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李达:严以律己、一心为公的典范

上将李达:严以律己、一心为公的典范


文/孟 红


上将李达为人正直、淡薄名利,

大公无私、清廉律己,注意言传身

教来严格教育和影响及约束家属子

女的言行。这方面的风范一直传为

佳话。李达有着遇事善于深邃思想、

长远考虑和通盘定夺的较高素质,

能够料敌在先,预判准确,做事干练,

素质过硬。这使得他常常能够遇事

放眼于党和人民事业的长远发展来

解决眼前问题,表现出卓识远见,

高瞻远瞩的特质。

严以律己:言传身教儿孙要自立

早在革命战争年代,李达作为

共产党的军中干部,就养成了清廉

律己、克己奉公的优良品质和工作

作风。

抗战岁月中有一年初冬,八路

军一二九师师部给大家发放棉服,

发到刘伯承的妻子汪荣华手里的棉

衣又肥又大,试穿后感觉很不合身。

天性爱美的女同志自然会挑剔一下,

于是,她便抱起这套棉衣,跑去师

部找分管此事的李达参谋长了,想

让他给重新换一身。

没有想到的是,李达硬是态度

不客气地不给她这个师长夫人换,并

且按原则办事地解释道:“师里有规

定,发什么就是什么,一律不换。”

汪荣华也是个明白人,她听说是师里

的规定,也就不再要求换了。

待汪荣华刚刚出门,却看见李

达的老婆齐珂也拿着棉衣跑了过来,

瞧那阵势也是要换套合适的。

汪荣华见状,便不由自主停下

了脚步,暗想,我倒要看一看,看

你给不给自己的老婆换。于是,她

站在门外悄悄地竖起耳朵来听个清

楚。只听见李达在屋里说:“师里

有规定,棉衣一律不换,你又不是

不知道,还跑来干什么!”齐珂依

然不甘心,在那里软磨硬泡了好一

阵子。最后,李达发火了,大声说:

“你别以为你是我老婆就可以特殊!

老实跟你讲,刚才刘师长的老婆来

了,我都没给她换,不用说你了!”

汪荣华亲自耳闻目睹了这一幕,

她心服口服,对李达的人品和精神

打心眼里佩服了。

到了建国后,虽然各方面条件

逐渐改善和优越了,但身居高位的李

达仍旧保持艰苦奋斗、廉洁自律、生

活俭朴的好作风。为此,他很注重对

子女们的言传身教,率先垂范。对子

女要求十分严格,从不搞特殊化。

1955 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

实行军衔制。担任国防部副部长、

训练总监部副部长的李达被授予上

将军衔。然而,对于常人眼里这么

荣耀的一件大事,李达却像根本没

有这回事一样,从未向家人提起自

己的军衔。所以,孩子们都不知道

爸爸究竟是什么军衔。

李达的女儿所在学校里的军队

干部子弟不少,听同学们谈论谁的父

亲是中将,谁的父亲是少将,她便也

想问问父亲的军衔。一天,女儿问李

达:“爸爸,你是什么将?”李达怔

了一下,随即笑着回答说:“小孩子

打听这干什么?我是什么将?芝麻

酱、黄酱!”孩子们过了许久以后才

从报纸上知道,父亲的军衔是上将。

1955 年春,李达从西南军区调

到北京工作,住进了南长街附近胡

同的一个小院里,几十年再没有搬

过家。

1972 年,李达任副总参谋长后,

管理部门来南长街看房子,认为院

子太小了,房屋的面积也不够,只

相当于总部二级部长宿舍的规格,

达不到副总参谋长的标准,要给李

达另找住所。李达听了连连摇头说:

“什么二级部三级部的,我住就是

标准。”他与爱人张乃一商量了一下,

最后决定:哪儿也不去,仍住在这

个胡同的小院里。儿子给李达提了

个建议:“您年纪大了,身体又不

怎么好,应该换一个大一些的院子,

也好散散步嘛。”李达听后,面露

不悦说:“全中国的人口有多少亿,

家家户户都弄成个大院子,行吗?”

张乃一接着对孩子们说:“你爸爸

的意见是对的,房子也好,院子也好,

过得去就行了,别忘了,有不少同

志还没房子呢。”

1976 年,李达一家住的平房因

地震漏水,组织决定让他搬住到条

件好的房子,他依旧坚决不同意。

由于年久失修,李达所住卧室

的房梁和檩条都断了,墙皮和油漆

也大面积脱落。1983 年,房管部门

决定全面维修已成为危房的李达的

宿舍,动工之前,派人来商量修房

的方案。此刻,李达的身体不适,

正躺在卧室休息。听说房管部门来

人研究修房方案,他强撑着行动不

便的身体下了床,拄着拐杖来到办

公室,高声说:“我的意见是——

因陋就简!因陋就简!”这两个“因

陋就简”,为这次修房定下了基调,

能节省的就节省,能不换的就不换,

上级批下来的有限的修缮经费,还

节余了不少。

1987 年, 李 达 回 到 阔 别 55 年

的家乡,事先没给当地政府打招呼,

与大家一起在县委食堂吃便饭。临

走时写下了“公明廉威”,希望县

领导能以古为鉴,公正廉洁,杜绝

腐败现象滋生。此外,李达在边防

部队视察时总是要求轻车简从,不

许搞迎来送往。

李达以上这些以身作则,都给

子女们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清廉、自立,是李达留给儿孙

们的遗产。而这,就是一个农民将

军的本色。李达老家的门楣上,“贵

在自立”几个大字特别醒目。李达

将军一生从不以权谋私,不愿为子

女在安排工作、调动、提升等方面

动用自己的权力。1978 年国庆节,

李达曾亲笔写过一首《勉致儿女们》

的七言长诗,在这首长诗中,李达

追述了自己的苦难身世和革命经历,

其中有这么几句谆谆教诲子女们:

“千万不能忘过去”、“切盼奋勉各

自强”,殷切教诲,感人至深。

李达出生在陕西省眉县横渠镇

横渠村。李达参加革命前曾在老家与

原配夫人张氏生有一子,名叫李如龙。

李如龙因父亲早年投身革命,从小就

在老家务农。1949 年 7 月,李如龙

和本乡王家堡村的姑娘乔玉花结婚,

一个月后有人带他赶赴武汉见了父亲

一面。这时他才知道父亲并未在兵荒

马乱中丧生,不仅活着,而且还在共

产党的部队里做了“高官”。

1959 年三年困难时期,人们都

靠吃榆树皮、玉米芯、稻谷壳和野菜

过日子,李如龙一家也不例外。实在

饿得不行了,他后来悄悄去了趟北京,

原本想让当“大官”的父亲给自己找

份养家糊口的工作,最起码也不再让

全家人饿肚子吧?他侧面提出这个想

法后,没料到父亲却一口拒绝了:“我

是农民的儿子,也该有个儿子当农民。

不要因为我做了官,儿子就不能当农

民了!”李达劝其回家安心种地。吃

了几天饱饭的李如龙一看工作没指望

了,就打算回老家。他又委婉地提出

眉县政府领导希望父亲能关照一下眉

县时,李达生气地说:“我这将军是

全中国的,不是为眉县当的,以后不

要再提这事了!”万般无奈,李如龙

决定回家。

临走前,父亲问他需要点啥,

李如龙说想要个架子车。李达答应了

儿子的这个要求,派秘书到京郊花

40多元钱买来一副加重架子车脚子,

让火车托运回去,并鼓励儿子回去继

续搞好农业生产。父亲叮嘱儿子说:

“家乡劳动工具紧缺,把这个东西带

上,回家好好务农,在田里劳动就是

你的工作。”当李如龙从绛帐火车站

下车,一路扛着这个 30 多公斤重的

加重架子车脚子,挽着裤子趟过渭河

回到家里时,引得村人围观称奇。有

人说,父亲那么大的官,却为儿子办

了这么一件小事。

对于父亲馈赠的这唯一一件珍

贵东西,李如龙多年来一直细心使用,

珍爱有加。

李达不但对他长子李如龙,对

其他儿女,也是一样严格要求、公私

分明,绝不允许搞特殊。李达的长女

李晖在新疆军区边防部队工作多年,

虽然军区领导同志中有好几位都是李

达在战争年代的老战友或老部下,但

直到李达到新疆军区检查工作时,军

区领导同志才知道此事。后来,女儿

和女婿调到了乌鲁木齐的军区总医院

工作,李达询问他们:“你们不是在

边防工作吗,怎么调到乌鲁木齐了?”

得知女儿女婿确实是组织上因为工作

需要调来的,没有找任何关系,李达

才放了心。

李达一辈子克己奉公,不仅对

儿女都如此“苛刻”,对孙子也一

样。且不说大儿子李如龙当了一辈子

农民,就是亲孙子想当兵,身为中国

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他也不会顺

便帮个忙。

那是 1974 年,李如龙的次子李

未平已经 18 岁了,想到部队当兵去。

体检都合格了,却不知啥原因没走成,

李未平在李如龙跟前哭哭啼啼央求到

北京找他爷爷帮个忙。李如龙实在顶

不住次子的“泪弹”,只好硬着头皮

领上李未平去北京求求父亲。谁料听

过孙子的一番“哭诉”后,李达第一

句话就问:“你是不是共青团员?”

得知孙子不是时,李达说:“我在你

这个年龄时已经是团长了,你现在动

不动还哭鼻子。回去后要好好劳动锻

炼,在政治上要求进步,争取入团,

说不定人家就会看上你!我不会给你

说这个情的,只有靠你自己了。”经

过爷爷的谆谆教诲,回到老家的李未

平在生产队里拼命干活。由于表现突

出,他很快就加入了共青团,第二年

验兵后终于如愿以偿,光荣地成了部

队一名汽车修理兵。

李未平在新疆服役表现突出而

提干,组织决定准备再提升一级,表

都填了,爷爷李达却表示不同意。他

告诉部队领导要对李未平继续严格要

求,再多多考验一下。李未平转业后

要求回陕西,也被李达拒绝了,最后

还是留在了新疆。

公而忘私:国家和群众利益至上

无论是在战火纷飞、血雨腥风

的战争年代,还是在奋发图强、热

火朝天的和平建设时期,李达上将

都一以贯之地坚持把党和群众的利

益看得很重,他一心为公的事例可

以信手拈来。

在山西省武乡县,有一座古建筑远近闻名,那就是巍然屹立在现在

县城中央的高达十丈、粗十数围的

十三级名塔——千佛宝塔,它精细严

谨的建筑结构,优美端庄的造型外观,

使不少游人都啧啧称好,叹为观止。

古人有诗赞道:“久有凌云志,登高

景愈奇。仰观临日月,俯视小城池。

眼界开千里,胸怀畅一时。清云欣得

路,雁塔快名题。”

此处要说的是武乡人民感激的

事:革命烽火硝烟中太行军区司令员

李达在解放段村的攻城作战中高瞻远

瞩,断然下令所部保护千佛宝塔之事。

1940 年 6 月 29 日,日军毛利大

队由沁县方向侵入武乡中部的东村,

后来又增加了伪军段炳昌师的一个

团,在原县城边缘地带的段村垒城筑

堡,建成了武乡最大的、分割太行三

分区的重要据点,并美其名曰“新城”。

城垣上,各种射击设施组成密集的火

力网;城四周以壕沟、铁丝网和碉堡

构成外围防御体系;城内驻防了三个

师的兵力,就连紧挨着东城门南边的

那座千佛塔,也一连几年被敌伪所据

有,成为一座险峻的炮楼,干起了反

对武乡抗日军民的勾当。

抗日战争后期是,中国共产党

领导的敌后抗日军民已经把敌伪刻意

经营的巢穴包围了起来,并且将这个

“新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插翅难飞。

那是 1945 年 8 月 23 日,太行军

区李达司令员指挥的西进部队,决定

攻克段村敌据点,歼灭拒降的日伪军。

24 日夜晚,三十一团一营以奇

袭的手段,扫清城西北敌外围主碉堡,

全部登上城墙,进而迅捷转入巷战。

25 日 3 时,决九团一营以突袭的战术,

抢占东村山,全歼东村的守敌。城西,

王家垴炮台也很快被李达所率抗日部

队端掉了,扬起了冲天的烟尘。随着

“轰隆隆”的几声炮响,抗日部队将

东城门炸开了一个缺口;紧接着,李

达一声令下,声势浩大的抗日部队于

一片喊杀声中向城内突进猛冲……

可是,在千佛塔里居高临下负

隅顽抗的敌伪军,顿时从十几个窗口

射出罪恶的火舌,压得抗日部队抬不

起头来。故此,千佛塔成了抗日部队

前进的一大障碍。

见此险恶情势,李达习惯地高

举着望远镜密切注视着前方的战况。

只见工兵班在我军机枪火力的掩护

下,已经提着炸药包逼近了塔根底

下,将一包包炸药身手敏捷地塞进了

塔内,准备引爆;分区的山炮也正在

调整炮位,瞄准目标,等待炮轰千佛

塔的命令……

李达举着的望远镜突然放了下

来,两道浓眉瞬间皱成一个大疙瘩。

他想了想:急忙抄起电话机,发出了

威严的命令——“千佛塔是文物古迹,

各参战部队务必好生保护!”可谓军

法无情,军令如山!

一个个战士冲过去了,随着机

枪的叫唤,又一个个栽倒在地上……

这时,只见一个勇猛无畏的瘦高个子

战士,腰间别上一束手榴弹,机警麻

利地东绕西转,躲过敌人的稠密火力

网,敏捷地贴近塔下,然后一个鹞子

翻身,便跃上了二层,又像猴子似地

神不知鬼不觉地迅速爬上了三层、四

层,直到十三层,随着一声巨响,塔

窗内冒出了滚滚黑烟。战士们乘机冲

入塔内,全歼了死守在千佛塔里的一

个日军机枪班。

至此,八路军指战员以生命和

血的代价,换来了千佛塔的完好无损。

其时,八路军中青年文艺工作

者高沐鸿(后来成为著名作家),曾

在距城 8 华里的郝家垴上,居高临下

目睹了这一英勇悲壮、惊心动魄的活

剧,感慨系之,写下了一首生动描绘

记载当时场景的《攻塔》诗:

打罢沁县打武乡,

段村的鬼子闻风远扬。

只留下一撮活尸僵塔上,

倒打算和这古塔共存亡。

炸不得塔呀开不得枪,

机枪扫不入塔上窗。

炸了高塔呀灭了古迹,

不打鬼子又留祸殃。

英雄事业出在节骨眼,

便见有人身抱炸药近塔边。

身后机枪来掩护,

两手如猱攀上天。

高塔攀上十三层,

鬼子只顾高来不顾深。

只说是:叫咱三日三夜攻不下,

不打算一声霹雳,天空落下尸

一群……

1961 年 7 月,李达率中国人民

国防体育协会代表团赴苏联访问,考

察苏联国防体育的开展情况。

代表团抵达莫斯科后,中国驻

苏联大使馆按规定发给李达 150 卢

布,作为零用钱。

时值“三年困难”的最后一年。

国内的日用品和食品都严重匮乏,

李达本可以用这 150 卢布给家里买

些东西带回去。但谁也没想到,他

只花 40 卢布买了两罐辣椒酱,其余

的 100 多卢布,都在临回国前交还

给了大使馆。

李达是陕西人,陕西人的一大

特点就是“有辣子不吃菜”。于是又

有人猜想,这两罐辣椒酱大概是李达

为自己买的。可这些人也想错了。回

到北京以后,李达将两罐辣椒酱送给

了国家排球队。

就这样,李达的 150 卢布零用钱,

没有为自己和家人花 1 戈比。

1980 年 1 月 13 日,李达被任命

为中央军委顾问,从副总参谋长的岗

位上退了下来。

退居二线后,他仍然参加许多

通知他出席的会议,经常下部队调查

研究,向军委和总参谋部提出一些建

议。他说:“让我当顾问,我就要当

一个名符其实的顾问。”他既为国

家、军队建设的新进展感到欣慰,也

为一些单位和个别人搞不正之风感到

忧心。

有一次,他在批阅文件时,忽

然停下了笔,仿佛自言自语似的对办

公室工作人员说:“眼下这股吃喝送

礼、铺张浪费的作风是什么时候开始

严重的?怎样才能有效制止呢?”言

为心声,他晚年常常思索的,就是这

方面的问题。

李达总爱提起刘伯承元帅的一

段话:“刘帅常常告诫大家,不管你

当多大的官,一个口令能让几万人立

正。但你要切记,这一点权力是党给

的,是人民赋予的。你自己没有什么

了不起,你决不能自我膨胀,不能忘

乎所以!”李达还喜欢吟诵两句古训:

“历览古今多少事,成由谦逊败由奢。”

他以刘帅的告诫和古训格言自律,也

以此提醒周围的同志们。

一直到他病重住院、身体状况

恶化以后,李达还就端正党风、纠正

社会上的不正之风问题,给中央顾问

委员会的领导同志写信。

更值得一提的是,李达是一位

党性很强的人,他遇事总是从党和人

民的利益出发,从大局着眼,从不考

虑个人得失,不计名份而只重工作,

只求奉献而不索回报,真正做到了“心

底无私天地宽”和“能上能下”。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李达早在

红二方面军和援西军工作时,就已

经担任了参谋长职务。但援西军改

编为八路军一二九师后,他最初仅

任参谋处长,参谋长一职由倪志亮

担任。而倪志亮未到职,李达实际

上是以参谋处长的身份做着参谋长

的工作。直到 1938 年 12 月,倪志

亮调任晋冀豫边游击司令员,李达

才接任参谋长一职。

这期间一年多时间里,李达的

情绪未受到丝毫的影响和波动,一如

既往、一心一意地埋头工作,尽职尽

责。1943 年 9 月,一二九师刘伯承

师长赴延安后,李达代任太行军区司

令员。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指挥

部队取得了诸多战斗的胜利。

1945 年 8 月,抗日战争胜利,

中共中央决定成立晋冀鲁豫军区,李

达二话没说,回到军区参谋长的岗位

上。1950 年 2 月,西南军区成立,

李达担任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1953 年 4 月,中央军委将他调往朝鲜,

担任志愿军参谋长,他又是二话没说,

马上赶赴朝鲜履任。

1958 年 5 月,在军队开展的“反

教条主义运动”中,李达受到了错

误的批判和处分,被免去国防部副

部长、训练总监部副部长职务,仅

保留上将军衔,随后还被扣上了“坚

持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副帅”的帽

子,被迫调离了他所热爱着的军队。

免职赋闲在家数月的李达,提笔向

中央和军委写信请求给安排工作。

后经贺龙出面,才安排到国家体委

工作,担任副主任。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李达

就被打成“三反分子”、“贺龙安插

在体委的黑干将”和“二月兵变的参

谋长”,遭到了批斗和关押达 4 年多

之久,身心都受到很大的摧残。

1972 年 10 月,李达任解放军副

总参谋长。其间,李达曾赴兰州军区

视察部队。一次,当兰州军区司令员

杜义德同李达谈起“反教条主义运动”

的往事的时候,李达只是淡然地说:

“过去了的事情己经过去了,个人恩

怨没有什么可计较的,我们还是向前

看吧。”

1980 年初,李达由副总参谋长

的岗位上退下来,被任命为中央军

委顾问。他说:“让我当个总参顾

问就行了,我一样能给军委和总参

当参谋。”

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曾给李达

题词:“将军淡名利,风范当永存。”

这正是对李达一生恰如其分的评价。

通过以上事例,足以看出李达

不计名位、为人耿直和大公无私的坦

荡胸怀与高尚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