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忘年交书简 简单析民族主义与对日“新思维”

第28章:忘年交书简 简单析民族主义与对日“新思维”/王冰泉 来信 《中华魂》编辑部:     我是《中华魂》杂志的一名忠实读者,贵刊让我受益匪浅。     日本右翼分子在历史问题上一直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参拜靖国神社,控制我钓鱼岛,开采我东海油气田,干涉台湾问题,等等,不一而足。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日本却在国际上散布“中国威胁论”,国际上有些人也给我国人民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正当的反应贴上“民族主义”的标签。特别令人困惑的是有的中国人也提出所谓对日“新思维”,迎合日本一部分人的种种倒行逆施,把我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思想感情斥之为“民族主义”,而网络论坛中对“民族主义”的解释也是众说纷纭。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样看待民族主义问题矛希望贵刊约请在这访嬗醒芯康睦贤疚抑傅忝越颉 致以 革命的敬礼! 李正2005年5月10日 复信 李正同志:     你的信已由《中华魂》编辑部转来。     诚如你在信中所说,一段时间以来,日本不断做出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令正义的中国民众十分反感,他们通过不同的途径和平地表达自己的不满,然而,这样的爱国情怀却被国内外一些势力、一些人贴上“民族主义”的标签,散布“中国威胁论”。国内也有人鼓噪政府和民众应树立对日“新思维”。可见,给中国广大民众的爱国热忱和政府的严正立场贴上“民族主义”标签,同所谓对日“新思维”是相互联系的。下面就如何理解民族主义和所谓对日“新思维”,谈点粗浅的看法,供你参考。 对民族主义要作历史的具体的分析    什么是民族?民族是指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民族是一个历史范畴,有它产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在原始社会末期,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出现了商品交换、私有制和阶级分化,这就使原来的以血缘关系为基础和纽带的氏族解体,在部落和部落联盟基础上逐渐形成了民族和国家。至于现代民族,那是随着资本主义的产生而组成的共同体形式。封建割据的消灭,各地区间经济联系的加强,民族市场的形成,这就提供了现代民族产生的经济基础。民族的发展,受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的制约。在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阶级社会里,每个民族都分裂为两个对立的基本阶级。我们在历史上看到的占统治地位的民族对其他民族的压迫,说到底,是占统治地位的民族中的剥削阶级对于其他民族中的广大劳动人民的剥削和压迫。在帝国主义时代,民族压迫成为具有普遍性的现象,被压迫民族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成为国际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重要内容。在相当遥远的未来,当社会主义在全世界取得胜利以后,经过很长时期的经济、文化的发展,民族差别将逐渐消失,世界各民族将逐步形成一个共同的整体,那便是世界的共产主义时代。1933年8月8日,毛泽东发表《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斗争的声明》。声明中说:“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在美国压迫黑人的,只是白色人种中的统治集团。他们绝不能代表白色人种中占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和其他开明人士。”(《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0册,第337页)这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民族观。     民族主义从本质上说,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处理民族问题、民族关系的原则、纲领和政策。历史地具体地看待民族主义,可以发现它有三种各不相同的表现形式。第一种是资本主义诞生之初的民族主义,这种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同阻碍社会发展的封建主义斗争的利器,它在历史上具有进步作用。第二种是资产阶级向外扩张时期的民族主义。这时资产阶级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于占有国内市场,而是要在世界范围内攫取原料、倾销产品,此时,资产阶级再提出民族主义,只能意味着恃强凌弱,压迫弱小民族,煽动国内民众的民族情绪,以至用战栈竦弥趁竦兀佣岷M馐谐 W时局饕宸⒄沟降酃饕褰锥蔚墓蹋亲什准兜拿褡逯饕宕咏降谋湮炊墓獭     民族主义的第三种表现形式是被压迫民族反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民族主义。我们以孙中山的民族主义为例加以说明。孙中山提出的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纲领是三民主义,即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其中民族主义是主体。孙中山所领导的辛亥革命,是在中国资本主义初兴时期,民族资产阶级反抗封建主义的斗争,是以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为目标的。从这一点上说,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接近于上述第一种民族主义而绝不是第二种民族主义,但又不完全等同于第一种民族主义。这种不同是由中国社会性质和革命性质所决定的。西欧资产阶级为建立米骞叶氛保涿分赶虻氖欠饨ㄖ饕澹泄什准缎似鹗保分薜淖时局饕逡丫⒄沟降酃饕褰锥危谌蚍段谘罢抑趁竦兀蚨镏猩降拿褡逯饕宕右豢季桶偶确炊苑饨ㄍ持斡址炊酝饫辞致缘哪谌荩馐堑谌置褡逯饕宓闹匾卣鳌S捎谡庵置褡逯饕寰哂懈锩院徒叫裕唤鲎什准段庵置褡逯饕宥氛と恕⑴┟裎舜虻沟酃饕搴头饨ㄖ饕澹苏∶褡宥懒⒑徒夥牛谝欢ɡ肥逼谝彩墙邮苷庖幻褡逯饕宓摹5比唬镏猩降拿褡逯饕迨欠治昂罅礁鼋锥蔚摹3跗诘娜裰饕澹淙话吹鄯捶饨ǖ哪谌荩姑挥幸桓龀沟追炊缘酃饕搴头饨ㄖ饕宓母倭欤馐蔷扇裰饕濉     后来,在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影响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孙中山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并于1924年《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重新解释了三民主义,这是新三民主义。这个新三民主义,和中国共产党人所主张的当时的奋斗纲领新民主主义,既有相同的部分,也有不同的部分。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里对此作了极为透辟的分析。就民族主义而言,孙中山从原来的“驱除挞虏,恢复中华”,即推翻清朝封建制度,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转到主张反对帝国主义,中华民族自求解放,国内各民族一律平等。在《总酪胖觥分校魅返靥岢觯骸盎狡鹈裰诩傲鲜澜缟弦云降却抑褡骞餐芏贰薄U蛭绱斯膊橙死硭比坏夭扇『退献鞯恼撸舛杂诿褡宥懒⒑腿嗣窠夥攀鞘直匾模峭耆现泄薏准逗凸愦罄投褐诘睦娴摹5呛罄凑庵趾献鞅凰镏猩降奈蕹芘淹狡苹盗恕     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关于民族问题的观点和原则,是建立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之上的,因而不同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特别是其第二种表现形式。它要求凡事从本国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出发,同时也从全世界各民族的人民群众即全人类共同的根本利益出发。无产阶级不剥削任何人,而且要为追求一个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而斗争,因而它反对一个民族压迫另一个民族:既反对任何异民族压迫自己的民族,也坚决反对自己的民族去压迫任何其他民族,而主张一切民族(不论大小强弱)在国际和国内的完全平等。正是在这一点上,中国共驳橙送镏猩降男氯裰饕逭业搅斯餐恪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    什么是爱国主义?列宁有过一句名言:“爱国主义是由于千百年来各自的祖国彼此隔离而形成的一种极其深厚的感情。”(《列宁选集》第3卷第579——580页)真正的爱国主义乃是数千年来世代相传的对于自己的祖国、自己的人民、自己的语言文字以及自己民族的优秀传统的由衷的热爱。对于一个多民族国家来说,爱国主义就是要热爱各民族共同的祖国。“东方有个中国,中国国土辽阔,千江百河纵横,三山五岳雄勃;东方有个中国,中国民族众多,五十六个兄弟,共跳一个脉搏。”这段歌词便唱出了我们这个多民族国家的爱国主义。为此,既要反对大汉字饕澹忠炊缘胤矫褡逯饕濉U饫铮紫纫炊缘氖谴蠛鹤逯饕澹蛭鹤迨敲艿闹饕矫妫灰鹤逡哉返牧⒊〈砻褡骞叵担偈褡逯械牡胤矫褡逯饕寰捅冉先菀卓朔ü獾卸允屏Σ迨治颐堑拿褡逦侍庥值北鹇郏S纱丝杉饕逵朊褡逯饕逵心谠诹担植皇且换厥隆T诘贝泄嬲陌饕迨峭缁嶂饕逑嗤骋坏模蛭缁嶂饕濉⒐膊饕逄逑肿湃死嗬非敖姆较颍侵泄髅褡宓闹臼咳嗜嗽诠膊车牧斓枷挛匏椒钕住⑼曳芏返某晒歉髅褡迦嗣窆餐嬷凇5诵∑皆闲妫阂弧爸泄嗣裾湎渌液腿嗣竦挠岩旰秃献鳎诱湎ё约壕て诜芏范美吹亩懒⒆灾魅ɡH魏瓮夤灰竿泄鏊堑母接梗灰竿泄嵬滔滤鸷ξ夜娴目喙!泄嗣裼凶约旱拿褡遄宰鹦暮妥院栏校匀劝婀⒐毕兹苛α拷ㄉ枭缁嶂饕遄婀畲蠊馊伲运鸷ι缁嶂饕遄婀妗⒆鹧虾腿儆畲蟪苋琛!保ā兜诵∑轿难 返?卷第3页)这是对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的经典性的表述。     我们的爱国主义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也是统一的。《共产党宣言》结尾用大字印刷的一句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道出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精髓。后来,列宁根据帝国主义时代民族解放运动的新形势,又提出了“全世界无产者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口号,进一步阐明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真谛。这就是说,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在反对压迫和剥削、争取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的斗争中,要相互支持,相互帮助。这种同国际主义相统一的爱国主义同狭隘民族主义有着原则的区别。有一种怪现象:西方传媒和国内一些人把中国人民维护民族徒帷⒎炊悦褡宸至选⒎炊酝饫词屏Ω缮娴恼逍卸惩程厦褡逯饕宓谋昵创永床桓魏胃忝褡宸至训募耸屏μ厦褡逯饕宓谋昵永床桓锢档牟囟篮屠畹腔浴⒊滤獾奶ǘ捞厦褡逯饕宓谋昵炊⒃匏鞘窃凇白非竺裰鳌⒆杂珊腿巳ā薄U獗砻魉遣⒉皇钦娴姆炊允裁疵褡逯饕澹欠炊灾泄陌饕澹钜庵圃熘谢褡宓姆至眩际怪泄匦侣傥堑闹趁竦兀獠攀撬堑母灸康摹     国内也有一些人认为中国最大的敌人是民族主义,斥责中国青年学生抗议美国轰炸中国使馆为“极端民族主义”、斥责网友对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无赖行径的义愤为“狭隘的民族主义”,等等。这些人之所以跟着西方的调子走,是因为这些人是在西方利益集团的思想框架内思考问题,服务于西方的利益。他们还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被官方所利用,是为了迎合官方的需求才发展起来的。我们对这种把共产党政府等同于“专制”、“邪恶”的逻辑一点都不陌生。这些人玩弄这套手法,无非是想讨得西方主子的欢心,希望得到西方主子的一点赏赐。     当然,国内确实有人在从正面倡导、讨论民族主义。一些知识分子看到中国在快速发展过程中,越来越遭受国际上一些势力的打击和遏制,而国内却居然又有人随声附和,他们便通过讨论民族主义对这种舆论和全盘西化、崇洋媚外的心理进行反击。此外,社会主义中国通过50多年的建设,已经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发展成为世界大国。人们为中华民族感到骄傲,为社会主义祖国感到自豪。一些知识分子从理论上对这一十分宝贵的情感进行了“民族主义”的归纳和概括。这些学者也一再强调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内敛的、温和的、理性的,等等,力图界定出腋鲋泄厣拿褡逯饕甯拍罾础5牵颐强吹剑撬嫉拿褡逯饕宓暮诵模匀皇侵谢褡宓拿褡寰瘛饕濉<热蝗绱耍颐呛伪匾衙褡逯饕逭庋嘁宓摹⒃诓煌榭鱿缕鹱挪煌饔玫母拍钅玫降贝泄矗娲饕迥兀棵褡寰瘛饕迨抢返木咛宓模笨檀嬖诘模俏颐敲褡宓墓逃械木衿分剩皇怯辛嗣褡逯饕澹颐遣庞忻褡遄宰鹦暮妥院栏小R虼耍颐窃蛏喜恢髡旁谥泄济褡逯饕澹恢髡庞妹褡逯饕迦〈饕濞D同国际主义相统一的爱国主义。我们从来没有像西方国家那样在其资本主义发生、发展过程中借民族主义之名,行殖民主义之实的罪恶历史,我们有的只是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过程中实现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实现祖国的发展和繁荣的革命实践,从这种实践中是得不出中国的民族主义理论来的。 对日“新思维”意欲何为?    国内一些人在迎合国际反华势力给中国民众的爱国热忱贴上民族主义标签,大肆抨击“狂热民族主义”的同时,抛出了所谓对日“新思维”。这种论调具有一定欺骗性,有加以分析的必要。     对日“新思维”论者在中国政府和民众敦促日本在历史等问题上自重、自敛,不要再做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时,给民众的爱国热情大泼冷水,一方面猛烈抨击中国出现了“狭隘民族主义思潮”,一方面高调宣称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已经解决,认为中国政府和中国民众缺乏对日的“新思维”。这一奇谈自2002年一出笼,即受到国人的唾弃。     “新思维”论者主张,中方不应抓住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不放,中国应该大体上满足日本对侵华战争罪行的“反省”。众所周知,与其他西方列强相比,日本对中国为祸害最深―仅1931年至1945年日本侵华战争期间,中国军民就伤亡3500万人,直接、间接财产损失与战争消耗合计6000亿美元。然而,在中日关系上,中方始终顾全大局,以中日友好为重,真正做到了仁至义尽。与中方优待日军俘虏,抚养日本遗孤,为日本人民考虑而放弃对日索赔等相对照的是,多年来,日本的右翼分子和政府要人,一再参拜靖国神社,不断篡改历史教科书,否认南京大屠杀4笏凉拇怠爸泄猜邸保匀≈泄焱恋鲇愕海胩ǘ朗屏γ祭囱廴ィ寄备缮嬷泄谡H绱怂廖藜傻孛锸印⑸撕痛碳ぶ泄嗣竦母星椋跄苋弥泄嗣衿部范髟梗鼻蠖匀沼押茫俊靶滤嘉甭壅呖床坏饺毡竟谡庑┓椿孕校蝗ヒ笕毡菊褪樟捕裥校炊笾泄砣荽蠖取?杉靶滤嘉甭壅咴谇ň腿毡居乙硎屏Φ乃魉保静豢悸鞘谥泄嗣竦母星椤9植坏糜腥艘选靶滤嘉甭壅叱浦昂杭椤?“新思维”论者认为中国政府、中国民众应在历史问题上迁就日本的另一理由是:不要让历史问题影响了现实利益,尤其是炯美妗U庖彩撬剖嵌堑慕杩冢∫晕谠蛭侍馍贤巳茫湍芄换焕淳蒙系睦妫绻皇浅鲇谟字晌拗闶潜鹩杏眯摹C挥泄憷氖谐。挥芯薮蟮木美婵赏迹挥性谡卧蛭侍馍系囊晃度貌剑⒉换嵋鹑毡韭⒍献时炯业男巳ぁK裕司美娣牌颐堑恼卧蚝投岳肺侍獾难险⒊。耆且慌擅纬浴     历史问题的要害,不是中国方面没完没了地提出谢罪的要求,而是日本方面有人没完没了地闹翻案,散布种种谬论,否认滔天罪行。历史与现实是紧密联系的,不能正视自己历史上的恶行,现实中就无法真正与这些恶行划清界限。我们不能相信一个不能正确对待历史,没有历史责任感的国家,在今天和将来不会再卷土重来,损害他国利益。因此,中国人民必须保持警惕!     “新思维”论者还声称,日本扩充军备的危险性被我们“夸大”了,我们内心适当警惕一下就可以了;要把日本当作政治大国看待,不要阻拦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一主张的一个理由是我们无力改变已成死结的中日历史问题现状,为了现实利益,我们还是务实一点,让一让吧。当年,英国首相张伯伦等绥靖主义者就是循着这一套逻辑行事的。他们对希特勒一让再让,苟且偷安,结果自取其辱。如果当年中国人民面对日寇的侵略也采取这套逻辑,都跟着汪精卫在“低调俱乐部”中鼓噪抗战亡国论,只怕中国早就灭亡了。可贵的是,千千万万中挥判愣ι矶觯芷鹂拐剑钪沾虬芰巳湛埽〉昧搜黄秸岳粗谢褡宸纯沟酃饕宓牡谝淮稳媸だU飧隽瞬黄鸬氖だ咽疚颐牵杂谌毡居乙硎屏Φ姆椿芯叮颐潜匦爰峋龇炊远皇桥橙跬巳谩     “新思维”论者还渲染和放大中国人当中某些极个别的过激言行,意欲证明中国存在着极端的狭隘的民族主义狂热。应当看到,在中国社会尤其是青年人当中,确有一些针对日本的过激言论,在近期的涉日游行中也有个别过激行为,但这种现象的实质是反对日本的新军国主义和反华言行的情绪化表达(其中混人极个别另有企图的分子又当别论),并不具有实质的威胁性。针对某些国家、某些人的歇斯底里的反华行为和言论,一些中国青年的激愤言词,不过是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利益而已。这种言论和主张,尽管偶有偏颇之处,我国政府也一再表示不赞成,榷有灾噬纤担肴毡居乙硎屏Φ木饕逖孕杏凶疟局实牟煌     无庸讳言,真正需要更新思维、需要改换脑筋的,是日本,是主张“新思维”的人,不是网络上广大爱国网友,不是为民族国家利益奔走呼号的人们。“新思维”的出现并不奇怪,任何思想都不是无根之木。正像爱国主义要维护本国、本民族利益一样,“新思维”论者也是从利益角度出发的。俗话说,无利不起早,只不过“新思维”论者不是从中华民族的利益、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而已。这种“新思维”其实并无新鲜之处。近70年前,1938年12月29日,臭名昭著的汪精卫的《艳电》就提出应及时响应日本的“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合作”的呼蛹疤跫坝肴毡菊换怀弦猓云诨指春推健薄U庖荒谌莺臀颐侨缃窨吹降摹靶滤嘉焙纹湎嗨颇硕∪欢土笔钡娜毡臼紫嘟牢拟叨妓担骸巴粽推皆硕晌艄硕辗Τ尚А!倍匀铡靶滤嘉保涡轮校空庵致鄣鞲疚抟嬗谥腥展叵档慕】捣⒄梗参拗谥腥沼押玫恼嬲ⅰ     世界并不太平。我们确实需要呼唤民族忧患意识。如果一个民族在猖狂的敌对势力面前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逆来顺受,那么,这个民族是极其可悲的!值得高兴的是,觉醒了的中国人民(可惜还不是全体人民)对日本右翼势力还是保持了应有的警惕性。前段时间民众自发表现出的那股强烈的爱国主义热情,表明中华民族始终是有希望的民族,是不可以任人欺侮和宰割的民族!我们不主张倡导民族主义,但我们也不怕别有用心的人给我们高尚的爱国情怀贴上民族主义的标签。我们必将一如既往地发扬中华民族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为中华民族的伟凑裥斯毕琢α俊N颐前约旱淖婀椅按蟮闹谢褡澹耐拢钢静挥澹帽鹩杏眯牡娜怂等グ桑颐羌岫ú灰频刈咦约旱穆罚 以上意见,仅供参考。 谨此致以 同志的敬礼! 王冰泉2005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