展到近百人,队伍成员中有蒙古族,也有汉族,大卜质桥┐逯杏幸欢ň跷虻那嘧衬辍>车慕逃乔兹缧值埽沤嵴蕉罚餐谷眨褡骞叵狄恢焙芎谩N镏噬钏淙焕岩斐#3H币律偈常绮吐端蓿寄芸朔眩鲜鼐停畹玫钡孛珊焊髯迦嗣袢褐诘木磁搴椭С帧H褐诠└橇甘常谴罚ǚ绫ㄐ牛然ど瞬≡薄S位鞫釉嗣瘢嬲晌嗣竦淖拥鼙腿嗣窠⑵鹧獾牧怠     蒙古游击队配合兄弟部队进行过多次战斗。1941年春,参加朱尔沟战斗,打死一名伪保安队的日本指挥官。夜袭察素齐镇的战斗打得很成功。当时,日伪推行“治安强化”运动,物资上封锁很严,到了夏天,大家还脱不了棉衣。为了解决物资困难,一天深夜,他们配合兄弟部队出其不意地袭击了敌人的重要据点―察素齐镇,把酣睡的敌人包围起来后,用猛烈的火力进行封锁,迫使其困守在据点里,不能任意行动。商人一听我军进城,纷纷打开店门,出售部队所需的物资。战后,部队用十几辆大车将这批物资运回大青山区。把什村西面的狮子山下伏击战打得曳浅@洹5腥说幕疃位鞫釉缫颜觳烨宄嗣曰蟮腥耍沟腥私嗽は壬韬玫姆魅Γ窍扰沙霾糠制锉室獗┞对诘腥嗣媲啊5鹊腥吮平囱鹱熬淌Т氲难樱蛟ざǚ较蛲巳ァ5钡腥俗方髑保嗌凑手卸偈鄙鄙鹛欤鹆ζ敕拧5腥朔⒕踔屑疲ね繁闩埽舐芬驯环馑N北0捕雍途於潞崞呤说氖澹疵L印4哟耍腥嗽僖膊桓仪峋偻恕     到了1941年夏,蒙古游击队的阵容更加壮大了,活动范围也比较广阔了,不仅配合兄弟部队作战,而且可以单独作战。其中比较大的一次战斗,是在我地下工作人员和当地群众的配合下,对伪蒙军的马场进行了袭击。一天夜间,蒙古游击队以急行军的速度来到归绥城西南伪蒙军的马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将守护马场的伪蒙军两个班,全部缴了械,缴获了100多匹军马。游击队来时是步兵,走时变成了骑兵。     蒙古游击队主要是对敌开展武装斗争,同时,在战斗间隙深人群众中做抗日爱国宣传鼓动工作。散发土旗工委印制的抗日宣传品,组织群众性的抗日活动,动员青年参加抗日游击队,协助抗日政权征收粮袜,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购置部队所需的各种物品,多次护送赴延安学习的青年和往返于大青山的人员。有的同志为了完成这些任务而壮烈牺牲。他们还派人到伪军中做策反工作,在伪蒙军第六师十八团和韩伍的“防共二师”,都留下这支游击队的工作影响。     土默特蒙古抗日游击队在绥西地区的游击战争中所做出的贡献是突出的,在蒙古民族中所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它充分发挥了在大青山—土默川一带号召蒙古民族团结起来共同抗日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