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岛战役中的138师侦察兵

文/李世全

1969 年 3 月的珍宝岛战役, 是中国和苏联因边境问题引起的一场战役,这场战役的结果是中国胜利了。战役双方共死伤 300 余人, 我 71 人,敌 235 人。按人数是一次战斗,还是一次不大的战斗,之所以称为战役,是因为它改变了世界格局,形成中苏美三足鼎立的局面。珍宝岛之战,中国能够取得胜利,和参战中的侦察兵有着直接关系。在珍宝岛战役胜利 50 周年的时候,回顾 138 师侦察兵的英雄事迹以飨读者。

138 师侦察兵在此次战役中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涌现出杜永春、周登国、陈绍光、于庆阳四位“战斗英雄”,于洪东、胡贺仁等 6 人荣立一等功,金太龙、冯久喜等 15 人荣立二等功,有 61 人荣立三等功,师侦察连和 397 团侦察排 4 班,398 团侦察排分别荣立集体一等功。


侦察兵来了

20 世纪 50 年代,中苏边境线是一条基本无界无防的兄弟友谊国境线。60 年代初,中苏两党关系开始恶化,苏联对中国的政治、军事压力逐步加强,苏边防军挑衅手段逐步升级,由对我推拥顶撞、拳打脚踢、军犬扑咬,发展到动用大棒子棒击和装甲车冲撞碾轧,频频制造流血事件,挑衅与反挑衅、干涉与反干涉斗争先是由民对军,逐步发展到两国边防军的对抗。

针对苏军的武装干涉行为,从 1967 年开始,边防部队和民兵按照党中央和毛主席“针锋相对、寸土必争”,“有理、有利、有节” 的指示,和不示弱、不吃亏、不丢国格和人格的原则,用生命和鲜血捍卫祖国的主权和领士完整。

1967 年 11 月初,经中央军委同意,沈阳军区决定从战备值班部队中抽调军、师 4 个侦察连及部分团里的侦察排,加强乌苏里江沿线的反干涉斗争。

原 133( 即以后的 138) 师侦察连及所辖的 3 个步兵团的侦察排,由侦察科长马宪则带队奉命奔赴黑龙江虎(林)饶(河) 地区, 主要承担珍宝岛地区边境线上的巡逻执勤,与边防部队一道同苏边防军展开了一系列的反干涉斗争。

1968 年年初的一天清晨 6 点,侦察连长韦运水带领12 名侦察兵,冒着零下 30 多度的严寒,在乌苏里江的江面上滑雪巡逻。此时苏边防军 6 辆轮式装甲车和一辆履带装甲车,在 1 名中校带领下,100 余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冲着我方巡逻分队开来。侦察兵们对于苏边防军的挑衅行为早已义愤填鹰,连长韦运水和排长冯久喜带领队员,分头阻挡来犯的装甲车辆,并向苏边防军提出了严正的警告 :“这是中国的领土,你们必须马上退回去。”边防军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更

加猖狂,装甲车加大马力,向我巡逻分队走在最前面的侦察排长冯久喜冲来,冯久喜率领的小分队不畏缩,不惧怕,不顾个人生命的安危, 奋力迎上。就在这时,其中的一辆装甲车眼看就要碰撞到了冯久喜的身上。冯久喜怒目面视、镇定自如、置生死于度外,傲立在原地,纹丝不动。

冯久喜这一震撼的举动,迫使苏边防军装甲车驾驶员来了个紧急刹车,只听“ 咣当” 一声,装甲车紧贴着冯久喜的前腹停了下来, 随后倒车转弯撤走了。

冯久喜肚皮顶退苏边防军装甲车的壮举,立即在部队和当地居民中传开后,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 极大地鼓舞了侦察健儿与苏边防军斗智斗勇、血战到底的士气。

进入夏季,苏边防军无法开着装甲车进岛侵犯,就出动护卫舰艇大队,驾驶着快艇和炮艇,经常在乌苏里江和黑龙江上干扰、驱赶我渔民的捕捞作业。

为了保护渔民们的生命安全,保护渔民们的正常捕鱼作业,奉上级指令,侦察分队接受了江上巡逻的任务。侦察兵们每天穿着渔民的便服,手里拿着钢叉和钩镐,分散在渔民船上与渔民一道在江上捕鱼作业,并且做好了在靠近苏军巡逻艇时对打的战斗准备。十几天的短兵相接,每当渔民的船只处于不利情况时,我方的巡逻艇就立即出现在渔船前边,令苏军防不胜防, 迫使苏边防军入侵干扰活动有所收敛。

一天,我方的一艘巡逻艇和 3 只渔船出动了,侦察科长马宪则坐镇在巡逻艇上。侦察连长韦运水坐在一只船上亲临指挥,3 只渔船上各有 4 名身强力壮的侦察兵及经挑选的渔民。上午 8 点半左右,我方渔船驶向捕鱼作业现场,巡逻艇在附近观察动向。此时苏军出动了 1 艘消防艇和 1 艘巡逻艇,越过乌苏里江主航道,来势汹汹直奔我方渔船而来。

双方逐渐靠近,连长韦运水大声喊道:“这里是中国的水域,你们必须立即撤回去……”渔民们也齐声发出强烈抗议。苏边防军对我方的抗议置若罔闻,又使出了惯用的伎俩,拿起消防艇上的高压水龙头,向临近的我方渔船进行猛烈地喷射,而且非常猖狂地边喷边笑。韦连长和渔民们毫不示弱,顶着高压水柱的喷射,用钩镐钩住了消防艇,双方用钢叉和钩镐对打。

就在双方激烈交战中,连长韦运水抓住了一个绝佳时机,向挨在他身旁的一个侦察兵使了个眼神,那个侦察兵即刻领会了连长的用意,抡起手中的大铁勾,把高压水龙头牢牢地勾住了,说时迟那时快, 韦连长一声高喊,另外一位装扮渔民的侦察兵抡起板斧就是一斧,只听“咔嚓”一声,水龙头被砍断了。见到此状,消防艇上的苏军乱成了一团不知所措。就这样,两艘敌艇被迫仓惶逃离了现场。

1968 年底乌苏里江结冻后, 中苏两国边防军之间的肢体冲突不断升级,珍宝岛成了双方斗争的主战场。12 月底的一天,我方巡逻小分队正在岛上巡逻,苏边防军发现后, 立即出动装甲车、指挥车、技术保障车 7 辆,运载 75 名携带武器和木棒的边防军侵入珍宝岛拦截我方巡逻人员。双方发生争执, 最后由口水战、推搡演变成大规模的殴斗。在这次殴斗中苏边防军首次使用了木棒。我方巡逻人员只好从肩上摘下冲

image.png

周登国和战士们一起在雪地练兵(李振森摄)

 锋枪当作木棒予以还击。

鉴于珍宝岛地区边境形势日趋紧张,上级决定派副连长陈绍光率一个排增援公司亮子边防站。1969 年的 1 月 23 日,侦察科长马宪则带侦察参谋金太龙在岸边指挥,侦察连副连长陈绍光带领 30 人巡逻队,全副武装踏上珍宝岛西侧开始巡逻。

上午 10 时左右,当 30 人巡逻组再次来到了珍宝岛中央时,苏军的两架直升机临空而至,巨大的轰鸣声和机顶上螺旋翼卷起的雪尘, 形成风团在周围旋转漫延。此时的苏军个个手持大棒大打出手,劈头盖脑朝巡逻组打来,有的战士被打成了重伤。

战士万传和被苏军军犬咬伤, 一名苏军乘机从后面一棒把他打昏,另一个家伙追过来,举起大棒对准小万头部狠命打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见陈绍光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大喝一声“闪开” ! 一头撞向正要打小万的苏军,把那个家伙撞了个趔趄险些倒地。拿棒子的另一个不知深浅的混蛋,转头举棒向陈绍光狠命砸来,陈绍光迅速用右臂挡住打下来的大棒,只听咔嚓” 一声,木棒飞出去几米远,举棒的那个家伙手被震得虎口发麻,全身颤抖,其他苏军也被此举楞住了。趁着这个间隙,我方一个战士奔跑过来把小万背走。

陈绍光像铁塔一样站在雪地上,苏军有个瘸子上尉 不服气, 连忙向士兵下命令,几个苏军士兵急忙跑过来,把陈绍光团团围了起来, 个个虎视眈眈, 看到中国侦察兵举臂挡飞大棒的硬功夫, 他们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瞅瞅你, 谁也不敢上前和陈绍光过招。

瘸子上尉急了,向军犬发出扑咬的口令,一只经过精心训练的

image.png

杜永春带领战士们苦练战斗本领(李振森摄)

 纯种狼狗, 四腿一蹬, 朝陈绍光直扑过来。陈绍光机灵地一蹲躲了过去。军犬扑了个空,好不甘心, 接着“汪汪”两声怪叫又扑了过来。陈绍光不等它扑到跟前,双手撑地,飞起一脚朝军犬的后腰踢去。军犬一声惨叫, 嘴吐血沫, 在地上打起滚来。

一个大个子苏军士兵,顺手捡起一根大木棍,朝着陈绍光头部打来, 陈绍光反应敏捷, 瞬间闪身躲了过去,乘势朝着对手的右太阳穴打了一个冲拳,那个傻大个即刻倒地。

交战中,2 排长马登科也被突然冲过来的另一个高个子苏军士兵推倒,在这个苏军士兵就要接近他时,马登科顺势来了一个勾脚踹膝,高个子苏军当即被踹倒在地上,腿硬是被马登科给踹骨折了, 裂着嘴巴伸着腿不动了。这时两条军犬狂叫着向巡逻组扑咬, 班长郭成志用枪托戳伤了一条军犬的天灵盖,只见军犬口吐白沫趴在雪地上一动不动了。

傲慢的苏军,开始并没把我方巡逻组当回事,采取一对一的方式与我方搏斗,一个回合交手后吃了大亏。双方混战之际,江面上响起了汽车的声音,苏边防军增兵赶到,此时苏边防军人数己达 74 人, 他们凭借人多势众,挥动着木棒蜂拥而上,疯狂的形成二对一,甚至三对一的围打,英勇的侦察兵面对手持大棒的苏军带伤奋力拼搏, 半个小时后,苏军被迫灰溜溜地撤了回去。

500 多个昼夜的反干涉斗争中,侦察分队有理有据、斗智斗勇, 同苏边防军进行较量,狠狠地打击了苏边防军的嚣张气焰,捍卫了祖国的尊严,充分展示了侦察兵的风采。

 

侦察兵在战役中的地位与作用

苏军想霸占珍宝岛蓄谋己久, 我方对苏军的无数次挑衅也早已忍无可忍,双方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战争一触即发。

本着不斗则已、斗则必胜和集中兵力、速战速决的原则。当时, 我方是做了两手准备,苏军动棒我还棒,只要苏军胆敢动第一枪, 我方就全面反击。我方的作战方案是由孙玉国率领边防站勤务排 18 人和 398 团侦察排长武永高带领一个加强班 12 人,公开登岛巡逻,将入侵的苏军引入我方设置的伏击阵地。

我方伏击圈划分成 3 个阵地,1 号主阵地潜伏分队由右至左,依照 217团1连 22 人突击队、饶河边防中心站勤务连 40 火箭筒班、133 师侦察连、397 团侦察排、398 团侦察排 2 个班、399 团侦察排, 摆后三角形成口袋式伏击圈。待入侵苏军进入伏击地域后,以突然猛烈的火力,将苏军全歼于岛上。合江军分区副参谋长曹建华、133 师侦察科长马宪则为 1 号主阵地的正、副总指挥。2 号阵地位于珍宝岛西南侧 100 米处, 由 73 师 217 团 1 营营长冷鹏飞带领两个步兵连和重机枪排、75 无后坐力炮排, 负责火力掩护和随时增援 1 号阵地。3 号阵地位于珍宝岛西侧江岸, 由 217 团 3 连负责,以火力封锁我内河北河口,保障 1 号主阵地的左翼安全,消灭入侵我内河的苏军, 并掩护岛上部队安全转移。

1969年3月2日9时 08 分, 孙玉国率领的第一巡逻组,在珍宝岛东侧突出部附近登上珍宝岛,398 团侦察排长武永高率领的第二巡逻组,进入岛西江岔,两组相距约 200 米。

9 时 10 分,苏边防军 04 号装甲车侵入珍宝岛南端,停在岛前冰面上。嘎斯—69 指挥车也急速驶至珍宝岛岔东南侧。紧接着, 从 04 号装甲车跳下 15 个苏边防军人,斯特列利尼科夫(瘸子上尉) 等 5 人也跳下指挥车。瘸子上尉下车后就命令班长拉博维奇中士,带着 13 个人追击我第一巡逻组,他带上 5 个士兵(包括摄影师彼得罗气势汹汹地向第二巡逻组扑来。

瘸子上尉用右手抓住侦察排长武永高的冲锋枪背带,用力推搡。武永高英武高大,一身侦察兵的本领,面对强敌从不示弱,用左手抓住瘸子上尉 短皮袄的领子,挥起右手朝着他的脸就是一个冲拳,瘸子上尉被打了一个趔趄。

时针指向 9 时 16 分,中士进入我方伏击圈,突然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三面包围之中,慌乱地向空中打了个点射, 调头回跑, 跑了没几步转过身,就向我方人员打了一个点射,我方有 4 名战士倒在雪地上……

战斗已经打响了,枪声就是反击的命令。侦察班长周登国动作神速地向敌人打出了第一个点射,3 名苏边防军士兵应声倒下。此时瘸子上尉 举枪准备向我巡逻队的侦察排长武永高开枪。这一切都被站在排长身后的周登国看在眼里,他手急眼快,端起冲锋枪抠下扳机即刻发出了“哒哒哒” 的枪声,一梭子复仇的子弹射向了敌人,只见瘸子上尉当场应声倒地,再也没能爬起来。

苏边防军士兵见自己的指挥官被击毙,顿时乱了阵脚,个别的还趴在地上顽抗,多数早已见状仓惶逃窜了。

战斗打响时,正在侦察连蹲点的师直工科宣传干事杜永春,高呼“同志们,为祖国立功的时候到了!”率先一跃而起,和战士们一道奋勇杀向敌人。“哒、哒、哒”子弹从他头顶飞过,他猛一回头, 发现树林里窜出几个苏军士兵。他当机立断举枪射击,同时又迅速投出两枚手榴弹,冒着爆炸的硝烟, 继续追击。这一回,他亲自消灭了两个敌人,缴获了 5 支冲锋枪。

首轮进犯的苏边防军,被我侦察分队及边防部队打得狼狈不堪。穷凶极恶的苏边防军哪会善罢甘休,随后又发起了疯狂的反扑。

397 团侦察排设伏的当面,遭到苏边防军机枪的压制,正在仔细观察的 5 班战士于庆阳,看到 50 米开外有个戴着钢盔的射手在机枪后面晃动,他瞅准机枪一个停顿的间歇, 猛地窜出几步,跳上峻坎,端起冲锋枪狠狠地打了两个点射,苏边防军的射手当即一头栽倒,机枪立刻哑巴了。

于庆阳伏在峻坎上,两只眼怒视着那挺机枪,他想,这是苏边防军侵略的罪证,我得把它缴获过来, 也省得敌人再用它来杀害我们的战友。他猛地起身跃起,朝着被打哑的机枪扑去。

忽然,一发冷枪子弹打中了他的头部,跟他在一起的卫生员李先树,不顾一切急忙冲上前去救护。卫生员救护时发现,子弹是从太阳穴穿入由左后脑穿出,于庆阳的脑浆鲜血不停地往外流,卫生员赶紧进行了紧急包扎。

此时,于庆阳己经昏迷不醒, 卫生员悲愤地说:“庆阳同志你休息吧!我们一定为你去报仇。”接着,卫生员伸手去拿于庆阳手中的冲锋枪。

突然,躺在卫生员怀里的于庆阳,像似被激烈的枪声震醒,推开卫生员的手,一下子抓住自己的枪, 从卫生员怀里猛地跳了起来,顶天立地地站在神圣领土珍宝岛上,卫生员惊喊:“于庆阳你负伤了!” 只见他挥动右手,一下子撕掉蒙住眼晴与头部的绷带,冒着敌人的子弹,端起冲锋枪,迈开大步朝敌人冲去,两串长长的仇恨子弹又射向了敌人……

侦察排长于洪东率领战士们在前进中,发现丛林中有两个敌人仓惶逃窜,便叫班长宋宝山堵住敌人的退路,自己带了 3 个战士追了上去。突然丛林中射来一排子弹,于洪东发现是 3 个敌人,卧在雪地里向这边射击,他果断举枪当即就报销了一个,另外两个见势妄想溜掉, 于洪东不慌不忙举枪“叭叭”两枪, 那两个敌人应声倒下。

第一次参战的新兵胡贺仁,一个箭步冲向前方的小土坎,抢占了有利地形,一连打了几个点射。只见冲在前面的苏边防军士兵被打倒,后面的吓得卧倒在了雪地上, 不敢轻举妄动。胡贺仁和战友们一起同苏边防军继续激战,没用半个小时的工夫,就将第一批入侵之敌全部歼灭。

当我方正要准备撤离战场时, 突然发现苏边防军的增援部队又从后方冲了上来。胡贺仁和战友们又迅速占领了有利地形,向增援的敌人开始射击,有效地控制了增援部队的增援步伐。在战斗中,他与战友们相互掩护、相互交替向敌人发起冲击,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来。 当他冲出不到 50 米的时候,左腿中弹负伤,鲜血从裤腿往外流。当他刚要站起身来继续前进时,突然腹部又中了两颗子弹,身体不由自主地一晃摔倒在白白的雪地上。他用手一摸,知道自己的肚皮上被打了两个洞,肠子都流露出来。他没有惊慌更没顾上痛疼,马上用手把肠子塞进了腹中,捂住伤口。副班长乔德林跑到他的身边,要给他紧急包扎。他用手推开了副班长说道:“不要管我,消灭敌人要紧, 我掩护你,快往前冲。”副班长乔德林在向前冲锋时,脚部也中弹负伤了。此时的胡贺仁腿部又中了一颗子弹,腹部中了两颗子弹,肠子被打了六个洞,膀胱打了两个洞, 粪便外溢,腹腔严重污染。他手捂着肚皮,继续坚持战斗。后被一排长冯久喜指挥抢救下来,经整整 7 个多小时的手术起死回生。

经过激战,进入包围圈的苏边防军被歼灭,随后增援部队向我主阵地发起了反攻。侦察连副连长陈绍光带领 10 人突击组,冒着呼啸的子弹,阻击增援之敌。他命令一个战斗小组,迂回侧后截断其退路, 自己带另一个战斗小组冲了上去, 将串串子弹射向敌人,跑在前面的几个苏军士兵当场就被击毙了。

突然,子弹像雨点般从后背打来,陈绍光回头一看,隐蔽在 100 米外的大树后面,有一小股增援的苏边防军向我方射击。此时我方突击组,已处于腹背受敌的处境,陈绍光立即指定 4 名战士就地阻击残敌,自己带着另一名战士,向隐蔽在大树后面的苏边防军冲去。冲到距敌几十米远时,他的左衣角和皮帽子已被子弹穿了几个弹孔,苏边防军的火力更加密集,有两挺机枪分别对我方形成了交叉火力。

陈绍光隐藏在一棵大树后面, 刚要射击,胸部和左臂不幸中弹, 鲜血浸透了棉衣。他以钢铁般的意志站立起来,一只手臂端起冲锋枪, 对准对方火力点打出了两个点射, 其中的一个火力点即刻变成了哑巴。陈绍光的腰部鲜血直流,他不顾一切端起冲锋枪又是两个点射, 另外一个火力点也被打掉了,接着他带着重伤继续追击残敌。

几个残敌逃到小树林里负隅顽抗,这时,陈绍光的腰部再次中弹摔倒在雪地上,他指挥战士童克全快去消灭敌人,决不能让一个敌人跑掉。”一排长让战士救护陈绍光,他自己率领突击组集中火力, 乘胜追击全歼了残敌。

苏边防军自认是“兵强马壮”, 没想到竟打了败仗丢尽了脸,但他们贼心不死。3 月 2 日过后,苏军就向珍宝岛方向集结了坦克70 辆,装甲车 150 辆,火炮 380 门,兵力达 1 万余人。

我方早已预料苏方会组织更疯狂的反扑,奉中央军委指示,组成了虎饶战区前线指挥所,原沈阳军区副司令肖全夫任总指挥,原沈阳军区副政委李少元任政委。成员有 23 军副军长孙云翰、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安怀、133 师师长刘继昌等。前指立即调动了 1 个步兵团,3 个炮兵营,1 个通信连,18 个侦察连、炮连和机枪连等及战勤保障分队 6000 余人,上述部队 3 15 日前全部到达了集结地域。

前线指挥部一致认为,苏军装备的 T-62 坦克对我军的威胁最大,我军现有的直瞄火炮和火箭筒,都无法击穿坦克的正面装甲, 使这些坦克横冲直撞,严重威胁着我方守岛部队指战员的安全,必须想方设法打掉它。为发挥我军的优势,在苏军坦克的必经之路上埋设反坦克地雷,炸掉它。397 团侦察排长于洪东带领侦察排奉命登岛执行布设反坦克雷场的重要而艰巨的任务。

image.png

1969 10 月,来北京参加国庆观礼的杜永春(右一、周登国(右二、华玉杰(左一)、冷鹏飞(左二)在天安门观礼台上(李振森摄)

3 月 14 日晚 10 时许,在摄氏零下 30 度的低温中,面对着雪雾弥漫,能见度极差的天气,每人手提两个各 8.5 公斤重的地雷,深一脚浅一脚秘密到达了预定现场。于洪东带着小分队到达了指定位置, 在清点人数时才发现多了一个人, 于洪东一看是杜永春,楞了一下便:你小子怎么也来了?”“我怎么不能来,为了打仗啊。”“就让我留下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战士们把防坦克雷装进提前缝制的白布兜里,用匕首在冰面上挖出直径 30 厘米、深 15 厘米的雷坑, 按要求保持着地雷埋设的行距与间距,把防坦克雷埋在里边,并恢复了冰面上的原貌。

埋雷任务完成后,于洪东正准备带队返回时,指挥所命令他带领一个班隐蔽在岛上,任务是对雷场警戒和掩护次日上岛巡逻小分队的安全。紧张的布雷个个出了一身汗,要在零下 30 多度的严寒的雪地里再潜伏,平时可是大忌。军令如山, 于洪东和杜永春与留下的战士毫不犹豫迅速选好了潜伏的阵地,即刻进入了隐蔽状态。

天开始发亮了,只见苏军 70 余人,在 6 辆装甲车的引导下,从北端侵入珍宝岛,我方各种火器迅猛反击,很快打退了苏军的进攻。

10 时许,苏军在炮火掩护下,又出动 100 余人,6 辆坦克,发起第二次攻击,当一股苏军窜入到于洪东潜伏的阵地前时,他一声令下全班战士一齐开火,这突然的举动把这股敌人打得懵头转向,扔下几具尸体狼狈逃窜。于洪东马上意识到潜伏阵地己经暴露,立刻带领战士向北转移,刚离开不大一会儿,苏军猛烈的炮弹就落在原来潜伏的阵地上,于洪东机智果断的指挥保存了有生的战斗力。

一个小时之后,岛上突然到处炮声响起, 顿时浓烟弥漫, 一片火海。苏军对岛上正面和纵深 7 公里范围,进行了大面积的猛烈炮击,并开始向我发动第三次攻击。一部分苏军继续从正面进攻, 另外 4 辆坦克和两辆装甲车,在三架飞机的掩护下,绕过珍宝岛南端,从于洪东所在阵地的后面包抄过来,于洪东命令战士周锡金, 用 40 火箭筒敲它两炮,吸引它们把目标集中过来,随着两声炮响, 火箭弹准确地击中了坦克的腰部, 但并没对它造成大的伤害。这两颗火箭弹可一下子激怒了苏军,4 辆坦克直奔雷场“轰隆隆” 地压了过来,眼瞅着领头的坦克驶进了雷区,江面上传来“ 嗵、嗵” 两声巨响,那辆重 30 多吨的坦克右侧履带压上了两颗反坦克地雷,履带被炸断了,坦克即刻歪在了江面上。顿时, 我军的大小火炮对准这几辆坦克集中火力猛烈炮击, 其它三辆坦克见状,不敢轻举妄动,按原路倒车逃离。

杜永春带领的战斗小组 ,掩护于洪东乘机向陷在地雷场的坦克接近,要看个究竟。于洪东接近坦克时,发现坦克底下有个一个正在拉动手枪的人,于洪东率先扣动扳机,一枪将其击毙。他上前一瞅, 那个人的枪卡壳了,再一瞧,好哇,还是个上校。后来得知,这个上校就是侵华的罪人列昂诺夫。与此同时杜永春和战友们同时向敌人开火,消灭了两个火力点,支援了友邻分队,巩固了我方阵地。

于洪东迅速爬到坦克顶部,顺手打开顶盖,就听到里边还有动静,他顾不上一切顺势向舱内扔进了一颗手榴弹,他翻身滚下。“轰” 的一声舱内浓烟四起,舱内的坦克乘员全都归天去了。坦克上配有 40 发炮弹,幸庆没有引爆,他又躲过了一劫。

3 月 15 日那天,苏使用了最先进的 BM-21“冰雹“式多管火箭炮,出动 50 多辆坦克装甲车,各种飞机 35 批 38 架次和一个摩步团的兵力,向我发射了几千发炮弹。我与苏军激战了近 9 个小时,共击毁坦克两辆,装甲车 7 辆,击伤坦克装甲车 4 辆,击毙苏军上校边防总队队长列昂诺夫等 60 余人,打伤 80 余人。

两天前被任命的侦察连副连长冯久喜,3 月 15 日白天,带领连队刚刚完成接应任务,晚上又接到前指新的命令,要他带着一个排登岛打扫战场。他马上叫来新上任的 1 排排长郭文进,俩人对岛上的地形地物轻车熟路,把全排战士分成了 9 个战斗小组,明确了各自的任务,带着队伍连夜登上了珍宝岛。当搜到被炸的坦克面前时,冯久喜立即命令战士白元荣、谢国述登上坦克进入驾驶室内搜查。经两名战士反复搜查,在一个铁柜中发现了一本书籍,立即将其取出并向副连长报告。冯久喜一听喜出望外, 登上坦克把书接了过来,打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筒便迅速翻阅,上面全是外文一个字母也不认识,但他发现封皮上有“62”两个阿拉伯数字, 看到书中的各种图示,他认定这本书十有八九就是该坦克的全套技术资料!他非常兴奋马上收好,指挥 班长郭成志和战士于怀友把坦克左侧履带炸断后,满载着一汽车苏边防军丢弃在岛上的武器和作战器材胜利返回。

回来后,他将这套资料亲自交给了前指总指挥肖全夫手中。肖全夫将军高兴地一边让身边的参谋赶快找来俄语翻译,一边夸奖冯久喜干得漂亮。

后来经过翻译人员译成中文, 确认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苏T-62 坦克的全套技术资料。这一重要资料,惊动了中央军委,周总理电话指示 : “入侵我内河的那辆坦克一定要将它留下,一定要留下它,作为他们的侵略罪证,要研究研究它装备了些什么新东西。”中央军委也下达指示∶“这辆坦克一定要搬回来,一块铁也要搬回来。

此时苏方上层也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坦克夺回来。因此,双方围绕争夺这辆被炸毁的坦克,3 月 17 日又经过了一番的激战。最终我方终将这辆坦克拖上岸,运到了北京。这辆写着 545 号的 T-62 克,至今还摆放在中国军事博物馆内。这辆 T-62 坦克“对我国的红外夜视仪、双向稳定器、大功率柴油机等设备的研制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参考作用。不久,在中国装甲部队的行列中,有了我国自行研制6 9 式主战坦克。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后,1969 年 4 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毛泽东与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了孙玉国和其他参战代表,毛泽东在主席台上与孙玉国亲切握手,并说:“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 二不怕死。”毛主席倡导的两不怕精神,是对我军光荣传统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核心内容的经典概括, 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是我们要继续传承和发扬光大的精神法宝。

作为一场战役珍宝岛之战规模并不大, 一个 0.74 平方公里面积的无名岛成了世界闻名的地方。珍宝岛战役胜利的意义重大而深远: 面对号称世界超级大国和拥有世界一流武器装备的强大军队,我们敢于针锋相对,打出了军威国威,震撼了世界。此战役成为“大三角” 国际战略格局形成的重要标志,打出了长时期的和平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