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未能忘记 从宝塔山下一路走来

第26章:未能忘记 从宝塔山下一路走来/马尔赤    1937年抗战爆发时我才八九岁,1941年进人陕甘宁边区的绥德师范学习。绥德师范是一所由边区教育厅直接领导的培养革命力量的学校。由于绥德县距离日本帝国主义占领的山西省西部很近,当时日本也在窥视陕甘宁边区.我们经常遭到日军的空袭。绥德的抗日气氛十分浓厚,1941年后,国民党消极抗战和日本进行和谈,同时加紧对共产党领导的各抗日根据地的包围、封锁。陕甘宁边区本来就经济落后,又是抗战的总后方,经济负担很重,加上国民党的包围、封锁,经济处于异常困难的境地。我那一段的学生时期生活是很艰苦的,经常处于半饥饿状态,更缺少必要的生活和学习用品。冬季也只能穿着单衣和单布鞋坐在零下20℃的教室里听课。但是,我们没有被困难吓倒。在边区政府的统一布置下,学校也开始进行生产运动。全校师生一边教学、学习,一边劳动―种粮、种菜、养猪等。学校的生活使我受到一些革命思想的教育和锻炼,初步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但是,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还需更多的机会锻炼。     1944年我从绥德师范毕业,正式加人革命队伍。陕甘宁边区政府决定,我们这期学生毕生后基本上去最基层的地方工作。参加工作没有工资,都是供给制,生活还是艰苦的,但我们没有怨言,一心想的就是如何把工作搞好,早日取得革命胜利。那时我还不到16岁,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父母年龄大了,他们很希望我留在他们身边工作,但是由于受过革命思想的教育,我依然听从党的安排,去陕甘宁边区艰苦的南部地区工作。     1944年7月的一天,我们一行数十人,背着行囊,开始从绥德县出发,向南行走。每天大概步行80里路,先到了延安,再向南到达马栏镇,一个多月后来到陕甘宁边区最南边的一个名叫柳林的小镇―现在是陕西省耀县的一个镇子。那里人烟稀少,条件艰苦,由于水质受到污染,当地很多人都得了地方病,例如大骨节病,个头长不高。我的身体发育也受到一定影响。     由于年龄比较小,我被分配到柳林的银行货币交换所工作。柳林位于国民党统治区和边区的接壤处,距离国民党军队的驻地还不到1公里。为解决困难,边区建立了自己的银行,发行边区货币,通常也叫“边币”。为防止国民党的货币扰乱边区市场,边区政府禁止国民党的货币在边区流通。但是双方还需要贸易和人员的一些往来,因此在柳林镇设立货币交换所,从国统区来边区的人员必须把国民党货币兑换成边币,才能在边区使用。另外,货币交换所还为生产、流通,尤其是和国统区进行贸易服务。柳林镇往南就是国民党控制的富饶的陕西关中地区,因此与国统区进行贸易从柳林走比较方便。我们在国统区采购边区缺乏的必需品,如棉花、布匹、药品、纸张、油墨等办公用品,大多在柳林镇转运,边区的食盐和其他物资(药材、皮毛等)也从柳林运出,换回边区所需物品。     陕甘宁边区虽不是抗日的直接战场,但却是抗日根据地的总后方,巩固、建设陕甘宁边区,是党中央极为重视的一项任务。党中央对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工作十分重视,1944年3月,陈云出任西北财经办事处副主任,主抓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工作。边区党政机关一方面开展大生产运动,解决物资不足的困难,同时也很注意边区经济的发展。例如,一些县的县长带领群众将边区的食盐运往国统区,以换回我们必需的物资,来支持抗战。抗战期间及解放战争时期,我从货币交换所到边区银行的分行、总行及以后到西北贸易部,一直在陕甘宁边区做经济工作,为抗战的胜利,为推翻国民党的统治作努力。虽然仅仅是一颗螺丝钉,但还是感到非常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