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文明新风 周末全家包饺子

第21章:文明新风 周末全家包饺子 谭惠秋


    小时候我最恨吃饺子,倒不是饺子难吃到什么程度,而是苦役一般的劳动令我切齿。那时我们家三代同堂,馅要剁一大盆,面要和两大块,皮要边薄心匀地一个个拼出来,饺子要不破不咧地一个个包好码齐,还要耐心地一锅一锅去煮。等这庞大的“工程”完成之后,十几岁的我早已累得精疲力尽,饺子送到嘴里都懒得嚼了,自父亲去世,我把母亲接来同住,生活上我尽力照顾她,可母亲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思索了许久,才明白我们平时和母亲的情感交流太少了。怎样才能把一家人聚在母亲身边,陪她说话聊天呢?想啊想啊,想得脑袋都疼了的时候,才不得不在我最恨的包饺子上定格.丈夫和孩子都爱吃饺子,也爱包饺子,丈夫视之为休息.女儿视之为游戏,视之为苦役的我为了母亲甘愿重蹈覆辙。

    包饺子成了每个周末我们家小小的节日。多病的母亲在我们下班之前就已经慢慢地动手了:择干净了菜.洗干净了葱.我进家扔下包就挽袖子进厨房,剁菜、和面、剥蒜、切姜,女儿也跑前跑后。一切准备工作就绪,我们便在母亲屋里支起了桌子.正式开始了包饺子的“工程”.擀皮的重活由丈夫承担,我和母亲负责包,女儿随心所欲什么都试一把更令她兴高采烈。我则把一些趣事讲得有滋有味,丈夫侃得绘声绘色,加上女儿把学校里的故事讲得煞有介事,让母亲忧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女儿包破了一个饺子,趁我们不注意,以极快的速度偷了一个皮儿又包了一层。当我们为羊群里的骆驼惊诧的时候,知情的姥姥忍不住笑出声来。而当煮熟的饺子端上桌,女儿忙不迭地寻找那个“大个子”,那副作贼心虚的小模样终于逗得母亲放声大笑.其后是丈夫的狼吞虎咽.女儿的囫囵吞枣,母亲慈祥地望着他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朋友,听我一句劝,周末抽点时间,全家一起包顿饺子,藉以陪陪你的爹娘,让亲情的温馨洋溢到家庭的每个角落,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