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反腐倡廉 不可忽视“小官大贪”

第29章:反腐倡廉 不可忽视“小官大贪”/赵泽波    日前,成都市龙泉释区委原常委、同安镇党委书记朱福忠一审被判处死刑,其受贿金额高达1400万元。这与今年1月批捕的四川省犍为县委原书记田玉飞比较起来,又稍逊一筹,其涉嫌贪污受贿金额已突破2000万元。但是,田玉飞与去年12月24日被执行死刑的“中国第一大款警察”、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税侦分局原局长林福久比较起来,显然又是小巫见大巫,因为后者涉案金额更高达5800多万元。这3位虽然天各一方,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官位都很低,仅仅是处级,但都可称得上“巨贪”。由于他们充分运用手中的权力,从而实现了权力利益化,利益最大化。用一句简单的话概括就是:“小官大贪”。     小官大贪,乍一听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不是么?官小,权力就小,贪污受贿的机会就少,贪污的金额自然就大不起来。然而,生活中的现实远远不是这种推理的结果。     首先来看股级干部。这个级别的官小得还称不上是领导干部,但有的却手握实权,只要有心,一样可以把贪“做大”。湖北省巴东县国土资源局矿产管理股原股长彭侠,为了能与“情人”远走高飞,竟在短短1年多时间里贪污受贿、索贿近100万元,如果让他再干几年,说不定也会成为千万巨贪。其次看科级干部。这个级别的官也可谓小,权力不大,根基脆弱,但往往因在基层一线不易引起注意而大肆行贪,同样有“大贪”的可能。如广东省电白县教育局原局长陈建明任局长仅6年,共贪污受贿金额达512万元。再看处级干部。这个级别的干部是中国官员腐败热褐械母呶H禾澹峭髡环剑ㄇ阋皇保ㄗ雍艽螅嵋捕啵耙话咽帧庇谩耙恢П省薄ⅰ耙徽抛臁本龆ㄒ磺械奶逯聘窬郑⒍怂鞘笔贝τ诟髦指鼙嘀木薮笥栈笾小H绻荒艽又型怀鲋匚В蛩媸笨赡芟萑硕荒茏园巍H绻且坏┨捌鹄矗颉疤啊弊智懊嫱按蟆弊忠部覆蛔。糜谩熬蕖弊中稳萘恕=魇「又菔泄肪衷殖だ罟翟诙潭?年间,大肆贪贿达704万元;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区委原书记杨毓培大肆批发官帽,共贪贿662万元;湖南省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树彪贪骗公积金及贷款高达1.2亿元用于赌博,简直疯了……最后来看称得上是小官中的大官的厅级干部。这类干部也是腐败高危高发群体。从近年查处的腐败案中,有相当比例是厅局级干部,无论从贪贿的手段之奸,金额之大,还是从案情的严重程度和社会影响看,厅级干部都称得上是腐败的“中坚”力量。如近年来查处的四川、河南、湖南、贵州、北京等近10个省市的交通厅(局)正副厅(局)长贪贿案,涉案金额往往在500万元至几千万元不等,而尤以最近查处的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长毕玉玺为之最,贪贿金额高达6000多万元。河北省外经贸厅原副厅长李友灿“业绩”也不菲,在短短的1年零8个月中,“进账「叽?700余万元,其金额远远超过前两年还是河北第一贪的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李真的1000多万元……     这是一个可怕的现象―当前,在某些地方基层官员中,腐败的市场越来越大,情况越来越严重。有些地方的官员腐败已成一种常态、一种潜规则,根本无需隐藏。他们虽然职位不高,权力不大,但他们却善于把有限的权力扩大化,把公共的权力私有化、商品化。因此,他们同样可以获得巨额的“回报”,创造一个个连那些位高权重的“大官”们都难以达到的贪贿记录。从目前各地发案数量日增和涉案金额日益攀高的现状看,“小官大贪”值得引起有关机关及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的确,在反腐败斗争形势日益复杂,反腐败斗争日益艰巨的今天,“小官”腐败更不容忽视!如果说省部级以上“大官”是共和国权力肌体上的重要骨骼和器官,那么,厅局级以下“小官”则是国家权力肌体中的一个个不可或缺的细胞和组织。如果骨骼和器官感染了病毒,肯定会引起较大的病痛。而如果细胞和组织感染上病毒,便有可能急剧交叉扩散,甚至引起更大的病痛。面对一个正在从各个乡野小城默默崛起、不断进入共和国“大贪”、“巨贪”行列的基层官员群体,我们除了动员全社会全体公民擦亮监督之眼外,是否更应该在反思现有的监督体制和朔ㄌ逯频闹疃啾撞』∩希贸鲆恍└行У那逶粗伪局吣兀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