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报刊文录 张海迪著文批评文学的衰落

第23章:报刊文录 张海迪著文批评文学的衰落


    《解放日报》刊登张海迪的文章《文学的贫困》,读后给人启迪,现摘录片断如下。

    我曾经读过多少令人难忘的书啊,书中很多不朽者的形象永远留在了我们的心灵深处,有的形象直到今天还在鼓舞着我们的生活,然而今天,我却再也找不到过去读书的快乐,感受不到那摄人心魄的惊涛骇浪、历经暴风雨洗礼之后的胜利喜悦,也看不到那种步入火山血海生别死离的英勇悲壮,历尽艰辛之后对生活甘甜的体验.当我捧起一本本印刷精美装帧华丽的书,翻开书页,听到的是呻吟叹息嬉笑调侃,粗话辱骂,窃窃私语.看到的是放纵勾引和形形色色的交易。我们已经很难在这些书里找到可亲可敬的人了。

    文学怎么了?

    今天的文学,虽然也不乏追踪时代大潮,激扬生活主旋律的作品,但是,许多作品中却暴露出创作浪泉的枯竭、主题把握的困惑,审美情趣的庸俗化。文学羞怯地避开了正在上演的人生活剧的大舞台,躲进订门扉紧闭的花园详房,营造着客厅文学、卧室文学和卧室文学,充斥着虚情假意、娇柔的媚态、随口编造的谎言,在体面的外衣下.掩盖着难以启齿的肮脏和丑陋、文学以偏狭的心态看待历史.对充满悲壮色彩和英雄气概的、人们引以自豪的过去视而不见,反而把一些腐朽的、本来已经消亡的陈规陋习和社会沉渣都找出来,玩味欣赏。

    文学戴上了现代的变色镜,鲜艳的色彩、明丽的光辉变得幽暗朦胧.现实生活暗淡而斑驳,人格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被淡化,过去早已是一片黑洞、历史的真实被徐抹,民族的尊严被裘滨,而未来世是灰朦朦的,负载人类理想的帆船已在茫茫雾海中迷航:特别是近年来,文学创作出现了个人化、边缘化的偏向,虽然它给图书市场带来了一时的热闹,却也迎合了庸俗低级的阅读趣味,甚至出现了一味追求商业价值的功利倾向.在这里,文学没有站在时代的高度,以应有的责任感警示社会,反而引导了一些最低层次的消遣需求,被商品大潮连同膨胀的物欲一同裹进了泥淖。

    (摘自《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