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士龙:不敢忘记是为了38年前的承诺

文/赵倡文

一提起上甘岭战役,人们通常想到的是炮弹铺天盖地而来,战斗异常艰苦,可志愿军战士究竟是如何坚守坑道,又是如何利用坑道打击敌人,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呢?不久前,革命老区河南省沁阳市 80 岁的退休干部韩士龙,找到了他 38 年前采访抗美援朝二等功臣张治中的采访稿,向人们还原了英雄坚守坑道 20 昼夜的点点滴滴。而这一切,缘于韩老为了兑现 38 年前对英雄的承诺。

 

古稀老人的心愿

前不久,80 岁的韩士龙老人来到沁阳市人武部找到笔者,说自己 30 多年前曾写了一篇关于英雄的稿子, 可一直没能发表出去,现在把它找出来,看看还有没有价值。

韩老态度谦卑,可面色凝重。我想,韩老肯定对这篇稿子非常重视,作为武装部的一名新闻报道员,有责任帮助老人来完成这个心愿。我问韩老写的是哪一位英雄。韩老说,写的是崇义镇的张治中。

张治中!这个名字我早就知道!那是 2000 年,我刚到武装部从事新闻报道工作不久,就有单位的同事说, 咱们沁阳市崇义镇金冢村有个抗美援朝的英雄,曾在上甘岭战斗中坚守坑道 20 昼夜,荣立了二等功,有兴趣的话可以去采访一下。

那是一个下午,我来到金冢村张治中英雄的家里, 那时的英雄已经 69 岁,走路虽拄着拐杖,但军人气质仍显露在眉宇之间。交谈中得知,英雄 1946 年入伍,1947 年入党,历经强渡黄河,解放洛阳、郑州、开封, 参加淮海战役、渡口战役,解放大西南,贵州剿匪等战斗、战役,屡立战功。我想让英雄谈谈上甘岭战斗的情况, 英雄的脸色一下子没了笑容,他拿出一本自己收藏的 15 军军史,说,这上边都记载有。英雄说着,翻到了其中的一页,指着一段话说,这就是讲我如何用手榴弹破敌人火攻的,只是把我的名字张治中写成了“张志中”。我翻看着,军史记载得非常简略,我想让英雄谈谈作战的细节,英雄叹一口气说,年纪大了,好多都记不起来了,我只能抱憾而归。此后不久,当我得知英雄离世的消息时,更加遗憾了,心想,也许英雄参加上甘岭战役的战斗细节永远成为一个谜了!但想不到,十几年过去了,今天竟有这么一位老人来跟我重提英雄。看着韩老厚厚的一沓稿子,我想也许老人能弥补我这个遗憾。我迫不急待地请韩老给我讲讲他采访英雄的经过。

韩老说,1981 年他在当时的沁阳县委宣传部担任新闻报道员,就在这年的春夏之交他采访了英雄张治中。英雄个子不高,相当精干,当时还担任着金冢村党支部书记。采访进行了整整一天,中午在英雄家中吃的捞面条……

听着韩老的讲述,我真的羡慕他能在英雄身体康健时采访到英雄,比我幸运多了!

听着我的感慨,韩老说,此次来武装部就是为了了却一桩他对英雄承诺。当年采访结束,他被英雄的事迹深深感动着,对英雄许下诺言,一定要让文章发表出去。可当他把稿子写完后,却调离了宣传部。调离前,他把稿子复写了两份,一份交给继任者,叮嘱他一定要把稿子发出去,一份他自己珍藏着。不知不觉30 多年过去了, 稿子也一直没能发表,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今天他就是想与我合作一起来兑现对英雄的承诺。

韩老的执着感动了我,在这之后的几个日子里,我对韩老当年写的文章进行了认真的研读,知道张治中在上甘岭战役爆发时任 15 军 45 师警卫营三连五班班长, 文章的内容细致详实绝对是研究上甘岭战役不可多得的素材,在征得韩老的同意后,我对文章进行了压缩,分为《首战全排仅剩一人》和《坑道内的二十昼夜》两部分,以求能和读者见面——

 

首战全排仅剩一人

1952 年10 月中旬的一天,营里把我们连四班、五班、八班、九班的指战员集中起来,由师长崔建功给大家做战前动员,任务是支援七号、九号两个坑道的坚守阵地。

我记得崔师长最后坚定地说:“同志们,这次上甘岭战斗,是一次毁灭性的战斗,我们要为保卫祖国英勇顽强地作战,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叫难,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不准当熊毛,当软蛋,活着坚决打, 人在阵地在,即使只剩下一个人,也要和敌人拼到底!”

动员之后,分配了战斗任务,副排长方永平带领四班战士支援九号坑道;副连长李永师、排长杨东保,带领五班、八班、九班的战士,支援七号坑道。为了尽量不被敌人发现,我们于后半夜趁敌人瞌睡时分别出发。拂晓前,我们来到离七号坑道阵地只有 100 多米远的山崖下,躲在山石凹处隐蔽起来,计划等天黑以后再到七号阵地去。可是天大亮后,一小股位于高处的敌人发现了我们,敌人先是出动飞机扫射、轰炸、丢燃烧弹, 然后是打大炮。与此同时,敌人暗暗用一个营的兵力将我们一排人团团围住。

八班长到石崖外解手,被一颗子弹把脖子打挂了彩。他临危不惧朝四周一看,连忙喊:“快,敌人把我们包围了。”子弹像刮风一样从身边呼啸而过,我们在李永师的带领下坚决回击敌人。

有的同志牺牲了,有的同志负了伤,有战斗能力的只剩下也负伤的杨东保排长、我和四个战士。杨排长命令我道:“五班长,带人从正南面打上去,掩护伤员撤退!”

我立即带着我们班的一组组长杨长全等四人从正南顶了上去。战斗中,杨长全一露头就被子弹打在胸膛上, 牺牲了。一看杨长全倒在血泊中,我赶紧用冲锋枪、手榴弹把周围的敌人给打了下去。但由于离敌人太近,又敌众我寡,当敌人再次冲上来,剩下的三个战士也先后牺牲了。

这时,大约有两个排的敌人又把我包围了,面对众多敌人,为了“人在阵地在”的誓言,为了替死去的同志报仇,我眼也红了,浑身是劲,咬着牙,端起冲锋枪,狠狠地向左右两边围拢过来的敌人还击。不幸的是我小腿受了伤,一摸子弹也打光了。在这危急关头,我灵机一动,趁敌人混乱,在炮弹炸起的烟雾的掩护下, 飞快地钻到旁边一个八二炮工事里隐藏起来。敌人不知工事里的情况,也不敢冒进。工事里还躺着我军的一个伤号,他听听周围的动静,低声对我说:“外边敌人把我们包围了。”话音刚落,敌人就朝着声音打来一阵子弹,过一会儿炮弹飞来把工事炸塌了,我被埋在里边, 昏了过去。

等我苏醒过来,只觉全身麻木疼痛。睁开眼,只有头顶有一个指头大小的光亮。我强忍疼痛,用尽全身力气,把头顶上扒了个大窟窿,慢慢从废墟里爬了出来。正在这时,133 团一个副连长带领一排人上来了。我就配合他们,继续和敌人战斗。但由于敌人居高临下,对我们十分不利,结果又经过一天的战斗,这个排的同志也都先后牺牲,只剩下我和那个副连长。天傍黑时,副连长低声对我说:“天刚黑下来,咱们趁这时下去吧, 分别给上级汇报一下。”我点点头,就和他一块悄悄下了山。他去团里汇报,我直奔警卫营。

 

坑道内的二十昼夜

来到营指挥所,所里只剩营参谋长、报话员和通信员蒋加成。我边吃边喝,边向他们汇报支援七号阵地的战斗情况,最后惭愧地说:“我们没完成任务,损失又大,一个排就打剩我一个人了。”营参谋长点点头说:“主要是地形太不利,你受了伤,下去休息吧!”

让我下去!我一听心里一阵难受,含着眼泪说:“我是轻伤,我还能上,我要为死去的同志报仇!”

“你上?”参谋长说,“七号阵地通不过,要上只有九号阵地。那里的副排长刚从通讯班提拔,实战经验少;只有四班长有战斗经验,可他的腿被打断了,不能指挥……你要上去,到九号阵地帮副排长指挥也行。”

我一听九号阵地形势也这么紧张,就立即答道:“好,那我现在就去!”

参谋长怕我一个人不认识地方,就叫通信员蒋加成带我上去。

我和蒋加成头上戴着连叶的树枝编的伪装,趁后半夜敌人打瞌睡时向九号阵地出发。为了避开敌人的正面封锁,我俩从半山崖绕到敌人后头,慢慢转过去。半路上, 敌人不时向空中打照明弹,每打来一次,我们就随地趴下,一趴下伪装盖住身子,跟树桩一样。照明弹一灭, 我们又继续前进。就这样走走趴趴、趴趴走走二十来次, 终于安全到达了九号阵地。一到那里,走在前面的蒋加成扭过头,用手打个圈,对着我耳朵,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到了。

敌人对九号洞口封锁很严,我们里边也有哨兵把守, 为了安全进洞,蒋加成用手示意,他先进去,给我做个样子。我会意地点点头,他便飞身跳进洞,一边跳一边说:蒋加成,自己人!”他刚闪进身,敌人从上面发觉了, 随即扔来一颗手榴弹,在洞口的壁墙外爆炸了。硝烟还没散去,我就飞身向洞里跳去,就在这瞬间,只听后边地上“嗵”一声,敌人又投来了手榴弹!我刚进洞,手榴弹就在壁墙外边爆炸了。

进洞后副排长方永平向我介绍前两天的情况。他说:头一天四班长进洞时动作较慢,腿被敌人打断了。第二天,洞口两个哨兵麻痹,敌人投进了毒气弹,有两个人带防毒器较慢,有点轻微中毒,现正吃着药。

我当时感到,洞口两个战士太麻痹大意了,竟没发现敌人到达洞口,要是敌人把炸药包投进来,那人和阵地不就全完了?要是洞内没有防毒面具,光毒气弹还不把人毒死完了!因不是一个班,我也不好对他俩提出批评,只是觉得,要守住九号阵地,洞口把守是个关键。于是,我对方永平说:“副排长,坑道口十分重要,下一步你在洞内安排,我在坑道口负责把守!”

为了随时痛击敌人,我让哨兵把枪顶上膛,时刻保持警惕,一个钟头换一次哨。与此同时,我又在坑道口摆放了冲锋枪、机枪、手榴弹、手雷、爆破筒等武器。安排好这一切,我对方永平说:“你和他们把里边的冲锋枪都擦擦,压上子弹,并排放在我这里;手榴弹搬上两箱,一个个都给我打开盖。”正说着,敌人像饿狼一样摸了上来。我顺手一把抓过两颗手榴弹,轮换着向洞口两边扔去,炸得敌人死伤遍地,败退了下去。两三天后,敌人见屡次从洞口两边进攻都吃了亏,便从洞上边往洞口丢手榴弹。为了还击敌人,有时我手扒住洞口,往上扔手榴弹,把敌人的嚣张气焰也压了下去。

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在打退敌人无数次进攻的同时,我们身上带的饼干、水都消耗完了,一个个饿得头晕眼黑。在口渴难忍的情况下,几个同志说:“没有水喝,咱们去偷水吧?”我看看大家,都实在干渴得厉害。就在后半夜派两个同志出外弄水,结果没有回来;又派出两个同志,还是没有回来。我想,肯定是外边敌人封锁了水源,不能再派人出去了。我抬头一看,墙壁很潮湿,就用舌头舔舔那湿漉漉的石头,虽然觉得又苦又涩, 但终究吮吸了少量的水分,大家都学着往石头上舔,干渴程度才稍微减轻了点。

为了解决饥饿问题,我和副排长在洞内到处搜寻, 最后在一个弹箱底,找到四五斤米。洞里连受伤的四班长总共十个人,我们按人平均,每人一天发两次米,一次发三分之一把。有了米,没有水,大家更难受。受伤的四班长忍受不下,颤着声说:“我渴得很,谁有尿了, 给我尿点吧!”战士罗延富刚好要尿,就给他尿了半茶缸,四班长喝罢就停止了呼吸。同志们眼睁睁看着四班长被干渴夺去了生命,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到了第八九天时,大家实在渴得难受,我只得再派两个战士到洞外弄水。为了轻装便利,我让他们每人腰中只别颗手榴弹,掂两个军用水壶,并详细交待了办法。等了一个多小时,两个战士终于弄水回来了,只是因途中奔跑、隐蔽,丢了一壶水。尽管这三壶水含着很浓的血腥味,但大家还是把它当宝贝看待。为了细水长流, 坚守好阵地,我们规定一天只喝两顿水,一顿每人喝一小口(大约有一两水)。就这样又坚持了四五天。

中间,师部派一个排来增援我们,可只有一个叫庞志军的战士安全到达坑道。这时,坑道里共 10 个人, 个个又瘦又黄,只剩一点点力气,全靠信念支撑着。就在这种情况下,敌人每天还是要打我们五六次。他打我们也打,反正饶不了他;他不打,我们就停。这样打打停停,停停打打,敌人始终没有占上风。

十几天过去了,大概敌人判断我军将进行大反攻, 就准备在大反攻前增派兵力把九号坑道吃掉。

当时,敌人手榴弹、油脂弹一齐打来,把坑道前面打着了火,我一手抓两颗手榴弹,丢在大火中间,把火炸灭了。接着,敌人又连着丢了两个油脂弹,我又一手抓俩手榴弹,扔进大火中,没有炸灭,我又一手抓仨手榴弹,连续往火中扔,但火还是没有完全扑灭掉。当时地上的火焰着起有丈把高,烟雾也在坑道里弥漫起来。有战士吃不住,要往洞外去。我拦住说:“千万不敢出去,出去肯定死!”我叫刚来洞里的庞志军给我递个手雷,想向外投出去。可是由于十多天过度的饥渴疲劳,手腕的力气太小,手雷刚一出手就在我面前爆炸了,一下把我震昏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已是夜晚时分,只听外边偷袭的敌人连声喊叫:“巴俚,巴俚!(快快的,快快的)”还隐约听见洞口有敌人扠柴禾的声音,原来敌人准备从外边用柴火烧坑道。柴火已茬了一半,我叫里边的人给我递个爆破筒,我把盖子打开,两手卡住,用尽全身力气向外掷出去。爆破筒在敌群中爆炸了,火光中只见钢盔乱滚、尸体遍地。一件敌人的血衣崩到坑道的壁墙上,牢牢贴在上面。这次敌人来的可能是一个连的兵力,在我们手榴弹、手雷、爆破筒的杀伤下, 逃回去的大概只有三四十人。

这之后,敌人一连两天没有动静。怎么回事?原来敌人见从洞口硬攻不行,就打算在坑道的上方,从上往下在中间挖个洞进行偷袭。

停止进攻的第三天,就能隐约听见头顶传来“咚咚” 的打洞声。我想,再弄个洞口,我们如何招架?于是, 我们在敌人打洞的地方进行了严密布置,一旦他们打通,就给他们致命的打击。

这天傍晚,12 军就打“喀秋莎”火箭炮了。我往外面一看,天都打红了。我对方永平说道:“今天我们打炮了,说不定明天就有人来接我们了。”可是等到第二天中午 12 点,还不见有人来接我们。我探出身子往坑道上面一看,敌人已经撤退了。这时,方永平就写个信, 叫蒋加成到山后面直接给首长说,让来替换我们。

蒋加成到团部送信后,我叫庞志军出去弄点水。蒋加成往正北方向去,敌人没有发现;庞志军往东南七号阵地去,却被敌人发现了,打了他一梭子弹;可小庞却把敌人当作自己人,边走边向敌人抬手说:“自己人!自己人!”敌人又向他打了一梭子弹,就听不见他的声音了。当敌人打第一梭子弹后,我在洞里连忙喊 :“快回来,快回来!”可他听不见,牺牲了,我内心真的懊悔万千。

下午 5 点左右,也就是庞志军牺牲不到一个小时, 蒋加成领着侦查排长杨育才(侦查英雄,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主人公严伟才的原型)带着一排人上来了。他们在接近九号阵地时,被敌人发现,一阵机枪扫射,战士们都赶快隐蔽。杨排长动作快,钻进了洞里,但胳膊负了伤。进洞后,杨排长见身后没有一个战士, 便以为全部牺牲了,嘟囔道:“我这一排人完了!刚上来就成这个样,叫我咋给上级交待?”我听了,根据这个地方的地形,给他判断道:“这地形伤几个可能, 但不会全伤亡。你先把伤包扎一下,待傍黑时你再叫你的人。”听了我的话,杨排长沉住了气,把伤包扎好, 耐心等待着。

等到对面望不着人时,杨排长朝山沟里一叫,一个排的 30 多个人全都上来了,一个也没有伤亡。进洞后,杨排长非常高兴,和我们开始了交接工作。我和方永平给杨育才交待了取水的地点、路线,九号阵地和七号阵地的情况,最后把坑道中剩余的弹药也一一向他作了交代。临走前,我说:“杨排长,我们这 8 个同志有十几天没吃东西了,水也喝得很少,身体很虚,下去行走困难。请把你们带的吃喝支援我们一点。” 侦察排的同志们一听,一齐拿出水壶、馍和饼干。因侦查排还要接着守阵地,我们 8 个人只一人吃了几口东西,喝了一两口水。

下山一到师部,师首长把我们 8 个人当作凯旋的英雄,说我们坚守坑道 20 昼夜是大功臣,尽管我们一个个又瘦又黄、满脸黑黝黝分不清眉眼,也非要给我们照相。师长崔建功、副师长唐万成,师政委聂济锋, 一起为我们召开庆功会,方永平是一等功臣,我是二等功臣,蒋加成等同志也都立功受奖。当师首长把勋章挂到我们胸前时,我激动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将文章改完,我请韩老把关。韩老说,文章更加精练,这一改也许真的就能发表出来。

从韩老的言语中,我听得出韩老兑现承诺的心情有多么急切,但愿自己的努力能了却韩老 38 年的心愿, 给逝去的英雄一个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