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社会透视 政府官员公开道歉是起点而不是终点

第27章:社会透视 政府官员公开道歉是起点而不是终点/沈小平    近一个时期以来,政府官员因为工作不力或失职而公开向公众道歉的现象屡见不鲜,从突发灾难、特大事故,到民众的日常生活,越来越多的政府官员通过媒体神态凝重地向公众公开道歉,成为官场生态中一大热点。一声道歉,表明了政府官员们已经从思想和态度上充分认知了公仆的服务意识,确立了“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要赔偿”的权力观,是政治文明的一大进步。     从2004年春天开始,就接连有政府官员面对媒体真诚地向公众道歉,较早的是因为一场意外大火。2004年2月巧日,吉林市共有五层的中百商厦发生特大火灾事故,53人死亡、70人受伤。事后,当时的吉林省长洪虎通过媒体发表《致各市(州)长的公开信》,信中说:“我作为省长,作为全省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深感内疚和自责,对不起全省人民和死伤的群众。”     紧接着是2004年4月13日,在四川全省领导干部大会上,省委书记张学忠因沱江污染让百万人无水可喝而道歉和检讨。省长张中伟也在会上表示,作为政府的主要领导,他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要向受灾的群众表示歉意。 此后,陆续有政府官员面对媒体公开向公众道歉。2004年5月5日,郑州市金水区陈碧冷库30号库房码蒜薹的货架突然倒塌,郑州市政府立即启动了紧急救援预案,经过3000多人12个小时的紧急搜救,19人生还,15人遇难。6日上午,郑州市长王文超公开向全市人民道歉。     他痛心地说:“我们这么多部门,这么多领导,这么多层的领导,都没有注意到这一问题。”他最后说:“陈碧冷库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今天在大会上要代表市政府,首先是我个人,向全市人民道歉!”2005年1月9日北京市发布天然气预警,限制部分领域用气。预警实行后,天然气紧缺形势得到控制,造成紧缺的原因也显现出来了。问题的症结在于控制郊区煤改气力度不够和对新竣工面积用气量估计不足。     2005年1月25日,北京市长王歧山在由《财经》杂志主办的“《财经》2005”年会上说:“关于供暖问题的准备工作虽然那样的认真、细致人微,但没有想到还是出现了问题”。最后,他说:“我做一个特别高姿态的检讨,我说这事都怪我,看来我虽然深深领悟了‘魔鬼就在细节之中’的道理,但在这件事中,我对细节关心得还不够,了解得不清,导致这件本不该出事的事,还是出了。”并表示:“政府不会再犯重复的错误”。2005年6月2日,国家环保总局公布了对全国113个环境保护重点城市的监测结果,河南省焦作市作为首次进人“十大污染城市”黑名档某鞘校械诎恕?月巧日,焦作市委副书记、市长毛超峰向全市人民道歉并承诺:“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全市人民道歉,并向全市人民郑重承诺,本年度内一定摘掉‘十大污染城市’的黑帽子。”     不久前,四川省郸县卫生局长和粮食局长因下属犯错,通过电视向全县人民公开检讨。郸县卫生局长曾志强在节目中说:“我真诚的向大家致歉,郑重承诺……”在检讨中,曾志强还宣布了县委的决定,免去当事人卫生执法监督所长孙某的职务。郸县粮食局长徐昭华检讨是因为县纪委在一次检查中,粮食局的一位副局长被发现上班时间在茶楼下棋。徐昭华在节目中说:“我对这一事件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县委给我处分。”     从上面举的例子中不难看出,在政府工作不力、失职或读职,对民众的利益构成损害时主动承担责任,正在成为一些政府官员们的自觉选择。这样的“道歉”,作为一种执政姿态,是对民众知情权的尊重,也是对政府管理职责的一种确认。     政府官员公开向公众道歉,有利于消解群众对抗情绪、化解社会矛盾,密切党群、干群关系。政府官员工作不力、失职或读职,首先损害的是广大民众的切身利益。在这种情况下,身受其害的群众必然对政府及其官员产生抵触情绪,甚至“骂娘”。道歉有利于政府控制事态,降低负面效应,发挥一种积极作用,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隔离效应,尽量消除这类事件的不良反应,银川市出租车司机集体“罢运”风波的成功消除就是一个典型例证。政府官员公开向公众道歉,有利于政府官员在今后的工作中切实担负起责任,尽可能避免工作失误和失职。工作中的饰笥械氖强梢员苊猓械氖悄岩员苊獾模宦凼侵鞴墼颍故强凸墼颍ぷ魇笠坏┓⑸陀Ω美硇缘囟源螅蒲Х治鍪蟮母矗凳虑笫堑胤智迨蟮脑鹑危险嬷贫ㄕ拇胧乐估嗨剖笤俅畏⑸U僭本凸ぷ魇蟾习傩沾吹奈:狼福忍逑至苏厥雍妥鹬厝褐诶妫逑至擞掠诿娑韵质档挠缕途鲂模裰谝哺粗氐氖堑狼负笪侍饨饩龅某潭龋僭钡狼甘钦屠习傩罩浣⒘夹怨叵档目肌     政府官员公开向公众道歉,有利于增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感和亲近感,维护和提高政府和官员的公信力。事实上,在政治文明发展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仍然有为数不少的政府官员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陈腐观念。阜阳市毒奶粉事件发生后,当地主管卫生工作的副市长就对外界明确表态:“我不准备道歉”;去年以来接二连三的矿难背后,我们也很少听到当地政府官员诚恳地向民众低头道歉。相反瞒报、不报的事情却屡有发生……结果,“不准备道歉”的副市长在民意面前不得不引咎辞职,在矿难中难逃其咎而又不愿向民众低头道歉的地方政府官员们也腋龈霰弧拔试稹保坏救讼萑吮欢ǖ兀蜗笠惨虼耸芩稹H褐谑墙驳览淼模彩强砣莸摹U僭惫狼赣欣诟纳普蜗螅銮抗诙哉男湃胃泻颓捉小9湃嗽疲骸疤溲浴⒐燮湫小薄U蛭霾呤蟆⒃诵惺蟆⑹凳┦蟆⒙涫凳蟮鹊任侍夥⑸螅僭闭娉系牡狼负蜕羁痰姆此迹丫哂辛死⒕沃摹⒎词≈猓匾氖且懈恼砦蟮男形4诱飧鲆庖迳纤担僭奔焯趾偷狼福皇且桓銎鸬悖皇侵盏恪     首先,政府官员因失职给老百姓利益带来损害或工作,不能令他们满意时,公众更看重政府官员在道歉时所做承诺能否及时兑现,更关注解决问题的力度和程度。道歉之后政府对问题的解决之道才是关键所在。对官员来说,更重要的是要敢于面对人民群众的压力,并把这种压力转化为自己励精图治的动力,深挖问题,狠抓落实,对具备整改条件的问题,要马上整改;对通过努力能够解决的问题,要限期解决;对那些应该解决但由于受客观条件限制一时解决不了的问题,要积极采取措施逐步解决;对情况复杂、涉及面大的问题,要加强协调,采取综合治理措始右越饩觥W苤畲笙薅鹊丶跚嵋蚬ぷ魇е案褐谠斐傻纳撕退鹗⌒庞诿瘢荒苁沟狼噶饔谛问健     其次,政府官员道歉是一种自律行为,需要他律来约束。如果官员道歉代替了应当承担的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那么官员道歉的政治意义和社会影响就会大打折扣。目前在极个别地区,出现重大事故之后,政府官员公开在媒体上道歉,可是对事故责任人的处理却不痛不痒,这只会增加公众的反感,进一步败坏执政者的形象。不能夸大政府官员道歉的意义,甚至用道歉这种形式替代法律上严格的刑事责任。再次,道歉回应的不是具体事件的解决程序,也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性措施。承担责任的政府官员在对服务主体体现高度负责精神的同时,需要有解决问痰氖导市卸枰又贫壬喜檎椅侍夥⑸脑颍粲谟兄贫榷挥兄葱械模贫ㄓ辛Υ胧┤繁V贫鹊闹葱校皇粲谥贫炔煌晟频模姓攵孕缘丶右越∪屯晟疲皇粲诿挥忻魅分贫鹊模谰莸澈凸业姆ü妫⒖蒲Э尚械闹贫却釉赐飞辖兄卫恚乐估嗨莆侍庠俣确⑸H绻狼钢竺挥邢挛模衙庵馗捶竿拇砦蟆     目前,政府官员公开向公众道歉已逐步为广大官员和公众接受,但把这项工作做好,还需要制度层面的科学设计和安排。     一要让最该道歉的政府官员出来道歉。省长、市长、县长是本级政府机关和工作人员的最高代表,本地出了事当然要负领导责任,但不一定有直接责任。政府职能部门应做好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出了问题应由职能部门的领导出面解释,这样最权威,也最能服人。现在出来道歉的都不是直接责任人,而是省长、市长、县长,其实最应该道歉的却是安全监督、环保等政府职能部门的一把手。只有敢于承担责任的部门才会成为百姓欢迎的部门,只有敢于承担责任的领导才可能成为群众欢迎的领导。让最该道歉的人出来道歉,这才是老百姓希望看到的。     二要谨防官员利用道歉来逃避责任。将非法收人通过金融机构以各种手段掩饰、隐瞒资金的来源和性质,使其形式上合法化的行为,这叫“洗钱”;而以某种手段转移舆论监督视线,逃避自己应承担的责任的行为,这就叫“洗责”。过失巨大时,政府官员不仅要道歉,还要接受“问责”直到法律的制裁。不能让政府官员的“道歉”遮住监督部门的眼,如果“问责”被主动出击的道歉“洗掉”,这样的政府官员道歉不是政治文明的进步,而是一种倒退。     三要通过制度设计和安排使政府官员公开道歉走向常态化和规范化。政府官员道歉是“问责”制中最基本的要求。其实,在地方政府和中央一级部委制定的官员“问责”制度中,已经规定了官员就自己的失职行为向公众道歉的内容。在政府官员公开道歉已越来越盛行的今天,亟需要从制度层面给官员道歉订几条规矩,什么情况需要道歉,什么职级的官员出来道歉,在什么范围内道歉,以什么形式道歉,公开道歉以后怎么办,等等,形成制度,走向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