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延水长流 培养革命干部的摇篮

第23章:延水长流 培养革命干部的摇篮/于延俊    革命圣地延安,在抗日战争时期是中共中央所在地,是全国抗日斗争的指导中心,同时也是培养党的干部的摇篮。在此期间,延安的各级各类干部学校为我党培养了大批专门人才。他们活跃在各条战线上,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胜利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延安时期干训工作,为党的干训工作创造了宝贵的经验。 大批培养党的领导干部的必要性    中国共产党很早就认识到,要想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必须拥有大批优秀的各级领导干部,因此,历来把创办学校、培养干部的工作作为革命斗争中一项重要的战略任务。特别是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国革命进人了民族革命斗争的伟大新时期,各条战线迫切需要大批精通马列主义、德才兼备、廉洁奉公、勇于牺牲、具有专长的干部。只有他们才能正确地去联系和领导人民群众,进行伟大的抗日战争。正如毛泽东在《论新阶段》中所说的,“伟大的抗战必须有伟大的抗战教育运动与之相配合”。但是,由于在土地革命时期,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给党和红军造成了严重损失,红军经过长征到达陕北以后只剩下不到三万人,白区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使我党失去了大批优秀干部,而剩下的干部中绝大多数文化水平很低,马列主义修养也不高。这样的干部队伍,就其数量和素质来看,都不适应抗日斗争形势的需要。因此,把这批干部有计划地分期分批地送进学校进行培养,成为当时党的迫切任务。同时,抗日战争爆发后,大批后方革命青年及其他爱国人士投奔延安,加人了革命队伍,对他们进行马列主义思想及专业知识的培训也迫在眉睫。具体而言,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开始形成,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在国民党统治区饱尝抗日有罪、爱国无门之苦的男女知识青年和部分东北流亡学生,涌向革命圣地延安,寻求抗日救国的真理。1937年全国进人全面抗战的新时期后,“到陕北去”、“到延安去”,成为当时进步青年要求参加抗日、参加革命的共同愿望。他们来自全国各省、市,还有来自泰国、缅甸、越南、加拿大和南洋各国的海外赤子。据统计,仅1938年5月至8月,经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到达延安的知识青年就有2288人之多。为此,党中央在以延安为中心的陕甘宁边区,开展了大规模的干部教育工作。除继续办好中共中央党校外,还及时将止嗣窨谷蘸炀笱Ц爸泄嗣窨谷站笱А保群蟠窗炝硕嗨刹垦#耘嘌巍⒕隆⒕谩⑽幕⒆匀豢蒲У确矫娴目拐骄裙淖湃瞬拧4送猓咕侔炝烁髦肿ㄒ等嗽钡亩唐谂嘌蛋啵魑刹垦5囊恢植钩洌耘嘌谥案刹俊 延安各类干部学校简况    据统计,延安时期党的各类干部学校有23所之多,在当时艰苦环境下,建立如此多的学校足以说明党对干部培养工作的重视,而且大部分学校的负责人是党当时的主要领导人。从下面的表格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以上各干部学校的任务不尽相同,其中,中央研究院主要培养党的理论干部,中央党校主要培养地委以上及团级以上具有相当独立工作能力的地方干部及军队政治工作干部,军事学院主要培养团级以上军事干部,延安大学、鲁迅艺术文学院、自然科学院等主要培养各种高、中级的政治、文化、科学及技术干部。     1941年12月,中共中央根据各校的不同宗旨,决定归口领导:中央研究院直属中央宣传部,中央党校直属中央党校管理委员会,军事学院直属军委参谋部,延大、鲁艺、自然科学院等直属中央文委。1943年,自然科学院、新文字干部学校、鲁艺和民族学院的一部分并人延安大学。1944年4月,陕甘宁边区政府政务会议72次会议决定,将延安大学与行政学院合并,命名为“延安大学”,下属的行政学院设行政、财经、教育、司法四系,艺术学院(仍称鲁艺)设文学、戏剧、音乐与美术三系,自然科学院设工学、农学、化学三系。这样,各校逐渐建立和健全了系偷慕逃斓继逑怠 加强学校师资队伍建设    从一开始建立干部学校,中共中央就极为重视学校的领导工作,选派了一大批富有革命斗争实践经验的党、政、军负责同志担任各校的各级领导和教员,并从国民党统治区陆续抽调一批党内外知名学者和文化人士,如艾思奇、周扬、何干之、李初梨、李培之、周立波等到延安干部学校任教任职(茅盾曾为鲁艺作专题讲学),但是随着干部学校数量的增多和学员的增加,师资短缺便成为办好学校的主要问题。党中央除调配干部外,各校还从青年知识分子中选拔一批优秀分子,经过短期训练,充实到教职员队伍中,仅抗大第四期就选拔了902名教员。除设专职教释猓蛊盖氲场⒄⒕涸鹜镜H渭嬷敖淌Α8餍5淖ㄖ昂图嬷敖淌Ρ壤痪∠嗤缈勾蟆⒙骋盏刃Wㄖ敖淌Ρ壤洗螅匀豢蒲г汉托姓г鹤ㄖ敖淌Ρ壤 V档米⒁獾氖牵笔钡募嬷敖淌χ泻芏嗍怯杀咔鞣矫娴母涸鹑思嫒危蠖⒅芏骼础⒅斓碌鹊车牧斓既艘渤5礁餍W黾嬷敖淌Α     毛泽东要求中央政治局委员都要讲课,他自己以身作则,许多著作都在干部学校讲授过。如1936年12月为红军大学(即抗大第一期)讲授《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1937年为抗大第二期讲授《辩证唯物论》(后来发表的《实践论》和《矛盾论》就是这个讲授提纲的主要部分),当年5月至7月,他在抗大共讲授110多小时,1942年2月l日,在中央党校开学典礼时讲授《整顿党的作风》。周恩来、朱德、刘少奇、彭德怀等每次从大后方或前线回到延安,都要到学校作报告,周恩来给陕北公学讲过《大后方的抗日战争形势》,朱德讲过《抗日战争的开辟和发展》。刘少奇著名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就是1939年7月为马列学院作的报告。党中央其他领导同志几乎全部都到过干部学校讲课或作报告,参加开学典礼或毕业典礼。如董必武为抗大第二期学员讲授《中国现代革命史》,张闻天讲授《中国问题》,肖劲光讲授《游击战术》,李富春为鲁艺讲授《中国共产党》,博古、邓颖超等为女大讲授中共党史课,王若飞为军政学院主讲《中国问题》,邓发为党校职工讲授《抗战中的职工运动》。总之,党的主要领导干部都在干部学校中讲过课,而且不只一次。此外,每逢国内外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或发生重大政治事件时,中蚜斓纪揪偷礁刹垦W鞅ǜ妫寡г泵羌笆闭莆彰褡宥氛徒准睹芊⒄沟男虑榭觯岣哒嗡枷胨健 课程设置注意理论联系实际,切实做到学以致用    由于党的领导对干部培养的高度重视并亲自讲课,使学校的教学质量得到了充分的保证,这是延安时期干部培训的成功经验之一。干部学校的学习内容有政治课、文化课和专门课三大类。各校根据自己的专业性质以学习理论与实际的专业课程为主,政治课、文化课和专门课的比例依各校情况而定。政治课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中国革命运动史、中国问题、世界革命运动史、日本研究、时事政治,等等。主要教材以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和毛泽东的著作为主。文化课有语文、算术、地理、自然常识、日语等。学员毕业后大都被分配到八路军、新四军中工作,有的到根据地做民运工作。为了适应战争环境的需要,除军事学院以毛泽东军事思想、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和军事技术为必修课外,其他各类学校也很重视军事教育。干部学校的教育方法以教、学、用三者相结合的原则进行,理论联系实际,学以致用。例如,1938年9月,抗大军事教育科长王智涛带领部分学员到晋西北、晋察冀经过半年的战地考察,总结和整理战例,编写出《战术学》教材。鲁艺师生深人敌后根据地进行较长时间的锻炼,创作出许多优秀作品。著名的《白毛女》就是根据从河北带回的民间传说,由贺敬之、丁毅执笔,马可、李焕之等作牵糠盅г奔宕醋鞯模⒂?945年1月在延安首次演出,作为对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献礼。1940年,陕公和女大分别组成实习团,到延川、延长等县进行为期半年的实习。自然科学院的师生在机械工厂实习和在农场进行科学实验,为边区的经济建设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继承艰苦朴素的光荣传统,发扬党的优良作风    干部学校创办初期,条件十分艰苦。学员们发扬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自力更生,勤俭办校,以自己勤劳的双手,改善学习和生活条件。他们没有房子住,就向群众学习,在山坡上挖窑洞。抗大第三期学员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就挖成175孔窑洞,修筑了长达3000米的“抗大公路”。毛泽东为此高兴地给抗大题了词,“听说你们修筑校舍的劳动热情很高,开始表现了成绩,这是很好的。这将给你们一个证明:在共产党与红军面前,一切普通所谓困难是不存在的,最严重的困难也能克服,红军在世界上是无敌的”,高度评价抗大师生的革命精神。学员们在露天上浚员嘲⒆┦剩ノ溃鄙俦匾难坝镁撸蜃约憾种谱鳎蛞虻刂埔耍褂么闷罚缭谑寤蛏撑躺闲醋郑约跎偈褂弥秸牛玫腔蚰咎踔瞥烧核剩醚袒抑瞥赡煤颂抑瞥伤闩痰取?939年以后,日军和国民党顽固派加紧对陕甘宁边区进行经济封锁,边区的财政和供给发生很大困难。各校学员响应毛泽东提出的“一面学习,一面生产,克服困难,敌人丧胆”的号召,开荒种地,纺线织布。1939年抗大开荒17831亩,生产粮食100多万斤,鲁艺140多人开荒433.7亩,陕公开荒2100多亩,1944年延安大学种地345&83亩。学员们参加生产劳动,改善了生活条件,减轻了边区人民的负担,培养了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增加了生产劳动知识,为毕业后独立担负起抗战的工作打下了基础。 延安干部培养的成功经验的启示    随着抗日战争形势发展的需要,1938年底,党中央决定一部分干部学校迁移敌后办学,使教育与战争的实际更紧密地联系起来。12月,抗大、陕公分校、安吴青年干部训练班、中央组织部训练班等各一部分学员挺进到晋东南和晋察冀敌后,创办抗大第一、二分校。1939年6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关于抗大陕公等学校迁移晋东南的决定》。决定指出:“开办学校吸收大批青年到共产党及八路军方面来,是党最大的成绩,以后还应继续这项工作。最近敌人企图进攻边区,加之地区贫寒,粮食困难等,因此,中央政治局决定:抗大本校陕公本校等移驻晋东模杀狈骄旨扒白芨涸鸺喽接肓斓肌NㄑV秸爰白橹谋淙杂芍醒刖龆ā薄N耍鹿⒙骋铡⒀影补と搜:桶参馇嘌蛋嗪喜⑽盎绷洗笱А保肟勾笞苄:媳辔寺肪谖遄荻庸参迩Ф嗳耍谒玖钤奔嬲挝甭奕鹎洹⒏彼玖钤背煞挛岬嚷柿煜拢?月12日从延安出发,挺进华北敌后办学,行程2500里,于9月底到达河北省灵寿县陈庄,胜利地完成了迁移任务。此外,在延安、淮北的涡阳、苏北的盐城、山西的武乡、兴县、淮南的天长县、苏中的南通、鄂中的随县等地,先后创办了抗大第三至第十分校,在河北的涉县、山西的阳城,建立了太行分校和太岳分校。这些学校在敌后反“扫荡”、反“蚕食”、反“清乡”的斗争中,在反对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的反共摩擦的斗争中办学,流动性大,学员们一面学习,一面战斗,在战争中学习,在学习中战斗,既掌握了文化知识和武装斗争的本领,又经受了锻炼。抗大总校在华北敌后办学4年之久,于1943年3月返回到陕北绥德,与军事学院及抗大二分校、七分校一部分合并为抗大总校,在代理校长徐向前、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李井泉,副校长何长工、彭绍辉,政治部副主任徐文烈等领导下,进行整风运动和学习“七大”文件等。     此外,在延安和晋西北、山东等根据地,先后创办了日本工农学校和分校,以教育和改造深受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思想毒害的日本战俘。学员毕业后,直接参加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在前线作瓦解敌军的政治工作。他们不仅成为反法西斯战争的战士,而且为中日友好作出了贡献。在整个抗日战争中,延安20多所干部学校造就了数十万名优秀的革命干部,仅抗大总校就培养了29072名,为各条战线输送了大批人才,为新中国的建立准备了优秀干部。党在延安时期的干部培养工作是成功的,所取得的经验是我党的宝贵财富,时至今日,仍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首先,大规模地培训党员干部是我们党的一项长期任务,必须常抓不懈,这是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成功的保证。我们要充分认识到它的必要性。党在延安时期的艰苦环境下,因陋就简办学,在今天和平和条件改善的环境下,我们应该做得更好。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实质上是科学技术的竞争和民族素质的竞争,也就是教育的竞争。未来的竞争是从现在进人学校的学生开始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谁掌握了教育,谁就能在未来的竞争中赢得胜利。世界各国也正从前所未有的高度关注着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我们要进一步发扬我党一贯重视教育,始职呀逃魑锩徒ㄉ璧闹匾侄蔚挠帕即常凑铡耙惺蛋呀逃谠谟畔确⒄沟恼铰缘匚弧钡囊螅⒒痈鞣矫娴幕裕罅Ψ⒄垢髦中问健⒏髦植愦蔚慕逃F浯危刹颗嘌倒ぷ饕虻刂埔恕⒁蚴敝埔耍胧贝姆⒄雇健T谂嘌刀韵蟆⒖纬躺柚谩⑹ψ蚀钆洹⒗┐蠼萄У愫徒萄Ч婺!⒗砺哿凳导实确矫妫影驳陌煅Ь槎几枇宋颐呛芏嗥舻稀@纾诳纬躺柚蒙希笔蔽烁锩秸男枰吕砺劭问敲课坏吃备刹康谋匦蘅危辉偃缡ψ逝渲蒙希颐怯Ω醚把影驳木椋诟刹颗嘌笛S扔凶ㄖ敖淌σ灿屑嬷敖淌Γ车母骷吨饕斓几刹坑Τ5酵陡刹垦<婵危⒅囟允笔碌姆治鼋步狻O衷谑呛推绞逼冢澜绾臀夜恼巍⒕没肪扯挤⑸司薮蟊浠车母刹颗嘌倒ぷ鞅匦敫鲜贝牟椒ィ允视Φ车氖乱挡欢舷蚯胺⒄沟囊蟆     第三,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是党对教育领导工作的必然要求,是将我党领导的各项事业不断向前推进的重要一环。党在延安时期的干部教育是以我党的世界观和路线方针为依归,突出教育的思想政治训练。毛泽东在抗战时期曾对抗大学员提出,要“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克服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要“有纪律性、组织性,反对组织上的无政府主义与自由主义”,强调“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在延安模范青年发奖大会上,他又指出:“青年应该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不言而喻,在革命胜利以前,教育是革命力量和反革命亮拷薪狭康闹匾蟮亍R晕业澄淼母锩α坷卫握莆兆鸥锩逃牧斓既ǎ浞址⒒咏逃诖ヂ砹兄饕澹嘌锩瞬牛蚧鞯腥朔矫娴闹匾饔茫钪杖〉昧烁锩氖だU庖坏阍诤推绞逼谟绕涫窃谀壳案丛拥墓市问葡拢匀皇俏业呈贾找岢趾桶盐盏摹H绻鍪铀枷胝喂ぷ鳎魅醯扯越逃ぷ鞯牧斓迹岣缁嶂饕迨乱翟斐裳现氐奈: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