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钧 手持弯弓射天狼

成钧:手持弯弓射天狼 

 文/冯晓蔚  

成钧,1911 年 6 月 19 日生于湖 北省石首县横堤垸粟田湖边的一个农 民家庭。这位共和国开国中将,1930 年 7 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翌年加入 中国共产党。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和平建设时期, 参加了湘鄂西、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反“围剿”斗争和长征,曾 9 次负伤。 新中国成立后,任福建军区副司令员 兼第十兵团副司令员、华东军区防空 部队司令员、防空部队副司令员兼华 北及首都防空司令员。抗美援朝后期 兼任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副司令员和 安东防空区司令员,后任军委防空军 副司令员、空军副司令员,在国土防 空作战中,他多谋善断,精心指挥, 多次取得击落敌 U-2 高空侦察机的 重大战果。他是一位身经百战,智勇 双全,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高级军事 指挥员。1955 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首战开世界防空史上第一次使用 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先例 1952 年 2 月,任福建军区副司 令员兼第十兵团副司令员的成钧,正 准备组织部队实施海上训练,为再次 进攻金门和解放台湾开展各项准备工 作时,中央军委任命成钧为华东军区 防空部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3 月 29 日,调任军委防空部队副司令员,兼 首都防空司令员。 从陆军到空军,成钧立即到北 京赴任。此时军委防空部队司令部才 成立 1 年多时间,成钧分工负责防空 部队的作战和战备工作。他针对当时 的形势和任务,在党委的统一领导下, 一方面协同空军和各大军区组织防空 部队担负国土防空任务,保卫要地防 空安全。另一方面组织防空部队参加 抗美援朝作战,反击美帝国主义的侵 略行径。 在参加抗美援朝作战中,防空 部队先后有21个高射炮团又10个营、 5 个探照营又 2 个连、2 个对空监视 团、1 个雷达营又 4 个连,组成中国 人民解放军志愿军部队参加抗美援朝 作战,与美空军作战 10038 次,击落 (照落)413 架、击伤 1559 架。使 防空部队更多的领导机关和干部得到 了实战锻炼。 1953 年 7 月 27 日,抗美援朝战 争结束。1955 年 3 月 8 日,中央军 委决定,将防空部队改称防空军。成 钧任副司令员,分管防空部队的作战、 战备工作。1957 年 2 月 21 日,中央 军委作出空军、防空军合并的决定。 5 月 17 日起,军委空军、防空军正 式合署办公。成钧被任命为空军副司 令员,分管防空作战、专机保障、核 试验和日常战备等工作。 1958 年 7 月,中央军委副主席 彭德怀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提出: 防空部队除继续加强高射炮、雷达部 队外,还应该建立一定数量的地空导 弹部队。为此,中央军委决定由空军 组建地空导弹部队。成钧根据空军党 委研究确定,召见空军某探照灯兵指 挥部主任张伯华,责成其负责地空导 弹部队的组建工作。成钧一再强调这 项工作十分重要,要求这支部队在政 治上可靠,思想作风要好,军事技术 要过硬。经过紧张周密的筹组,1958 年 10 月 6 日,空军地空导弹某营在 北京空军高级防校举行了成立大会。 到 1959 年 4 月底,只组建 3 个地空 导弹营。1959 年 6 月,台湾国民党 空军 RB-57D 型高空侦察机曾两次窜 入北京、天津地区。为加强首都国庆 十周年庆祝活动期间的防空战备,中 央军委决定使用地空导弹部队来保卫 首都领空,并明确指示:如敌机入侵, 坚决予以击落。为此,成钧组织研究 兵力部署,亲自参加勘选地空导弹阵 地。9 月初岳振华的第二营进入北京 郊区阵地,21 日正式担任作战值班。 当时这些组织准备工作是在极其保密 的条件下进行的。 10 月 7 日 10 时许,国民党空军 1 架 RB-57D 型高空侦察机,从浙江 温岭上空窜入大陆,飞行高度 1.8 万 米,后经南京沿津浦路上空北窜升高 至 1.92 万米。这时空军指挥所内刘 亚楼司令员和成钧注视着立体标图 板上的敌机飞行航迹。11 时 50 分, 当该机距北京 480 公里时,地空导弹 部队进入一等战备。他们指示部队 “沉着,掌握好发射距离”。12 时 04 分空军地空导弹某营发射 3 枚导 弹,将敌机击落。这次战斗,开创了 中国空军和世界防空史上第一次使 用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先例。为此, 国防部予以通令嘉奖,给全营记二等 功一次。 三战两次失利 1960 年,台湾当局又从美国接 收了更先进的 U-2 型高空侦察机,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训练和准备后,于 1962 年 1 月 13 日开始窜入大陆侦察, 到 6 月底先后出动了 11 架次,活动 范围除新疆、西藏外,遍及全国各省 区。这时成钧组织机关有关部门研究 后与刘亚楼司令员商议,提出了将保 卫首都的几个地空导弹营,机动到 U-2 飞机活动航线上去设伏的意见。 经中央军委批准后,6 月 27 日,空 军地空导弹某营先机动到湖南长沙设 伏,近两个月未遇战机。 成钧回到北京,召集有关部门 反复研究U-2飞机窜入活动的航线, 分析其特点和规律。成钧和参谋们发 现南昌是U-2航线经过最多的地点, 显然是一个重要的检查点,把地空导 弹部队设伏在那里是大有希望的。随 后,成钧同刘亚楼商定,把地空导弹 某营从长沙移到南昌设伏。这个方案 很快得到中央军委的批准。成钧率领 工作班子和地空导弹某营的干部火速 赶到南昌选阵地。成钧打破苏军教令 规定,没有将阵地选在平坦暴露的地 方,而是选在两个丘陵之间的一片松 树丛中,阵地面积虽减少了一半,但 位置合适又比较隐蔽。8 月 27 日, 空军地空导弹某营即转移到南昌设 伏。成钧交待该营营长岳振华抓紧时 间准备,他即抽身回到北京,与机关 参谋人员商议对策,一连守候 10 天 未见 U-2 飞机出动。为了诱使 U-2 飞机“上钩”,9 月 7 日和 8 日,先 后派轰炸机从南京佯动到南昌地区降 落。国民党发现这一动向,为弄清真 相,9 月 9 日,派其空军 1 架 U-2 飞 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以 2 万米高 度从福建平谭岛窜入大陆,沿鹰厦铁 路上空北进。8 时 24 分到九江上空 左转直飞南昌。8 时 32 分 U-2 飞机 进入该营火力范围时,该营发射 3 枚 导弹,当即将该机击落。 国民党空军U-2飞机被击落后, 并没有因此而收敛。由于新中国西北 地区正在加紧做试验核武器的准备, 美国急需获取那里的军事情报。1963 年 3 月 28 日,国民党空军 1 架 U-2 飞机侦察大陆西北地区的鼎新基地。 那里部署着地空导弹某营。U-2 飞机 两次接近导弹阵地,均在制导雷达开 机后,机动摆脱,造成战斗失利。战后, 成钧指示派工作组赶赴部队总结经验 教训,查明原因。一方面,他要求机 关、部队从技术到战术,拿出新办法。 另一方面,他从 U-2 飞机历次窜入 大陆西北地区的活动规律和各方面的 资料、情报,研究 U-2 飞机下一步 可能侦察的目标和途经的航线。他认 为兰州是地空导弹部队最佳的设伏地 点。经与刘亚楼司令员商定并报经总 部批准,他率工作组赴兰州地区选择 阵地,经实地察看,最后确定阵地选 在兰州东面榆中县境内的马家寺,这 是 U-2 飞机侦察兰州的必经之地。 这样空军地空导弹某营从鼎新隐蔽机 动转移到马家寺设伏。结果不出成钧 所料,6 月 3 日,国民党空军 1 架 U-2 飞机从温州上空窜入大陆,经衢州、 九江、武汉、西安、天水,直飞兰州, 距地空导弹某营阵地 68 公里、65 公 里时,2 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U-2 飞机在该营火力圈外飞了个 S 型航线 走了,再一次逃脱了打击。这次选点 “押宝”是押准了,但由于打开雷达 天线距离太远,敌人仍利用电子预警 系统机动逃脱,战斗又一次失利。 战后,中央军委副主席聂荣臻 指出:“将 4 个营统一部署,组成大 面积有机组合的火网”。为此,刘亚楼、 成钧召集机关作战人员开会,反复研 究部署方案。成钧分析说:“侦察大 西北核基地是U-2飞机的战略目标, 是一定要来的。来的航线有 3 条:第 一条是从东北、华北、内蒙古来的东 线;第二条是从西藏、云南、青海来 的西线;这两条航线是利用境外基地 出动,且已在上半年都来过了。第三 条是从台湾直飞进来的中线,这条线 下次再来的可能性最大。” 刘亚楼很有同感地说:“对,对!” 接着又追问一句:“他飞中线的话, 我们 4 个营摆在什么地方合适?” 成钧接着分析:“U-2 飞机从台 湾起飞窜入大西北,沿武汉、郑州、 西安北上是一条捷径,可以节省时间, 飞机能保留较多的油料,利于应付空 中的意外情况。前两次进来在酒泉、 兰州发现了我们的导弹阵地,所以在 兰州以北设伏希望较小。长江以南, 去年在南昌 U-2 飞机被击落,敌人 心有余悸,再设到那里希望也不大。 所以 U-2 飞机从中线来,长江以北, 兰州以南的一段是最有希望的地方。 这一段里武汉、郑州、西安都是可供 选择的地方。” 刘亚楼急切地问:“这三处, 哪一处更合适些 ?” “西安。”成钧作出肯定的回答。 接着他又说:这些年来,地空导弹部 队从未在西安露过面。郑州附近去年 地空导弹部队设伏过。武汉是华中重 镇,国民党空军顾虑较多一些。 最后,刘亚楼与成钧议定,将 地空导弹 4 个营“集群”部署在西安 地区。会后,成钧率领工作班子、空 军某基地主任和空军地空导弹 4 个营 的干部到西安,先是进行图上作业, 在西安 100 公里半径范围内寻找合适 的预选阵地,逐个评价它的优劣长短。 尔后逐个察看阵地。最后选定一个营 在宝鸡、一个营在户县、一个营在咸 阳、一个营在凤翔。4 个营构成口袋 形火网,悬在渭河上空。接着部队从 7 月上旬进入阵地,作好一切战斗准 备,等待U-2飞机来钻“口袋”。这时, 成钧在西安召开作战会议。讨论的焦 点集中在制导雷达的天线在多远距离 上开,会上意见不一致,最后统一定 在 60~65 公里。这个距离从过去 135 公里开天线已经压缩了一半,但对付 当时的 U-2 飞机电子预警系统远没 能达到近快战法的要求。 等了两个多月后的 9 月 25 日, 国民党空军 1 架 U-2 飞机从温州上 空窜入,经衢州,直飞西安,“集群” 部署的地空导弹部队先后 7 次打开制 导雷达天线,最远的 65 公里,最近 的 48 公里,均被敌机发现后机动摆 脱,未构成发射条件,战斗再一次失 利。这次战斗失利,使部队指挥员相 信U-2飞机上确实有电子预警设备。 这时,成钧指出:能否有效地对付 U-2 飞机的预警系统,是能否再次击 落 U-2 的关键。 “近快战法”取得了胜利 成钧从西安回到北京,给北京军 区空军李际泰副司令员交待任务,要 其亲自抓地空导弹部队近距离歼灭国 民党空军飞机的事,要切切实实,一 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研究……同时指 示机关人员深入到部队去一起研究、 试验。 成钧在组织机关分析几次战斗失 利的教训中,发现 U-2 飞机通常在打 开地空导弹制导雷达天线 20 秒钟后 才开始机动,要击落它,就要在这 20 秒钟上做文章。针对这一情况,他组 成三结合班子在部队开展了“近快战 法”的试点,专门钻研打开制导雷达 天线的距离和发射导弹的动作问题。 把原来规定 8 分钟做完的一套动作, 要求在 20 秒钟之内完成。部队提出两 个办法:一是压缩打开制导雷达天线 的距离,开始试点定在 45 公里以内, 最后压缩到 38 公里以内。二是快速完 成捕捉、跟踪目标及发射导弹等一系 列操纵动作,将原来开制导雷达天线 后需要做的 14 个动作中的 9 个放在打 开天线前做好,其余 5 个动作力争在 打开天线后的 4-8 秒钟内完成。实行 这两个办法 , 对指挥员的作战指挥和 部队操纵兵器的技术动作,都提出了 更高的要求。成钧立即在地空导弹部 队中推广,各营经过几个月艰苦训练, 逐步掌握了这种“近快战法”。 1963 年 9 月,空军领导机关对 年初以来 U-2 飞机 17 架次侦察大陆 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其中有 6 架次经 浙、赣交界的衢州、江山、弋阳、上 饶一带。据此,成钧和刘亚楼商定将 地空导弹部队的 4 个营调至这一带机 动作战。由南京军区空军和某训练基 地组成集群指挥部,实施统一部署, 统一指挥。 10 月 29 日,成钧率张伯华、贺 芳齐等人到达上饶。成钧在检查各营 战斗准备时,发现有些工作尚未就绪, 即于 10 月 31 日主持召开各营营长、 政委会议,进一步明确作战指导思想, 督促落实“近快战法”。会议开始不 久,接到报告 : 台湾出动 1 架 U-2 飞 机,从温州上空窜入大陆,随后沿衢 州以东地空导弹集群部署外侧飞过, 向西北方向飞去。成钧分析,这架U-2 飞机到西北地区侦察后,回航时可能 经过本设伏地区。这样还有几个小时 的准备时间。成钧决定“进来不理它, 准备打回窜”。还指示参加会议的空 军某地空导弹两个营的营长岳振华和 杜先照,在 12 时前赶回阵地,抓紧 做好打回窜准备。 最后成钧说:“这一次U-2来了, 只要在作战预案范围之内,你们大胆 地打!错了,由我负责,如果误了战机, 你们要负责。打仗,哪有只准打胜的! 只要经得起检查,没有打好,只找教 训,不追究责任。”“近战歼敌,这 是最关键的一着。只有近战,才能歼 敌。地空导弹部队的近战 , 就是压缩 开天线的距离。近到什么程度?我看 主攻营 36-38 公里,佯动营 45-50 公 里,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灵活运用。这 次作战,你们 4 个营在一起 , 有主攻 的,有助攻的,也有佯动的,大家一 定要树立起集体作战思想,不管哪个 营打下敌机,大家都有功。” 11 时 15 分,这架 U-2 飞机从甘 肃鼎新地区折返,沿原航线回窜。当 该机快到武汉附近时,成钧令各营指 挥员立即回阵地准备战斗。U-2 飞机 飞过九江上空,向空军地空导弹某营 阵地接近时,集群指挥员经成钧同意, 正式向部队下达了作战命令:“你营 负责消灭敌机,其他各营作好佯动和 发射准备,制导雷达开天线距离压缩 到 37 公里以内。” 当目标指示雷达报告在 180 公 里处发现U-2飞机时,成钧指示部队: “要沉着应战,不要慌。” 当 U-2 飞机距二营阵地 70 公里 时,该营使用松 -9 型炮瞄雷达接替 513 型雷达指示目标。当国民党空军 飞机距阵地 39 公里,正要测定发射 诸元,制导雷达即将打开天线时,炮 瞄雷达突然丢失目标。在这紧急关头, 营长岳振华改用 513 目标指示雷达测 定发射诸元。U-2 飞机距阵地 35 公 里时,某营打开制导雷达天线,8 秒 钟内连续发射 3 发导弹,U-2 飞机被 击中爆炸,残骸落于江西广丰县万罗 山附近。从敌机残骸中发现其机动逃 脱的电子设备,即组织有关人员研制 了“反电子预警 1 号和反电子预警 2 号”设备。 为了寻找新的战机,成钧与刘亚 楼商议将地空导弹某营机动到福建沿 海去设伏。主要任务是打国民党空军 RF-101 型侦察机,如果 U-2 飞机来 了就打 U-2。报经总部批准后,1964 年 5 月初,成钧率工作组到达福建漳 州,察看已预选的阵地,发现阵地不 符合战术要求。于是,成钧在福空和 空军某军领导的陪同下,率领空军地 空导弹某营的干部重新勘选阵地,他 们在大雨中爬了一天的山坡,也未找 到合适的阵地。在返回路上,偶见一 茂密树林,他们钻进去察看认为该处 虽狭小,但作为伏击阵地是完全可以 的,而且是一个比较好的阵地。成钧 当即拍板“在此设伏”。 7 月 7 日,国民党空军 1 架 U-2 飞机从南面向漳州地空导弹某营阵地 飞来。距离 32.5 公里时,该营打开 制导雷达天线和“反电子预警 1 号”, 立即抓住目标,3 秒钟内完成导弹发 射前的操纵动作,接连发射3枚导弹, 将 U-2 飞机击落。“近快战法”又 一次取得了胜利。 7 月 8 日,成钧陪同刘亚楼到达 漳州某营阵地,看望和慰问部队。成 钧对这次战斗作了总结,他讲了 4 条 经验,即政治思想、作战指挥、战斗 操作、兵器保障都过硬,简称地空导 弹部队“战术技术四过硬”。 10 月 16 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 在西部地区爆炸成功以后,美国和台 湾当局急于获取军事情报,两个月内, 出动 U-2 飞机 11 架次,进入大陆上 空侦察,其中到兰州、包头地区达 6 架次。为了打击 U-2 飞机猖狂活动 , 空军将地空导弹某营转移到兰州中堡 地区担负战备任务。 11 月 26 日凌晨,国民党空军 1 架 U-2 飞机从福建连江上空窜入, 直向兰州方向飞行,该机经过空军地 空导弹某营在中堡设伏的火力范围, 该营战斗准备、兵器操作和各项保障 均良好,但由于 U-2 飞机新加装了 角度欺骗回答式干扰,致使该营发射 3 枚导弹,均没有命中目标。为了查 找原因,成钧率工作组当日赶到现场, 同时把机动设伏的各营干部一起召集 起来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成钧在会上 对营长们说 : 仗没有打好,对中央、 对军委、对总部首长,天大的责任, 我一人承担,没有你们的事 ! 空军党 委分工我管地空导弹部队和国土防空 的事嘛 ! 空军党委决定,对你们不追 究责任。可是,我把话说清楚,不追 究你们的责任,不等于你们没有责任。 你们是有责任的 ! 你们的责任就是把 战斗失利的真正原因找出来,把改进 的办法找出来……经过研究,大家认 为在制导雷达上加装“反电子预警 2 号”可以对付 U-2 飞机的这种干扰。 于是,成钧率领地空导弹部队各营干 部和有关人员到青海湖附近观看安装 了“反电子预警 2 号”的地空导弹的 发射试验,结果取得了成功。据此, 成钧决定各营的制导雷达上都加装 “反电子预警 2 号”设备,以对付 U-2 飞机的回答式干扰系统。同时他要求 各营加强反干扰训练,熟练地掌握夜 间操纵兵器的技术和反干扰作战方 法。成钧离开兰州前,特地又到某营 去看望部队,对他们说: “只有胜不骄, 败不馁,跌倒了爬起来再跑,经得起 几个摔打的部队,才算得上真正的英 雄部队。三过硬、四过硬,这一条过 得了硬,才算是真正的过硬 !” 1965年1月10日夜,国民党空 军1架U-2飞机从山东海阳上空窜 入,经黄骅、大同,飞向包头。隐蔽 设伏在该地的空军地空导弹某营营 长汪林正确使用“近快战法”和“反 电子预警 2 号”, 在 44 公里打开制导 雷达天线连续发射 3 枚导弹,使 U-2 飞机上的预警装置和干扰系统未来得 及使用即被击落。 11 日早晨,成钧率工作组立即 赶到包头。同时派人到 U-2 飞机残 骸现场,寻找其新的电子干扰设备, 找到一个类似副油箱的“电子干扰吊 舱”,英文标示:“13 系统 A”。 该系统的导线在 U-2 飞机被击中时 被弹片削断了,所以自爆装置未引爆。 当他们向成钧副司令员汇报时,成钧 非常高兴,立即指示机关组织技术班 子进行修复研究。很快摸清了 13 系 统的机制 , 并先后研制成功“反电子 干扰1号”和“反电子干扰2号”设备。 尤其是后者,曾在 1967 年 9 月 8 日 嘉兴战斗中发挥了作用,第 5 次击落 U-2 飞机。 成钧在组织部队担负国土防空 作战任务中,多谋善断,精心谋划, 精心指挥,多次取得击落 U-2 型高 空侦察机的重大战果,受到毛泽东 主席、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 的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