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问题导向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学习习近平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讲话的体会

文/李革新

意识形态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坚持问题导向,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对于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要做好这项工作,至少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认真努力。

 

一、清醒认识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复杂性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充分肯定了十八大以来“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更加鲜明”,“主旋律更加响亮,正能量更加强劲,文化自信得到彰显,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大幅提升,全党全社会思想上的团结统一更加巩固”;同时他又特别提醒全党:“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国家安全面临新情况。”认真学习贯彻落实总书记重要讲话,既珍视意识形态领域取得的成绩, 又坚持问题导向,看到“斗争依然复杂”,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才能做到防患于未然,立于不败之地。

众所周知,“和平演变”是敌对势力对社会主义中国惯用的策略。新中国成立近 70 年来,美国一直主张“将 70 % 的力气用于攻心战”,要给我们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题为《好莱坞对抗共产党》的文章,把电影称作“铁盒里的大使”;①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更是主张将“美国现行的文化价值观推广到全世界”;②尼克松的一本书名就叫做《1999:不战而胜》。直到现在他们还扬言要其他国家“与美国宪法中体现的理想保持一致”。今天,面对一个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飞速崛起的社会主义东方大国,他们就那么“放心”,那么高兴?鬼才会相信!早在 1948 年,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取得伟大胜利的前夕,毛泽东同志就指出:美帝国主义“正在设计使用某些既同中国反动派和美国侵略者有联系,又同革命阵营有联系的人们,向他们进行挑拨和策动,……力求混入革命阵营,构成革命阵营中的所谓反对派, 以便保存反动势力,破坏革命势力。”毛泽东同志还“根据确实的情报”进一步指出:“美国政府已经决定了这样一项阴谋计划,并且已经开始在中国进行这项工作。

事实上,美国至今仍然没有放弃“这项工作”, 他们正在不惜以高价收买的方法,在我国国内网罗、培植亲美反华势力,充当造谣污蔑,抹黑英雄,丑化中国形象的在华喉舌。网上有一张 2016 年 5 月发给部直属第 5 分队”的《舆情员津贴奖金发放表》,其中一名“男队长”的“津贴”高达 9600 元、“勤劳奖”4200 元,两项通过支付宝“已支付”是13880 元; 这张表上共有男女“队长”73 人,仅 5 月一个月就“已支付”215250 元。表上没有注明是人民币还是美元; 如果是美元,按 1 美元相当于人民币 6.6 元计,可折合人民币 1420650 元。这还仅仅是一个月、一个“分队”!当然,网上的材料未必准确,但不可否认类似情况的真实存在。

国内一些西方代言人也在用他们的文章、演讲来“教育”我们的人民。去年 10 月,一名“社会学博士”, 以《如何思考国际问题》为题,在网上发表“演讲”, “批判”当今世界是“无政府状态”,表示不满意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认为应该建立一个美国这样的世界政府”,他“遗憾”自己没能成为这个“世界政府”的“一个公民”。他把爱国主义叫做“大棒”,说什么“全球化了还要什么爱国主义?”他不满意世界上存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意识形态,说什么经过几十年的博弈社会主义占了“下风”, 资本主义占了“上风”,应该让人们在资本主义架构下享受“自由平等”云云。

笔者多年从事出版物审读工作,发现确有一批所谓写手“作者”,对党的历史、党的领袖、英雄人物、党的理论、土地改革、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制度、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等重大政治、历史、理论问题,运用讽刺、调侃、嘲笑、挖苦和挑战性的语言,向党的主流意识形态发动进攻,有一个“作者”在同一个刊物,连续发表煽动“突破”主流意识形态的《标准答案的魔力》,以“内部和平演变” 掩盖帝国主义“和平演变”的《另类和平演变论》等多篇文章,特别是他在题为《佛与基督,谁是“老外”》的文章中,竟把佛教、基督教传入中国,同我们抵御“西化”扯在一起,说什么“一个时期以来,一些人总是喊‘狼来了’,喊西方文化、西方价值观动摇咱们文化之根、价值观之脉,……他们好像忘记了毛泽东所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作者诘问:佛与基督都是“老外”传入中国的,马、恩、列都是“老外”,马列主义也是“西方”、“老外”传入中国的, 防止和抵御“西化”,“将置来自西方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于何地?”别有用心昭然若揭。

针对“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国家安全面临新情况”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要“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为了党和国家永不变色,我们必须按照总书记的指示,坚守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主阵地,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侵蚀,旗帜鲜明地反对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鼓吹美国文化、价值观等西方意识形态的各种歪理邪说。


二、把坚持主流意识形态纳入党的政治纪律

2013 年 1 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纪委十八届二次全会上讲话中,批评“少数党员干部政治纪律意识不强,在原则问题和大是大非面前立场摇摆,有的对涉及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等重大政治问题公开发表反对意见;……有的党员干部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有的还专门挑那些党已经明确规定的政治原则来说事,口无遮拦,毫无顾忌, 以显示自己所谓的‘能耐’,受到敌对势力追捧, 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⑤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打着各种旗号,把一些非马克思主义甚至反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引入国内, 鼓吹民主社会主义、新自由主义、普世价值论、历史终结论等,并力图在实践上加以推广,企图用它们“代替”马克思主义、“改造”马克思主义,从而改变我国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方向和政治制度结构,鼓吹“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淡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论”等,并以西方意识形态理论为标准来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⑤他们是一些“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的人;也有一些“吃着共产党的饭,眼瞅着共产党的锅被人砸却无动于衷、视若无睹”的人,他们“为人处世,四面作揖、八面玲珑,谁也不得罪,大家舒舒服服过太平日子…… 与这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追求相关联的是,总是要求批评错误思潮的文章少登、不登。理由是防止‘炒热’”。⑥

这种模糊大是大非的歪风,严重颠覆着群众的思想意识。2015 年4 月发生的毕福剑侮辱领袖的事件, 是非本来是十分分明的,有人竟多次发出“是谁出卖了毕福剑”的责问!把批评、揭露大是大非问题上的坏人坏事,说成是“出卖”,这不是瞪着眼的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吗?

当前除了有人多次公开发表攻击党的主流思想的文章外,也有的“体制内”人员,对一些导向严重错误的书刊和文章,遮遮掩掩,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揣着明白装糊涂”,甚至与这些刊物沆瀣一气、穿“连裆裤”,充当“保护伞”,他们不是站在党的立场上加强管理而是把屁股坐在发表反主流思想文章的刊物一边,导致意识形态领域失控、阵地流失, 使反主流意识形态的文章一路绿灯,照发不误!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应把坚持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作为“两学一做”常态化学习教育的重要内容。对具有严重政治导向错误的刊物及其发表的反马克思主义文章和主要的观点,完全有必要从《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政治纪律高度来加以对待;对经常发表此类文章的书刊,应依法依规进行处理;对在这类书刊担任领导职务的共产党员,应追究责任; 对发表反主流思想倾向文章的党员作者,应通知其所在单位,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使其认清大是大非, 回到正确立场上来。坚持不改的应给予必要的政治纪律处分。

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和派驻到意识形态单位的纪检监察组织和人员,应加强监督,以改变意识形态领导部门对自己所管辖出版物“护犊子”、发现问题压下来、捂起来、隐瞒不报的不正常现象。

党对各种媒体的监督检查工作必须“硬起来”。对那些面对错误思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党员,进行思想教育;对因工作失职,或者有意模糊大是大非,造成反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泛滥,屡屡出现反主流思想文章的地区、单位的主管领导,也应来个“问责制”;像反腐败那样“零容忍”,以形成“压倒性态势”。要建立意识形态巡视组,对各地区、各单位思想舆论工作进行检查、巡视,必要时也应该进行“回头看”, 防止管理失控、阵地流失。

 

三、克服地方和部门的“保护主义”

对有些刊物发表反主流思想文章这件事,基层的同志非常吃惊、气愤,觉得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刊物, 竟允许发表反对共产党的文章,难以理解;而有些主管部门在职人员却无动于衷,讳莫如深,有的甚至唯恐躲之不及;要他们对发表反主流思想文章的书刊加以批评,督促改进,是相当困难的。这样就出现邓小平所说的那样的状况:“在思想理论战线上是软弱的, 丧失了阵地,好人得不到支持,坏人猖狂得很。好人没有勇气讲话,好像自己输了理似的。”

出现这种不正常现象,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批评的那样,有的党员干部“是非观念淡薄、原则性不强、正义感退化,糊里糊涂当官,浑浑噩噩过日子; 有的甚至向往西方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对社会主义前途丧失信心;有的在涉及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等原则性问题的政治挑衅面前态度暧昧、消极躲避、不敢亮剑,甚至故意模糊立场、耍滑头,……在大是大非面前没有态度,出了政治事件、遇到敏感性问题没有立场、无动于衷”。⑧

地方保护主义、部门保护主义,思想根子是个人主义。有的干部信奉市侩哲学、好人主义,把个人利益看得比党的事业还重,想问题、办事情“以我为圆心”,回避矛盾,报喜隐忧;把自己管辖的刊物看作“自己人”,搞无原则的一团和气,把揭露批评这些刊物及其反主流思想的文章,看成是揭自己“头上的赖疮疤”,影响自己的“形象”和提拔,因而,所谓“管理”就成了不作为甚至反作为, 就像习总书记所说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问题要么不暴露,一暴露就是大问题”。

地方保护主义、部门保护主义,是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领导的“隔离墙”。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必须坚持立党为公,克服各种私心杂念,克服地方保护主义、部门保护主义,真正坚持明辨大是大非的“政治意识”,关心意识形态安全的“大局意识”,与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核心意识”,向习近平总书记看齐的“看齐意识”,使意识形态阵地真正做到姓“公”、姓“马”、姓“党”。

 

四、加大主流媒体对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力度

一个时期以来,有的党报党刊很少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共产主义基本原理,至少是这方面的宣传比较少。由于宣传滞后,日常生活和工作中, 一些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同志,被视为“异类”,被讥为“左”、“迂腐”、“不合时宜”等等。这是一种严重的是非颠倒。

党的主流媒体应强化马克思主义宣传,党报党刊, 应该开辟专栏、专版,介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基本原理的经典著作,介绍习近平同志系列重要讲话的文本。坚持问题导向,针对一个时期思想舆论战线和群众中思想上的热点、焦点、难点,列出应学习的马列、毛泽东、习近平文章的目录。要刊登这些文章的原文,坚持以学原著为主;可以组织真正坚持主旋律、正能量的专家进行必要的辅导、解读,通过深入学习宣传,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干部群众的头脑, 做到真学、真信、真用。

针对多年来批评与自我批评氛围极度弱化的情况,应在主流媒体、党报党刊,开辟政治思想、文艺理论、文学作品评论园地的专栏、专版。开展“百家争鸣”。把一些具有严重错误倾向的文章,放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广大读者评判。有必要对“问题书刊”、“问题文章”的重要观点进行必要批评,反对“表扬与自我表扬”的庸俗作风。以负责任的态度,对本地、本社、本刊、本人发表的文章进行反思、“挑毛病”, 通过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分清大是大非。

要加强对主流媒体、党校和各种意识形态部门的领导和管控,以“四个意识”的“姓党”的党性原则,坚持政治家办报、办刊、办党校,把思想真正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上来,不换思想就换人,坚持不改的要予以必要的惩戒。过去的“扫黄打非”,重点查处黄色和非法出版物,这无可厚非,但有必要加上一个“扫黄打‘反’”, 即有力打击反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书刊和文章。

毛泽东同志有一句尽人皆知的名言: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大量资料告诉我们:上世纪 90 年代,美国就是采取这种舆论战术,通过各种媒体,将美国的“自由”、民主”、“繁荣”向苏联进行轰炸式的宣传,使苏联掀起一股“崇美”狂热,使得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从经济到思想文化政治的全面垮塌。

一个共产党执政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绝不可以使“自己的声音”处于弱势。鉴于以往对舆论工作管理失之于宽的教训,我们应当在“有底线”的言论自由的政治环境的前提下,加强“反对资本主义的、封建主义的和其他的腐朽思想”(习近平语)的力度,防止各种错误思潮泛滥,确保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强势声音。

 

五、改善党校和高等院校的政治理论课教学

鉴于改革开放以来,许多理论观点发生了巨大变化,加上多年来一些人的恶意歪曲,“制造”了许多似是而非的歪理邪说,致使舆论界和群众的思想十分混乱,应在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前提下,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一步澄清。

在党校、高校的政治理论课教学和研究工作中, 要敢于联系实际,敢于触及敏感问题,敢于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解剖现实,与当前的实际情况“对号”,分清重大理论上的大是大非,如:(1)结合学习马列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和我国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实际,深入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2)理直气壮地宣传我国的改革开放是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基本原理,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3) 深入宣传十九大报告关于“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的重要论述。(4)认真总结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坚持了哪些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时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出发,改变了哪些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个别结论”,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理论。(5)认真研讨“两个毫不动摇”,即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阐明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导、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发展规律,讲清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存在和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的合理性、必要性、重要性。(6)客观公正地说明目前我国出现的贫富差距,大量“富豪”掌握大量社会财富,是不是两极分化?阐明“是”和“不是”的道理。(7)坚持“精准扶贫”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对于解决新时代“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的社会主要矛盾的重大意义。(8)多年来出现的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住房难,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必然现象,还是以前的工作中的偏差,怎样科学解决?(9) 非公有制企业法人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是否具有“阶级剥削”的性质;现在的劳资矛盾是什么性质的矛盾?(10)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怎样通过“更好的 发挥政府的作用”,实现对各类企业的管控?(11) 一些地方地震式、塌方式腐败,人民同他们的斗争是否带有“一定范围内的阶级斗争”的性质?(12)何划清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与某些文章攻击我们是走伯恩斯坦的“包容和谐之路”、“阶级合作”的本质区别,怎样划清我们改革的成功与“改良主义” 和伯恩斯坦“修正主义”的根本界限?(13)中国共 产党为什么和怎样能够避免重蹈苏共覆辙,跳出黄炎培所说的“历史周期律”,经过长期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带领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实现人类共产主义,等等。

科学地回答这些问题,解开干部群众思想上的“扣子”,是为了更好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是更好地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我们应当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用党的创新理论进行“解疑释惑”,达到统一思想,团结、鼓舞人民,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团结奋斗的目的。

 

六、提高社会科学理论队伍政治思想素质


 

笔者发现,经常在一些刊物上发表反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文章的作者中,既有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博士生,又有“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教授”、“讲师”、“历史学博士”;既有省级的社会科学院的社会学博士,又有国家级的艺术研究院的“编审”,还有国家、省市作家协会的著名作家,甚至也有军队报刊的高级编辑。一些期刊社的社长、副社长、主编、副主编和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大都是中青年党员干部,其中有些人缺乏新旧社会比较的历史知识,他们读大学期间,正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受冷落的时期,老师不愿意教,学生不愿意学,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读过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著作;他们亲身经历或听说的多是

“文革”中的乱象和“文革”后的“拨乱反正”。这是当前正在执掌各方面领导权的一代,是“承上启下” 的一代。无论他们“承上”好差,“启下”的作用却不可低估。他们是特别关键的一代,要通过学习教育, 把在意识形态领域工作的中青年党员干部培养、锻炼成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战士。

 

七、坚持世世代代唱响共产党万岁之歌

黄炎培的“周期律”,对中国共产党无疑具有重要的警示作用;但该“周期律”所揭示的是封建社会历朝历代剥削阶级政权“兴勃亡忽”的周期律;共产党有、也应该有、必然有自己的“周期律”;中国共产党的周期律就是无产阶级的、工人阶级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政权的历史周期律,它揭示了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和它所建立社会主义政权,只能是伴随着人类社会一切阶级的灭亡而自行消亡。马克思提出的无产阶级的历史周期律,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完全吻合、完全同步。马克思这样说:“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⑨

这里最关键、最核心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亦即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是“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唯一的、根本的、不可移易的条件。列宁也说:“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⑩毛泽东说得更明白:我们和资产阶级政党相反。他们怕说阶级的消灭, 国家权力的消灭和党的消灭。我们则公开声明,恰是为着促使这些东西的消灭而创设条件,而努力奋斗。共产党领导的人民专政的国家权力,就是这样的条件。不承认这一条真理,就不是共产主义者。……必须懂得这一条真理,才有正确的宇宙观。”1948 6 月, 新中国成立前夕,针对国民党反动派对人民民主专政的攻击所说的“你们不是要消灭国家权力吗?”毛泽东回答说:“我们要,但是我们现在还不要,我们现在还不能要。为什么?帝国主义还存在,国内反动派还存在,国内阶级还存在。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要强化人民的国家机器,……以此作为条件,使中国有可能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的领导之下稳步地由农业国进到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进到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消灭阶级和实现大同。这才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周期律、中国共产党执政规律的周期律,就是我们必须永远高唱“共产党万岁”的历史逻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不应当、也绝不会违背这个周期律、这个逻辑的!

前一段纪念马克思诞辰 200 周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有一句口号:“马克思是对的”。乍一听, 觉得这句大白话,是早被李大钊、方志敏、夏明翰等千千万万共产党人用头颅和鲜血证明了的伟大真理, 怎么好像才被我们发现似的;但仔细想来,却感到这个“老调新弹”是那么严肃而真实,这是对一段时间内舆论界某些人反主流意识形态造成的淡化马克思主义,淡化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拨乱反正。

要在中国世世代代唱响共产党万岁之歌,第一, 必须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加强马克思主义的学习。不学习、不普及、不坚持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就是一句毫无意义的口号。“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关键在于“中国马克思主义化”;“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关键在于“时代马克思主义化”;“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关键在于在人民群众中普及马克思主义,实现“大众马克思主义化”。在中国共产党的模范带动下,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学习、掌握、坚持马克思主义,就一定能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我们必须按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追求,坚持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的政治灵魂,做到“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 第二,必须保持反腐败的高压态势, 坚持对“老虎”、“苍蝇”零容忍,坚持强力反腐, 除恶务尽,得人心、顺民意。第三,必须坚持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各级党员干部应走出会议室,走出红地毯,深入到人民群众之中与广大人民群众同甘共苦,抓改革,抓建设,抓脱贫,把党群、干群关系恢复到革命战争年代那样,为了保护一个共产党员、一名人民军队的战士,不怕牺牲自己的生命的那样一种感情。第四,必须加强对群众的思想政治教育,坚持意识形态领域正能量始终占据主导地位, 全党全军全民唱响中国共产党好,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好的最强音,要让“中国共产党万岁”之歌世世代代传唱下去!

注释:

①河北省委宣传部《反和平演变十讲》1991年10月第85页。

②《新华文摘》2006年第15期107-109页。

③《环球时报》2010年11月16日第15版。

④《毛泽东选集》第4卷,1991年6月版第1374页。

⑤《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学习文件选编》第74页。

⑥《中华魂》杂志2013年6月(上)、2015年4月号。

⑦《邓小平文选》第3卷,1991年6月版第195页。

⑧《习近平谈治国理政》2014年版第414页。

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9月版第426页。

⑩《列宁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9月版第64页。《毛泽东选集》第4卷,1991年6月版第1468、1475- 1476页。习近平2018年4月23日中央政治局学习会议谈学习《共产党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