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反腐倡廉 注意改进党内和社会上的文风

第29章:反腐倡廉 注意改进党内和社会上的文风/刘长明    文风是党风的一个重要内容,是领导作风的一个重要体现,是衡量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干部水平的重要标志。     我们党一贯重视和强调党的文风建设,将它放在党风建设的一个重要地位。1942年全党整风时,将整顿文风作为整风的三大内容之一。毛泽东主席在延安干部会议上做了《反对党八股》的专题讲话,对党八股列出了八条罪状。提出不清除党八股的毒,党内生动活泼的革命精神就不能发扬,必须抛弃党八股,采取生动活泼新鲜有力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风。毛泽东郑重地告诫全党,“必须反对空谈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生活的共产党员,必须联系中国的革命实际来研究马克思主义”。毛泽东要求党的任何机关做决定,发指示,任何同志写文章,做演说,一概倚砜怂剂心饕宓恼胬怼9膊吃币柯砜怂剂心饕宓恼胬沓苑梗渴凳虑笫浅苑梗靠蒲С苑埂C蠖唤龀几慕车奈姆纾疑硖辶π械厥髁⒌衬谕馍钇玫奈姆纭     1.毛泽东在讲话和写文章时,从不讲空话,总是紧密结合实际,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贯穿于讲话和文章中,实事求是,生动活泼,通俗易懂。他反对那种言之无物,空话连篇的文章和演说。     上个世纪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党的文风遭到极大的扭曲,空话套话成灾。不论什么文件或讲话,也不管文件长短,都在前面戴上一大堆“最高指示”和“副统帅”的语录。这些教条主义、形式主义的文风对我们党的形象造成了很大危害。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文风已经有根本性转变,但是空话套话的恶习并没有绝迹。某些领导干部的讲话和文章仍有“下笔千言,离题万里”的现象,仍有不结合本部门本地区的实际,照搬照套上级领导讲话的形式主义的情况,似乎照抄照念上级领导的话,就是贯彻落实上级指示的最有效的办法。殊不知这恰恰是一种懒惰思想在作怪,我们党的许多方针政策不能有效地落实,往往是与这种不求实效的恶习有关。特别是有些领导干部在会议上讲的冠冕堂皇,私下干的是谋求私利、贪赃枉法的勾当,最后走上犯罪的道路。文风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领导覆科分实谋硐帧     2.毛泽东的文章和讲话稿总是亲自动手,从不让秘书或他人代笔。无论是党的重要会议上的报告还是个人的书信,无论是长篇讲话还是一张便条,毛泽东都是自己亲自动笔。我所经历的转战陕北时,毛泽东在靖边县小河村召开的中央前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在米脂县杨家沟村召开的中央前委扩大会议上的报告,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的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都是毛泽东自己执笔起草的。杨家沟会议的报告约11000字,毛泽东用毛笔书写,每页约200字,共50余页。写妥后,为了便于征求周恩来、任弼时、陆定一、胡乔木等同志的意见,毛泽东特意让我们秘书室给他用复写纸(当时没有打印条件)复写了4份(用铅笔最多能复写4份)。在我们复写之前,毛泽东还顺手给我们写了几条规定:一、不要写错字,二、不要写草字,三、不要写自己生造的简字,四、不要写怪字,五、标点符号不要搞错。     解放战争中,毛泽东亲自写了大量电报,大决战的三大战役毛泽东共写了约200份电报,战役进行最紧张时,一夜(毛泽东习惯是夜间工作)连续写过8份,有的长达2000字。     早在1948年初,党中央、中央军委为了及时准确地了解情况,毛泽东亲自起草了要求各中央局和分局定期向中央的综合报告制度,毛泽东在电报中特别提出,综合报告必须由书记自己动手,不要秘书代劳,内容要扼要,文字要简练,要指出问题或争论的所在。     领导亲自动手具有重要意义,既可以充分发挥领导干部的思维能力,准确表达领导干部的意图,又可充分展示领导干部的文字水平,而且动脑动手又是强身的重要方法。现在有些领导干部既懒于动脑更懒于亲自动手,完全依赖秘书或写作班子,自己只是动口照稿念念而已。所讲的内容很多是秘书或写作班子的思想和言语,究竟有多少是领导干部的真实思想呢!?将秘书或写作班子的东西通过领导干部的口念或签名就变成领导干部自己的作品,是文风的一种不良倾向。当然领导干部代表政府或党委向代表大会作工作报告,组织写作班子起草而后由领导干部审叶ǜ迨潜匾模膊槐匦纬啥ü妗     3.毛泽东在讲话或写文章中,十分强调语言的大众化和通俗化。毛泽东的诗词也非常注意避免那种艰涩的词语。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讲:“共产党员如果真想做宣传,就要看对象,就要想一想自己的文章、演说、谈话、写字是给什么人看、给什么人听的,否则就等于下决心不要人看,不要人听。”毛泽东指出要想提高语言水平,应从三个方面人手,第一要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第二要从外国语言中吸收我们所需要的成分,第三要学习古人语言中有生命的东西。毛泽东所写的文章和演讲都充分体现了这种文风,非常通俗朴实而又生动活泼。现在党内、社会上的所谓这个家、那个家,在文章中故弄玄虚,追求时尚,累积一些华而不实的词藻,纯粹是脱离群众,不讲实际效果的坏毛病。     汉语本来有严格的规范,词语有严格的定位,写文章、讲话、报纸杂志、书信来往、各种宣传用语、各种媒体报道等都应遵守,这本应是很严肃,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当前在汉语的运用领域,存在着很多不规范、不严肃的混乱现象。任其发展将贻害无穷,理应清理刹车。我们在开展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应发扬我党在文风建设中的光荣传统,继承延安整风时整顿文风的精神,大力提倡和树立社会主义的新文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