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国际问题札记 从日本修改和平宪法看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第31章:国际问题札记 从日本修改和平宪法看军国主义死灰复燃/高岚    明治维新以后,1890年日本颁布了《大日本帝国宪法》(旧宪法),史称明治宪法。战后,1947年颁布 了《日本国宪法》,又称和平宪法。60年来,日本右翼势力一直企图修改《日本国宪法》,重新回到《大日本帝国宪法》。日本国会众参两院成立了宪法调查委员会,自民党也成立了宪法修改委员会。     据日本媒体报道,2005年8月l日,自民党宪法起草委员会公布了宪法修改草案的各项条款,表明修改的步伐在加快,不能不引起世人的警惕。 《大日本帝国宗法》    《大日本帝国宪法》是1890年——1945年日本的国家根本大法,它确立了日本式的君主立宪制―现代天皇制,从18%年11月29日起正式实施。     明治宪法的最大特点是明确规定天皇至高无上的地位,集政治、军事、法律、外交于一身,是国家元首又是最高统帅,有神权色彩。由于天皇对军队的统率权由军部辅佐行使,不受内阁干涉,这就成为军人擅权的原因之一。明治天皇在位的45年中,进行过8次战争,包括明治初年出兵侵略中国台湾;1875年武装人侵朝鲜,次年逼迫朝鲜签订《江华条约》;1879年吞并琉球,改为冲绳县。到19世纪80年代末,侵略中国和朝鲜的“大陆政策”基本形成,随着《大日本帝国宪法》的出笼,日本迅速走上扩张军备、发动侵略战争的军国主义道路。在1890——1945年推行明治宪法的55年中,明治、大正、昭和三代天皇发动11次侵略战争,其中包括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九一八事变、全面侵华战争、太平洋战争等,给亚洲、世界人民带来极大灾难。 《日本国宪法》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法西斯德国、意大利和军国主义日本彻底失败了。全世界的民主力量、进步力量、和平力量迅速发展,日本国内各进步团体、政党都强烈要求维护和平、反对战争,遭受军国主义日本侵略的中国和亚洲各国人民对日本复活军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保持高度警惕,美国为防止日本军国主义的威胁和控制日本,战后初期曾对日本采取了非军事化政策。其中,日本国内要求建立“和平国家”思想,是重要的内因《日本国宪法》正是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产生的。1946年3月5日,日本内阁通过了《日本国宪法》,1946年11月3日正式公布,1947年5月3日开始施行。《日本国宪法》开宗明义:“旧本国民期望持久的和平”,“决心……确保与各国人民合作而取得的成果和自由带给我们全国的恩惠,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第l章天皇,第1条规定:“天皇是日本国的象征,是日本国民总合的象征。”第2章第9条放弃战争,规定:“旧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成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由于第1条天皇仅是日本国的象征、第9条放弃战争是战后宪法的核心内容,因而新宪法也被称为“和平宪法”。新宪法不仅是对战前军国主义的否定,同时还是对战后日本军事政策的制约。60年来,日本民主进步力量利用和平宪法的有利条件,为争取民主权利,维护世界和平,反对军国主义复活,与右翼势力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新宪法是他们进行正义斗争的有力武器。 修宪要害是复活军国主义    战后60年来,日本政府、执政党、右翼团体一直企图修改和平宪法,恢复绝对天皇制,取消第9条。他们从三个方面加快着步伐。     右翼掌权,加速修宪。早在2001年,小泉在上任后首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就大谈要修改宪法,说修改宪法第9条是他的目标,他第一次在国会进行答辩时也是煽动修改宪法。2003年5月20日,小泉在参议院答辩时说,日本自卫队“实际上就是军队”,“我确信,总有一天要给自卫队以应有的名誉和地位。”小泉明确表示,将“不战条款写人宪法,对日本而言是一种耻辱。而洗刷耻辱的有效办法,便是彻底删除原有内容”。自民党宪法修改草案的出笼,说明修宪已经到了实质性操作阶段。战争立法,动摇根基。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紧紧追随美国,抢搭美国战车,重温军国主义旧梦,抛出了一系列战争法律,.动摇和平宪法根基。先后出笼的法律有《国际和平合作法》(海外派兵法)、《周边事态措施法》、《反恐特别措施法》、《支援伊拉克重建特别措施法》、《有事三法案》、《有事七法案》,等等。     根据这些法律,日本多次派自卫队到海外活动。1991年自卫队首次突破宪法束缚,将扫雷艇开到海湾地区。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日本派出“宙斯盾”级驱逐舰到印度洋为美军搜集情报和提供后勤支援。2003年12月18日,日本决定出兵伊拉克,突破了日本自卫队向依然处于战争状态的地区出兵的禁区。     2003年5、6月,日本众参两院先后通过的《有事三法案》,即《应对武力攻击事态法案》、《自卫队法修正案》、《安全保障会议设置法修正案》。该法案的核心内容是增大了日本自卫队参与境外军事行动的自主权,以及日本首相发动战争的主导权。三法案给予日本自卫队的自主权、给予日本首相主导权之大,这在战后日本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2004年5、6月,日本众参两院先后通过的《有事七法案》,即《国民保护法案》、《限制外国军用品海上运输法案》、《自卫队修改法案》、《支援美军行动措施法案》、《特定公共设施利用法案》、《俘虏等处理法案》以及《违反国际人道法行为处罚法案》。七法案对事关战争的许多方面作出了详细的规定。如果说三法案是基础工程、主体工程的话,那么七法案就是配套工程、辅助工程。《有事三法案》连同《有事七法案》就构成了日本完整的“有事法制体系”。据此,日本和平宪法第9条的主要内容已被否定,成为一纸空文。日本社会党党首福岛瑞穗指出:“小泉看上去不像坏人,但他和希特勒一样制定了违背和平宪法的法律制度。”     扩军备战,穷兵默武。日本从1954年重建军队到2004年底,已经完成了11个扩军备战计划。2005年4月起开始施行2005——2009年度《中期防卫力量发展计划》。经过50多年扩张军备,日本军队已经发展成为军种兵种齐全、武器装备先进、作战能力较强的现代化常备军。日本已经跨入军事大国行列,日军现有军事实力已经赶上或超过英、法、德、意等国的水平,仅次于美国、俄罗斯。进人新世纪,日本正在加速军事转型,大力发展高技术信息化装备,以最终达到军队合法化、海外派兵正常化、行使武力正当化、应对“周边事态”军事化。这具体表现在:     军费数额特别巨大。近年来,日本军费每年保持在450亿——500亿美元。据日本2004年《防卫年薪》报道,2003年美国军费4000亿美元以上,日本军费仅次于美国,高于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的军费,居世界第二位。重点发展远洋海军。现在,日本海军已装备有1.35万吨级直升机航母护卫舰,1万吨级驱逐舰,1.3万吨的大隅级运输舰,1.3万吨级两栖作战指挥舰,2.5万吨级巨型舰队补给舰。日本空军已发展成兵种齐全、远程作战能力较强的军种。日军远程侦察机可不着陆飞行7500英里,可以从日本飞到马六甲海峡再返回日本。日本正在加快弹道导弹防酉迪低呈涤没椒ァH毡镜暮思际跏鞘澜缫涣鞯模毡居涤械目捎糜诤宋淦鞯暮宋镏剩烤耍羧坑糜诰履康模芍圃斐錾贤蚩藕说>莶馑悖?010年钵的总储量可达100吨,将跃居世界第一怀储存国。日本原子能研究所所长、立教大学教授服部认为,以日本的技术条件,一个月内即可以制造出高性能的核弹。     早在1987年6月4日,邓小平就指出:“战后日本一部分人中一直存在着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倾向,这些人为数不多,能量不小。”我们对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行径一定要保持高度的警惕。