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战将周建屏

文/叶介甫

image.png

周建屏

周建屏,1892 年 8 月 26 日出生在云南省宣威县倘塘村。云南讲武堂毕生,曾在滇军任旅参谋长, 因感滇军腐败,1924 年毅然辞职。

1926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 年参加南昌起义,后到赣东北与方志敏共同组建农民起义团(后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先后任团、师、军长。长征后任陕甘宁边区武装部长、115 师 343 旅副旅长,参加了平型关大战。他是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高级指挥员,晋察冀军区四分区司令员,赣东北根据地和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的创始人之一。由于艰苦的战争环境和频繁的转战,1938 年 6 月 13 日,周建屏在河北省平山县小觉镇旧伤复发不治去世。遗体安葬在他战斗过的平山小觉镇。1939 年,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把平山县小觉镇改名为建屏镇,1945 年 10 月,又以小觉镇为中心建立建屏县 ( 建屏县于1958 年与平山县合并 ),建屏县成为当时石家庄市第一个用烈士姓名命名的县。2014 年 9 月 1 日, 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 300 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由朱德介绍入党成为“创造红十军的一个主要领导者”

1909 年,刚刚 18 岁的周建屏, 怀着保国卫民的心情参加了新军。之后,随新军在云南参加了辛亥起义。1915 年 12 月 25 日蔡锷等发动护国战争时,周建屏在护国第一军第三团第六支队朱德部下当连长,次年进入成都。后随军退至叙永一带。

1923 年春,滇军进入广州, 周建屏在入粤滇军第一军(滇军总司令杨希闵兼任军长)第一师(师长杨池生)师部任上尉参谋。同年七、八月间,入粤滇军发生内讧, 孙中山下令速捕杨如轩、杨池生, 两杨在杨希闵的掩护下逃走。周建屏从自己 10 余年的戎马生涯,看到辛亥革命到云南起义,一次次的革命都失败了,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仍然处于饥寒交迫和战乱之中。看不到中国的出路在哪里,于是,在 1923 年 9 月失望地离开了滇军解甲归田,回江西金溪老家定居。

1924 年,逃走的两杨投奔了北洋军,杨如轩任扩编第六师长驻守江西赣州地区,杨池生任赣南镇守使。次年,周建屏离开金溪到了赣州,在杨如轩师任辎重营营长, 后又在师部任少校参谋。

1926 年7 月,国民革命军北伐, 迅速进入湖南。周建屏被这种从来没有过的革命形势激励着。他决然离开赣州,投奔了以滇军为基础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同年 11 月 6 日,他随第三军攻克江西南昌。

这时,朱德受党的委派来到南昌工作,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长和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团长。周建屏在南昌会见了阔别多年的老上级朱德。朱德了解这位正直、爱国、有志的青年军官,向他讲述了国际国内的大好革命形势,宣传工农革命的道理。从这以后,一种新的要求在周建屏的心底里滋长着。

1927 年春,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扩编,周建屏担任该军第九师二十七团二营营长。这时,他向朱德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朱德看到这位青年的进步,从心底里感到高兴,笑着说:“共产党人可是不能抽大烟的!”

周建屏一听,连忙甩掉烟枪, 毫不迟疑地把烟戒掉了。后经朱德介绍,周建屏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进入军官教育团,协助开展党的工作。从此,他立下誓言:跟着共产党,誓死志不移。

1927 年 8 月 1 日南昌起义时, 周建屏随教育团奉命作为预备队, 负责监视和歼灭驻地附近的敌人。起义胜利后,周建屏随起义部队南下广东。同年 10 月,起义部队在潮汕地区遭到优势敌人的围攻而失败。为了逃脱国民党反动派的搜捕,周建屏躲避在汕头一座庙中做和尚。

1927 年冬,周建屏从汕头潜回南昌,辗转到达上海找到党中央,在上海、青岛等地工作了一段时间。这年上半年,方志敏等领导的弋横苏区红军缺少得力的军事指挥干部,党中央根据方志敏等同志的要求,决定将周建屏派往弋横苏区。周建屏化名改装,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到达都昌县,在县政府建设局秘密会见了中共都昌县委书记刘梦松,传达了党中央关于组织武装暴动的精神,详细询问了都昌县敌人兵力及武器装备情况,并在刘梦松的带领下察看了都昌县城的地形,最后商定了先夺取汪家墩靖卫团枪支、乘胜攻打县城、收缴县自卫大队枪支的起义计划。8 月 18 日,周建屏在都昌县王滚垅村农民谭洪进家里秘密召开都昌、湖口两县县委负责人会议,具体部署了武装暴动的行动计划。22 日夜晚, 周建屏手持匕首,率领湖口县地下党员周赓年等 15 名突击队员,在都昌县地下党的配合下,顺利缴获了汪家墩靖卫团的 11 支枪,取得了起义的胜利。由于当晚时间不够, 乘胜攻打县城的计划未能实现。第二天,起义人员打出了“东北红军游击第一大队”(简称“一大队”) 的旗帜。此后,“一大队”在周赓年等同志的领导下,打土豪、分田地、建政权,围县攻镇,威震赣东北。

方志敏、邵式平领导的红军, 最早由 1928 年初弋横起义后的农民武装组成,同年 6 月金鸡山大捷后,红军游击队正式改编为江西红军独立第五团,兵力约有一连, 后来补充了哗变过来的两连白军士兵。当时红军中的工农分子军事素质较差,缺乏作战经验,而部分哗变过来的士兵居功自傲,闹饷、闹赏,不服指挥,保留着旧军的那一套作风,因而战斗力不强。正如方志敏总结的那样:“一九二九年, 是我们胜利发展的一年,不过红军的胜利,比较苏区的发展是要落后一点。军事干部不强,军事领导机关不健全,是其主要原因。”

1929 年 9 月,周建屏到达弋横苏区。10 月 1 日,第一次信江工农兵代表大会在弋阳县漆工镇召开。会上,组织了信江军委会,以邵式平为主席,红军番号改为江西红军独立第一团。周建屏当选为信江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担任江西红军独立第一团团长。从此以后,“他领导红军打了许多胜仗”,成为“创造红十军的一个主要领导者”。

 

是方志敏等创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和红十军的重要成员

在信江根据地的党组织和方志敏的正确领导下,很快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的第四次局部“围剿”。刚刚接任红军团长的周建屏抓住大好时机,率领红军乘胜展开反击。

周坊是贵溪北乡的一个重镇, 座落在贵(溪)、余(江)、万(年) 三县交界的山区。为了消灭驻守周坊的白军,周建屏率独立团开进了贵溪北乡,隐蔽在离周坊十来里的三丫桥一带。据侦察员报告,一连白军和靖卫团正朝三丫桥开来。周建屏和方志敏等人研究了敌情,认为这是敌人一支搞“清乡”的部队, 没有作战的思想准备,我三连红军完全有把握吃掉这股敌人。方志敏立即批准了作战计划,周建屏率部队首战三丫桥,再战关王殿,夺回了周坊,击溃了敌军一个正规连和三县靖卫团的联合进攻,打死打伤敌人 30 多人,俘虏 100 多人,缴获步枪 72 支,水机关枪一挺,取得了赣东北红军创立以来的一次最大胜利。红军第一次摸上机关枪, 个个都乐了,战士们高兴地说:“我们有了自己的机关枪,再也不怕敌人的机关枪了。”

红军后来又在余江、万年打了几个胜仗,遂创造了余、万苏区。周建屏运用自己的作战经验,精心组织了关王殿等几次战斗,用红军的战斗胜利推动根据地的发展,成为方志敏等创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和红十军的左右手。方志敏在回忆这段历史时写道:“因为红军的胜利和苏区的扩大,一九二九年下半年的环境是大大地转好过来。在西线,扩大了贵、余、万等四县苏区, 在东南线,横丰苏区扩大了几倍, 差不多全县都收入苏维埃版图;上饶也举行了年关暴动,成立了上饶苏区;在北线,德兴苏区也有新的发展。白军小的部队,是不敢随便进入苏区。因此,我们脱离了天天爬山爬岭躲山躲坞的生活,比较安稳地建立起机关来做工作了。”

1930 年元旦,红军独立团集中在弋阳九区余家仓扩编成六个连和一个机关枪队,战斗力大大加强。几天后,国民党十八师五十二旅戴岳部会同各县靖卫团,分兵六路对信江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五次“围剿”。周建屏率红军独立团迅速投入反“围剿”战斗,遇敌于弋阳芳家墩,激战一天,稍稍失利。他很快摸清了敌情,看到敌人大兵压境,势头正旺,便动员群众暂避深山,坚壁清野,号召地方游击队伺机骚扰打击进犯之敌,然后亲率独立团跳出重围,扑向兵力空虚的敌人巢穴——上饶。上饶守敌经不起红军突然而来的猛攻,扔下 20 来支枪弃城而逃。红军首次攻下上饶城,占领半天,逼使进犯之敌急急回援,顺利粉碎了敌人的第五次局部“围剿”。红军战斗的胜利, 使根据地面积由弋横两县扩大到赣东北 8 县,人口由 10 余万增加到 40 余万。

在红军独立团工作了几个月之后的周建屏,发现这支以工农为主体组成的人民武装,人人怀着阶级的深仇大恨, 吃苦耐劳、勇敢不怕死,具备着旧军队无法比拟的许多特点,但也看到由于大部分战士未经过军事训练,作战经验不足,同时还存在极端民主化、军纪不严和狭隘的报复主义, 以及由于投诚白军担任指挥员而带来的军阀主义等问题。周建屏深感有整军的必要。经特委批准, 他和方志做、邵式平一起, 领导了一场整军运动。

整军着重放在加强政治思想教育、严明军纪、废除军阀主义残余、强调官兵平等、改善战斗员生活等问题上。同时, 周建屏还十分注重部队的军事训练,无论在课堂还是在操场,都严格要求, 一丝不苟。

“经过一个短期这样的整顿训练,独立团原有的一些散漫混乱现象逐渐肃清,变成整齐严肃的正规红军了,战斗力也随之较前加强。” 红军独立团以崭新的姿态迎接着新的战斗。

这年 4 月,周建屏率独立团冒雨摸黑奇袭大茅山下的张家川,歼灭德兴黄柏塘靖卫团,为群众除一大害。5 月 5 日,周建屏和方志敏率红军分数路攻打乐平秧畈,全歼白军一个连。第二天,乘胜攻下乐平东南乡的大集镇众埠街。接着, 红军又攻下鸣山煤矿和铁山、黎桥等村镇。前后个把星期,乐平东南乡敌人的枪支基本缴完,红军枪支由 300 多支增加到 600 多支。红军将在鸣山煤矿缴获的几台车床运回根据地,建起了信江苏区的第一个兵工厂。同时,红军帮助乐平建立了县苏维埃政府,匀出部分枪支协助建立乐平县游击大队。

此时,方志敏接到景德镇地下党和工农群众要解放景德镇的请求,立即同周建屏作了认真的研究。他们认为有景德镇地下党和工人群众的支持,奇袭成功是有把握的,于是把进攻的日子定在 7 月6 日。

7 月 5 日清晨,周建屏在弋阳芳家集合红军 1000 余人接受方志敏的战前检阅后,简单作了战斗动员, 便踏上了征途。一路急行军, 中午到达段家。周建屏指挥部队休息,而自己却和方志敏仔细研究刚刚找来的敌人报纸,进一步分析景德镇的敌情。傍晚时分, 为了麻痹敌人, 周建屏命令部队打上安徽靖卫团的旗子,抽调一批外省籍战士组成先头部队, 连夜直奔景德镇。

这天晚上,大雨滂沱,红军战士泥一脚水一脚,步行近百里,赶到昌江南岸。由于河水猛涨,无法涉水,只有绕道。为了赶在拂晓前抵达景德镇,周建屏命令部队跑步前进。夜幕中,周建屏纤瘦的身影, 时而出现在队伍的前头,时而出现在队伍的后头。红军战士们看到团长不顾自己患有慢性疟疾、经常发烧的身体,和战士们一道冒雨行军,更加精神抖擞。在黄泥头,方志敏、周建屏会见了从上海请示工作回来的特委书记唐在刚,见到了景德镇地下党的同志和 100 多名工人群众,进一步研究了攻城方案。接着,将部队分作五路,同时进城包围各部反动武装。

此役,敌人除在河西的 4 个哨兵携枪逃跑外,其余官兵、警察全部就擒,共缴枪413 支,子弹、药品、布匹等物无数。在景德镇地下党和工人群众的协助下,红军战士搜捕了欺压工人的外号“三尊大佛”、四大金刚”、“十八罗汉”的一伙恶霸,筹款 100 余万元(上缴中央20 万元)。

红军打下景德镇后,根据地红军由 1000 余人扩大到 4000 余人, 实力大为加强,根据地面积纵横达 500 余里,人口增至 100 余万。

 

周恩来对红十一军英勇善战给予高度评价

1930 年 10 月,国民党反动派对各革命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 已经开始,进犯赣东北根据地的国民党正规部队 3 万余人已大兵压境,横峰、上饶、玉山、广丰、铅山 5 县靖卫团乘红军主力远离根据地已向我后方进攻,闽北苏区和铅山、上饶、横峰部分苏区遭到严重摧残。面对这种情况,方志敏等决定红十军回师根据地。

军长周建屏、政委邵式平指挥部队火速赶回根据地,进攻万年县城未克,与敌胡祖珏第五师遭遇于珠仙桥,激战一场,主动撤出战斗, 而后穿过苏区,出敌不意,第二次攻克上绕城,歼灭上饶等 5 县靖卫团,缴枪 100 余支。第三天,周建屏邵式平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取河口,与敌激战 4 小时,全歼敌新编十三师李全坤团,俘敌 300 余名,缴获机枪 4 挺,迫击炮 4 门,步、手枪 400 余支,军威大振,扭转了根据地一度出现的慌乱现象。河口大捷后,周建屏率红军采取“声东击西,避实击虚”的游击战术, 与敌周旋一阵后, 将敌第五师大部诱入弋阳七星尖,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歼敌300 多人, 与各县地方武装一道将敌人驱出根据地,胜利粉碎敌人的第一次大“围剿”。

1930 年底,涂振农(后叛变) 以中央特派员名义来到赣东北,召开赣东北特委扩大会议,传达六届三中全会精神,批评立三路线错误,在军事上,将 3 万人的红十军缩编为一个师三个主力团,保留 4000 余人,实行一人一枪正规编制,遣散新兵师,划闽北独立团回闽北,并由涂振农接替了邵式平十军政委的职务。

1931 年 2 月,蒋介石发动了第二次“围剿”。担任红十军政委的涂振农动摇恐慌,认为赣东北红军无力抗击敌人,主张拉到中央苏区去。在他的领导下, 红十军两个多月一味避敌,大仗打不胜, 不能打,小仗又不愿打,几乎未打一仗。对于涂振农逃跑主义的错误,方志敏等人作了坚决的斗争, 经请示中央后,撤销了涂振农十军政委的职务。

方志敏到十军工作,大大激发了周建屏的革命热情,他俩在葛源进行了短暂的整军后,获悉敌十八师一个团孤军深入贵溪周坊,遂决计先收拾这个团。4 月 8 日,周建屏率领一团红军进入贵溪,埋伏在丁家坊山上,在群众支持下,伏击下乡抢粮的一连白军,歼敌 40多人,缴枪 40 余支。战斗结束后, 周建屏分析敌人将送伤兵到贵溪县城去,决定再打一次伏击战。4 月 9 日,周建屏将部队转移到苟里源,一个伏击,又俘敌 30 余人。

10 日,红军部队拉至余冮横山一带,乘胜歼灭敌保安团一个营。

此时,进攻赣东北根据地的敌人已构成包围圈,处处找红军主力决战,企图一举歼灭红军。方志敏、周建屏考虑必须避其锋芒,挫其锐气,决定将红军开往闽北作战。在 4 月上旬从上饶渡过信江后,首战铅山石塘街,消灭任老汉靖卫团。月底赣东北红军与闽北独立团会师桐木关,乘势收复车盘根和坑口。5 月初,红军与固守在长涧源的敌卢兴邦部展开激战。周建屏和方志敏深入前线,察看地形,指挥部队挖地道用火攻拿下长涧源,红军乘胜追击,先后消灭黄柏、谷前的白军和靖卫团,又乘势攻占赤石街。这是红军入闽作战取得的最大胜利,歼灭敌人一个团又一个营, 缴获银洋 20 万元、黄金 2000 余两和大批军需物资。红十军一进闽北,“除军事得到胜利,打了十一仗,仗仗皆捷,建立了红十军在闽北的军威外,主要的还是这次的胜利,奠定了闽北苏维埃和红军向前胜利发展的基础,这是政治上极可宝贵的收获。”

在坑口,方志敏、周建屏接到敌人企图进犯葛源的消息。鉴于进军闽北的任务已基本完成,他们决定回师赣东北。同年5月 17 日, 红十军在横峰何家坝,伏击进犯白军一个团,大获全胜。接着,出击进驻芳家墩的白军,歼敌一营,粉碎了敌人第二次“围剿”。

在红军的频繁战斗中,赣东北省于 1932年 12月 11 日改名闽浙赣省。不久又将红十军改编为红十一军,周建屏仍担任军长,另将赤色警卫师扩编成军,沿用十军番号。由此,闽浙赣红军战斗力达到最盛时期。这时,中央又电令红十一军南渡信江,配合中央红军组织第四次反“围剿”战斗。

在周建屏与邵式平、方志纯率领下,红十一军于 1933 年 1 月 25 日(农历除タ)夜渡信江。次日,红十一军与红一方面军第三军团在贵溪上清宫会师。红军总司令朱德、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亲切会见了周建屏等同志,简要地交待了红十一军的任务。三军团走后,周建屏率领红十一军进入金溪县城,接替了三军团的防务。

周建屏回到金溪故乡,住在竹桥余家“步云公祠”里,接见了乡革命委员会的同志们,第二天一早就赶回县城,带领红十一军经金溪左坊,翻山到达资溪石峡。在这里, 他见到了红军总政委周恩来。周恩来对红十一军在赣东北根据地英勇善战、奋斗取得的成绩给予高度的评价,告诉周建屏红十一军驻防金溪的任务已经完成,第四次反“围剿”的大战即将拉开,命令周建屏率十一军开往建(宁)黎(川)、泰(宁)一带,巩固和发展抚河以东的闽赣边区根据地,打击敌人, 争取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

2 月 3 日,周建屏率红十一军到达黎川。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 率军强攻南丰,掩护中央红军主力乘夜向西转移。接着,又会合闽北独立师进攻福建光译,歼灭国民党新编第四旅周志群的第一团,在和顺又歼灭了该旅的第三团。

3 月中旬,中央红军主力在宜黄歼灭敌人近 3 个师,胜利粉碎了敌人第四次“围剿”。

 

因劳累过度牺牲在战斗岗位上

1935 年 6 月,周建屏因身体原因到上海治疗。伤愈后,他由党组织送到西安,再由西安到达延安,担任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第二科科长。

1937 年 8 月,周建屏出席了中共中央在陕北洛川举行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会后,他被任命为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副旅长,随军东渡黄河,奔赴抗日前线。同年 9 月 25 日,一一五师在晋北平型关重挫日军板垣师团的战斗中,他和旅长陈光指挥三四三旅,在平型关公路南侧担任主攻,击毁敌人汽车多辆,歼灭日军近千名。

11 月,周建屏在周艾镇八路军总部又一次见到老首长朱德总司令。朱德命令他和刘道生在滹沱河南北两岸开辟晋察冀军区四分区, 由他任四分区司令员,刘道生担任政治委员。

周建屏还是和往常一样,二话不说,很快交待了部队的工作,带三四三旅一个连赶到孟县,开始了分区的工作。“在四分区所属的 10 多个县,周建屏的军事斗争经验,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他组织部队在战斗中锤炼,几个月时间,扩建了三个相当于团的区队。有了这样一支抗日人民军队,加上村村都有民兵、游击队、义勇军、自卫军等,抗日游击根据地如同大厦有了顶梁柱。”

分区司令部开始设在平山县洪子店。日本侵略军经常出动大部队向这一带“扫荡”。1937 年 12 月 23 日,周建屏、刘道生指挥两个主力团和四分区两个区队,在温塘布置战斗,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 击退了日军的进攻。

四分区改造了原有的村、乡政权,选举成立了抗日的村公所和各级政权机构,军队一面用战斗保卫抗日民主政权,一面帮助人民实行换工互助,发展生产。在日军不断“蚕食”、“扫荡”的极端困难条件下,滹沱河两岸稻谷丰收,人民得以温饱,并尽力支援战争,使四分区抗日根据地逐步成为晋察冀边区的模范抗日根据地。

四分区三面环绕着平汉铁路、正太铁路和同蒲铁路,境内公路密布,给敌入“封锁”、“扫荡”、“分割”、“蚕食”以许多便利,战斗频繁。为了巩固和发展根据地, 周建屏带着难以忍受的脊髓炎的疼痛,总是周密部署着全盘的工作,细致安排每一个战斗。分区机关搬到小觉镇后,周建屏住在贫苦农民老何家里,虽重病缠身, 仍每天忘我地工作,还登门串户访贫问苦,号召民兵参军参战, 动员妇女参加生产支援前线。他对部队工作抓得更紧,经常找干部商量工作,注意倾听同志们的意见,使得许多和他共过事的战友非常感动。

党和人民对周建屏的病情十分关心。那时四分区只有一个卫生队,药品很缺,专区和四分区从敌占区购进药品为他治病。晋察冀军区卫生部长叶青山还专程前来为他治病。小觉镇的村民也时常来看望他。

由于环境的恶劣,周建屏患的脊髓炎逐渐恶化。1938 年 6 月 13 日,分区政委刘道生、专区专员邵式平等军政领导同志都守护在他身边。他望着生死与共的战友, 缓慢而又平稳地说:“我早年参加辛亥革命,参加过打倒三个皇帝(宣统、袁世凯、张勋扶植宣统复辟)的斗争,直到我加入共产党,才算走上了真正的革命道路,是党和根据地的人民养育了我。我虽然没有看到全中国的解放,但我相信中国革命一定会胜利。到那时候请代我向根据地的人民致意!”下午 3 时,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出色的军事指挥员周建屏,终因医治无效去世。聂荣臻在自己的回忆录里深情地写道:“……在晋察冀的土地上。尤其令人怀念的是我军优秀指挥员,红军时期就当过军长的四军分区司令员周建屏同志, 1938 6 月因劳累过度,牺牲在战斗岗位上。他们在作战中英勇捐躯,效命沙场,永远值得我们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